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二十六章 嫁鸡随鸡

第二十六章 嫁鸡随鸡

        热门推荐:、  、  、  、  、  、  、

        从早晨起来就喧闹异常的院子现在突然安静下来,苏夏至知道,所有的人都在等着闵岚笙的答复。

        她也在等。

        心沉如静水,等着听外面那个来接新娘的新郎如何连花轿都未曾备下……

        “闵岚笙一介书生,身无长物,家贫如洗……”窗外传来秀才清雅好听的声音,稳稳地,透出一丝宁静:“有山下村高刘氏为大媒,蒙贵府不弃准与贵府小姐苏夏至缔结鸳盟,今日正是迎娶吉日,还望诸位成全,让在下迎娶新人,莫误了吉时。”

        苏夏至坐在窗前的凳子上,低着头微微一笑:“顾左右而言其他,先把大媒搬出来,是想让在场的人都知道我已经是你闵家的媳妇了吧?大尾巴狼!”

        站在院子外面的人不断的挤到里面,让苏家原本很宽敞的院子显得很是拥挤。不过这么多人挤在一起,此刻都呆呆地看着站在院子正中生的俊俏貌美的秀才皱着眉头,没人开口。

        外面依旧安静。

        站在那里面色如常的闵岚笙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也是在极力地保持着镇静。

        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明白:婚事办的过于草率了!即便是傻子再愿意跟着自己,她也是她娘的女儿,她哥哥的妹妹,她有一大家子的亲戚,这些人只要是合起伙来不许她跟着自己走,那,今天这个人他是丢到家了!

        “他……说的是啥意思啊?”终于,苏婶子打破了沉寂,犹豫地开了口。

        “扑哧!”东屋坐着的原本正在思索对策的新娘子听了娘亲的话忍不住也笑了出来:“跟我娘之乎者也,这不是作死么。”

        闵岚笙的脸渐渐地变得苍白,拢在袖中的素手已经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这样的情况下面对这样的一群人,他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说秀才。”杨巧莲也是听得迷迷糊糊,大概意思琢磨了一下,她还是甩了脸子:“你家再穷,也不能连顶花轿都不抬就接了我妹妹走吧?这也太不拿她当回事了!”

        “不行!这么让我妹妹出门子,我这个当嫂子的第一个就不能答应!”

        苏婶子糊涂,杨巧莲不糊涂。

        闵秀才说自己家里穷的一贫如洗,那他那个姐姐是死人吗?好歹也是周里正家的长媳,看着弟弟成亲连顶轿子都不准备,这姐姐也是白当了!

        “是啊,再穷也得有花轿啊……”

        “还没出门子呢,闵家就不拿苏家的丫头当回事呢。”

        “苏家丫头嫁给这么穷的秀才,以后这日子……”

        “看着闵秀才生的像朵花儿似的俊俏,不想家里竟是这般状况……”

        只要有一个人开了口,大家便都小声议论起来,继而对闵岚笙指指点点,议论的内容也更加的肆无忌惮。

        面上强自镇定的秀才。后背上已经见了冷汗,两条腿如灌了铅般沉重,就是挪动一下也难。

        他现在只盼地上裂出条缝子来让他躲藏。从记事起到现在,他头一次觉出了狼狈!

        “穷不是毛病!”苏家也不富裕,所以苏婶子觉得穷人和穷人在一起才是般配的。

        “……”她一张嘴,别人的议论便自然的消了声,闵岚笙顿时觉得压力小了很多,于是他抬眸望向站在台阶上的岳母大人,满眼的感激之情。

        “幸福啊——”苏婶子走下台阶,语重心长的叫了一声,觉着自己的闺女眼光不赖,相中的女婿生的也随自己,就是好看!

        闵岚笙没敢搭茬,搞不清岳母大人对着自己叫的是谁。

        “没花轿也不要紧。”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苏婶子看闵岚笙也挺好玩,她伸手拍了拍女婿娇嫩的小脸很慈爱的说道:“你也别走了,山下村还没咱杏花村富裕,苏家虽然不是富户,添个碗多养个人还是养得起……”

        闵岚笙的脸被这句话臊得白一阵黑一阵,胸口热血翻滚,已经有些站立不稳了。

        “娘,您这个主意好!”杨巧莲第一个表示了赞成。

        “娘。”东屋的房门推开,苏夏至缓步走了出来,眼睛不看闵岚笙,只对着来看热闹的远近邻居低头福了一福,然后转头向了苏婶子。

        一直在屋里听着外面动静的她及时截住了杨巧莲的话头,没由着她说下去。

        给秀才一些教训可以,刚才那些人说的话并不好听,相信已经是触动了他的小神经,至于留秀才到苏家的话是绝对不能再说二遍的。

        旧时,倒插门的姑爷是被人瞧不起的。小惩大诫,苏姑娘认为火候已经差不多,再多就是侮辱秀才了,她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哎呦妹妹,你怎么出来了!”杨巧莲惊呼一声傻了眼,没想到小姑子竟是这样不管不顾。连盖头也没蒙就走了出来。

        院子里的人也傻了眼,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个一身新娘嫁衣的清秀绝伦的女子真是苏家那个傻丫头?

        这样的容貌身段,别说在桃花村,便是在附近的几个村子里也挑不出第二个来!

        般配!太般配了!

        苏姑娘往苏婶子身前一站,正好与闵岚笙站成了一排,两个人都是画里走出来的一般,真是太般配的一堆儿璧人了!

        “娘。”苏夏至往前走了一步,把脸色很难看的闵岚笙挡在了身后。

        “傻丫。”苏婶子轻声叫着闺女的名字。

        苏夏至提了裙摆慢慢地跪了下去,然后头也不回伸手一扯身后的秀才,拉着他也跪在母亲的身边,余光一扫,她皱了眉:成亲你也穿这件绿袍子,是想证明自己很嫩吗?

        “您既把孩儿许配给了他,那今后我就是闵家的媳妇了,我们给娘磕个头,先谢您的养育之恩!”说着苏夏至躬下身子,恭恭敬敬地给母亲行了一礼。

        闵秀才浑浑噩噩,只好也跟着做了。

        一个头磕在地上,苏夏至直起身子依旧跪着说道:“今儿女儿出了门子,在娘跟前行孝的时日便会少了很多,还望娘亲保重身体!”

        第二个头磕在地上,苏婶子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想伸手扶起闺女,却见她已然俯身一个头又磕到了地上。

        “岚笙虽然清贫,但他饱读诗书,胸有大志。女儿敬他是个男儿丈夫,自此毕当生死相随,还望母亲成全,让我们回家吧。”苏夏至抬头看着身前的母亲,亦是百感交集,说话的声音已有些颤抖,不复方才的冷静。

        “唉!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若愿意,娘自然不会拦着,可,他连轿子都没抬,你怎么出这个门呐?”苏婶子抹着泪说道。

        “他怎么来的,我便怎么随着他回去。”苏夏至轻声说道。

        “傻丫啊……我的傻丫头……”苏婶子摇着头不再说话。

        杨巧莲忙走到小姑子的身边,将跪在地上的她扶起。

        “嫂子。”苏夏至一开口,杨巧莲便呆在那里,眼泪一对儿一对儿的往下掉,“嗳。”她哽咽的应了一声。

        她嫁给苏出来快两年了,这是小姑子头一次这么称呼她。

        “嫂子,同是女子,这话我只同你说。”苏夏至说话的声音不大,院子里的人都能听得清楚。

        “咱娘和我哥哥都是性情纯良的,只要你好好待他们,他们是断断不会给你气受。”

        杨巧莲点了头。

        “好好经营着咱的家,我虽然出嫁了,也是娘的女儿,哥哥的妹妹,平日里行孝你多费心,万一娘有个头疼脑热,你一定要告知于我,床前端水送药也有我这做女儿的一份!”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给老人养老送终一般都是儿子们该做的事,如今苏夏至的这番话已经是在告诉哥嫂:给娘养老我不会袖手旁观……

        “苏家这二丫头仁义啊……”

        “苏婶子这个闺女没有白养……”

        眼窝子浅的妇人在听到她的这番话后,已经陪着落了泪,倒是再没人对着闵岚笙指指点点。

        “哥,家交给你了。”又对着一直皱眉不语的苏春来行了礼,苏夏至转身拉起还跪在苏婶子身前的闵岚笙说道:“相公,我们回家吧。”

        两只手握在一起,苏夏至的手柔软温热,闵岚笙的素手冰凉。

        低头想看清她面上的表情,奈何她已经转了身子,只让他看到了她纤细娇俏的身影和头上盘得光滑端正的髻子,一头乌黑的秀发如今已是妇人的样子。

        闵岚笙心中一痛,默默地任她牵着自己的手掌,从众人中穿行,朝着院门走去。

        “等一下!”杨巧莲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提着裙摆就匆匆地冲了出去。

        苏夏至只觉手上握着的手攥得更紧了,唯恐自己丢了似的。闵岚笙像个无依的孩子紧随着她。

        苏姑娘捏捏他的手掌,算是安慰。

        “妹妹,女人出门子,脚不能着地,否则操劳一辈子没个闲!”院子外,杨巧莲的声音传来:“大愣子,给妹妹抱上来,你送她出嫁!”

        门口一只掉了毛的老毛驴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望着院子里的一堆人,缰绳牵在杨巧莲的手中。

        题外话

        感谢所有给钱财生日祝福的您们!俺很开心!

        草稿~

        还没有校对~先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