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九十二章 过出来的日子

第九十二章 过出来的日子

        褚谦谦骂完转身想走,转眼间她脑子一动,扭头对着姜温补充道:“不要脸……骂人不对,我道歉!我们两不相欠了……”

        “打个巴掌揉一揉,这样的把戏对付旁人可以……若是用来对付我,呵呵……”姜温不见身子如何动作,已然堵住了她的去路,依旧是好脾气地说道:“就算是褚小姐道了歉,也得在下说了原谅你才好吧?”

        “不用了……”褚谦谦本想着说完就走的,不想姜温竟猜到了她的想法,提前封堵,她转身就扎到了他的怀中,马上就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那种带着药味的墨香……

        身子顿住,褚谦谦猛地抬头,正对上了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亮闪闪地望着自己……怎么瞅都像画里的人。

        “死就死了!”褚谦谦愣了愣,随即颤巍巍地伸出手去捧住了姜温如玉的脸颊,狠狠的亲了一下!

        “你……你自找的……干嘛招惹我……”明明是自己亲了他啊,可为何心里竟是如此的委屈呢?褚谦谦用手使劲地揉揉眼睛:“是你招我的!”

        姜温负手立在那里,眼神变成了惊讶。

        除了阿姊,在记忆里,这是第一次被人亲吻……而且,她还是个女子……

        “你自找的!你活该!我……我就亲了……这个我不会道歉的!”心中五味杂陈,虽然吻上的那个人是自己偷偷喜欢了很久的人,褚谦谦还是觉得烦躁甚至堵得难受!

        他会觉得自己是个轻浮的女子吧?

        会更加的觉得自己是个愚蠢的东西了吧?

        他不说话。

        她结结巴巴地,似乎也没什么好说的。

        褚谦谦一把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姜温,连方向都不看,转身就跑!

        “我们交往吧……”一愣间,身前的女子已经飞奔出很远,姜温提气纵身,几个起落才追上她,两个人的身子俱都落在河道的冰面上,冻了几个月的冰层上滑得如同镜面。

        褚谦谦嫌棉衣厚重行动不便,因此一年四季都穿的单薄,脚下也只穿着轻便的薄底靴子,如今在寒冬的深夜踩在冰上,饶是她身体康健,也还是觉得源源不断的阴寒之气从脚底漫了上来。

        两只脚不自觉地跺了几下,褚谦谦觉得他的话简直莫名其妙:“交往?我和你交往?为什么交往?是当做兄弟还是当做姐妹?”

        姜温被她问得一噎,心里暗自想到:她毕竟和阿姊与夏夏不同,阿姊说的那些男子和女子之间的交往,与她果然是说不通的。

        “我不和你交往……”见他迟迟地不肯开口说话,褚谦谦又跺了跺脚,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不能多看你。看多就就会不自觉的喜欢……虽然你这个人接触多了也没什么好!”

        “呵呵!”姜温唇角上扬,淡淡一笑,并不打算揭穿她不甚高明的辩解。

        “被你笑话着冷落着,我还能头脑清醒些,若是真如你说的什么交往,我怕自己又会……反正,那样的痛苦一次就够够的了!”

        话说完了,褚谦谦觉着自己也在意乱情迷里清醒过来,几年的时光,她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长成了现在的‘老姑娘’,竟已经偷偷的喜欢了他那么多年,真是够够的了!

        她往后小心的退了一步对着姜温如男子一样的拱拱手:“丞相大人,我终归是个女子,以后遇到心仪的男子,还是要嫁人的,所以你说的我还是不能答应。交往?我只和我夫君交往……”

        “简直是……”对牛弹琴!

        姜温仰面对着点点的寒星叹了口气,总算是明白了一点,天下间的女子虽多,如阿姊和夏夏的那样一般无二的,却是再难寻找。

        看着她又在冰上跳了几下,姜温负在身后的手掌快如疾风般挥了出去,一把钳住了她的手腕儿并沉声说道:“不要动!”

        褚谦谦被他吼得果然呆立在那里,看着他握着自己手腕的姿势倒像是在给自己切脉,她用力一甩,还是把姜温的手甩开了:“我没病……哎呀!”

        毫无防备的,身子被他抱起,褚谦谦只惊呼了一声,姜温已经在冰面上跃身而起,不见他上身动作,她倚在他的怀中正好仰面看着黑色夜空里的稀稀落落的星子一闪一闪,耳边听着呼呼而过的寒风,那一刻,她觉着自己是在飞了……

        “你都说了,你终究是个女子……”跃上河堤,把她轻轻地放在地上,姜温淡淡地说道:“来癸水的时候要注意保暖,站在冰上会腹痛的。”

        “不要脸……不要脸!”连自己身上不能说的秘密都被他看穿,褚谦谦只觉得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凌乱了,心中只剩了一个念头:不杀了他灭口自己是没脸活着了!

        ……

        一年后,活的好好的国舅大人终于下定决心:迎娶左相家的那个吃货!

        从提亲到出嫁,从始至终褚谦谦都没有想明白:他为何忽然对我转了性子呢?难道真是年岁大了被陛下和皇后娘娘逼着娶亲的?

        不明白归不明白,不妨碍褚大小姐风风光光的出嫁。

        因为她心里有一件事是极为明白的:她喜欢他,从未变过……

        所以尽管心里有着怀疑和委屈,姜温一到相府去提亲,她就巴巴地从后宅跑到了前厅,逼着还想要为自己‘报仇雪耻’的父亲同意了这门亲事:“爹爹,您赶紧同意了吧,千万别给他后悔的机会!”

        “唉!”左相大人一声长叹,自觉老脸丢尽!

        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什么呢?自己果然是生了一个蠢货!还没有嫁人,胳膊肘便已经往外拐了……

        “褚家只有这一个女儿,她便是再顽劣,在老夫眼中依旧是宝贝!因此还请右相你看在我年纪一把的份上,替我好好的照看着她,如此老夫便会不胜感激!”

        女儿嫁得是皇亲国戚,她的大姑子是当今的皇后娘娘,这样的夫家又有几个能惹得起的?

        褚相爷为官一生可以说是刚直不阿,但,为了自己的蠢货女儿,他对着姜温拱手行礼道。

        “不敢!”姜温依着后辈身份回礼:“在我眼中她亦是宝贝!”

        如此心地单纯的女子,越是接触下来越觉得与之相处的时光轻松而惬意,一碗面条就能哄得她眉开眼笑,不是宝贝是什么……姜温在心里暗暗想到。

        ……

        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吧?

        哪怕,他喜欢自己并没有自己喜欢他那样多,她依旧甘之如饴!

        面中滋味的那个女东家曾经意味深长地对褚谦谦说过这样一句话:“日子啊,都是过出来的……只有用心经营才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以后的日子还长,她会小心经营着他们的日子,那,以后总有如蜜糖般甜美的时候!

        带着这份念想,褚谦谦出嫁了……

        当朝国舅大人迎娶左相大人家唯一的千金,这样的婚礼想办得低调都难!

        饶是姜温这样的聪明人,在大婚的时候也不能免俗,这一天作为新郎官的他带着笑意忙里忙外地招呼着络绎不绝地宾客,只累的脸颊都僵住。

        鉴于他的身份,用过喜宴之后,宾客们便都懂事的离去,没人敢留下来闹右相大人和左相家千金的洞房。

        在朝堂上混的人没有傻子。大伙都知道国舅大人在皇后娘娘心里的位置,而皇后娘娘在陛下心中的位置更是天下皆知!

        所以,闹右相大人的洞房实在不是什么好想法……

        入夜时分,送走了最后一波客人的新郎官怀着忐忑的心情入了洞房,又掏了喜钱打发了守在屋里的丫鬟婆子,姜温随手关了房门,至此,新房里终于只剩了小夫妻两个人。

        从挑了盖头,这是他们彼此第一次以夫妻的身份面对。

        “嘿嘿!”褚谦谦脑子都是嫂子们传授的各种讨好夫君的法子,自己想想了没一样儿敢用的。于是便只对着姜温笑了笑,结果一张嘴就发出这么两声来,她赶紧闭了嘴,觉着自己简直就是在冒傻气!

        一双巨大的龙凤喜烛将诺大新房照的明亮,姜温站在挂着‘百子千福’帐子的床前俯视着自己的新娘,连她额上的细小的绒毛都看得清楚:“不是说女子出嫁的时候要开脸么?”

        白皙的手掌撩开她额头上的几根发丝,他的指尖温柔地抚在她浓密英挺的眉上,细细的描画着她描了黛色的眉峰……

        指尖下的新娘子轻颤了一下,声音颤抖地说道:“开了,还是特意请的我姑姑呢,说她是有儿有女有公婆的‘全福人’,今一大早就用五彩丝线沾了蜜水在我脸上绞……都疼死了……”

        “那谦谦也辛苦了……”侧身贴着她的身子坐下,姜温一扭脸正能将她的脸看得仔细,只见施了粉黛的两侧脸颊一面粉嫩光滑,一面还有着细小的绒毛。

        “呵呵!”他摇头低笑,也就是我家娘子怕疼怕成这样,连新妇的开脸也只做了一半,等下这洞房花烛可如何是好?

        洞房花烛……徒然想到这里的姜温身子一热,饮了酒的他带着一丝微醺,望向头低得都快扎到大腿上的女人……

        “你别看我!”因为头垂得过低,褚谦谦说话有些憋气。

        她两只手拢在宽大的喜服袖子里不停地捏着自己的几根手指:“开脸,我只绞了一半……”

        “哦?”闻到她身上从未有过的脂粉气,新郎官不禁皱了眉。

        “可我只绞了一半……太疼了……我姑姑只用几根丝线都要把我的脸撕下来了!然后……”义愤填膺地说了一句之后,新娘子的声音又小了下去。

        “然后?”看着她窘迫的模样,姜温心里满是怜爱,只是口中依旧不肯放过她。

        “然后我不知怎么的抬手就给了我姑姑一拳,把她打晕了……”

        帝都贵族世家的女儿肯吃苦习武的,褚谦谦算是独一份了。

        而在大婚前装扮的时候一拳将全福人打晕的新娘子更是绝无仅有!

        姜温就是再想也想不到自己娘子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他一怔之下,摇着头闷笑起来,只是这一笑,喝了不少酒的他也觉出了少许的头晕脑胀,于是他笑着往后一倒仰躺在新床上说道:“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以后我惹恼了你,谦谦也会对我挥拳头吧?”

        “怎么会?”褚谦谦听了这话忙抬起头来说道:“我只是怕疼,又不是真想伤了姑姑……你是不知道,那丝线在脸上绞来绞去,疼得我只想发火打人呢!”

        “那,等下我若也让谦谦痛了,谦谦可千万不要打我……”

        姜温眼神迷离地将穿着繁复嫁衣头上还顶着凤冠地新娘一把拉倒在床上,他侧着身子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总要痛过这一遭的……”

        心跳如鼓的新娘子脸红得倒似身上的喜服,她扭脸躲避了一下随即马上回头问道:“为何你还是叫我的名字?我们不是拜堂成亲了吗?”

        “那,谦谦说我该叫你什么?”姜温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不是要叫……娘子的吗。”褚谦谦一张嘴已然明白自己是又着了他的道,于是赶紧将脸别了过去:“真是可恶啊……”

        “既然谦谦这样着急做我的娘子,不如……”姜温笑着将羞红了一张脸的新娘揽在怀里,抬起一只如玉的手掌想去摘掉她头上顶着的重重的凤冠。

        “等等!”褚谦谦两只手用力地抓着那只使她害怕不已的手掌,带着颤音问道:“你……饿不饿……”

        “……”姜温的手僵住,想了想,他盯着她正色道:“饿!”

        ……

        三日后,新妇回门。

        傍晚时分,闵家丰盛的晚餐才上了桌,两条人影从院墙上翻进了院子,不等苏夏至看清那两人的长相,本应在左相家归宁的新婚夫妇二人已经端坐在了饭桌边上。

        “夏夏,三天啦,你看看我们俩个是不是都瘦了?”姜温对着手里拿着汤勺吃惊不已的苏夏至说道:“以后我们还是回来吃饭……”

        “嘿嘿!”褚谦谦只看着苏夏至眼熟,在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了苏夏至一番后,她忽然记了起来,起身跑到苏夏至的身边伸臂就抱住了她:“你是那个面馆的女东家?我很喜欢你呢!”

        本想着国舅大人成了亲,自己可以少做一个人的饭食,如今可好,这厮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苏夏至无话可说,只能对着不请自来的二位笑了笑:“嘿嘿……嘿嘿……”

        ……

        一年之后,姜温与褚谦谦的女儿降生。

        若干年后,闵采悠娶姜家长女为妻。

        彼时,喝了媳妇茶的苏夏至不禁对着闵岚笙得意的笑道:“那年,阿暖还笑话我不会做生意,说什么小本生意概不赊欠。让阿温在咱家白吃白喝了那么久……”

        “她哪里懂得: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后牵,则无不得也……”

        闵岚笙低头沉思片刻,点头赞叹:“然!”

        ------题外话------

        夫钓者中大鱼,则纵而随之,须可制而后牵,则无不得也……

        这句话若是换成白话,有一句很贴切的词语,叫做:放长线钓大鱼!

        ……

        很多人不喜欢把国舅大人和褚谦谦配在一起啊~

        其实,很多时候,成亲的那个人并一定就是彼此最最喜欢的那一个~

        可日子是过出来的啊~

        时间久了,用心去体会,慢慢地也会觉出那个人的可爱~

        再久了,夫妻两个人成了亲人,那,便是一辈子了……

        苏夏至已经有了闵岚笙,姜温毕竟晚了一步……

        而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是明白人,所以他会好好地经营自己的生活。

        这样对大家都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17713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