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六章 晴天娃娃

第十六章 晴天娃娃

        热门推荐:、  、  、  、  、  、  、

        高越被苏春来一番实打实地夸赞兴奋地脸通红眼冒光,自己这一个多月下的苦功总算是没有白费!

        “师父,要不您再教我几招?”小心思一动,他立马顺杆爬就想认个师父。

        “你管我妹夫叫秀才哥,叫我妹妹嫂子,现在又要叫我师父,这是乱了辈分的事情,还是叫我一声大哥吧。”

        苏春来做事一板一眼,在家里走路都走直线,虽然心里也很喜欢高越,但还是觉得他做自己的小弟更合适。

        “大哥。”高越有点失望,师父没认成,倒认了个大哥。也不知道人家还愿不愿意教自己功夫了。

        “这大哥不能让你白叫,我再教你一招。”

        苏春来说着往两只手啐了口吐沫搓了搓手也做了个前腿弓后腿绷的架势:“这招用的不多,但很关键。”

        “谢谢大哥!”高越见人家苏大哥是倾心相授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他心里又高兴起来,毕竟是个半大的孩子还没有完全长大,马上就站在苏春来身后认真的模仿者他的动作。

        这回苏春来教给高越的动作与上一次的完全相反。虽然起势相同,但两只手的动作变成了从下往上挥去……

        “这是在干什么?”虽然知道哥哥的招数都会和种田有关,苏夏至站在二人身边观摩了半天也没瞅出苏春来的动作到底是在干嘛。

        用一根手指在自己的下巴上摩挲的闵岚笙也摇摇头,表示看不出来。

        “动作不要这么大。”已经做好了示范的苏春来很耐心地指导着高越:“你想一想,自己手里拿着家伙,再挥这么大的动作好吗?”

        “不好。”高越略略一想就明白了,自己让杨的手如果扬的太高,那手里要是真握着一把大刀的话,就是刀背对着自己的脑袋也能把自己砸晕了……

        “好孩子!”苏春来认为高越是和自己一样聪明的可造之材,不禁又拍了拍他的肩。

        “妹妹,娘问你为什么好久不回家了。”瞅见妹妹妹夫并排看戏似的看着自己,苏春来忽然想起了老娘让带的话。

        为什么?因为杏花村里死了个难产的产妇,她心里发毛,几次去镇子上路过娘家她都没敢回村子。

        可这话她不能说啊。

        “哥,您看看我这里有多忙?最近事情太多根本就没得了功夫呢。”苏夏至只好找了个借口敷衍道:“再过几天吧,等我这边家里家外的事稍稍利落些,我就回去看娘看嫂子。”

        “嗯。”苏春来点点头,背上已经腾出来的大背篓起身告辞:“你看看娘就成了,你嫂子现在没啥可看的,人粗的像个大水缸。”

        “……”到了秋天杨巧莲就该临产,她现在月份已经很大,身材肯定已经变了形,可不会笨重很多么。

        苏夏至和闵岚笙一起把哥哥送出了门,瞥见小四儿没跟出来,她才偷偷地问了一句:“哥,你刚才教高越的那招是干什么用的?怎么还不能扬高了啊?”

        “那是撒粪扬粪。”大步走在前面的苏春来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把铁锹举那么高,挑的粪不是都扣自己脑袋瓜子上了?”

        “……”苏夏至扭头看看笑弯了腰的秀才没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

        转身儿回了院子,高越还再认真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走过他时,苏夏至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傻孩子啊……”

        ……

        忙乱了一天,苏夏至又在大伙儿都回了家后才偷偷地躲在东屋把鸡蛋腌上。

        院子倒了半面院墙,不知有多少眼睛要盯在这里,以后腌鸡蛋更要小心了。

        把东屋的窗户从里面锁死,又锁好了屋门,苏夏至把钥匙收在荷包里回了正屋。

        闵岚笙正端着油灯仰着脑袋看屋顶。

        “别看了。再熬上几天数伏就过去了,咱家这破房子没法修,得翻盖。”苏夏至才洗了手,手上湿哒哒的,布巾在外屋她懒得去拿,都抹在了秀才的后腰上。

        “让娘子跟着为夫受苦了。”闵岚笙说得很自责,脸上却是笑嘻嘻的。

        “又扯淡!”苏夏至白了他一眼,踢了鞋上床,四仰八叉地一躺,就觉得这床的位置一挪和换了房间似的有点不习惯。

        眼前一黑,跟着床上晃悠了一下,是秀才吹熄了灯也爬上了床。

        “下去。”身上那个臭不要脸的被子一样盖在自己身上,苏夏至被压得有点喘不上气,只好伸手推了推他。

        “睡着了。”秀才细声细气地说道。

        “睡着了好!”苏夏至看他又开始耍赖撒娇,抬手照着他的屁股就拍了两下,拍完才想起这家伙就喜欢这个调调,又嘿嘿地笑了起来。

        “笑什么?”也怕压久了娘子受不了,往旁边一侧身滑到床上,用一只手臂支着头看着她。

        “笑你啊,大骗子!”苏夏至伸手揪了揪他挺直的鼻梁越发笑的收不不住:“然!此乃吉兆!大大的吉兆!”

        “呵呵!”娘子一开口,闵岚笙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也揪着她的鼻子说道:“当时你那么看着为夫,我也只能这样说了。总不能拆了娘子的台。”

        “你说大伙信么?”苏夏至放低了声音小声问道。

        “信也不信。”

        “又说废话。”苏夏至这回去揪他的两片粉唇:“不好好说话就闭上吧。”

        闵岚笙一把握住娘子的手腕,轻启薄唇,探出舌尖来舔着她的指尖,痒的苏夏至一下子颤到了心尖儿上:“别……”

        听着娘子呼出的气息一下子变得急促,秀才坏笑着靠近她:“别什么?”

        “别放屁,要不咱家房子该……”话说了一半苏夏至自己把嘴巴堵住了,叽里咕噜地转着两个亮亮的眼珠子贼似的望着闵岚笙:“我没说!我没说!”

        “哈哈!”一项笑的矜持的秀才再没绷住,双手拍着床板大笑起来。

        砰砰作响的床板吓得苏夏至脸都白了:“不要闹了!一会儿真塌了怎么办!”

        “真塌了我就挡在你上面,就像我们欢好的时候一样,我在上面……为你当着落下的一切……”秀才之乐小,轻声说道。

        “秀才……”苏夏至的小心肝如同坐了过山车,一会儿高高扬起吓得她没着没落,一会儿又稳稳的落下让她有了温柔踏实的感觉。

        “叫相公……”闵岚笙眼神幽幽地靠近她。

        “嗳!”苏夏至马上点头应了。

        “……”闵岚笙先是一愣,随即才明白自己又被娘子占了了便宜去,马上翻身朝着那个牙尖嘴利的东西扑了过去:“相公,奴家要伺候你安歇……”

        床上两个人一阵折腾,如同起了平静的河面起了风浪波涛汹涌……

        闵岚笙和苏夏至只是孩子一样的笑闹,你咯吱我一下,我摸你一把,黑暗里夫妻两个拧成了一个四条腿四只手的妖怪,闹得没心没肺。

        分平浪静之后,苏夏至的肚兜系在了秀才的腰上,而苏夏至被相公剥成了白斩鸡!

        “快点给我穿上!”气喘吁吁的她背对着秀才,示意他赶紧把肚兜给自己系好:“热,不闹了啊……”

        身后的秀才很快贴了过来,先把娘子给他系在腰上的肚兜解了,随后才吃吃笑着给她套在了脖子上:“小气……”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说村子里的人是‘信也不信’呢。”苏夏至旧事重提,显然还是没弄懂他话里的意思。

        “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村子里的人心里虽然敬畏鬼神天道,但毕竟谁也没见过神仙,所以我说单从这点来说,大家是不信的。”

        “可我又说了,咱家院墙倒了是上天给的吉兆,正是挂面作坊将来会做成的吉兆,这样的结论自然是大伙都想听到的,所以大家便信了。”

        “由此可见,山下村里的街坊邻居大多还是盼着你把作坊做好的。天时地利人和已经占全,娘子以后多用点心经营,这个作坊前途无量。”

        口中说着挂面作坊光明的前景,闵岚笙叙述的口气倒是极为平静。如同这个作坊的成功在他认为是情理之中的事。

        娘子是女人。虽然她比大多的女人心胸开阔了很多,可那日雨夜他背起她的时候闵岚笙就明白:娘子的心里也住着一个小女孩儿,她也有胆小和彷徨的时候,所以,那个娇娇小小的女孩儿他必须宠着溺着呵护着陪着她能一点点长大……

        “你是说,咱们的作坊真会前途无量?”

        “当然。”闵岚笙毫不犹豫地点头。

        “唉……”苏夏至躺在他的腿上,眼睛望着床顶发呆:“要是这段日子不要再下雨就好了,第一批货送出去之后,作坊里的存货便余下不多……”

        挂面出条后需要晾晒,最怕下雨,现在数伏的连阴天晾晒挂面只能在屋里,晒不了多少。

        “这好办!”闵岚笙听了苏夏至絮絮叨叨的碎碎念之后马上下了地:“做挂面呢,为夫不会。可为夫可以帮娘子求来一片晴空。”

        油灯再次被燃亮,闵岚笙先把针线笸箩从衣柜里拿出放在床上,又在柜子里翻出一块布头拿着坐到了床边。

        “做什么?”从未见相公做过针线活儿的苏夏至也坐了起来,好奇的望着他。

        闵岚笙一条腿盘着坐在身下,眯起眼睛对着娘子一笑,充满了孩子气。

        先用剪子把布头裁成了方形,闵岚笙把减下来的碎布又包到了布头里,他一手攥着布头一手从针线笸箩里挑出一卷麻线递给苏夏至:“剪一段给我。”

        三尺来长的麻线在闵岚笙白皙的手指间绕啊绕啊……破布头有了新摸样。

        “晴天娃娃!”苏夏至轻呼一声,上一世喜欢看动漫的她一直以为这个东西是某岛国的特产呢。没想到却意外的出现在了秀才的指尖。

        “晴天娃娃?”秀才抬眼看看他,浓密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的忽闪忽闪,嫉妒的苏夏至总想用手去揪下几根来。

        没见过那个男人的睫毛能长得像他这么好看……

        “娘子给起的名字也不错。”用麻线系出了布偶的身子和圆圆的脑袋,他端着油灯去了外屋。

        苏夏至马上下地跟了出去。

        “研一点磨。”他说道,自己则把手里的布偶底下的裙摆打开摆在书案上。

        接过娘子递给他的蘸了墨的笔,他悬着腕只用笔尖在布偶的脸上画出了眼睛和微笑的嘴巴,又在它的手的部分画上了一把小扫帚。

        “你叫它什么?”把这个秀才亲自做的布偶拿在手里,苏夏至有点爱不释手,模糊间,思维不断地穿越在古代,现代……

        记忆里忘不掉的很多片段都用了上来。

        打开门闩,推开屋门,秀才搬了椅子到檐下,接过娘子手里的布偶系在了檐下的柱子上。

        漆黑的夜里,两个人都仰着头望着那个在清风里微笑的布偶。

        “扫晴娘,我娘子不喜欢阴天下雨,你拿着笤帚好好看着天空,若是有了乌云就要快快的扫走,娘子做的挂面要养活好多人,你一定要帮帮她……”

        从椅子上跳下,闵岚笙双手合十闭目对着挂在檐下的布偶轻声祈祷着。

        苏夏至走到他的身后伸臂环住了他的腰身,把脸贴在他的背上也抬头看着那个笑的温暖的娃娃,她想:我有秀才,真好……

        “回去睡觉吧。”秀才转过身,牵着她的小手往屋里走,“明天天气一定不错。”

        “嗯。”苏夏至点头应了,又想起他说的‘信也不信’,一个扫晴娘挂在檐下只是挂了个希望在那里,不管明天下不下雨,都无所谓,她的心里都会是一片艳阳。

        “这房子……”才一躺下,望着墙壁上阴湿一片,苏夏至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只要不下雨就不妨事。”闵岚笙关好了屋门也进了里屋。

        “早晨我请高伯父过来看了看,他说房梁屋柱虽已老旧,还不至于就塌了。”

        “那就好。”房子破点没啥,暂时住着就是了。

        “明儿我要去平县的典藏书堂,看看咱们印制的东西好了没有。”再次躺下的苏夏至脸朝着闵岚笙的一边说道。

        “带上高越。”家里的院墙塌了,东屋还锁着好几缸腌鸡蛋,闵岚笙知道自己必须留下看家。

        “要不我去吧,娘子在家正好主事。”脑子转了一下,秀才忽然提议道。

        “不行。”苏夏至直接拒绝:“我才不给你机会偶遇安家的两个色胚呢!”

        题外话

        这一章后面的情节俺给掐掉了~

        不想让外人进入这个温暖的画面~

        总觉得,贫困也罢,潦倒也罢~

        两个人相互支撑的时候才是最温暖的。

        明天我会把今天差的字数补到下一章。

        ps晴天娃娃出自中国,它在古代叫做扫晴娘、扫天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