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八十六章 惊人消息

第八十六章 惊人消息

        热门推荐:、  、  、  、  、  、  、

        苏家添了个小娃娃,把苏婶子和杨巧莲都累得够呛!

        每天婆媳两个一起围着孩子转还忙得焦头烂额。

        可就是这样也没见婆媳两个瘦下来,相反的倒是都见长了肉!

        苏婶子见天瞅着大孙子都从心里往外透着美!

        活了这么大岁数,守了这么多年的寡,现在她终于活出了舒心。

        抱着沉甸甸的小奕子,再看着俊的像朵花儿似的姑爷一趟一趟地往院子里搬东西,苏婶子乐得合不拢嘴!

        从此她心里更信服了一句话:女人生的好,不如嫁得好。

        她那个傻闺女嫁了幸福贤婿后,被人家调教的已经比她这个当娘的都聪明了,而自己的儿媳妇也是,让大愣子狠揍了几顿之后现在也变了性子,知道了孝顺。

        这都是她们嫁得好才有的好结果呢,苏婶子自以为是的想到。

        “娘,我和夏至来给您老拜年啦!”把骡车里的东西摆了一院子,闵岚笙才扶着娘子走到岳母面前,一撩袍子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磕了头。

        又磕头?!

        苏夏至在心里哀嚎一声,只好也跪了下去。

        只是她才跪了一半便被秀才拦住了:“娘,夏至才有了身孕,地上有雪,她这个头,我替她磕了!”

        “嗡!”院门外堵着看热闹的街坊邻居们先是眼热的看着闵秀才大包小包的往里提东西,接着又听到他亲口说了这个消息,大家立时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苏婶子福气太好了,能有闵秀才这样的姑爷!”

        “看人家两口子是真好!带了那么多的礼,都是人家秀才一个人往院子里搬,舍不得让苏家二丫头动手呢。”

        “没听他说么,苏家丫头有喜了!”

        “哦哦,苏家这日子过得,越过越旺……”

        “闵秀才真是好本事,看给苏家丫头打扮的,大小姐一样!啧啧!瞅瞅她头上戴着簪子,一准儿是真金的……”

        门外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热闹,倒是苏家的人都围在了苏夏至的身边,看宝贝一样的看着她。

        “真怀上了?”苏婶子围着闺女转了一圈,瞅着她还是前后一致细溜溜的小身子骨有点不太相信。

        “嗯。”被这么多人看着,老娘还这么问她,苏夏至真想找条地缝钻进去!太难为情了啊……

        “贤婿,好样的!”苏婶子笑着给了闵岚笙一巴掌:“娘还说傻丫那瘦不拉几的身子得养养才能怀上呢。成,还是你成!”

        “娘!您说什么呢!”苏夏至听着老娘说话又开始不着调起来,气得不知说啥好。

        “娘,快看看妹妹和妹夫给你带了多少礼啊,这都是孝敬您的!”杨巧莲用手捂着嘴忍着笑,接过婆婆抱着的儿子,走近苏夏至低声说道:“咱娘就这样,妹妹你甭往心里去。我和你哥在屋里躺被窝里说话,咱娘在东屋还搭茬呢,你说羞不羞人!”

        “呵呵!”苏夏至呲牙一笑,心道:你和我哥能在一个被窝里老老实实的说话吗?一定是动静大了,娘听不下去了呢。

        “妹夫,屋里坐。”打扮的体体面面的苏春来拉着秀才往正屋走:“你教教我写名字吧,头两天我媳妇教给我写过几遍。”

        闵岚笙心里一动,望了苏夏至一眼,口中客套着说道:“那让嫂子教是一样的。”

        “不一样。”苏春来摇了头:“她教了我三天,我的名字三个字,光一个春子她就写了好几个模样的,我也闹不清到底那个是对的了。”

        “……”闵岚笙又看了苏夏至一眼,心想:这一定是和我家娘子一样,写的字都是缺胳膊少腿的。

        “那有什么关系的?”苏婶子走到堆在院子里的那些礼物旁边一样一样的看着,嘴里不忘说着儿子:“就大愣子事儿多!一个字而已,多一笔少一划的有什么关系,娘看着就都一样。”

        “呃!”最近家里忙苏夏至回娘家少了,这猛一回到最初生存的环境她还正有点不适应了!

        “哥,你想学什么字就赶紧让秀才都给写下来,以后你照着练就是了,别听咱娘的,多一笔少一笔的都是错字!”

        苏春来拉着秀才进了屋,等到两个人都坐下了他才说道:“哎,妹夫,你还没给我拜年呢!”

        “啊?”屁股才挨了椅子的闵岚笙看着面无表情的大舅兄一愣神儿,随即起身对着他躬身施礼道:“舅兄,您新年吉祥!”

        “嗯。”苏春来起什么还礼道:“妹夫,你也吉祥!”

        两个男人正儿八经的拜年行礼,又规规矩矩的坐在了八仙桌的两头儿。

        苏春来两只手掌按在大腿上,要背挺直大马金刀的坐姿,眼睛直直的看着院子里母亲正兴致勃勃的招呼邻居们进来围观姑爷带来的礼品。

        他不说话闵岚笙也没啥话说,一时间两个人都沉默着。

        闵岚笙挺怕和这个大舅兄独处,一来是对他那一脚记忆犹新,另一个是和他确实没啥可聊的。说深了,他不懂。说浅了,他依旧是不懂……

        “哎,咱两聊天你的说话啊,要两个人都说话才热闹。”苏春来是个木讷发浑的性子,可他喜欢热闹。现在妹妹和妹夫一来便引了一院子的人到家里来看热闹,娘高兴了,他也觉着高兴!

        秀才心里一阵烦闷,暗道:我和你有什么可说的!

        “方才舅兄不是说要写几个字吗?不如拿来纸笔,我现在就写吧。”闵岚笙硬着头皮说道。

        “对呀,你不是说教我写名字吗,怎么光坐着。”苏春来起身从炕被下面拿出一卷子纸来放到桌子上,又从柜子里拿了砚台和毛笔出来,一并递给了闵岚笙。

        秀才知道大舅哥就这记性,若真是他说什么你都往心里去那一准儿能活活被他气死!

        “嚯!”两指粗细的巨大毛笔拈在手里几乎攥不住,闵岚笙忍不住笑道:“这笔也太大了!用这个练字也不好使啊。”

        “你手小用小毛笔,我手大就要用这个。”苏春来认真地给妹夫解释道。

        闵岚笙摇了头不置可否,也懒得把毛笔大小的问题和他多掰饬。研了满满的一砚池墨,把那个巨大的毛笔往墨汁里一蘸,眼看着半下子墨汁不见了!

        执着沉甸甸的大毛笔闵岚笙又摇了摇头。

        “你也不会?”苏春来把纸在大八仙桌上铺开,应为一直卷着收到炕被下面,纸张铺在桌子上也是不平整,边边角角的都翘了起来。

        苏春来一看,拿起放在一边的茶壶和茶杯就把翘起来的地方压住了。

        “……”在桌子上固定纸张用惯了镇纸的秀才望着‘镇’在上面的大茶壶咽了咽口水,继续保持沉默。

        “有劳妹夫将我的名字写下来吧。就在这纸上就行。”苏春来脾气随混,但他却认为自己是一个有礼有节的大丈夫,因此平时说话也是很有礼貌的。

        只是在闵岚笙的眼里,他这个大舅哥基本上都是在很有礼貌的犯浑!

        用他自己脑子里有异于常人的思维来要求着别人。你还只能由着他。

        毛笔太大,闵岚笙握着悬在纸上比划了几下才落了笔,悬着手腕子,只用笔尖在纸上写下了苏春来三个字。

        苏春来背着手转到了秀才的一边,与他站在一起低头瞅着纸上墨迹未干的字迹随即点了点头:“有点像!”

        秀才差点翻了白眼儿!

        什么叫有点像啊?如果连苏春来这三个字他都不会写,这秀才当的也太勉强了。

        “妹夫,你在这里再写一遍吧。”看了半晌之后,苏春来指着纸上的一处空白道。

        “好。”闵岚笙从善如流,马上就在纸上又写了一遍他的名字。

        苏春来把秀才往旁边扒拉了一下,自己趴在桌子上,摇头晃脑的看着纸上的字,最后他起了身,拍着秀才的肩膀夸奖道:“你写的好!两次写的都一样。不像我媳妇写的,写几遍,就是几个样子……”

        “……”闵岚笙握着笔无奈地点头:“这么说来岚笙写的确实说得过去,再过几天写,也还会是这个样子的……”

        “再写我儿子的名字,写这里……”通过比较,苏春来终于认可妹夫的几笔刷子,随即又提了新的要求。

        那边儿子缠着姑爷写字,院子里苏婶子正笑眯眯的显摆姑爷闺女带来的礼物。

        “大家都进院子来看吧,都堆在门口哪里看得清呢!”把围在外面看热闹的街坊请进了院子,苏婶子两手拢在棉袄的袖子里笑着说道:“这么多的好东西,我看着就高兴,你们都看着眼馋吧?”

        “要是你们看着都眼馋了,心里痒痒了,我就更高兴了!”她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听咱娘都说的啥!”已经和杨巧莲进了东屋的苏夏至一直支愣着耳朵听着院子里的动静,就怕她娘嘴上没个把门的什么都说。

        “咯咯!咯咯!”婆婆那大嗓门杨巧莲自然是听到了她在院子里吵吵的声音,此时她只顾捂着嘴‘咯咯’地笑。

        苏夏至抓着头皮看着她。

        “咋了?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脏东西?”被小姑子看得有点发毛的杨巧莲赶紧回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不是。”苏夏至摇摇头:“我是奇怪怎么你养了鸡以后连笑声都像鸡叫了!”

        “呸!”听出她语气中调笑的意味,杨巧莲不轻不重地在苏夏至肩上拍了一巴掌:“贫嘴!”

        “我哥怎么转了性子了?我在家的时候可从来没见他对识文断字感过兴趣,如今咋还写上字了?”院子里人多,因此苏夏至放低了声音说道。

        “嗨,年前县衙里有个什么主簿大人来过一趟村子里,是来揭周里正家门上的封条的,还来几个衙差跟着,挺气派!”

        苏夏至静静地听着,并不插嘴。

        周里正家是犯罪被抄了家的,门上有官府盖了大印的封条,这个封条寻常人等是不能私自揭去的。如今这宅子已经被自己买了回来,赵主簿自然要把封条揭了才算手续完成。

        “当时一个村子的人都跑出去看热闹,我和你哥也去了。你说那个主簿大人也不知道怎么了,竟在那里打听你哥哥呢,待到与你哥哥见了面,人家主簿大人别提多么的客气了,还拍着你哥哥的肩膀夸他很好!”

        “还问你哥哥会认字写字吗,最后还偷偷的嘱咐你哥哥一定要会写自己的名字。”

        说起那天的事儿杨巧莲到今天也没弄明白,好端端的一村子人站在周里正家的门前,主簿大人咋就独独的和大愣子说了话。

        凭着直觉,杨巧莲觉着这里面一定有事。

        可现在都过了年了,也没什么事情发生,倒是自己的相公把主簿大人的话当了话,天天举着毛笔写写画画的,大有要做文人的趋势。

        “哎,妹妹,周里正家的封条可是给去了,说明他家那房子院子已经出了手,我就琢磨啊,你说谁有那么多银子,能一下子把周家的那处宅子给买了呢。那可是有两个院子的大宅子啊!”

        想到周家的两进院子前后两处宽敞的院子杨巧莲是一脸的向往。

        苏夏至轻轻一笑,伸手抱起躺在炕上瞪着一双水葡萄似的眼睛胖小子,拿出一个红包给他塞进襁褓里:“姑姑给奕儿的压岁钱,好好留着啊,等你会走了自己拿着去买好吃的!”

        “哦……”小家伙听不懂姑姑说了什么,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啵’!忍不住在他嫩嫩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苏夏至举着孩子站了起来:“这孩子长大了一准儿好看,就这双眼睛瞅着就有精神!”

        小姑子再夸自己的儿子,而且夸的真心实意,杨巧莲也爱听,只顾了咧着嘴笑,口中一个劲儿的说道:“还给他什么压岁钱啊,也不会花呢……”

        “闺女,娘先和你说啊,要是你这胎生了个小丫头,就和你个拉个亲家吧!”在院子里显摆了一圈,把街坊邻居都气走了的苏婶子一手提着一只篮子进了屋。

        而且进屋就说苏夏至最不爱听的话:“你们这是姑表亲,亲上亲啊!”

        “屁!”苏夏至立时横了眼,对着她老娘说道:“孩子才多大啊,您就开始给找媳妇了,再说了,我这胎是男的!您要让奕儿和我儿子搞基吗?”

        “搞鸡?搞鸡干嘛?”苏婶子被闺女的话说糊涂了。

        苏夏至抱着孩子转向杨巧莲,决定不和老娘掰饬这姑表亲的问题了,反正孩子们还小,有些事等到了时候再说也不迟。

        “嫂子,你刚才不是问谁能买了周家的宅子么?”

        “是啊,妹妹知道?”杨巧莲仰着头望着她。

        “周家的宅子被我买了,而且不只是那所宅院,连带周家在杏花村所有的田地也都被我买了。”苏夏至平静的说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6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