笔趣阁 > 斩仙 > 第三章 大炎皇朝

第三章 大炎皇朝

        第三章 大炎皇朝

        这村庄并不大,只有十余户的样子,二人四周围看了看,已经没有人家还亮着灯了。

        于是段飞苦着脸说道,“元哥,看来正大光明已经行不通了,你说现在应该咋弄?我真的饿的不行了。”

        齐皓元没有理他,转身往前走。走了大概不超过十步,身后忽然有人跟了过来,喊道,“两位小弟弟,请留步。”

        二人回头,来人却是那佝偻老者的女儿。

        要是按照21世纪地球的标准,这女子还不满18岁,这会儿应该还在读高中的样子,可他二人早已经从北京大学毕业快十年了。

        所以,女子应该叫他们一声大哥哥才对,可是这会儿的称呼却是“小弟弟”,好在现在是夜晚,女子没有看到二人的一脸尴尬的黑线。

        “你老爹都将我兄弟俩扫地出门了,你还来干嘛?想看我们笑话么?”段飞没好气的说道。

        女子连忙摇头,解释道,“不是的,我爹爹是好人,你们来路不明,现在又是晚上,我爹爹害怕你们是恶人。”

        “笑话,你见过长的这么帅的坏人吗?”段飞很是郁闷,抠门就算了,还要被冤枉是坏人,这买卖太不划算了,“好吧,就算我们是坏人,你干嘛还要跟过来,你不怕我们吗?”

        “飞儿,算了,别说了。”齐皓元上前一步,制止了段飞,看着女子,女子脸上堆着忧色,眼角还有一丝湿润,显然之前哭泣过。

        “你有心事?”齐皓元平淡的问道,“你现在跟过来,是与我们有关?”

        女子摇头,可是眼角又湿润了。

        “靠,女人一哭,我就手足无措,哥,看你的了!”段飞果断往后退了几步。

        齐皓元顿了顿,问道,“你有话跟我们说是吗?”

        女子咬了咬嘴唇,犹豫了片刻,支支吾吾的说道,“两位小弟弟饿了吧,跟我回去先吃点东西吧。”

        “我可要提醒你,你老爹已经把我们俩拒之门外了,你现在带我们回去,就不怕你老爹拿着菜刀砍我们?”段飞从齐皓元身后冒出头,笑着说道。

        “没事的,我爹爹已经睡去了,我带你们去厨房。”女子指了指最边上的那个房间说道。

        “元哥,怎么样,跟不跟她去?反正我是真的饿了。”段飞看向齐皓元,使了一个眼神。

        齐皓元略作思考,点了点头。他知道女子肯定有事,否则不会偷偷的跑出来,并且这件事应该难以启齿,要不也不会想到先贿赂他们。他也明白段飞给他使眼色的意思,其实他也想到了,段飞只是在征求他的想法。

        见齐皓元点头,段飞无奈一笑,笑道,“羊入虎口啊,呵呵……”声音不大,只有齐皓元听见了。

        二人跟着女子轻悄悄的到了厨房这边,女子开始忙碌起来,做了一顿丰盛的饭食,香喷喷的馒头,金黄油亮的烧鸡,可口的小菜。盛情难却,二人也不矜持,敞开胃口一顿吃喝,最后满足的靠在了椅子上。

        “元哥,拿人家手短吃人家嘴短哦。”段飞不怀好意的笑道。

        这个时候,女子已经将剩下的残羹冷炙收拾好了。映着灯光,二人清晰的看到了女子的脸庞,算不上精美,但脸蛋很干净,眼睛大大的,清澈明亮,嘴边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

        齐皓元站起身,说道,“我们已经吃了你的饭食,你的事情现在可以说了,放心,我们不是坏人,知恩图报,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一定会帮你的。”

        女子看着齐皓元,心里有些困惑,眼前两个小弟弟说起话来,一副大人的模样,跟年纪实在有些不搭,不过她也没有多想,眼睛看了段飞一眼,似是在征求段飞的意思。

        段飞笑了笑,道,“他说了算,跟他说就行了。”

        女子这才鼓起勇气,说道,“好吧,我就说了吧,我知道这样做有些不道德,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

        “没事,说吧。”齐皓元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女子点头继续道,“今晚,朝廷派人下来征兵,一年来,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征兵了,村里的男丁被征走了一大半,现在剩下的男丁都躲去外面了,村里只剩下老幼妇孺,可是官爷下了命令,明日正午不交出人来,就要强硬抓人上战场,这可如何是好?”说到这里,女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段飞看了一眼齐皓元,那眼神分明在说,“一顿饭就要我俩去给他们充人数,这买卖可真划算。”

        “算了,你不用继续说了,我们已经全明白了,我就想知道,我们两个够数吗?”齐皓元很淡然的说道。

        闻言,女子愣住了,随后破涕为笑,可是眼泪还在继续流,不住的点头,“够了够了,每个村只要交出两个男丁就可以了。多谢两位弟弟,你们是我的大恩人,我爹爹已经五十多了,上了战场必死无疑,两位弟弟大恩大德,小女子无以为报,下辈子给你们做牛做马。”说着,女子就要朝着二人下跪磕头,齐皓元眼疾手快,伸手扶住了,没有接受这样的大礼。

        “傻逼飞,你没有意见吧?”齐皓元苦笑着看向段飞。

        段飞耸了耸肩,道,“你都冒充大英雄,答应人家了,我还能说什么。哎!吃人家嘴短啊,这话真的一点儿都没有错。”

        “得了吧!你怎么想的,我早看出来了。正好弥补一下我们小时候的军人梦吧!”

        “哈哈——”二人大笑了起来。

        女子很是激动,连忙跑去叫醒了老爹,告知了这件事。

        不一会儿,就见到佝偻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脸上笑容满目,再不复之前将二人拒之门外的冷漠表情。

        老者寒暄一阵,又要忙着给二人准备酒菜,不过被二人制止了。段飞嘴上没说,但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的想法:要我兄弟俩给你们去拼命,就跟孙子一样,刚才要你们给赏口饭吃,就那么的不情愿。若非我兄弟二人心地善良好,换做别人,鬼才理你!

        老者也自知理亏,不停的给他二人端茶递水,还让女儿去给二人准备客房。老者热情的跟二人聊了一炷香的时间,让人误以为这是老友久别重逢,事实上不过初次见面而已。

        聊天的过程中,齐皓元二人有意无意的从老者口中探听了不少信息,对这个世界有了初步的认识。

        这片世界很大,好像无边无际,老者的阅历有限,知之不详,只知道脚下的土地被称为九州,而他们现在身处的地界是九州之一的雍州,位于九州的最边缘。

        而九州只是这片世界的一部分,在九州之外,还有更加辽阔的陆地,陆地被大海包围,大海没有尽头……总之,这个世界很大很大。

        在九州大地上,曾经出现过无数个辉煌的皇朝,古老皇朝昌盛数以万年,但最终都毁灭在岁月的流沙里。如今统治九州的是大炎皇朝,大炎皇朝一统九州九千余年,江山稳固,开疆辟土,将九州的版图不断的扩大,这也导致了大炎皇朝的边境年年战火,百姓苦不堪言。

        ……

        夜已深,二人睡去,不过这一夜注定无眠。

        作为21世纪的地球人,热衷考古,对太古文明情有独钟,对锁天阵图喜出望外,对诛仙剑阵震惊不已,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只是一个不留神,就彻底跟熟悉的地球说拜拜了。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换做任何一个人,此刻都不可能淡定。

        《禹贡》中记载,相传大禹治水,把天下划分九州,于是九州成了中国的代名词,这里也被称为九州,就连九个州的名称都惊人的相似,这不禁令二人深感吃惊。

        “难不成,这里是古代中国?”齐皓元有些怀疑。

        可是从老者的口中得知,九州浩瀚无垠,疆域辽阔,单是其中一个州就比地球上的中国版图还要大。很显然,这里不是地球,与地球版块有着截然不同的划分。

        那么又如何解释这惊人的相似,难道也只是巧合而已?

        天微亮,外面已经乱成一团,村长家的院子里挤满了人。昨夜官兵临走时留下的话让村里的人一夜辗转反侧,这不,天刚亮,这些人就早早的来到村长家里商量对策。

        村长依旧佝偻着身子,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但精神明显比昨日好上许多,抬手示意大家安静,大家见村长精神饱满,面带笑容,一个个都疑惑不解,随后村长将昨夜之事告知了大家,顿时院子里面响起了欢呼之声。

        齐皓元和段飞一夜迷迷糊糊,根本没有睡着,此时外面声响这么大,自然都醒了。

        段飞笑着摇了摇头,道,“元哥,你听听,这些人在替我们欢呼呢!真不知道他们出于怎样的心理,把自己家的男人藏起来,我们替他们上战场,他们却表现的这么开心,让人心寒。”

        “呵呵,人之常情罢了,我们对于他们,只是陌生人,就算战死沙场,这些人都不可能伤心,现在我们替他们的男人冒险去了,你说他们能不开心么!”齐皓元也是摇头,暗叹人性的自私。

        “呵呵,那我俩也真够傻的,为了一顿饭就答应了他们!”

        “不答应又能怎样,难道真的看着这一帮老的小的被拉上战场送死吗?我俩再怎么说也是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就算他们不求我们,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呵呵,也是,谁叫我们不是坏人呢!”

        氛围很轻松,二人的心态都很好,没有因为穿越到这个陌生世界而迷茫,也没有因为下一刻就要上战场而忧虑。

        官兵正午的时候才来要人,上午的时候,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忙了起来,大伙儿从家中拿出好吃的,在老村长家的院子里摆了好几桌,为二人践行。有人还给二人弄来几身合身的衣服,路上吃的干粮也准备了两大包,也算他们有点良心,让二人稍微有些小安慰。

        到了正午,昨晚的官兵骑着高头大马进了村子,这时院子里的酒席还没有散,村长邀请官兵下马喝了几碗酒,随后叮嘱了几句,才让官兵将二人带走。齐皓元和段飞各自上了一名兵士的马,很快消失在了村里人的视线里面。

        这几个兵很是冷漠,一路上默不作声,路经几个村子,又载了几名年轻人,随后才回到军营。

        说是军营,可看起来,跟城堡一样浩大,城墙由高架楼和石砖砌成,非常坚固,而且高五六丈,轻易进入不得。护城河也宽阔,足有十米,平日里吊桥高举,有人进出才会放下。

        营地里面是一望无尽的营房,真的是一眼看不到边,密密麻麻全都是。在中央,能够看到三处巨大的操练场,每一个都有三四个足球场般大小,集合十数万人不再话下。

        齐皓元和段飞被带到了最右边的操练场上,此时操练场已经坐了不少人,都是今天被带来的新人,随后又陆续有人被带来,到傍晚的时候,场上已经集中了数千人的新人。

        大伙儿盘坐操场上,彼此互不相识,偶尔离得近的会说上几句话。这些人大多都很年轻,最小的不过十四五岁,大也就二十多岁。场上的气氛很沉闷,这些人各个绷着个脸,像苦瓜一样,很明显他们都是被逼参军的。

        整个操场上,估计也就齐皓元和段飞比较特殊一些,首先二人脸上一直挂着笑容的,看不出丝毫悲观,再者,二人的造型很别致,其他人都是长发,他二人却是短发,还梳着发型,恐怕在这个世界再找不出第三人了,最后就是,别人都低着头闷闷不乐,他俩却聊得不亦乐乎。

        如此另类,自然引起注意,场上不时有人向他二人投来打量的目光,但最终没有人主动上前打招呼。

        当新人全部到齐的时候,便开始依次登记,领军装和生活用品,这时候算是真正入伍了。

        回到被分配好的营帐内,换上了一身军装,段飞得瑟了起来,“元哥,是不是很帅气?”

        “傻逼,低调点行不行,别人一个个都闷闷不乐的,你倒好,笑个不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病呢!”齐皓元也换上了军装,这新兵军装跟老兵的明显不同,最大的区别在于,老兵的军装长衫是黑色的,精致的铠甲可以护住周身,很霸气,而新兵的军装长衫是绛红色,只有一块护胸甲,感觉有些偷工减料。

        营帐内的床铺是一个挨着一个的,距离不超过一米五。齐皓元和段飞的床铺是相邻的,段飞床铺另一边是这排床铺的尽头,齐皓元的这边是一个瘦弱的男子,男子没在收拾床铺,也没有试穿军装,只是斜靠在床铺上,连鞋都没脱,沾满灰尘的布鞋搭在床单上,看起来挺邋遢的。

        齐皓元和段飞一边聊着,一边整理床铺,打算晚上睡一个好觉,所以并没有注意男子,而男子从进入营帐,就一直盯着他二人,不时还流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男子身高有一米七多一点儿,骨架不大,看起来挺单薄,看样子已经大概有二十三四岁。当齐皓元收拾好床铺,也躺在床上的时候,男子终于说话了,声音不大,但是齐皓元离他很近,自然也都听见了,“看你俩年纪不大,应该还不知道吧?”

        莫名其妙一问,让齐皓元颇为不解,于是扭头扭头看向这个男子,“知道什么?”

        “怪不得你俩这么开心,原来真的啥也不知道,看来是被忽悠来了。”瘦弱男子像是找到了答案,表情舒展开来,不再那么苦闷。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452/72103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