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六章 死缠滥打

第十六章 死缠滥打

        热门推荐:、  、  、  、  、  、  、

        苏夏至歪着脑袋斜睨着闵岚笙,整个人看着都很不正经。

        “你啊……”在狠狠地盯了他几眼之后,她摇着头朝着水井走去。只觉得对方撅着粉唇急赤白脸的样子很有趣,就像是情侣间拌了嘴,女孩子在强词夺理撒娇一般。

        而闵岚笙也在暗暗的奇怪,方才这个女子没有爬墙进来的时候,自己一直在心惊肉跳地怕她出现,如今她就在自家的院子里晃悠,自己倒没觉得有多可怕。

        甚至……有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破罐子破摔地念头……

        如同被判了死刑等着行刑的罪犯,最使他恐惧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大刀落下之前的那段时间。

        现如今‘苏大刀’已经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眼前,并且刚用过闵岚笙早晨用过的木盆洗过脸,目前正在用他的擦脸布巾掸着衣裙上的灰土。

        闵岚笙竟不可思议地觉着自己心里踏实了。

        一抬头,看见闵美人正瞪着幽黑如深潭似的眼眸带着探寻的目光审视着自己,白皙的脸上,两边的眼窝处都挂着一片明显的黛色。

        “这么想我?”苏夏至抿嘴儿对面带狐疑的闵岚笙露出一个微笑:“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了一夜,你都想我什么了?”

        闵秀才眼神飘忽了一下,眉头拧得更深。

        见他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苏姑娘也不害臊,就由着他看。自己则转身泼了木盆里的水,又换了些新的,然后弯腰在井边上投布巾。

        “为什么?”闵岚笙在脑子里百转千回地想了半天,还是摸不透这个女人,只好开口问道。

        “喂小米……”泼了水,苏夏至把布巾拧干抖开搭在木盆边上然后转过身子面对着他:“你这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我该如何回答?”

        “我的意思是,你天天走这么远的路,又是煮饭又是爬墙的,到底为什么?”闵岚笙最初以为自己只是遇到了一个花痴,这样的女人他见的多了,早已习惯。

        可前后把她的话想了个遍后,他迷茫了。

        “我瞅你漂亮。”走了二十多里路又爬了墙头的苏夏至身上已经见了汗,用凉水这么一激又冷又热的感觉很不舒服,她打了个冷战,往四周一看,又接了一句:“还瞅着你家有钱!”

        闵家的日子一直过得紧吧,房子早就破旧不堪,连院墙坍塌了一处也无钱修补,因此苏夏至这话一说闵秀才自是不信。

        “不信?”苏夏至走近闵岚笙,仰头望着他:“我不是傻么……”

        从苏姑娘欺身过来的时候,闵岚笙的直觉就是想后退逃跑,可理智又告诉他:跑得了初一真跑不了十五,在这场两个人的战争里,谁跑谁败!

        “你不傻。”强自敛了心神,他故作镇定,“傻子是不会说出‘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这样的话的。”

        在这个女子面前他总是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他是有些怕她,而且怕得莫名其妙。

        苏夏至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直视着他。

        在听到他说出这句话后,眸光一闪,随即笑意愈浓:“那我说真话了啊。”

        闵岚笙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等着结果。

        “娶了我吧,我们俩成个家,一起好好过日子。我来,就是为了这个。”苏姑娘垂下了头,也是有些不好意思,明明她是一个女子,如今却在厚着脸皮向一个男子表白,不对!是求婚!

        所以她害羞了。

        两世啊,她活了两世,终是为了她想象的幸福,让她鼓起勇气来向一个并不太熟悉的男子求婚!

        如此莽撞的行为,她已经压上了她的所有,去赌这一生。

        “不可以!”几乎是苏夏至才闭嘴,闵岚笙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哦。”顿了一下,苏夏至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越过闵岚笙朝着厨房走去。

        “我说了……”闵岚笙不想再与她纠缠,一步跨到苏夏至身前拦着她大声说道:“我说不可以!”

        “听见了。”

        “那你还不走?”

        “我饿了。”苏夏至依旧进了厨房:“肚子饿腿就没有力气,怎么走回去?”

        “……”闵岚笙再一次无语,不知道说什么好。

        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听着热闹,闵岚笙搞不清自家的厨房里能做出什么来,竟让她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躲在正屋的窗子后面,他不时地往外偷看几眼,见她进进出出的,倒是挺忙。

        “吃饭了。”不大会儿功夫,苏夏至端着一只大碗进来放到他的面前,转身又出去端自己的。

        “哪来的南瓜?”碗里是满满的一碗南瓜杂粮粥,稠稠的,散发着淡淡的甜香,很是诱人。

        家里一直缺菜少盐的,闵秀才不记得厨房里还剩了这么个宝贝。

        将一柄汤匙放到他的碗中,苏夏至也坐了下来,盛了一勺就喝,热粥直接滑过食道进了胃,烫得她如同吞了火。

        “咱家后院墙外面挂着的,我看再不收回来就冻坏了。”苏夏至一边吹着热粥一边含混不清的说道。

        “咱家没后院,南瓜是邻居婶子种的,你不要随便拿人家东西!”闵秀才一口粥咽下,义正词严的教训起行为不断的苏姑娘。

        “嗷。”苏夏至点头说道:“可那个南瓜都爬到咱家墙上了……”

        “爬到咱家墙上也不能要,毕竟是有主的东西!”正义的闵秀才觉得南瓜粥很好喝,又面又甜,吃到肚子里还暖和,全没有看到旁边的苏姑娘又笑成了狐狸。

        “爬墙的南瓜有主你都吃了,爬墙的我可还没主呢,秀才你要不要……”苏姑娘探过头来,好脾气的问道。

        ……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

        刚正不阿的闵秀才和不走正道的苏夏至喝了同一锅南瓜粥,被她抓了短处,因此成了同案犯。

        苏姑娘阴谋得逞,心情愉快的忙里忙外,又将他家收拾了一番。

        而闵秀才觉得自己为了一餐饭竟堕落了,依旧猫在屋子里生自己的闷气。

        正午一过,苏夏至告辞,柔声细语地和屋里的闵秀才告别:“别送了,明儿我还来。”

        半天都未出声的闵岚笙终于开口大声回了一句:“滚蛋!”

        题外话

        amie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