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五章 几种心思

第十五章 几种心思

        热门推荐:、  、  、  、  、  、  、

        ‘啪’!最后一个爆竹炸开脆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静的苏夏至可以听见闵岚笙‘砰砰’响着的心跳。

        “汪!”几个月大一直只会‘呜呜’叫的猫小白终于被崩过来的炮仗皮惊得吼出了它出生以后的第一声呐喊,以此证明它长大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了苏夏至身上,而苏夏至忽然想起了昨夜自己曾经迷迷糊糊地问了闵岚笙一句:“塌不了吧?”

        自己这乌鸦嘴果然是越来越给力了,随便一句话墙都塌了!

        这边作坊才开张,那边自己家的院墙就塌了,两样事同时发生,让她还没高兴起来的心一阵添堵,怎么都觉得闹腾!

        “这真……”作坊一开起来紧接着就要给雇的这些人开工钱,再加上早就说话的还要管饭,银子本就吃紧的苏夏至张口差点骂出声:“这真它娘的闹心啊!”

        好在她及时闭了嘴,想起自己那已经黑化了的鸟嘴她在最紧要的关头改了口,对着大伙说道:“这真是——吉兆啊!”

        吉你妹啊!院墙一塌,倚墙而建的茅厕也塌了,苏夏至立马觉得肚子里的小米粥发挥了作用,她尿急般地瞥了闵岚笙一眼,示意他赶紧说两句。

        “然!此乃吉兆,大大的吉兆!”闵岚笙几步走到燃着香烛的香案前,敛衣抚发然后恭恭敬敬地跪了下去:“谢天!谢地!”

        他这一跪四周茫然无措的村民便也跟着跪了下去,苏夏至不好木头桩子一样的戳着,只好也随着大伙跪了下去。一抬头正好看见前面那个女人磨盘似的大屁股!

        秀才拜谢了天地又在点了三支香插在香炉里才声音平静的说道:“所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讲的就是现在的这种境况。”

        “在拙荆办这个挂面作坊前山下村不能靠山吃山,各位乡邻也只能在仅有的一点地里苦捱,现在既然老天给了我们这么好的一个兆头,娘子……”他望向隔得远远的苏夏至:“虽然为夫原来并不太情愿你在外面抛头露面,现在我也支持你带着大家把这个作坊开好,造福一方!”

        “嗯!”苏夏至眼里含着泪水重重地点点头。尼玛啊,这个把墙再垒起来得花多少银子啊!她心疼死了……

        秀才的几句话几乎点燃了在场所有人的热情,那些早先退出的女人有的已经后悔,暗暗地怨自己没有长性吃不得苦,琢磨着一会儿抽个空子找高婶子说说情再回来。

        还有些女子当场就围住了苏夏至表示要进作坊当学徒,管饭就行,等学会了再要工钱……

        “今天作坊头天开张,杂事众多,嫂子婶子们,大家看看我家的院墙还踏着呢!”苏夏至对围着的众人回手一指‘坍塌现场’发现高越已经从断壁残垣里迈了过去带着猫小白满院子的跑,手里提着一只死鸡!

        墙倒了,鸡小白被砸扁了……

        本来就不爱养鸡的苏夏至一撇嘴,这倒省事儿,小四儿进我家连门都不用敲了!

        “小四儿!哪有你这样的!什么人才不走正道爬墙啊!”高婶子不好意的瞅了瞅以后就是他们一家子东家的秀才娘子,高声骂了自己儿子一句。

        秀才默默地也瞅了自家娘子一眼。心道:我家娘子就是这样来的……

        “秀才家的,要不趁着大伙都在,你拿个主意,把这院墙再垒起来?”两家挨得近,闵家的后墙和高家的侧墙隔了二十几步路的样子。高仲武看着来看热闹的壮劳力挺多,赶紧给苏夏至使个眼色。

        “这个……”苏夏至低头沉思了起来。

        闵家的破房子已经老旧到四处漏雨的地步,昨晚上黑灯瞎火的看不清,今儿早晨夫妻两个起来每个屋子都查看了一遍,发现已经不是修补的问题,有几处房梁上都出现了裂痕。这样的房屋已经没了再修补的价值,住着也不安全。

        “大伙不忙的先帮把手,帮我家先把这些旧砖清理出来。”心里稍一思索苏夏至抬头对着大伙儿说道:“现在数伏天,雨水太多,院墙先不垒呢,等入秋了再说!”

        现在家里的银子没剩多少,她根本拿不出多余的钱来垒院墙,只能先凑合着对付一两个月,到时候看看怎么筹措一笔银子出来连房子一起翻盖了。

        高仲武点点头,一拉衣袖露出两条结实的手臂,对着人群里的男人们一挥手:“哥几个,有力气的别看着,乡里乡亲的搭把手!”

        “好!”远亲不如近邻,高仲武带头一吆喝,没事儿的男人们便都聚拢过来,二话不说帮着收拾上了。

        “秀才,这里你招呼着,我回家去烧水做饭,等下留大家吃饭。”

        “好。”闵岚笙也挽了袖子,看着自己的两条麻杆儿粗的手臂又白又嫩的,不禁脸一红,又把衣袖放了下来,也跟着大伙搬起了砖头。

        “婶子。”看着自家院子那边已经热火朝天的忙活上了,苏夏至不敢再耽误时间,招呼了高婶子过来说道:“作坊那边您就盯着吧,要紧照着方子下料,溜条的次数一定要够!”

        “放心吧,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几个都是照着你给定下的规矩干着,不是也没事。”作坊开张,东家的院墙都被喜气冲塌了,高婶子心里有些兴奋,自我感觉有年轻了二十岁,回到了十几岁才成家的时候,她浑身都是干劲呢……

        “那好,晌午您那边也别起火了,我就手把饭都做出来,您带着她们过来吃。”

        “成!”高婶子应了,招呼了一声穿戴整齐的几个女子兴冲冲地小跑着回了自家的院子。

        那边几个女子欢天喜地地开了工,这边自家的院子就成了一处暴土扬长的工地!苏夏至左看看右看看,随即摇了摇头,也从才清理出的一条缝隙里直接回了家。

        “嫂子,咱中午吃啥?”高越提着死鸡跑了过来。

        “吃屁!”苏夏至一把把鸡抢在手里,往地上一扔小声说道:“你看你秀才哥是能干那活的衙役么?”

        “嘿嘿!”高越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一呲牙,然后往一堆忙活地人里跑去:“秀才哥,嫂子问你把茶叶放哪了呢……”

        “懂事儿!”苏夏至暗暗地夸了他一句,随即愁眉苦脸的进了厨房:“这么多人啊,一个灶台做饭真是麻烦!”

        烧上一锅水,想把死鸡先脱了毛,这么热的天气,必须赶紧拾到出来,否则一会就得臭了!

        才出了厨房把鸡丢在木盆里,苏夏至就听见院门被敲响了,她走过去打开门一看,是哥哥来了。

        “哎呦!”她看着苏春来身后背着的一大背篓鸡蛋哀嚎出声:“我怎么忘了今天该是腌鸡蛋的日子呢!”

        苏春来直眉瞪眼的走进了院子,先把手里提着的篮子递给她:“顶花带刺的,新摘的,娘说你就爱用这个。”

        一篮子顶花带刺的直溜溜的小青瓜瞅着就新鲜,问题是她听着哥哥说的话咋就那么别扭呢!

        “这么多……”苏夏至才想说咋没给娘和嫂子留着用呢,就觉得这话太难听,她说不出口!

        古代这个词汇说着太别扭,吃饭叫用饭,喝茶叫用茶……这一路用下来,苏夏至就能纯洁的思考了……

        “家里还有。”苏村来自己把大背篓放在了地上,瞅着妹妹家的院子里这么热闹他走了过去,正赶上才腾下手来的闵岚笙正灰头土脸的往回走。

        “舅兄,您来了!”闵岚笙一直对苏村来很恭敬,皆因为新婚时的那一脚给他心里留了阴影,所以每次见他都会不由自主的腰疼!

        “嗯。”苏春来背着手走过去,随意的点点头,围着‘坍塌现场’转了一圈也自觉的加入了干活的人群:“放个炮仗都能把院墙崩塌了,你家那屋子也好不了哪去,放个屁都能……”

        “哥!”苏夏至气急败坏地只想撕了哥哥那一张嘴,就怕他也和自己一样也是乌鸦嘴,那她在屋里可真是连屁都不敢放了!万一也崩坍了呢……

        一嗓子喊出去,干活人都停了手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你们该干啥干啥,我妹妹叫我呢。”苏春来左右看看身边的这些汉子,觉着人家是想占自己的便宜。

        “那个……中午也在家里吃了饭再走。”苏夏至呼出一口气,直道万幸!好歹及时制止了哥哥的话头儿。

        “嗯。”苏春来点点头,随即又抬头嘱咐了一句:“别再吃面条了。”

        “不吃面条……这么多人吃什么……”苏夏至有点发愁。

        院子里干活男人的加上作坊里的女人加在一起已经够了晓二十人,一锅蒸出的饭也不够吃啊……

        “娘子,水开了。”闵岚笙洗了手,站在厨房门口说道。

        “哦。”苏夏至赶紧回屋拿了茶壶抓了把茶叶进去,回了厨房舀了水倒进壶里泡好了茶递给秀才:“把饭桌放下,摆几个杯子在外面。”

        秀才接过茶壶去招呼干活的众人喝茶。

        苏夏至一个人在厨房摆开了阵势。

        想舀了落开的水浇在鸡身上退了毛,开膛去内脏,把收拾干净的母鸡留了膛油,剩下的整只丢进大锅里,一锅水煮一只鸡,国开了没一会儿,灶膛里的柴火燃尽,苏夏至把木头锅盖给锅盖上,焖着鸡。

        “这才多一会儿啊,我来烧火吧。”秀才忙完外面又进来帮媳妇的忙,一边说话一边想掀开锅盖来看看。

        “不要动!那鸡就要焖着才会鲜嫩!”苏夏至赶紧制止了他的动作,往外一努嘴说道:“你去洗那些青瓜,洗半篮子。”

        “哦。”秀才拿了盆子出去洗菜,给娘子打下手。

        和了一大盆子的面,软软的,没有和上劲,醒在一边。吃饭的人多,苏夏至只能做些省事的吃食。

        中午她准备烙鸡油饼招待大伙。

        黄瓜洗好了端了回来,苏夏至直接给改刀切了筷子粗细的丝,半篮子黄瓜有二十多条,都切了就有大半盆子的丝,满屋子的清香味,很好闻。

        “再去打……”心里算了一下二十个人一人两个鸡蛋,最少也要打四十个鸡蛋才够吃,她对秀才说道:“再打五十个鸡蛋。”

        哥哥和高越都能吃,干了半天力气活,总要给人家吃饱。

        秀才又听话地拿了盆子去打鸡蛋,一个一个地数的认真。一个鸡蛋四文钱,他不能多打了,

        午饭的时候又从高婶子家里借来了一个小饭桌和一张八仙桌,都摆在院子里。

        四张桌子,每桌都摆着一样的东西:一摞焦黄酥脆的鸡油饼,一盆子鸡汤,一盘子葱花鸡蛋,再加上一大盘凉拌麻酱鸡丝青瓜……管饱!

        这一桌子的饭食看着简单,但口味搭配的正好,而鸡油饼和那道凉拌菜又是大家从未吃过的东西,所以,别看闵家的院子里坐了一院子的人,倒是安静的很,除了吃饭的声音再听不到别的。

        “别看了。”六叔坐在自家院子的树下,一手拿着破蒲扇一手拿着他早年偷的那本医书翻看着。

        书已经非常破旧,就像六叔的人一样,已经老了。

        六婶子站在门口一直往闵家的方向张望。闵家的院门今天倒是一直开着,不时有人进进出出,院子里的人说话这边也是时有耳闻,不知道为啥现在突然安静了下来。

        “估摸着是吃饭了。”咬了一口手里的青瓜,闻着空气里飘散着香香的鸡油味道,六婶子觉着才吃过饭的肚子又饿了。

        “秀才家的也不知道做了啥,闻着还挺香!”她回身走到六叔身边一屁股坐到了屋门口的台阶上。

        “那个女人不简单。”六叔觉着自己的眼越来越不好使,一本医书要远近地找好距离才能模模糊糊地看清。

        “她大姑子还说她是傻子呢,现在看看闵青兰才是傻的!不和娘家拉好关系,现在在婆家也不招公婆待见!”六婶子撇着嘴说道,全忘了苏夏至才嫁到山下村的时候她是如何笑话人家的。

        “那个女人……”六叔放下了医术眯着眼睛望天:“我说的是秀才的姐姐,也不简单。”

        “她不过是和我一样,看走了眼啊……”六叔抱着膝往树上一靠,有些懊恼的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

        “什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六婶子没明白他说话的意思。

        六叔闭了嘴,心道:你就是一个真傻逼,还天天笑话人家秀才家的是个傻子,连我说了什么话都听不懂!

        “山下村以后就是他们两口子的天下了。”过了半晌他悠悠地开了口:“你以后说话可得关好了自己这张嘴!”

        “他们的天下?切!”六婶子不以为然的撇嘴挑眉:“不就是一个十几个人的小作坊么,还能养了一村子的人?”

        “蠢材!”六叔扭了脖子望向自己的老婆,觉着自己的脖子也不好使了,僵硬的很!

        六婶子嘴欠,在外人面前撒泼打赖不要脸豁的出去,山下村的人一般没人招她,她也是觉着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惟独就怕自己的相公。

        六叔的一句话骂的她一瞪眼,没敢还嘴。

        “你给我捏两下!”六叔把脖子伸了过去。

        瞅着老头子这细长细长的都是褶子的脖子几乎扎进自己的怀里,六婶子差点就骂出了声:“王八头!”

        “唉……”僵直的脖子被媳妇狠狠地揉搓着,六叔觉得轻松了不少,他幽幽地开了口:“现在村子里还有多少户人家?”

        不等六婶子算清楚他就继续说道:“挂面作坊那十几个老娘们就是十几户人家,哪家的汉子不听媳妇的话?这一下子就有多少人见了秀才家的要低头了。”

        “再者,她们的作坊不成功便罢,只要做好了,那想进她家做饭的人一定会更多,而她想要把作坊做大也就还要雇人。要是村子里的年亲女子都进了作坊,你说,这山下村谁还能惹得起她?”

        “是啊……”老头子这么一说,六婶总算是醒过闷来,她不知不觉地停了手,发起呆来。

        “揉!”六叔晃动了一下脑袋,示意她不要停手。

        六婶子赶紧又敷衍了几下,才说道:“我也想去她的作坊,我去看过几次,听说那里管吃喝,一个月还给开三百文钱呢!”

        “你?”六叔摇摇头:“你没听那些退出的女子说了啥?作坊里的活儿不轻松。你懒惯了,那活儿你干不了。”

        “嗐!也就你敢这么说我!”六婶子推开六叔,有些不快的说道:“这村子还没人敢说我懒呢!”

        “那是人家懒得说你。”六叔不以为然的嗤笑一声,坐直了身子,又拿起了医书,准备找找有没有能根治自己这脖子僵直的方子。

        “你先别看了。”六婶用手打了他手中医书一把:“那小娘们我是得罪过了,你说我要是求求高小四儿他娘能不能进作坊?”

        “放着祖坟不哭你去哭乱葬岗子,蠢!”六叔拿着说一直闵家院子方向:“那里才是东家呢,你去求个干活儿的不是白搭吗!”

        “我去找那个小娘们儿?”

        “嘴臭!”六叔低了头,对媳妇不再抱希望:“你是去求人家啊,嘴巴还这么臭,是我也不用你!”

        “秀才娘子,秀才娘子……”六婶自己拍了拍自己大嘴,接着说道:“我去找秀才娘子求求,她能给我个差使么?”

        “那个女子心大,你好好求求她……”六叔话说了一半,住了口。

        “成不成啊到底?”六婶子急得搡了他一把。

        “我哪儿知道啊!”六叔瞪了眼。

        “刚才作坊开张的时候放炮仗她家的院墙都塌了,闵秀才说叫啥?不破不立?反正就是说作坊以后必定能成!”

        “愚不可及!”六叔又靠在了树上,心道:老夫用这些坑蒙拐骗的东西蒙了大半辈子的人了,怎么家里的这个东西还是这么笨!

        不过这想法他也就打算在心里想想得了,万不能再讲给她听,否则就她那个性子用不了片刻就能传的满村子的人都知道了。

        那就真把闵秀才得罪了……以后他们就真别从山下村住了……闵岚笙可不是个好东西!六叔在心里暗暗想到。

        吃饭前院子里那段塌了的院墙已经全部被清理了出来。所以饭后吃的肚子饱饱的众人便纷纷离去。

        砖上的黄泥被磕掉,转头堆在原来是墙的地方。没了半面墙的茅厕用竹竿支起了一张破席子,也就只能凑合着用。

        苏夏至愁眉苦脸地望着简易厕所,觉得自己再也不想方便了……

        “这地方没法住人,上个茅房都能让人看见屁股。”苏春来围着院子转了一圈之后发了话:“你们两口子先回杏花村叨扰我一段日子吧。”

        “叨扰?哈哈!”苏夏至听着哥哥说话忽然文绉绉起来不觉好笑。

        “是他说的,万一拙荆赔的房屋地契都要给了出去,我们夫妻就要到舅兄家叨扰段时日了。”苏春来皱着眉把前几次来妹夫与他说的私房话兜了底儿。

        “他是这么说的?”苏夏至眼睛横着笑模笑样的秀才,冷冷问道。

        “还有……”苏春来冥思苦想,那日妹夫与自己说了不少话,都很重要,他要先把那句说给妹妹听呢。

        “舅兄!舅兄!”闵岚笙心里叫苦,脸上陪着笑,双手抱拳说道:“天气燥热,一会儿您还要赶路,不如再用些茶……”

        “嗯。”苏春来早先很看不上这个中看不中用的妹夫,相处了一段时日之后他也发现了妹夫的好,总是对他很恭敬。让他真正觉得自己想个哥哥的样子了。

        “苏大哥。”一直想找机会与苏春来说话的高越见人家一家子不在聊天便赶紧凑了过来:“您教我那招我都练熟了,我给您演示演示?”

        “我教你什么了?”苏春来记性一直不是很好,瞅着高越就是眼熟,竟想不起自己何时与个半大孩子有了交情。

        “就是那招空手劈刀啊!”高越说着拉开架势,双手虚握成拳,右手高举左手平胸接连做了几个轮下去的动作。

        “哦,这个啊。”一见到这个动作苏春来终于想起高越就是那个追着自己到了杏花村的孩子。

        没想到这个孩子这么爱种地,苏春来很高兴。走过去拍了拍高越的肩膀:“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题外话

        女子火页生日快乐!做一个永远美丽的女子~o(n_n)o~

        草稿~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