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四十一章 嫂子生产

第四十一章 嫂子生产

        热门推荐:、  、  、  、  、  、  、

        “这都是给娘的?”苏家没有什么像样的亲戚,苏婶子又不善经营亲戚之间的关系,相公死了以后,她家的日子越过越穷,因此亲戚也是越来越少。

        人情冷暖这种东西在她的心里是没什么概念的,家里过成了这样她也没啥感慨,照样吃饭睡觉。

        直到现在儿子闺女都稀里糊涂的成了家,她家的日子也好过了起来,苏婶子的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一样吃的饱睡得香,以为别人家里也是这个样子的。

        如今乍一看到家里竟来了齐掌柜这样的体面人,她有些无知所措了,提着一篮子贵重的礼物有点不敢收!

        “伯母!”齐鸿羽费了好大劲才把自己的眼睛从地上那些结了红通通果子的东西上移开,他走到苏婶子面前行了礼。

        “哎呦,大兄弟,快屋里坐吧!”人家一声伯母叫的苏婶子没了脉,晕头涨脑地就往屋里招呼,一张嘴这辈分就乱了。

        “呵呵。”齐掌柜见过识广,平日什么人都要打交道,因此见了苏婶子这样胡说八道的也不在意,知道她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农妇罢了。

        客客气气地进了苏家的正屋,齐掌柜随意一看,觉着收拾的还算利落干净,不禁对这一家人有了几分好感。

        “你先坐,我去沏茶。”苏夏至跟着进了屋,拿了桌子上的茶壶去了厨房。

        看见院子里苏婶子正在小声的叫着后院的苏春来:“大愣子,大愣子,你倒是过来啊!”

        “娘,谁来了?”苏春来正从鸡窝里往外掏鸡蛋,听见老娘叫他,便提着半篮子鸡蛋晃悠到了前院。

        “找你妹妹谈生意的。”苏婶子把手里的一篮子礼物显摆给儿子看:“你赶紧跟进去和人家说说话,就你妹妹那傻了吧唧的会做什么生意啊!别让她把人坑了……”

        闺女傻,从生下来就傻,这点是苏婶子对闺女根深蒂固的看法。所以一看蓝掌柜穿的好说话也客气的样子,她就怕自个的闺女在人家面前冒了傻气,于是赶紧打发儿子进去招呼客人。

        “娘,哥,我和齐掌柜谈的是正事儿,你们别瞎掺和啊!”沏了茶端着往屋里走的苏夏至听见了老娘和哥哥的嘀嘀咕咕,连忙叮嘱了他们几句才进了屋子。

        “去啊!”望着闺女的背影苏婶子着了急,就怕她惹出事来。于是苏婶子一个劲地对儿子使眼色。

        “我媳妇呢?”好半天没听见媳妇说话的苏春来把鸡蛋放进了西屋,自己则打了水蹲在地上洗手洗脸。

        “在我那屋炕上睡着呢,睡了可有会子了!”儿媳妇身子重,眼瞅着就足了月份,临产前她吃不好睡不好,怎么待着都不舒服,因此只要能睡着的时候,她不管在哪个屋都是躺下就睡,能睡多一会是多一会儿,也省的肚子里的孩子动的厉害了,她连躺着都费劲。

        “嗷。”苏春来洗干净了手和脸,把水泼到了墙根处,把木棚扣在井沿上之后,脸都没擦便进了屋子。

        屋子里苏夏至正在和齐掌柜的商谈挂面销售的问题,见哥哥进来便先给二人做了介绍。

        苏春来与齐掌柜一团和气的见了礼,苏夏至便接着说正事,苏春来则一声不吭地拉了把椅子过来做旁听。

        “您用茶。”齐掌柜被苏春来的大眼珠子瞪得心里直犯毛,忙把苏夏至给自己倒的一杯茶推到了苏春来的面前。

        “不用客气,这是我家。”苏春来又把那杯茶推了回去,顺便掀起桌上的桌布擦了一把脸:“你们说你们的,我就听听。”

        苏夏至住了口,头往后仰面无表情的看着哥哥,直到确定哥哥不会再插嘴的情况下才接着方才的话题谈了起来。

        秋收一开始,挂面的销路就一路上扬,这个月茂昌记已经进了两次货了,但还是供不应求。

        苏夏至作坊里有存货,就是不给茂昌记一个痛快,总是让他们那里的货卖断,她才会不疾不徐的送去下一批。

        齐鸿羽打发伙计过来催过三次,每次见到的都是闵记挂面作坊被外面铺子的商户围堵的情形。

        伙计次次回来都是这样的说辞,齐鸿羽才上了心。

        闵记的货在铺子里买了时间不短了,他也明察暗访过,真应了秀才家的那句话:“全大梁您都不会找出第二家能做挂面的来!”

        他嫌这看似简单的面食进货的价格高,想在别处再寻个卖家,结果方圆百里之内他问遍了,根本没人做的出闵记那样的货色来!

        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手里的货是多么的金贵!也暗道自己走了眼,放到眼底下的商机竟差点溜走!

        齐鸿羽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态找到山下村的。结果他也扑空了一次,直到第二次他提着东西再去的时候,闵家看门的那个五大三粗的壮小子才偷偷地告诉了他东家的去处。

        齐鸿羽一高兴便给了那个半大小子一把铜钱,那小子‘感恩戴德见钱眼开’,又偷偷地对他说了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最近找东家上货的人多,东家说谁家给的钱多就给谁家送的货多……”

        无奸不商,闵秀才家的娘子能有这样的二心,齐掌柜的不觉得奇怪。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安抚一下这个做生意不久的女子,让她的挂面生意只和茂昌记做,并且这次一定要签下约来,白纸黑字的落到实处,那样才是最稳妥的!

        因此今天他是带着诚意有备而来的,所以与苏夏至谈的便甚为坦诚,双方在进货的价格和销售的价格上展开了拉锯战,最后竟在两文钱上各不相让,开始扯皮!

        “不就两文吗,妹妹,你看在哥哥的面上就让给这位齐掌柜得了!”苏春来是个痛快人,听着他们两个人说的事情头都疼了,于是他在最不该开口的时候开了口。

        “是啊,闵夫人,不过区区两文,你又何必这么计较!”齐掌柜马上借坡下驴与哥哥成了一条战线上的弟兄。

        “我再给您说说我为何一定要较真。”苏夏至看了哥哥一眼,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说话之后才继续说道:“齐掌柜,这两文您必须让!”

        “我知道您对现在挂面卖的这么好反而降价有意见。你也只算了在目前数量下降价后茂昌记会少收多少银子,可您算过如果在降价后销售暴涨,您会多收入多少吗?”

        “挂面就是个老百姓日常生活里吃着方便的东西,而这种东西必须薄利多销扩大客人的来源才能取得最大化的利益……”

        “我给您算笔账……”苏夏至把桌上的桌布撩开半面,用指尖沾了自己杯中的茶水,在桌子上写着一些数据,很直观地让齐掌柜对她的设想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最后她看着沉思不与的齐掌柜指了指最后出现在桌子上的那几个字:“成不成?成,咱就签您的独家销售的合约,不成,我就要……”

        “成!”齐鸿羽从苏夏至给出的那一堆数据里看到了巨大的商机!而且他还从她的话语里捕捉到了很多他做生意以来也曾想过的一些想法。

        那些想法有时就是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他没想到竟从她的口中听到了如此清晰的论述。

        他低估了挂面的销售前景,更低估了眼前的这个女子啊……

        锱铢必较,这是一个成熟商人必备的气质!苏夏至谈生意便是如此。

        哪怕是两文钱,只要有谈判的空间,她便会咬死不放,让对方的思路顺着自己既定策略进行……而为了今天这场和茂昌记的谈判,她已经布局了几个月,从终于等到了齐鸿羽肯安静的听她来完整的说完自己的设想。

        这场谈判是双赢的结果。

        茂昌记抬高收货的价格,而降低销售的价格。

        闵记作坊出产的所有挂面在方圆百里之内也只能委托茂昌记销售,并保证货物一个月一千五百斤的最低供货量!

        “如此齐某便告辞了,明日请闵夫人到茂昌记签下契约便可!”谈判完毕齐鸿羽告辞。

        苏夏至面上带着笑意地将客人送至了门口,看着齐掌柜上了马车才回了院子。

        苏婶子正在屋里推着苏春来:“大愣子,你醒醒!不是让你帮衬着妹妹点么,你怎么自己倒睡着了!”

        苏春来直眉瞪眼的瞅着苏婶子,一副还没有还魂的模样,过了半晌他才开了口:“我妹妹赚了。”

        “赚了多少?”一听闺女挣了钱,苏婶子来了精神,赶紧追问了一句。

        “两文。”苏春来又想了半天,才开了口。

        “才两文啊……”苏婶子有点失望,但一想到人家送的那篮子东西她还是很高兴,那些东西可是值不少钱呢!

        “娘!哥!你们快出来,看看嫂子这是咋了。”苏夏至扶着才睡醒的杨巧莲站在院子里,脸都白了。

        她看见嫂子的脚踝处一缕殷红的鲜血正蜿蜒的落下,登时手忙脚乱起来!

        “哎呦,这是要生了!”苏婶子出来一看便急着回头对苏春来说道:“赶紧去请稳婆!”

        “我怎么还没有感觉呢?”睡得迷迷瞪瞪的杨巧莲把自己的裙子拉起一些看了看,见一条裤腿已经被鲜血染红,她抬头对着苏夏至说道:“也不疼啊?”

        “真的?”苏夏至一想到闵青兰的那次要死要活的生产就吓得腿哆嗦,如今听到同为产妇的嫂子居然说肚子不疼,她才放松了些。

        “赶紧进屋吧,这是还没开始呢。”苏婶子生过两个孩子,还是有些经验的,见儿媳妇还能走动,便让闺女扶着进了东屋:“送我那屋去,离着厨房近便,端水方便。”

        “哥!你怎么还杵在那里不动啊!”走到东屋门口的苏夏至一看楞柯柯站在院子里的苏春来,气得大喊了一声。

        “会……会很疼吧?”苏春来难得的说话也口吃起来。

        “这个时候说这个有用吗!”苏夏至气得想把哥哥踢出去,“赶紧去请稳婆,对,有个叫顺婆的,就是隔壁村子的,你去请她!她手艺顶好……”

        “哦!”苏春来大梦初醒似的快步跑了出去。

        苏婶子和苏夏至一通乱忙,才铺了吸血用的草木灰在床单子上,杨巧莲便变了颜色,双手支着桌子几乎站不稳:“疼了,还成,也还能忍……”

        等把她架上铺了几层草木灰床单子的炕上,苏夏至又冲进了厨房开始烧水,这边东屋里方才说还能忍的产妇已经鬼哭狼嚎地骂起了苏春来以及苏家上下的历代祖宗……

        蹲在地上烧火的苏夏至听得几乎想堵住自己的耳朵,对于嫂子骂苏家上下老小她没多少感觉,倒是她每次阵痛开始那慎人的哭喊声听得她真想找块布把她的嘴堵上!

        太吓人了……

        “舅母……”娇娇也小脸惨白的挪进了厨房紧挨着她:“大舅母也是要生小弟弟了吗?”

        “是啊!”苏夏至一把抱住了她,不敢撒手:“娇娇不要怕,有我呢……”

        杨巧莲喊喊停停,阵痛过去之后,她便很不好意思地对婆婆道歉:“娘,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就是疼的狠了……”

        结果不等苏婶子表态,她便面目狰狞扭曲的再次破口大骂:“苏春来你个挨千刀的,天天往死里干老娘,现在老娘怀着你苏家的种,要疼死了!日你苏家祖宗……老娘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

        如此反反复复,苏夏至始终只敢站在东屋的门外往里探头探脑,听着杨巧莲始终洪亮的破口大骂,她倒反而觉得挺安心……

        在稳婆被苏春来扛着进了苏家的时候,屋里苏婶子和杨巧莲一起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是谁?”看着地上站着的陌生女人,苏夏至颤颤巍巍地问道。

        “我是邻村的媒婆子的,正和顺婆聊天呐,就被这后生扛你家来啦……”那中年妇人惊魂未定的说道。

        题外话

        让嫂子先生着吧~

        俺明天在公布宝宝的性别~

        欧耶~

        草稿~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