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四十二章 良辰美景

第四十二章 良辰美景

        热门推荐:、  、  、  、  、  、  、

        听见高婶子突然发出的声音,两个人都吓了一跳。苏夏至偷偷对着秀才一吐舌头,心道:听岔了,此蛋非彼蛋也……

        闵岚笙直起腰身站了起来,先对高婶子道了谢才抬手接了信件,看了看信封上的字迹,随即对站在院子里的两个女人点了头施施然进了屋。

        “一大早儿就回了娘家,过了晌午才回来,麻烦婶子了!”天气渐热,现在坐在院子里正是舒爽的时候,苏夏至说着话进屋搬了把椅子出来:“您快坐!”

        拉着高婶子坐下,她又进屋拿了把剪子边修剪牡丹边和她闲聊:“过一两天聚福楼的伙计就来收腌鸡蛋,我多煮几个给您留着,正好伯父也回来了,您一家都尝尝。”

        “那感情好!小四儿一回来就说在道上遇见了秀才哥和秀才嫂子,还说你脾气好人生的端正呢。”两家走得近便私交不错,高婶子和她两口子说话相对随便,随意的拉着家常,脸上的笑容和善。

        “小四儿?就是高越吧?”苏姑娘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抬头,屋里临窗而坐的秀才此刻正黑着脸对高婶子磨牙。

        还说不是属狗的……低头抿嘴一笑,苏夏至总觉得秀才挺大一个人了,有时候真是幼稚的可以。

        “就是那孩子。”说到自己的小儿子,高婶子忽然一拍巴掌:“险些忘了!这次他爷两个回来没带啥稀罕东西,就这个花种子我看着眼生……”

        高婶子起身走到苏姑娘身侧,拿出一个掖在腰带中的小布袋,打开系着丝线的一端,她还没有说话就先打了一个大大地喷嚏出来!

        “就这个,也不知道是些啥。是小四儿才给婶子的,婶子看你就喜欢侍弄这些花花草草,都给你。”高婶子扭着头又一连打了三四个喷嚏才止住了。

        “有股子怪味,似茱萸又不是,闻了就受不了!”几乎是有些嫌弃地将布袋塞到苏夏至手中,她赶紧又坐回了椅子上,皱眉在鼻前快速地煽动着有些粗糙的手掌,只想把那种引人喷嚏的味道扇走。

        空气中有着高婶子喷嚏过后的口水味道,苏夏至借着看花种子的机会不着痕迹的起身走向窗口,“秀才,你看看你认识么,婶子才给我的,我……”

        低头随意的一瞄布袋里装的种子,苏夏至的眼睛都亮了!

        她有些不可置信地猛然抬头看了闵岚笙一眼,然后用手指到袋子里拈了几粒种子到鼻尖一嗅,那熟悉的,如同隔了几世,自己都快忘记的味道一下子窜进了她的心里,紧紧地闭了眼,只怕自己一睁眼就会落了泪。

        布袋里装的不是花种子,而是在这个时代里还未被当地人们认识的一种崭新的作物的种子——辣椒种子。

        这种在后世太过普通的调料,对于擅长烹饪的苏夏至来说当然是认识的。她依稀记得在专业课上老师讲过辣椒是何时传入我国的,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居然阴差阳错地见证了一个这么重要的事件。

        此刻,屋里屋外的另外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想到这个小小的布袋里的种子将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冲击。

        除了苏夏至,谁也无法预料辣椒对中原饮食文化带来的巨大影响!

        “娘子,怎么了?”觉察到她的异样,闵岚笙快步从屋里走了出来,伸手扶着她关切的问道。

        “哎呀,别提了,这东西好古怪,闻了就想打喷嚏,你这一扶我倒是打不出来了。”苏姑娘睁开了眼,湿润的眼睛看着也是喷嚏憋回去的模样,正好让她掩饰。

        “你看,婶子说的没错吧,这花估计种出来也不是满院子香的,若是不好,你就给拔了烧火,就当是个玩吧。”

        高婶子家里有地,忙的时候她自己也要下地帮工,自然对种花草不感兴趣。可种子被小四儿大老远的给带了回来,她虽然觉得没啥用处,扔了又可惜,索性就借花献佛把这破东西送给了就爱在家里瞎鼓捣的秀才娘子,也好就势要几个她腌的鸡蛋给老头子下酒。

        不过也还好她不认识辣椒的价值,否则必定会后悔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解恨。

        “既然这样就放远些么。”不动声色地将娘子攥得死死的布袋夺了过来,闵岚笙看都未看便拿了进屋。

        娘子在撒谎。这个瞒不了他。只是此刻有外人在场,秀才自然是不会说破。

        撩了门帘走进内室,屋里的光线有些暗。

        闵岚笙打开布袋往里一瞅,辛辣的气息扑面而来,刺激得他也有了打喷嚏的感觉。赶紧用手揪了鼻子再抬了头,才把这股子难受的滋味强压了下去。

        “这到底什么东西?怎么傻子见了这个如同见了奇珍异宝一般的惊喜……”闵岚笙好奇的打量着小小的一袋辣椒籽。

        “你家的院子看着可真热闹,韭菜再长长就能吃了。头茬韭菜味道好,多给秀才吃点儿……壮阳的。”外面高婶子刻意压低的声音传了进来,闵岚笙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吸引了过去,耳朵支棱着,唯恐听不见。

        “婶子!”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她一声,只想赶紧岔开这个使人尴尬的话题。她几乎敢肯定,屋里那货现在一定是贴在墙上偷听呢,“这回高伯父和小越要在家多住些日子了吧?”

        “他们走镖的哪有个谱。”高婶子叹了口气:“还不是镖局接了生意说走就走,去哪儿,多久回来……从来都没个准信儿!”

        俗话说的好:少是夫妻老是伴。现在他们夫妻年岁都大了,高婶子不愿意孩子他爹常年在外奔波。

        头年他出去的时候,她就提过这事,老两口一合计,家里四个儿子还有个最小的没有成亲。

        娶儿媳妇就要盖新房,再加上置办聘礼婚宴这些就是一大笔银子。她也只能看着丈夫再受几年累。

        “都不容易啊。”苏姑娘跟着感慨了一句,心里却还在惦记着那一小包辣椒籽,恨不得立刻就把那些种子都种下去,然后等辣椒还嫩的时候炒上一盘子尖椒肉丝拌着米饭吃……光想想那引人食欲的味道,她的口水都快落下来了。

        “秀才家的。”高婶子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凭空想象,苏姑娘只好伸脖子咽下口水清醒过来。

        “听说京里早就换了皇帝。”她又压低了声音,将头探向苏夏至:“这个皇帝好手段,让咱大梁太平了许多。道上好走了,劫匪少了镖局的生意也难做。我家老头子和小四儿出去这一遭有半年多了,两个人才挣了这么点银子。”说着她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摇着头拧着眉满脸的无奈。

        苏夏至心里一动:好端端的和我说这个干嘛?借钱?要是真借钱的话,她开了口,我到底是借不借呢?借了也得写个字据吧?对,古代还要按个手印……

        “婶子的意思是,你家秀才不是能和平县衙门里的老爷说上话么,得了空帮小四儿寻个正经差使吧,要是能进县衙当差那是最好不过了!”高婶子望着她,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

        “这个……”原来高婶子是为了这个来的。想起方才秀才接过去的信件上盖在面上的那枚火红的官印印记,苏夏至明白了。暗笑自己胡思乱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正地方上去。

        “我看小越年纪还小吧?”

        “可不小了!”高婶子一瞪眼站了起来,又恢复了很有底气的大嗓门:“今年都十六了!我和他爹成亲的时候,他爹也不过才十七岁。”

        “十六?”苏夏至心虚的瞄向屋里,闵岚笙正抬着下巴用鼻孔望着她,看得她差点笑了出来:“您说的是虚岁吧?”

        “嗨,一年半年的差不多。”高婶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别看他岁数小,身上的功夫不是我这当娘的自己夸,正经不错!从小儿他爹亲自督促着打的基础,他上面三个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

        老儿子吃香,只看高婶子说话的神态就知道她心里最疼的也一定是这个高越。

        “这样,待会儿等秀才出来我和他提提,成不成的,到时候我都给您回个信儿。”这话说的模棱两可,苏夏至不知道秀才愿不愿意帮这个忙,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帮这个忙,自然不能一口答应。

        “那成。”知道秀才就在里屋呆着,外面的话他定然听得见,高婶子该说了的话说了,起身要走,到了门口她又指着窗前那一排光秃秃的植物好奇的问道:“那是种的啥?婶子看着眼熟。”

        “那是牡丹。从镇子上买的。”苏姑娘带着几分得意说道。她虽然不会大家闺秀都会的琴棋书画,可她会种花草,买回来的几棵牡丹在她的精心照料之下都活了,只等花开了,自己进进出出地行走在一排‘国色天香’中这也算是一桩风雅之事吧……

        “牡丹?”高婶子不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牡丹花,就觉得那些东西看着熟悉:“婶子这记性……唉!”

        送走了死活也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牡丹花的邻居,苏姑娘快步跑进了屋子:“秀才,再给我看看!快点快点!”她心急的催促道。

        闵岚笙回手一指身后的桌子,小布袋就放在上面:“这是什么?你那么紧张。”

        “这是……”嗯?

        苏姑娘把视线从布袋上移开望向闵岚笙:“你怎么知道我认识?”

        “嗤。”秀才轻笑一声,认为她这个问题太过肤浅不作回答。

        “我的表现有那么失败吗?”拿了桌子上的布袋,再次确认了里面的东西,她走到秀才背后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我要是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辣椒籽。”

        “哦?是花么?”秀才在收拾东西,一站一张地翻阅着书案上的纸张,挑挑拣拣。

        “你要出门?”苏夏至诧异地问道。

        两人成亲以来,除了有数的几次,他都是猫在家里的,比养在深闺的大小姐还大小姐。所以一看到他收拾东西,苏姑娘很好奇。

        反手把手边已经打开的信件递给她,闵岚笙继续在自己众多的诗词文章里挑选着。

        信封里有一张烫金请柬,是平县县衙用公文的形式送达的,以示这封请柬的重要。

        “奉天书院是什么地方?”请柬上的繁体字写的新云流水,苏姑娘连蒙带猜算是把上面的内容看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是平县的县大老爷召集自己地方上的文人墨客聚一聚,大家坐在一起说说写写歌功颂德的文章,拍拍当今圣上的马屁!

        “就是我的老师办的那家书院。”

        “那你这次去了岂不是能见到你的小青梅了?”出于女子的敏感,听到他一说安举人,苏夏至马上就想到了秀才‘十动然拒’的初恋。

        手上一顿,闵岚笙停了动作,回头面无表情的对着她说道:“安小姐住在府里,极少在书院走动。为夫未必能见到她。”

        “啧啧,遗憾啊……”苏夏至摇头晃脑地直起身子,拿着辣椒籽朝外走去。

        “这次若不是盖了官印我便不去。”拉住她的衣袖,闵岚笙耐心的说道:“秋试的时候,为夫还要请县令大人写几封保举信,这样一路到京里也能方便许多……”

        “得得,别跟我解释,老子……”舌头打了个结,苏姑娘想起他嗷嗷叫的话,翻着白眼改了口:“奴家……妾身……小女子……你大爷的!”

        “靠!说不惯!”一连换了几个自称,苏夏至都不能把话继续下去,索性一挥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你不用跟我解释,反正我对这些也不懂,自己拿主意就好。”

        “呵呵。”闵岚笙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见她目光坦诚没有半点儿拈酸吃醋的意思,心里不禁一阵小小的失落,轻笑着松了手:“我要出门五日呢。”

        “嗷。”苏姑娘心不在焉的声音从屋外转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叫:“糟了!”窗前人影一闪,她已经提着裙子飞奔了过去。

        “艹啊!老子才给你洗的澡,你怎么又进鸡窝了!”

        后墙边上围的不算密实的栅栏里,猫小白挤在一白一黄两只母鸡中间瞪着水汪汪地眼睛不解地望着叉腰发怒的主人,毛茸茸的小嘴上沾着一圈鸡食。

        “你敢有点追求么?这么小就天天*早晚死在鸡身上……”伸手掏出一身鸡味的小黑狗,苏夏至痛心疾首的教训着它。

        屋里坐着的闵岚笙无奈地摇头,伸手揉了揉鬓角的穴位,同样觉得痛心疾首……

        再一次给猫小白擦干净之后苏夏至把它带进了屋里,放在地上任它随便乱逛,“我去给你收拾换洗的衣物。”她对秀才说道。

        “有劳娘子。”口里道着谢,闵岚笙跟着她进了里屋。

        打开柜子拿出一件新做的素色袍子搭在床边,苏姑娘半个身子钻进衣柜中翻腾:“你去忙你的,我一会儿就好……”以为他要过来帮忙,她开口说道。

        “已经收拾妥当。”身后的人轻声答道。

        “那你自己收拾衣服,反正天热了衣服带两套换洗的就好。”苏夏至又丢了两件里衣在床上:“就这几件衣服看着还新些……用包袱皮包了都带着吧。”

        “娘子。”堵住门口,闵岚笙望向她的眼睛里冒着幽幽地光。

        “嗯?你怎么不叫我傻子了?”听惯了那个称呼,苏姑娘竟有些不适应他这个忽然的改变。

        “你不是不爱听吗。”

        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苏夏至伸手拍拍他粉嫩的脸颊:“乖!”

        门口被他堵住,依旧不放她出去。

        苏姑娘无奈的抬头:“行,您歇着,我帮你收拾去……”

        “还不给我穿吉服么?”秀才的语调堪称幽怨。

        心脏猛地一跳,突来的问话使她心慌,胡乱地收拾着床上的衣物,她结结巴巴地答道:“不就是……穿吉服么,这着什么急……”

        身后的人不说话。

        苏夏至只觉得小屋里的压力空前的大。

        他们两个都知道‘穿吉服’代表着什么。

        老实说,她并不排斥与闵岚笙有身体接触。

        可一想到自己要与生的几乎完美的他‘赤诚’相见,她就怕的要死!

        不止一次地想过这一关要如何闯过,可越想越觉得没出路,甚至她都认为自己根本过不去这个坎了。

        一会儿害怕脱了衣服自己身材没料惹他嫌弃,一会儿又怕赤城相见之后怀了孕,在古代生孩子把自己生死了……总之苏姑娘担心的事情千头万绪,可以说是没一件正经的!

        包袱乱糟糟的包成了一团,如同此刻她的心情。

        转过身子把包的烂豆腐一样的东西塞进他的怀里,苏夏至嘿嘿笑道:“收拾好了,我去煮晚饭……”

        “……”闵岚笙纤瘦颀长的身子堵在门口,并没有多少威慑力,可她面对沉默不语地他就是不敢走过去。

        默默地对视了片刻,他白皙修长的手指动作优美地搭在了自己的腰带上,缓缓地就要解开:“你在怕是不是?可你总要面对为夫的身子,那么,现在就来熟悉吧……”

        离铉的箭一样冲到他身前,按住他动作的手,苏姑娘手脚冰凉牙齿打颤:“你放心去吧……”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秀才蹙起了眉。

        “我的意思是,你放心到书院去吧,明儿我就去镇子上把吉服取回来,然后在家乖乖地等着你回来……”苏夏至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可惜她现在说的口舌发干,秀才也没有半点放过她的意思。

        “等我回来做什么?”他用逼死人的语气问道。

        “洞……洞……动次打次……”

        “嗯?”闵岚笙挑眉,声音拖得老长。

        垂着头,终于说出了那两个让她想死的字:“洞房。”

        下颌被他用指尖轻轻挑起,他的唇瓣也轻轻的落在了她的唇上,闵岚笙温柔的答道:“好。”

        “那个……嘿嘿……就是不知道你的吉服做好了没有。”苏夏至作死地说道。

        “嗤!”秀才冷笑一声,把一手抱着的包袱仍在床上,里面的衣服马上散落出来,“吉服就在东屋的柜子里。”

        “嗯?!”他是怎么发现的?

        “那件新袍子是做吉服的时候一起裁制的,你怎会只取了它回来。”对着床上的一件新衣一努嘴,答案毫无悬念。

        苏夏至一拍脑门:“百密一疏啊……”

        “呵呵。”闵岚笙的笑声稍显得意。

        “本姑娘心情不爽,晚上没饭吃了……”面对如此臭不要脸的他,苏姑娘拿出致命一击。

        “既然不吃饭了,娘子也是无事可做,不如还是来观赏观赏为夫吧……”不要脸的人决定把不要脸的行动进行到底,继续脱衣服……

        “我去煮饭了……不要耽误时间……”苏姑娘小马似的冲将出去,落荒而逃。

        “呼!”长长地出了口气,闵岚笙用衣袖擦去额上密布的汗水,整个人也快虚脱:“好悬!”真要这样脱了衣衫与娘子面对么?他也是怕的……怕她会笑话自己瘦得和竹子一样的腰肢以及手忙脚乱的动作。

        只要苏夏至再坚持一步,就能看到某人外强中干的模样,只可惜……

        ……

        第二天清晨早早的煮了饭让秀才吃了,苏夏至高高兴兴地送走了压得她透不过气来他。关了院门后只觉神清气爽轻松地都能飞起来。

        “五天啊!老子终于自由了!”拿起笤帚,心情愉快地打扫院子,口中哼着没词没调的小曲儿,猫小白也撒着欢地跟在她身后跑着。

        一人一狗,她感到很安逸。

        中午热了早晨的剩饭好歹吃了,苏夏至一个人蹲在井旁洗鸡蛋。耳边听着别人家里传出的说话的声,她不自觉的想起了秀才:“也不知道他中午吃的什么,习惯么……”

        猫小白此刻攒成了一团卧在她的脚边睡觉。

        院子里太安静,连它的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个人在家,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默默地做着家务。苏夏至忽然觉得说话成了多余的东西。

        成亲后第一次独自在家的夜晚很快来临,又凑合了一顿晚饭之后苏夏至无事可做,百无聊赖地看了会儿秀才摆在书案上的书籍,她昏昏欲睡地爬上了床。

        头一挨到枕头,刚才困倦的感觉马上不翼而飞,她竟在该睡觉的时候精神起来。

        没了闵岚笙的床铺显得格外的大。足够她自己在上面滚来滚去的折腾……

        数了绵羊,又数山羊,最后连灰太狼都数了一两万个,还是睡不着的苏夏至弯腰把卧在床底的猫小白够了出来,放到身边,小家伙在被褥间伸着鼻子闻了闻,随后就地卧倒,不一会就传了它的细碎的呼吸声……

        苏夏至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

        只觉得自己才一闭眼天就亮了。

        睡眠不足,头昏脑涨的坐起,苏姑娘觉得自己支在褥子上的右手一片湿气,低头一看,右手正按在猫小白尿出的‘地图’中心上!而那个狗东西早就挪到了干松的地方用无辜的眼神望着她……

        把猫小白按在它尿地地方闻了闻,苏夏至很想揍这个给自己找事儿的小东西一顿,手抬起来,对上它扣子一样圆圆的眼神,她自认倒霉……人家狗狗在床下睡得好好的,还不是她给人家放在床上的?

        如今尿了一床,当然不关狗狗的事。

        拆了褥子,洗了晾上,苏夏至进了厨房,掀开扣着面条的笸箩,她拿了一团盘在一起的干面条觉着自己该吃早饭了,可她只觉得困倦,没有一点儿食欲。

        “秀才在干什么呢,他会与小青梅‘偶遇’么……”自言自语着回了屋,坐在窗前他天天坐着的椅子上,苏夏至趴在书案上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从正对着的窗口吹进的夜风是暖的,撩在身上很舒服。

        呆坐了一会儿回神,苏夏至映入脑海的第一个问题居然还是:秀才现在在做什么……

        他在家的时候,两个人一个屋里读书写字,一个院子里厨房里忙忙叨叨几乎像两条永不交叉的平行线,个人有个人忙碌的轨迹,似乎没有关联。

        可真等家里只剩了苏姑娘一个人的时候,只用了两天时间,她就有了寂寞的感觉,而且这种寂寞来自内心,除了闵岚笙,她不想任何人来缓解这份使人心疼的孤独。

        原来,即使是孤独的,两个人也要骄傲的孤独。直到等来那个完全与自己契合的人来与自己相拥取暖。

        所以闵岚笙独居寂寞了四五年的时光,等来了肯为他天天走几十里路,又肯为他爬上墙头的苏夏至。

        彼时,他固执的叫她‘傻子’,她不爱听。

        此时,苏夏至忽然懂了,那是秀才发自内心的柔软的怜惜啊!

        有哪个女子肯为了一个穷光蛋而义无反顾的爬上墙头的?她搭上的可是这个时代里女人最最看重的名节,是比性命还要沉重的东西!秀才心疼了……

        “那些日子,你一个人是怎么过的?”靠在椅背上,用闵岚笙的视野审视着院子里的一切,小小的一个窗口却能仰视广袤的夜空……

        原来是这样……苏夏至忽然笑了:“没想打这里能看到这么美的星空。”

        闵岚笙的身体是安于这所简单破败的院落,然而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很远很远的未来。

        起身打水,洗了把脸,到厨房给自己煮了些粥,安安静静地吃了,又给猫小白喂饱了肚子,她把院子打扫了,看着时辰,是每天该睡觉的时候,她准时上了床。

        褥子还没有做上,只能睡棉套,下午睡了很久。她以为自己仍会睡不着。可结果是,才躺下一会儿,在她想着闵岚笙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渐渐地入了梦乡……

        第三天第四天同样安静的度过。

        她把拆洗后的褥子缝好,并趴在床上仔细的闻了闻,狗尿味不重。想了想,便若无其事的把褥子掉了个个儿,这样猫小白的‘地图’就去了闵岚笙的那一边。

        煮了一拨腌鸡蛋泡在加了香料的汤里,直到第五天聚福楼的伙计按时敲响了院门,用马车拉走了四百个鸡蛋,她接了银子数过以后收好,才心里狂跳了了一下:他说出去五日,那今天就是他回来的日子啊。

        平静了三两天的情绪因为这一个念头彻底失了平静。

        最后连她自己都觉出了自己的慌张。

        一次次开了院门到外面往村子外张望,一次次的失望。

        天快黑的时候,她照常做了两个人的晚饭扣在小饭桌上,想等着秀才回来两个人一起吃。

        又一次出门到村口等了一会儿,苏夏至形单影只的回了家。闩好院门。这次她有些累了,决定不再出去,只在家里等他。

        百无聊赖地挪到了一排牡丹的前面,她竟惊奇地发现在几株牡丹的根部又长出了新芽!

        那些新出的枝叶还非常的细小,颜色是淡淡的绿色外面挂着一圈淡紫色的边儿。

        “等你们再长大些我就把小的移出来。”她自言自语着,对这些植物的生长速度表示满意,心里琢磨着到底要把这些新芽种在哪里合适。

        蹲在她身边的猫小白突然站起了身体,调转了方向警觉的望着院门的方向,一动不动的听着什么。

        苏夏至也听见了,那是迈上她家台阶的轻轻地脚步声。

        飞奔过去,拉开门闩,打开院门,站在门口的正是面上带着惊讶表情的秀才,而他的右手还保持着要敲门的姿势。

        “傻子……?”闵岚笙不明所以的叫道。

        揪着他的衣襟,一把把他拽进门里,用脚踹上院门,直接把他扑到了门板上,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他。

        闵岚笙只愣了片刻便被娘子的热情点燃,进而紧紧的搂住了她,深化了她这个有些潦草的吻。

        直到把身体软的不像话的娘子抱稳后他才轻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我,想你了……”他走了五天,苏夏至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她恋爱了,爱上了这个黑心秀才。

        所以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她发了疯似的想他,想他,想他……

        “我还以为……”看她那天把自己送走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意,闵岚笙还以为这个女人真就是没心没肺的,现在看来,他们是一样的,五天分别的时间里都在疯狂的思念着对方。

        “洗澡了?”闻到她身上清爽的澡豆香味,闵岚笙的心顿时烧了起来,像是猫小白在里面轻轻的挠着。

        “嗯。”苏夏至低着头应了,然后站直了身子:“去洗洗手,我们先吃饭,我饿了。”

        “我早就饿了。”闵岚笙一语双关的望着她。

        极少脸红的苏夏至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但她仍旧咬牙望向那个向她求欢的男子:“吉服……在……床上……”

        “我的傻子啊!”闵岚笙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即欢呼一声伸开双臂抱着身前的女子就地转了一圈,背在身后的包裹随即被甩在地上:“不吃,不吃饭了吧?”

        “呵呵!”忍了笑,苏夏至俯下身子在他的耳边偷偷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见秀才一扬眉,就势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走,为夫去吃娘子做的韭菜鸡蛋!”

        ……

        吃了饭重新洗漱后的苏夏至就一头扎进了里屋抱着猫小白哆嗦……

        而且她哆嗦的频率居然带着屁股下面的架子床一起‘哗哗’作响。

        主人身体的剧烈抖动让猫小白不安,它几次想挣脱她的怀抱,几次都被她抓的死死的。

        正屋里闵岚笙在洗澡。撩动的水声亦是‘哗哗’作响。听到她的耳中如同惊涛骇浪!

        “猫小白……我们……从后窗逃了吧……”呆坐了半天的苏姑娘终于想出了一条逃出生天的‘妙计’。

        “娘子,把吉服给为夫送出来。”‘哗啦’一声,外面是美人出浴的声音。

        等了片刻,闵岚笙以为屋里藏着的人没有听见他说的话,才想挑了帘子进去,里面的女子已经先他一步撩了门帘将一个小包袱丢了出来。

        “呵呵!”一把接住包裹,闵岚笙还是踩着木屐咔哒咔哒地走了进去:“不是说娘子你与为夫穿戴么?”

        床上坐着的苏夏至头低低的垂着,几乎要扎到两腿间去了:“明天吧……明天行不行?”

        身前一双雪白的玉足缓缓的走近,闵岚笙慢慢地蹲下,一头带着湿气的长发铺在了地上,他把她的头轻轻抬起,救出就快被抱死的小狗直接扔出了门口,然后他拉着她站了起来语气坚定:“娘子,给为夫更衣。”

        吉服送到了她的手中,身前只穿着里衣的玉人张开双臂等着她。

        苏夏至沉默了很久,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一抖手中的衣衫,红火的吉服像一蓬燃得正旺的火焰劈到了闵岚笙的身上。

        他伸臂穿上,任由她为自己系带子,再系上腰带,然后她蹲下身子,一寸一寸地将吉服的下摆抻平……而她也渐渐的安静了许多。

        伸出如玉的双手拉起身材娇小的女子,他示意她坐在床上,然后蹲下亲手脱下她足上的绣鞋,抱着她,让她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清自己:“娘子,你看,为夫好看么?”

        踢了木屐,赤着脚,他在原地转了一圈,吉服的下摆划了一个美丽的弧度,如同一朵盛放的繁花!

        “好看!”这样的他,大红衣衫上身,广袖墨发,色若春花,已经是美的使人移不开眼睛。

        “你眼里的一切,都是你的。”闵岚笙一步一步走近她,抬着头仰视着她,看着她眼中的自己。

        “可惜家里没有铜镜……”

        闵岚笙摇摇头,柔声说道“为夫的这个样貌只是给娘子你看的,如今你见了,喜欢了,那就圆满了。我只要你记得我此刻的模样。”

        点点头,苏夏至冰冷的手指抚上他俊美的容颜,轻声说道:“我记住了,不会忘。”

        “吉服,一生为夫只穿一次。”说着话,闵岚笙的手指灵巧解开才系好的带子,并用极为优美从容的姿势褪了腰带,在苏夏至的错愕中,他双臂一扬,红衣展开铺满在床!

        苏夏至低头看着身边的一床张扬的红色,有些不知所措,随即她便天旋地转地倒了在那片红色之上,他的手指已经在解她衣襟上的衣带。

        只一个恍惚,苏夏至便如同一个才出生的婴儿一般被褪了衣衫,侧身贴着她的闵岚笙单臂支着头,眼睛一寸一寸在她身上审视过去……

        好难为情啊……

        苏夏至想抓起被子的手被他一把捉住,他俯下头正视着她:“娘子,为夫是个骄傲的人。今世认准了你,便会死心塌地的爱护你,我这一生,不管荣华也好贫困也罢,都会只有你一个女人,所以,你必须也要如此待我,决不能负我!”

        “嗯?”身体被他的手掌抚摸着,苏夏至战栗着打了一个激灵。

        “答应我!”覆上她的身子,闵岚笙几乎是态度强硬的命令道。

        “我答应,今生今世决不负你……”奇怪,明明是霸道到吓人的狠戾眼神啊,苏夏至却被这眼神蛊惑了,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就重复了他才说的话。

        “呵呵……”眼波流动,狠戾退去,闵岚笙侧头妖媚一笑,一缕乌黑的带着水气的墨发随即滑到了苏夏至的胸口,冰凉的温度让她又是一颤。

        闵岚笙的身体在她的轻颤中只僵直了一下,便要有所动作。

        苏夏至马上紧绷了身体制止了他:“对我说一句话吧。”她定定地求道。

        “说什么?”

        “说:夏夏,我爱你!”

        “嗯?爱?”

        “是。你说给我听。”

        “夏夏,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的话一出口,苏夏至便主动抬起头深深地吻住了他。满眼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有一句话,她也许永远都不能对他说,上一世,她的名字叫夏夏。

        而一直忍着不动的闵岚笙顺势沉下了消瘦的腰肢……

        “……”两个人同时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声音……

        痛与极致的美好并存,再也分不清彼此。

        ……

        反反复复的缠绵,苏夏至几乎一夜没睡。

        她忍耐的迎合着贪欢的男子……

        清晨天亮的时候,终于消停了的闵岚笙沉沉地睡了过去。

        怎么呆着都不舒服的苏夏至艰难的起了床,推开屋门放一放室内满是暧昧的空气,她奇怪地感觉着新的一天。

        就这样成了女人了?

        确实是不一样了……

        苏夏至摇摇头,感觉着身体各个地方的不适。

        四肢应该是折断了从新装上的。

        尤其是两条大腿,酸疼的让她只想把腿拆下来扔掉!

        “是不是人啊!就吃了一把韭菜,就恶魔附体了?”站在门口呲牙咧嘴地‘夸’了屋里床上的男子几句,苏夏至走向井边想去洗漱,只是腿一软,她差点摔倒。

        “艹!”双手握拳,无力地捶打着自己的双腿,初为人妇的女子也只能咬牙切齿的忍了。

        “娘子,娘子……”本以为睡熟了的男子,此刻在屋里娇滴滴地叫着:“人家腰好痛啊……”

        “真的痛?”屋外的女子关切的问道。

        “是的,是的……”屋内的男子叫声媚得入骨。

        “该!”

        “……”

        题外话

        首先要鞠躬致歉,让大家久等了!小区这里机组烧了~没电没水没网络~

        俺的文发不出去!

        原本的订阅修改一下:所有订阅的朋友都可以在评论区留言~领取订阅奖励!

        订阅的前99名,俺会在明天公布~

        鞠躬感谢所有订阅的朋友!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