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二十七章 倒霉新郎

第二十七章 倒霉新郎

        热门推荐:、  、  、  、  、  、  、

        从正屋到院门口的人群自动分到了两边,苏春来直眉瞪眼地朝着苏夏至走去。

        离他近的人不禁又往后躲了躲。

        苏春来小时候有个混号叫做苏大傻,直到他年岁越来越大,敢当着面这么叫他的人也是越老越少,最近几年更是到了绝迹的地步。这都是他人高马大,拳头的功劳。

        他虽然平时人木讷老实,但在杏花村也是横着走的人物,皆因为他那打架不要命的个性。

        走到门口,他也不说话,只用手一拉闵岚笙,示意他走开。

        出乎意料的,闵岚笙并未给这个高出自己许多的大舅哥让路,倒是往前一步,把手从苏夏至掌中抽出,然后一手托腰一手托着她的腿弯就将新娘子抱了个满怀!

        正在和毛驴相面的苏姑娘一不留神双脚已经离了地,一双手臂很自然的就环住了闵岚笙的脖子,口中也随着惊呼一声。

        “我的娘子,自然是由我来抱。”闵岚笙声音不大语气坚决,倒是不怕身后这个浑身带着戾气地大舅哥。

        “好!”人群中有人起哄叫起了好,随即有更多的人一起跟着喊了起来:“秀才好样的!”

        立在那里无事可做的苏春来挑了下眉,一贯没有表情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明显的笑意。

        抱着苏夏至小心的下了院门口的台阶,闵岚笙犹豫了一下。

        “我是不是太重了?”脑袋靠在他肩头的苏姑娘马上就感觉到了他动作的变化。

        “放我下来,这不是出了门了么。”她挣扎了一下身体,马上就被秀才紧紧搂着自己的手臂给制止了。

        闵岚笙咬着唇走到小毛驴跟前,手上用力将新娘子给托了上去。

        好在他个子细高,苏姑娘又身材纤瘦,所以这一托倒也不费什么力气。

        “秀才还成!”打心里觉得闵岚笙就是个绣花枕头的杨巧莲也点了头,抬手把手里的缰绳递给他:“好好对我妹妹,好好过日子!”

        “嗯。”闵岚笙接过缰绳,用手使劲攥着,低声应道。

        “这头驴子胆子小,你不用这样牵着,只要随手一拽,它便会跟着。”看他牵驴的姿势就不中看,杨巧莲赶紧嘱咐道。

        随即转头对着站在院门里的苏春来说道:“你也别站着了,赶紧回屋,娘给妹妹做了两铺两盖的陪嫁,还有几样东西,一并给送过去吧。”

        再一回头,闵岚笙已经牵了驴走出了好远。

        “还怕我们把新娘子给留住啊,跑的倒是快!”杨巧莲望着他们的背影捂着嘴笑道。

        ……

        苏夏至没有骑过驴。所以一坐上来的时候她还有些紧张。等到走了一会儿之后,她渐渐地胆子大了,也不在紧绷着身子像棍子一样呆坐着。

        仰头看着头顶碧蓝的天色,苏夏至呼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驴毛,觉得自己很像阿凡提,而秀才就是巴依老爷……

        “我嫁人了啊……”‘阿凡提’感慨地说道。

        以为秀才会接着说几句什么,没想到旁边跟着的人如今倒成了哑巴,苏夏至低头,伸脚轻轻地踢了一样闵岚笙:“哎,我,好不好看?”

        闵岚笙的手一直是不敢松了手中的缰绳,眼睛也紧张地盯着前面的路,听见苏姑娘的问话,他扭头小心翼翼地看了驴一眼,点头:“好看!”

        “你看哪里啊!”苏姑娘气得又用脚碰了碰他:“看我,看我啊!你老盯着驴做什么……”

        “它一直看着我……”闵岚笙说话的时候又不自觉地往远处挪了挪身子。

        “你怕它啊?”苏姑娘终于发现了秀才的不对劲,在自家院子被那么多人笑话的时候他的脸色都没有这么难看。

        “幼时顽皮,曾经被驴踢过。”闵岚笙说着,又瞟了一眼身边的牲口,正好对上驴子的一双含义不明的眼睛,双方都是一惊!

        “要不等一等我哥哥吧。”苏夏至见他怕成这样,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回头张望着:“不是说哥哥要跟着去送亲吗?”

        此时这副画面正应了那句诗:她坐在驴上看风景,驴下的人正在与驴对望!

        是的,原本就从心里怕驴子的闵岚笙简直就不能控制自己的眼睛了,不时的看一眼驴子,并且总觉得旁边的牲口是在呲着牙不怀好意的笑!

        在闵岚笙不知第多少次对着驴回眸之后,二位的目光就这样地又遇到了一起,他心里突地一跳,扭头就往后面跑去。

        驴子被他的动作惊得一声长鸣,尥蹶子就往后踹了一脚,正好踢在没跑出几步的闵岚笙的后腰上,他踉跄这往前冲了几下,最后才扶着一棵树站稳。

        赶紧回头,苏夏至也是才从地上爬起,一看就是也被驴子给甩了下来。

        闵岚笙顾不上别的,又跑回苏姑娘身边,拉着她急急地问道:“傻子,有没有伤到你?让我看看!”

        驴子不高,苏夏至又是侧身而坐,所以并未摔伤,此时她顾不上回话,一把推开秀才,撩起裙子就朝着‘嗷嗷’叫着疯跑的惊驴追了过去:“畜生!哪里跑!等等老娘啊……”

        ……

        苏春来扛着一个大包袱,手里提着一个描着合欢花的红色恭桶大步走了过来,这些都是家里给苏姑娘准备的嫁妆。

        远远地就瞅见身着绿袍的秀才托着后腰在往远处张望,他紧走了几步。

        “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妹妹呢?”苏春来问道。

        “傻子和驴跑了!”闵岚笙指着远处着急地和大舅哥说道。

        苏春来听到这话抬腿毫无征兆地朝着秀才就是一脚,直接把他踹到了旁边的树上,然后走过去,对双手枹树才站稳的闵岚笙说道:“这次我和你好好说,我妹妹很聪明,你不要叫她傻子,这样不好。”

        ……

        驴子认家,尤其是这头胆小的老驴子,受惊后直接穿了林子往自己主人家跑去,等到苏夏至拼了命的追到那户门前时,毛驴已经平静的站在门口不再发疯。

        还了驴子,道了谢,苏夏至厚着脸皮还讨回了嫂子给人家雇驴的钱,这才又匆匆地赶回,正看见哥哥把手里的新恭桶递给眼泪汪汪的秀才:“拿着,里面都是好吃的!”

        题外话

        草稿先贴~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