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九十章 幸会啊

第九十章 幸会啊

        年年出生五天的时候,他爹和他娘在没有征求他意见的情况下给他取了个大名闵采悠。

        小东西每天忙着吃睡,自然不会对爹娘的决定提出异议。

        闵岚笙通过万皇贵妃的言谈心里明白,娘子以后有孕更是难上加难,因此他便更想用心地给她伺候好这个月子。

        奈何苏夏至对于秀才的一片苦心是完全的不领情!

        好在春节过后闵岚笙又开始了起早贪黑上朝的日子,苏夏至总算是没了人在身边盯贼似的看着她,于是压力顿消,她优哉游哉地过起了坐月子的想吃就吃想睡就睡想偷偷地下地溜达一圈就溜达一圈的时光。

        最主要的是她终于把糊在前后窗户上的东西给撕了下去,总算觉着屋里的空气又干净起来。

        待年年二十九天的时候,依照北方的规矩,闵家人凑在一起热热闹闹的给他办了满月宴,苏夏至也算是正式出了月子!

        她出了月子,正好也赶上出了正月。

        为了赶上年年的满月宴,今年安逸与小厮特意在帝都多留了段日子,因此满月宴过去的第二天,两口子就风风火火地带着两个秃小子上了马车往回赶。

        两家人说好,以后年年都在一起过节,所以这次分别倒是少了离愁多了期待。

        苏夏至站在自家门口高高的台阶上,一直目送着安家的马车出了街口都没有地方。已经做了妇人打扮的颜夕忍不住过来催她赶紧回屋去:“妇人,您这才出了月子呢……”

        “这人啊,总得有点盼头……”苏夏至眼睛还盯在街口的方向轻轻地说道:“你看看,他们一家子才走,我就又盼着来年过年呢……”

        “您啊,就是喜欢热闹!”颜夕探头往门外看了看,见外面已经没了安家马车的踪影,她才伸手扶着她往回走:“右相大人府里的巧心公公一早就给您送了补汤,就趁热喝了吧?”

        “唉!”苏夏至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孩子都生了,这东西就不要喝啦吧?”

        “这话您还是和大人商量吧,我可不敢给您出主意。”颜夕瞅着院子里就她们两个人,遂小声地说道:“右相大人和闵大人说话的时候我正好听到了,说这次的方子不但是调养身子的还有催奶的药材呢。”

        “那……为了我儿子也得喝!”苏夏至屏息捏着鼻子将补汤一饮而尽,又用清水漱了漱口才开口问道:“说到右相大人,我可是好久都没有见他了,他最近也住在这里?”

        “没……”颜夕接过她手里的杯子神色尴尬地说道:“右相大人只回来一次,留下很多补品,他到厨房溜达了一圈儿就和闵大人说了会子话就离开了。”

        “他说等夫人您出了月子再回来……”

        “吃货!”苏夏至笑着往姜温住着的屋子望了望,只觉得好久没有见到他,还挺想他。

        跟在颜夕的身后一起进了厨房,苏夏至望着屋里的一切都分外亲切,高兴之余又不忘感慨道:“我就是这命了,进了厨房比进了宫里还高兴呢!”

        “夫人您进过宫了?”颜夕转身望着她,奇怪地问道。

        “……”皇宫,自然是去过的……

        只不过她去的时候还是在上一世,那个时候的皇宫自然与现在不同,只要买票,任谁都是可以进去参观的。

        不同的是,那时的皇宫里早就了皇帝与皇后。

        而这一世,闵岚笙现在不过是个五品的京官,资历尚浅,苏夏至虽然是他的夫人,可并未有加封品阶,因此是没有资格去进宫面见皇后的。

        “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吗,你还当了真了!”苏夏至嘻嘻哈哈地赶紧岔过话题:“我看看咱家里还剩了什么,今儿晚上一定要多做几个菜……”

        ……

        晚饭的时候,消失了快一个月的国舅大人又出现在了闵家的饭桌上。

        只是他看来心情并不是太好,再给苏夏至把了脉之后,他唉声叹气地把一盆子水煮肉片吃了个干干净净,随后一言不发地回了屋。

        闵岚笙用筷子捞了捞只剩了菜汤的菜碗,咬牙切齿地抱怨道:“我娘子好不容易才出了月子做顿饭,他倒是不客气都给吃了!”

        “这我还没吃饱呢!”姜温去而又返,瞪了闵岚笙一眼,随即对着苏夏至嬉皮笑脸地走了过来:“夏夏,我……有点事儿想要请教你……”

        ‘啪!’闵岚笙把手里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又拿起布巾来擦了手,眼睛瞟着越看越讨厌的国舅大人慢条斯理地说道:“丞相大人的事情想必是大事吧?我娘子可不懂得那些!”

        “朝堂上的事还是到朝堂上去解决的好……”

        跟日本国的那场谈判闵岚笙是全程参与了的。

        离京前,苏夏至就把她记忆中知道的,日本战国时代的那些事情仔仔细细地讲给了他。

        而这些可以被称作绝密的东西在谈判中所起到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这些,没人比闵岚笙心里更清楚。

        也正是鉴于与此,他才更加的害怕,唯恐娘子异于常人的本领被外人知晓,因此姜温一张嘴,不能苏夏至开口,他便采取了断然拒绝的态度!

        “在家里当然要私事了。”姜温拉过一张椅子,靠近苏夏至,也不管旁边气得火冒三丈的闵岚笙,仍旧自顾自的说道:“夏夏,我得罪了一个人……”

        “男的女的?”他才一开口,苏夏至就挤眉弄眼地小声问道。

        “夏夏你……”姜温见她张嘴就问到了点子上,不禁有些口吃,他想了想,还是据实说道:“是个女子。”

        “那我管不了。”苏夏至小模小样地坐直了身子,对着闵岚笙伸了手:“秀才,咱回屋去看看儿子吧,他睡了有半个时辰了呢。”

        “不是一一她们在看着么?”闵岚笙正对姜温的话感到好奇,只听了一半,娘子就要离开,他有点舍不得。

        好不容易啊,终于听到这厮和女人扯上了关系,他巴不得赶紧有个女人拴住这个见天赖在自己家里的东西,让国舅大人赶紧滚蛋吧!

        “那你跟阿温聊聊吧……”苏夏至起身,瞪了眼脑子暂时被门夹了的秀才,径自朝着屋外走去。

        “夏夏……”姜温正为褚谦谦的事儿苦恼而不得解决的法子,这种事情他不敢和姐姐去说,想着只有女人才最懂女人的心思,他是下了大决心才决定去求助苏夏至的,谁知自己才一张嘴,人家就拒绝了。

        “你可真无情……”他飞身堵在门口,不让苏夏至出门,蹙着眉头愁云惨淡地瞅着她:“你就不能帮帮我?”

        “不能。”才出月子的苏夏至因为天天在家里偷偷摸摸的下地活动,儿子年年也是她一手带着,从不假手于人,因此身材恢复的特别快。

        不过是个把月的功夫,她现在的样子只从外表看来已经与孕前差不太多。

        只是这几个月来经过万皇贵妃和姜温的悉心调理,她的脸色也好看起来,正是水汪汪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奶香!

        姜温只闻了一下便红了脸,他身子往后退了退,仍不肯放她离去,只求她能帮着自己出个好点子,也好过自己现在日日受着感情的煎熬……

        “若是喜欢一个人,便要全心全意的去争取。”苏夏至抬头看着他,想了想才慎重地开了口。

        “谁……谁说我喜欢她了?”姜温瞪了眼,急着否认。

        苏夏至摇摇头说道:“阿温啊,你心里想的什么,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哪怕是那个答案并不是你想承认的或是你不愿承认的,你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感情。否则,你又何必大费周章地来找我出主意?”

        “……”喜欢褚谦谦那个男人婆?姜温的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她手里执着障扇时的样子,想着她杀人比切西瓜还利落的手法,以及生起气来就饭量见长的性子……忽然觉得她也确实很特别!

        “好好想想吧,少年!”眼前生的俊俏的男子发了呆,苏夏至心里暗叹一声:终于是春心萌动有了心仪的对象了,这才对吗!天天追着我这样一个已婚美少女能有什么前途……

        “可有一样儿……”推开呆立在门口的国舅大人,苏夏至慢悠悠地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若是想明白了,就赶紧行动,否则岁月不待人,你想的再多也是无用的……”

        人家两口子一前一后地回了屋,宽敞的正屋里只剩了患得患失的姜温一人。

        他把苏夏至的话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不禁苦笑道:“这个夏夏啊,可真是聪明,我才开了个头,她就猜到了这么多。”

        “可说了半天,我到底该如何做啊?”姜温靠在门框上揉了揉肚子,心情不好,似乎还想再吃些什么。

        桌子上的饭菜所剩无几,他走过去看了看,一点都不想动筷子:“还是去面馆吧,好久都没有吃那里的汤面的了……”

        ……

        才过了饭口儿,面馆儿的食客并不太多。

        姜温只在楼下扫了一眼便径直上了楼。

        楼上的食客比楼下还少些,几个伙计正手脚麻利地收拾着桌子,显见才有几桌客人离开。

        站在楼梯口,姜温的眼睛自然地往临窗的几张桌子望去,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坐。正看见褚谦谦从一只大碗里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她,只见她嘴巴油乎乎的,塞得满满的都是面条,竟连话都说不了了!

        吃货啊……心情在看到她这样的一副嘴脸后竟莫名的好了起来,姜温笑嘻嘻地朝着她走了过去:“褚公子,幸会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177138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