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六十六章 牵扯太多

第六十六章 牵扯太多

        热门推荐:、  、  、  、  、  、  、

        临近年关,衙门里的人也是要假休,而一过完春节闵岚笙就要动身进京,因此他想趁着节前还有点闲暇时间赶紧把一些该办的事办了,比如两个外甥女的户牒入户就得抓紧了办。

        闵青兰自打与周存孝和离后就不太爱见人,从苏家回了娘家以后更是往东屋一闷天天守着两个闺女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姑娘’。

        在她的脑子里,嫁了人的女人,不管什么原因与丈夫和离都不是光彩的事情,所以她没脸在街坊邻居间转悠,更别提是去平县了。万一遇到杏花村的旧识就太丢脸了!

        再说她脸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呢,这让谁瞅见也得多瞧的两眼……因此听了秀才的话闵青兰用手捂着脸颊说道:“我就不去了,乐乐太小,底子又弱,这几天又格外的冷,我们母女还是在家吧。”

        “好。”闵岚笙随即望向苏夏至:“那娘子去吗?”

        “去。”苏夏至喝完汤碗中的最后一口汤,见坐在自己旁边的娇娇正仰着小脸眼神恳切的望着她的母亲,便伸手把她粉扑扑的脸蛋搬向自己,笑着问道:“娇娇也想去吗?”

        小丫头眼神一闪,又转向她闵青兰,最后低下了头。

        苏夏至马上转头,正好看见闵青兰正在对孩子使眼色。

        “别看你娘!”苏夏至又托着孩子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直接说不去,别磨磨唧唧的,舅母最烦这样的性子。”

        “想去……”小丫头细声细气的说道。

        “那今晚上就早点睡,去平县咱们老早就得出门呢!”苏夏至把孩子从椅子上抱了下来放到地上。

        娇娇个子小巧,坐在椅子上吃饭,将将在桌子边露出个脑袋,两只脚丫还够不着地,需要大人抱上抱下的。

        放下娇娇苏夏至也起了身,看着闵青兰几个人都吃完了,便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把碗碟摞好,她右手里攥着一把筷子端着碗就往外走,娇娇看见小跑着到了门口说道:“娇娇会给舅母开门。”

        “真能干!”孩子小小的年纪就很会看他人的颜色行事,每次苏夏至看到她这样,心里都是一阵莫名的难过。

        她弯下腰在她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之后说道:“舅母出去就赶紧关门哈,外面冷,别出来。”

        “嗳!”小丫头爽快的应了,果然她一出去,身后的屋门便关上了。

        外面的雪已经下了一天也不见小,地上的雪松松软软地积了有三四寸厚,脚踩上就会在雪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一院子的积雪反着皑皑的银光,倒是显得夜色不沉。

        进了厨房,苏夏至把手里的碗筷都放进灶上的大锅里,自己系围裙的功夫闵青兰进来拿搌布。磨磨蹭蹭地围在她身后不肯走,一看就是有事儿。

        苏夏至最讨厌一家人之间的欲说又止,什么事都弄得不清不楚的。所以横了大姑子姐一眼,她转了身刷锅洗碗,不搭理她。

        “夏至。”吭哧了半晌,闵青兰还是开了口。

        苏夏至停下手里的活儿转身看着她。

        “我早晨说那些话不知指责岚笙的,我就是忽然想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所以把整件事说出来而已。”闵青兰觉着自己这嘴巴挨得冤枉,有必要和弟妹掰饬清楚了。

        “那你就是还没想通!”苏夏至回身接着干活,心里暗道:瞅着挺机灵一个人,怎么竟说傻话呢!

        “你……这么说什么意思?”闵青兰听不懂她说的话,只好张口询问。

        “什么意思?”苏夏至对着大锅里的碗直翻楞眼睛:意思是你就是傻x!

        “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都要管好自己的嘴,永远记得一句话:祸从口出!”

        “秀才不管做什么,总不会害了你这个做姐姐的。可你一张嘴说的话就有可能将他打到万劫不复!”

        “就你早晨说的那番话若是让第二个人听到胡乱传了出去,会对秀才产生多坏的影响你想过么?”

        “周家毕竟还没有流放,万一,这话传到他们的耳中,他们借题发挥反咬秀才一口,就说自己是被诬陷的,别的不说,一场官司下来要耗多少时日?秀才的春试以及前途就会败在你一张嘴上!”

        压根就没有想这么多的闵青兰听了这话立时呆住了。

        琢磨了半晌之后她也知道了怕。

        于是她赶紧说道:“以后我跟谁也不说这事是岚笙做的!夏至你放心吧!”

        “我放心个屁!”苏夏至一把将手里的刷碗用的炊帚扔到锅里,对着闵青兰压低了声音说道:“秀才压根就没对周家做过任何事,你再胡扯我还抽你!”

        这下闵青兰终于有点明白了,抬头看了一眼泼妇似的弟妹之后,她‘哦哦’了两声算是应了,拿着搌布去了正屋收拾饭桌子。

        “呃!”苏夏至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弯腰从锅里捞起炊帚继续洗碗,洗了几下之后她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真傻比,没救了!”

        ……

        北方有句谚语叫做:风后暖,雪后寒。说的就是大雪过后必定是个寒冷的天气。

        第二天,下了一天的大雪停了之后,天气果然异常的清冷!

        赶着要把事情办完的闵岚笙和苏夏至还是在这种天气了早早的出了门。

        本来不想让娇娇跟着,怕冻病了孩子。奈何她缠着苏夏至非要跟着去,两口子只好一人牵着她的一只小手深一脚浅一脚的带着她同行了。

        才出了村子就遇到把式叔赶着车送儿媳妇到作坊上工,苏夏至就直接雇了他的车。

        “叔,过了年我包您的车得了。”坐在四面通透视野开阔的板车上,苏夏至把小丫头裹进了自己厚厚的棉斗篷里,还是觉得有点冷。

        “那感情好!”天天蹲在镇子上等活儿的车把式听到这话心里一阵惊喜!

        能让人包了自家的骡车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最起码每月都会有固定银子的收入,比他天天等散活儿饥一顿饱一顿地强了百倍。

        “包车的银子咱随行就市,市面上多少我就出多少。”过了年用不了多少时候就要开始春耕,那个时候也是挂面买卖红火的时候,如今送货进货的数量越来越大,每次都要为雇车操心,苏夏至觉得还是包辆车安稳。

        包车,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要自己买牲口套车了。不过自己套车虽然出入方便,但每月的花销比包车费了不少,苏夏至决定还是一步一步的来稳妥。

        “不过您得把您这个板车加个棚子,这四敞大开的坐着也太凉快了!”苏夏至上牙打着下牙哆嗦着说道。

        “成,今儿回来我就收拾这车板子,只加个坐厢应是费不了多少时日,不会耽误你过了节使唤车!”加一个坐厢也需要些银子,不过车把式决定哪怕是借,也要按照秀才家的要求做。

        他可不能让眼看着到手的机会白白跑掉,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的车把式马上就答应了下来。

        正在与车把式哆嗦着闲聊的苏夏至忽然觉得冰冷的身子一暖,原来是闵岚笙坐到了他的身侧,伸臂把他披着的斗篷打开,把攒成一堆的大小两个女子一起揽进了自己的手臂之下。

        苏夏至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待身上的这股寒气去掉之后,她感觉到了来自秀才身上的温暖……

        ……

        一场大雪,让平县的街道肃静的几乎冷清。

        车把式的骡车走在行人寥寥的道上,径直的先到了平县的县衙。

        待车子停稳后,闵岚笙先跳了下去,随后扶着娘子下了车,又抱下了小脸冻得红通通的娇娇,和车把式交代了几句之后,三口子一起进了县衙的侧门。

        赵主簿公干的屋子外面已经有了几个人在候着。

        屋子的外面只有一个年岁不小的衙差守着,原本正在与人不耐烦地闲扯的他一眼看见闵岚笙马上就换了一副笑模样说道:“闵公子,您也是找主簿大人的吧?今儿可得有的等了!”

        “哦?怎么说?”闵岚笙对着那个相熟的衙差略一点头,抱拳打了招呼。

        “嗨,你还不知道吧?咱平县出了大事了!”那衙差说着话便熟络地拉着闵岚笙到了一侧,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咱平县出了私造黄历的重案,这案子是朝廷直接派了人来查的,连我们这些都不知道内情呢!”

        “哦。”闵岚笙点点头,面上是非常认真倾听的表情。

        “这一查可不打紧,我的老天爷啊!您猜怎么着?”衙差说话神神秘秘的,没一句有用的!

        闵岚笙非常配合地一挑眉,表示自己猜不到。

        “咱们平县竟查出十一皇子的余孽来!而且这些人可是数目不少,大大小小的几百口人!我的老天爷,您说吓人不?”

        十一皇子是当今大梁皇帝岑相思的亲侄子,是在岑相思没有即位前他皇兄最属意的太子人选。

        奈何成王败寇,在先帝莫名其妙的禅位给他的九皇弟岑相思后,十一皇子便不知所踪!

        只是树大根深,十一皇子失踪之后,各种余孽却还在大梁各地不断的滋事,当今的大梁皇帝也是用了雷霆手段一面收编一面打压……几年的功夫下来,倒是做到了风平浪静,再难听到这些人的消息。

        谁会想到他们的人竟会在平县这种小地方偷偷摸摸的盗印黄历呢。

        “还有啊,这一查可不打紧,您猜怎么着?”

        闵岚笙又是一挑眉,表示自己还是猜不出。

        “连咱们的县令大人也给牵扯进去了!”

        “哦!”闵岚笙吃惊的说道:“那可如何是好?”

        “谁知道呢!”衙差撇着嘴摇摇头:“如今咱们平县的县衙里人人自危,就怕和县令大人扯上关系。”

        “那,县令大人那边的公务如今是谁在办着?”这才是闵岚笙关心的问题。

        “赵主簿啊,要不我说您今儿有的等了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6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