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八章 疯狂代价

第十八章 疯狂代价

        热门推荐:、  、  、  、  、  、  、

        典藏书堂从上到下都是男子,天天进进出出的秀才公早就忘了这个。

        见苏夏至犹犹豫豫地不随着他进来,他才想起现在是夏天,工坊里做工的小伙子大多都赤着上身只穿了衬裤。

        结果没等他开口提醒屋里的人不要出去,有女客到,外面已经有一个受了惊的后生高声叫着冲了进来……

        “真不是我干的……”门外的秀才娘子对端着四块雕版出来的秀才公摊手,一脸的无辜。

        “这个怨老朽!”秀才公赶紧赔不是,随即回头对着身后喝道:“不穿衣衫的就不要出来了!”

        “是!”几个屋里同时传出的声音齐刷刷的,接着就是一阵男子的哄笑声……

        书堂里干活的大多是年轻的后生,互相之间胡乱说笑本就是常有的事儿,秀才公听多了也不觉得如何,可苏夏至毕竟是个女子,让她听见了可不太好。

        “到前面坐吧。”秀才公迈步先进了典藏书堂的门面房里。

        听得津津有味的苏夏至只好遗憾地跟了回去。

        “你看!”四块雕版被一字排开摆在了案几上,嫌摆在上面的茶壶碍事秀才公拿在手里托着:“小友快来看,这样的雕功,这样的板子,真是难得一见!”

        苏夏至探头过去,四块大小一致的木板上雕刻着不同的花纹字迹,印刷用的雕版上面的花纹字迹都是反着的,所以她辨认字迹的时候颇费了力气。

        雕版上的花纹里已经有了颜色,显见是加了油墨印制过了。

        “怎么样?”秀才公献宝似的等着她发表一下对这几块板子的夸赞。

        “不懂。”苏夏至实话实说,当着秀才公这样的行家,她不能随便乱说话,否则夸不到点子上就是露怯,为人徒添了笑柄。

        秀才公抬了头半张着嘴竟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你这……真说实话啊!”

        “嘿嘿!”苏夏至也抬起头来对着秀才公:“这个,我是真不懂,我都想象不出它印出的花纹是什么样子的。”

        “呵呵!”送走了安小姐,直到对方的马车都没有影儿之后小邓堂主才回了书堂,进门就听见了父亲与秀才娘子的谈话,他笑着接过秀才公手里的茶壶说道:“弟妹倒是直性子,有趣的很!”

        “嗯。”秀才公又趴在书案上欣赏起几块雕版来,头也不抬的说道:“小友这性子才是性情中人,比安家丫头活泛了很多。闵岚笙好眼力!”

        “父亲,怎么好端端的又扯到人家安小姐身上去了。”平心而论,小邓堂主也不得不承认苏夏至是个才女,而且她的诗作比安静的诗作大气洒脱了不少,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刚才这两个女子站在一起的时候他偷偷地看了,若论姿色还是安小姐更胜一筹!

        都说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从来都是男要才女要貌。他还是觉得娶妻能娶到安府的小小姐才是最好的姻缘呢。

        “有印制好的么?”苏夏至也不想多说安静,现在家里家外一堆事,她没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谓的事情上。

        “有,我去取来。”小邓堂主端着茶壶去了后面,不大会儿功夫拿着几张红纸走了回来:“已经各印了五百张,弟妹看看。”

        鲜红的一尺见方的纸张上印着近乎于黑色的朱红花纹,栩栩如生的各色花卉跃然纸上喜庆祥和,再配上那四句吉利话,没看见货物已经让人心生欢喜!

        “漂亮!”苏夏至一拍桌子由衷地赞叹道:“这样的效果比我想的好了太多,雕功我确实不懂,只看这成品便当得‘巧夺天工’四个字!”

        “巧夺天工……”秀才公从雕版上抬起头来看着她,脑子里细细地品着她说的这四个字,过了很久才说道:“安家丫头绝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便是那个闵岚笙也说不出这样的词语!”

        平县不大,识文断字的女人不多,像安静这样出自大家的小姐原是绝无仅有。现在凭空地冒出个苏夏至来,也难怪秀才公这样生性洒脱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将她二人相比较了。

        “好,好,好!”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心里是如何的激动。

        那是一个在得到深深认同的时候才会有的激动,旁人自然很难体会。

        巧夺天工这句成语并未在这个时空出现过,所以秀才公听了既新奇又兴奋,认为那是苏夏至对他典藏书堂做出的印制品极高的赞誉,让他有了知音的感觉。

        而闵岚笙就是大梁人,的确说不出他这个朝代没有的词汇。

        “难怪岚笙要对外说小友是个傻子。”秀才公忽然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他定是要藏私,不愿意外人见到你的好!真真是个黑心秀才!”

        一转眼的功夫苏夏至的祖传呆傻就变成了秀才的信口雌黄,她抿嘴一乐笑道:“黑心秀才?然!”

        离了典藏书堂,苏夏至挽了一个不大却看着挺沉的一个包袱。

        四块雕版的图样,各印了五百张,一共两千张成品,她根本拿不动,只好先付了银子一样儿拿了一百张。余下的以后再来取。

        想着秀才家里用的墨条剩下的不多,苏夏至顺道一并买了,才出了卖文房四宝的铺子便与拾阶而上的安逸走了个对面儿!

        “公子!”守诚扶着走路低头闷声不响的安逸停了步,仰头看着站在台阶上面的秀才娘子心里一紧,他赶紧轻摇了几下身旁的主子。

        “啊?怎么不走了?”安逸的声音轻飘飘的说了出来似是没有底气一般。

        随即他费力的抬起了头,也看见了站在铺子门口的苏夏至。

        盯着她的面孔看了很久,他突然笑了一声,这个女子每次见面都会让他觉得有些陌生,像是初见的感觉。接着就是一阵连绵不断的咳嗽,咳得苏夏至都以为他一张嘴就能把肺吐出来!

        小厮一手搀着他的手臂,一手伏在他的背上轻抚着好言劝道:“公子,咱们买了东西就回吧,外头这日头太毒了。”

        又咳了一阵,安逸才渐渐地平息下来。他调着自己的呼吸感觉能说话了才点了头:“嗯。”

        依旧低着头迈了步,才要与站在那里不动的苏夏至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忽然又停了下来,伸手就向她抓去。

        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苏夏至不等他的手碰到自己便纵身直接跳到了台阶下:“还觉得自己命长是么!”她轻声说道。

        “把那个给我,我给你银子!”安逸说着话,两手在自己的身上摸着:“银子呢?守诚,爷吧银子放在哪里了?”

        “在这里!”守诚不知道他忽然又发的什么疯,看他着急的样子赶紧把他悬在腰间的荷包提了起来递给他,并讨饶似的看着苏夏至说道:“闵夫人,我家公子身子不好,小奴求您……”

        “滚开!”安逸一把推开护着他的小厮,摇摇晃晃地走下了台阶,最后腿下一软直接扑到了苏夏至的身前,他举着手里的荷包递给她:“苏……苏……”

        他忘了对面这个女子的名字,只隐约的记着她好似姓苏。

        “苏夏至。”苏夏至低头看着他,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安逸的脸色非常难看,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一双细长的狐狸眼已经完全的凹了下去,带着血丝的眼珠带着渴望望着她,脸颊深陷,两片薄唇也成了灰白色……

        苏夏至心里忽悠一下:我擦!老子这是给他打出原形了么?原来他不是狐狸而是猴子啊……

        安逸瘦的皮包骨的手指像极了鸡爪子,他颤抖的伸向了苏夏至:“把这个卖给我吧……”

        他指的正是苏夏至挂在身上的闵岚笙亲手做的那个扫晴娘!

        “不卖!”苏夏至伸手把扫晴娘拿在手里扭头就走。

        她是缺银子,这东西也不是稀罕物。可这个是秀才亲手做了并许了愿的布偶啊,那是他给她的一片心,怎么能卖掉呢!

        “等一下!”看那个女子转身就走安逸急的吼了一句,惹得来往的行人都朝他们这边望了过来。

        “守诚,你带了银子没有?都给爷!”他对着小厮厉声吼道,因为用了太大的力气,他又撕心裂肺的咳了起来。

        小厮默默地看了一眼苏夏至拿在手里的布偶,又看了看安逸,缓步走了过来,用力把委顿在地咳嗽不止的主子拽了起来:“公子,小奴还有点银子,那是咱们留着吃饭的……”

        “给我,都给我!”安逸止不住的咳嗽,话说的断断续续,但态度是坚决的。

        小厮点点头,从衣襟里掏出了一个不大荷包,扁扁的,递了过去:“只这二两通宝票子了……”

        捂在口边的手马上伸向小厮手里的荷包,小厮往后退了一步:“公子,这是我们剩下的最后二两……”

        荷包被安逸抢到了手里,再加上他自己的那个,被他双手捧着举到了苏夏至面前:“都给你,把那个扫晴娘卖给我!”

        小厮绝望地蹲在了地上。

        因为死也不肯说出为何挨了打,还不许家人去衙门告官,安逸已经被安老爷认定做了什么不堪的事而被人报复一怒之下便将他轰出了家门,连寿宴也没有允许出席。

        主子已经成了安家的弃子。

        虽然还能住在安老爷给他的那处宅子里,可宅子里原来的两个仆妇和门房都被小小姐调回了安家,也说是老爷的意思。

        家里剩的米面不多,而安逸又花钱花惯了,哪里懂得节省。一顿暴打挨了下来,他伤了肺腑,又只能养着。

        这段日子下来只看病就花了快一两银子,好不容易伺候着他下了地,小厮找了份替人抄经做功德的事情做,钱不多,但够两个人吃顿粗茶淡饭了。

        本想着能等着主子身体再好些,他也能出去再找份工做,不想今日才出来买笔墨便遇到了秀才娘子,他家的主子立时便发了疯,竟拿了家里剩下的全部银子要去买一个扫晴娘!

        小厮彻底的绝望了……脑子里只留了一个念头:你既然不想活了,我便陪着你死吧。

        蹲在地上的他不再管主子,一切随他去,他只是个小奴,他什么都管不了……

        “我不卖。”苏夏至神情严肃地看着安逸,而安逸的眼睛痴迷地望着她手里的布偶。

        “岚笙……”他干瘪的唇里喃喃地吐出两个字。

        “你知道这是秀才做的?”苏夏至问道。

        “他做的?”安逸眼中划过一抹兴奋,随后他再一次伸出了手:“我竟不知他还会做这个……”

        “我只是以为这个扫晴娘的眉眼是他画的,这样的画法,只有岚笙才会这样的下笔……所以我看了一眼就知道了。”

        “原来如此。”苏夏至把扫晴娘拿起又细细地看了看,随后依旧扭头就走。

        “三两多银子,我就买这个东西,你为什么不卖!”安逸两只手都伸了出去,就像溺水的人要抓住一根浮木。

        “省省吧,多少银子我也不会卖的……”苏夏至手里提着一个挺重的包袱,走的并不快,她没回头儿直接说道。

        “都是你!若没有你这个女人,岚笙又怎会如此对我!”眼看着扫晴娘就要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安逸真的发了疯,他一头朝着前面的女子就扑了过去。

        既然不卖给他,那他就抢!总要抢一样儿属于岚笙的东西陪着自己,以后的日子才能过下去啊……

        听到身后踉跄的脚步声,苏夏至只往旁边一闪,便很容易的避开了。

        安逸现在还病着,既没有体力也没有精力,所有的动作都是轻飘飘的。在被那个女子躲避开以后,他只是停顿了下便又晃晃悠悠地扑了过来:“我的……给我……”

        苏夏至看着他年纪轻轻行将就木的样子本来是有一丝同情的,只是他一再的纠缠让她心里的怒火瞬间便升腾起来,安逸再次迎面扑来的时候,她抬手一记狠狠地耳光便抽了过去!

        那记耳光她几乎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安逸应声倒地!

        “公子!”蹲在地上呆了许久的小厮被突然倒在身边的主人惊得一下醒了过来,他抬头对着苏夏至吼道:“不卖就不卖,你为什打人!”

        “为什么?”苏夏至往他们主仆二人身前有走了一步,缓缓蹲下身子,沉声说道:“闵岚笙是老子的!他的一切都是!”

        “我不管你对他安了什么心思,最好都适可而止!这耳光是轻的,否则……”她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一个荷包擦了擦安逸唇角流出的鲜血,随后把荷包丢在他的怀里:“你敢对我家秀才伸手,老子就剁掉你的爪子!”

        “你敢再对我家秀才存了那不良的心思,老子就剁了你的那只鸟儿!”

        “呵呵……呵呵……”苏夏至都走了很久,连路上的行人都已经完全散去的时候,安逸才闭着眼滴滴地笑出了声。

        “这娘们真他娘的够劲儿!”吐出一口血水,他请骂了一句。

        “爷比不了她啊……”长长地叹息一声,他倒在小厮的怀里眯着眼看天上慢慢走着的云朵:“我那么喜欢岚笙,也只是敢偷偷的,远远地看上他那么一眼,哪像这个女人,竟告诉爷,再对岚笙有不轨之心就把爷的鸟儿切了……”

        “哈哈!咳咳!”才笑了一声,他又咳了起来,皱着眉把一只手臂搭在小厮的肩上,安逸想站起身子:“不想了,不想了……爷就是个没出息的,闵岚笙身边有了这么个雌老虎,爷还想什么……”

        “你哭什么啊!就烦你这没事哭哭啼啼的!”没有人扶着,他站不来,对上守诚流着泪的眼,安逸心里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

        小厮对自己好,他懂。

        可他们之间的也就是一份主仆的情分,就算有了那么一场……想到这里安逸忽然一阵心烦意乱,捡起落在自己身上的那个荷包连带着手里的这个都塞进了小厮的怀里:“都给你,别哭了!”

        小厮用手背抹了一把眼里止不住的泪水。他看着公子生病心疼,看着公子为了一个闵岚笙亲手做的扫晴娘而要花去他们两个人最后的那点钱,他死了心。

        “公子。”他望向安逸。

        “啊?”安逸茫然的望向小厮。

        “我也想抽你!”小厮瞪着他说道,然后他站了起来,一个人朝着卖文房四宝的铺子走去。

        “嗐!守诚,你怎么不扶爷起来?你也不要爷了?”安逸惊慌地叫道。

        走到台阶前的小厮停了步。他背对着安逸站着,眼泪都落到了地上……

        然后他用力地吸了口气,快步跑了回去,双手扶起了坐在地上彷徨无措的主子:“走吧,咱们去买东西。”

        安家,老爷有三个儿子,所以就算公子死了,安老爷也不会怎样。

        小小姐有三个兄长,所以就算她的三哥没了,她也不会有多伤心。

        在安逸问了他‘你也不要爷’了的时候,小厮忽然觉得公子很可怜,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是一样的人,都是不被家人在乎的……

        所以,他不能丢下公子。如同那年他被买进安府又瘦又小没人待见,只有公子肯要他一样……

        ……

        雇了车,苏夏至并没有直接回山下村。她又去了趟典藏书堂,取了余下的所有盖纸,并预定了下一批。

        挂面的销量到底有多大她没有谱,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她是明白的。

        回了山下村已经过了晌午。

        高越扛着盖纸回了他家,家里只剩了秀才和苏夏至。

        她在厨房里张罗着饭。半天没见到媳妇的秀才贴在娘子身后不时地骚扰着她,半步也不离开。

        “我今天见到你的小青梅了。”

        “哦?”闵岚笙的下巴支在娘子的肩上,看着她切东西。娘子切菜的手法利落,有条不紊,甚至有一种从容的优雅。

        是的,他觉得娘子在做饭的时候的样子优雅极了,每次看到都让他有一种着迷的感觉。

        把案板上切好的青菜用刀挑着放进了盘子,苏夏至又拿起一条腊肉切了起来:“还看到了安逸,他也没死。”

        “哦?”闵岚笙的眼睛落在娘子按着腊肉的纤巧的手指上,忽然的很想亲一亲。

        “不过他要是再这么作下去,离死也不远了。”腊肉只切了几刀,苏夏至就停了手,又切了几刀葱花:“中午就炒一个菜吧。晚上再多炒一个。”

        “成。”娘子做什么他吃什么,总不会饿了肚子,闵岚笙马上就点了头。

        扭了扭身子,想甩开身后的牛皮糖,没有成功。苏夏至无奈的说道:“秀才啊,我们成亲都好久了,你怎么还这么粘人啊,我要做饭啊……”

        “娘子,你要习惯这样。”他低了头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地咬了一口,然后就清楚地看到她的整个耳朵都开始红了起来……

        “我们还要过一辈子呢,所以为夫要粘你一辈子。”

        苏夏至红着脸听着他说话,然后两个人连在一起走到灶台前,她要蹲下烧火,他只好松开了揽着她腰肢的手。

        “他们兄妹没有为难你吧?”闵岚笙似乎直到此时才听到娘子方才说的话,问的有些心不在焉。

        “没有。我和安静只是初次见面,她难为我做什么。”苏夏至取了灶台上火折子,又拿起一本书,随手撕下两张来点燃丢进了灶膛,又挑了一块不大的柴火先放了进去,书页燃的很快很旺,马上就将那块木柴也燃了起来,她又添了一根木柴进去。

        闵岚笙一挑眉,瞥着被她丢在柴火堆里的书籍没说话。昨天就不见了安小姐的诗籍,原来是到了这里……

        “我……”苏夏至想了想,还是说道:“安逸要买你做的那个扫晴娘,我没有给他,还抽了他一个耳光。”

        “为什么?一个布偶而已,娘子是嫌银子少么?”早就看见她把那个应该挂在檐下的扫晴娘挂在了身上,心里高兴的闵岚笙故意这样说道。

        “是啊!”没想到苏夏至竟毫不迟疑的应了!

        闵岚笙一皱眉。

        蹲在地上烧火的女人扬着小脸撇着嘴说道:“银子太少了我不卖!”

        “多少钱你才肯卖给他?”明知道娘子就是在说笑,闵岚笙的心里还是别扭起来。

        “我说啊……”苏夏至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地朝着门口挪去:“你只出一文钱当然不行,这个是我家秀才做的,怎么也要两文钱!”

        知道秀才小心眼,原本想说完就跑的,只是苏夏至才一动作就已经被闵岚笙捞进了怀里:“娘子学坏了,竟敢对着为夫说谎,必须要教训一下!”

        题外话

        这一章,不太好起名字~

        又是这个点儿~

        草稿~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