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一章 大尾巴狼

第一章 大尾巴狼

        热门推荐:、  、  、  、  、  、  、

        看着一身火红嫁衣的她趿拉着绣花鞋子挺胸抬头的往东屋走去,闵岚笙略一思索还是追了上去,等他扭着嘶嘶剌剌疼痛不已的小腰追到门口的时候,已然吃了闭门羹。

        “亲亲……亲亲……总可以吧?”在门口踟蹰了一会儿,他还是小声的问道。

        “滚开!”屋里传出新娘子睡意朦胧的声音:“再不走老子强了你!”

        好一会儿之后,苏夏至几乎已经睡着的时候,屋外传来小小的一声……

        “好啊。”秀才咬着下唇面红心跳的说道。

        猛地睁开眼睛,苏姑娘并未搭话,扭头望着门口若有所思。

        又等了片刻,在确定屋里的那一位确实睡下了之后,闵岚笙才双手扶着腰一步一步地挪回了自己的屋子:“没有拒绝,就是可以亲亲……”他自我安慰道。

        进门就看见父亲的牌位躺在地上,应是方才和傻子拉扯时落下的。闵岚笙心里一惊,赶紧跪下先对着牌位磕了头才双手捧着牌位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

        “孩儿不孝。”将牌位安置到正屋的柜子顶上,闵岚笙又行了礼,然后仰视着那块木头片诉苦:“原本想娶个能持家勤劳的女子与我安分的度日,哪知我娘子比姐姐还难对付,父亲您说这可如何是好?”

        牌位终究是牌位,自然是不能给他出个主意。

        闵岚笙自己也明白,要把隔壁那个惯会装傻充愣的女子哄好可是要下狠功夫了……

        ……

        竞走婚礼过后,是一对新人分房而睡的新婚之夜。

        苏夏至很累,对着门板看了一会儿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而隔壁的秀才则是躺在床上怎么待着都难受。

        他的腰上经过自己一夜的揉搓,已经完美的显现出一个黑紫色的大脚印形状,这证明的苏姑娘的判断是正确的——还是她哥哥的那脚厉害!

        在香案上‘挺尸’了一宿,苏夏至睡得安稳。

        拿得起放得下,遇事不钻牛角尖,她从不会为什么事过度纠结。

        该咋地咋地,总不能掉了粪坑,别人嫌自己脏,自己也嫌自己脏吧?

        如今也是,她既然已经瞎了狗眼选择了这么个貌美心冷的东西做丈夫,那就在今后挣钱养家的生活内容里再添一项:调教大尾巴狼!

        想明白之后,又睡了一个好觉,苏姑娘神清气爽的出了屋,门口摆着的洗脸木盆里半盆热水还冒着热气,盆沿上搭着一块布巾。

        “娘子,洗漱吧。”闵岚笙站在厨房门口,手里拿着水舀子:“我煮了一锅热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起塌,就一直烧着……”

        “!”苏夏至心疼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就这么一直烧着锅得用多少柴火?

        快步进了厨房,将灶里燃得正旺的几根大的木柴抽出,丢在院子里浇了半盆水熄了火,苏夏至对手足无措站在门外的闵岚笙说道:“这样烧火很浪费,以后咱过日子得算计着,如此大手大脚可不成。”

        “哦。”闵岚笙低头应了,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他脸色并不好看,眼下还带着淡淡地黛色,一看就是没有睡好。

        苏夏至心里一软,看在他是为了讨好自己的份上,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转:“你洗漱了没有?”

        家里就一个木盆,两个人用,总要分个先后。

        “洗了。”闵岚笙点头。

        “那我去洗漱。”越过堵在门口的秀才,苏夏至走到东屋檐下端了木盆到井台边上洗漱了,走回东屋去收拾被褥。

        那身红的刺眼的嫁衣随意的放在香案上,她拿起又细细的看了几眼,然后麻利的叠起,擦干净靠墙而立的那个衣柜,苏夏至把自己的东西一股恼地收拾了进去。

        又换上了平日里穿着的破旧衣裙,边走边挽袖子,脑子里琢磨着早晨两个人饭食,恭桶里的东西已经都拿了出来,家里所剩的食物不多。

        “娘子。”闵岚笙站在正屋门口歪着头唤她。

        苏夏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那个倚门而立的美人这么深情的一叫,她心里想打人的小火苗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趋势。

        “你对我瞪眼睛,你也是我娘子。”秀才不怕死的接上一句。

        点点头,苏夏至把袖子往细麻杆般的手臂上撸了撸,皮笑肉不笑的走近他:“相公,要妾身伺候伺候您吗?”

        “等你不生我的气了,我的腰也好了,我伺候你。”秀才双手揪着袍子的前摆,眼睛望着地说道。

        瞬间,苏夏至觉得现在自己就是个逼良为娼的大流氓,正在欺负善良无害的纯洁弱小‘少女’!

        思前想后竟不知说啥才好,苏夏至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指着羞答答的美人气急败坏的说道:“要点脸!”

        手才伸出就被一只冰凉的素手握住,闵岚笙拉着她往屋里走:“有正经事呢,不要闹啦……”

        现在他倒说不要闹了?

        “……”苏夏至气极反笑:“圣人说的没错,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秀才你是真行啊……”

        秀才失落的摇摇头,语气很抱歉:“不行的,我腰疼呢……”

        把又要炸毛的苏姑娘按着坐在靠窗的书案前,闵岚笙有些费力滴拖着一个凳子过来挨着她坐下,把一个荷包和一个粗布袋子放到她手中。

        “一包是昨天咱们收的份子钱,一包是咱家里剩余的一点钱。都在这里了,过日子你掌家,我听你的。”闵岚笙把苏夏至的两只手都包在自己的掌中,如捧着珍宝。“傻子,真的不要闹了,咱好好过日子吧。”

        题外话

        一桥烟雨一伞开感谢您送的钻石!收下了!

        安静。感谢您送的鲜花!收下了!

        温馨种田文,夫妻斗法,对内相爱相杀,对外联手,携手百年,这个文俺只想写温暖幸福~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