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八章 下作手段(月票加更)

第十八章 下作手段(月票加更)

        热门推荐:、  、  、  、  、  、  、

        周恕十分尴尬的迈步进了屋,苏夏至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我相公进京赶考,家里只有妇道人家,实在不方便,见谅!”她客客气气的开了口,如同没听见安逸说了什么似的。

        “安兄与我乃是故人,言谈难免随便,也请闵夫人不要在意。”周恕四下看了看,觉着自己坐在前面先生的位置上似乎不太合适,于是也在前排的桌子后面坐下,和她中间隔了一些距离。

        苏夏至侧头淡淡的望着他。

        周恕在她平淡如水的视线里,心脏竟是不愁控制的猛跳了一下,接着他便觉得脑子中一片空白,竟忘了此行的目的。

        一个女人,为何能有如此平静透彻的目光呢?是什么让她如此的沉稳?

        不自觉的,周恕在心里将苏夏至与安静做了一个比较,才惊觉女人竟是如此的不同。

        苏夏至见他半晌都未说话,便将两只手都放到了桌子上,给人的感觉是随时准备起身离开的模样。

        她也确实是准备要离开了,再过一会儿孩子们就该来学堂上课了,再在这里待下去会耽误孩子们听课的。

        “我此行来是想问问您在夫子街接手的那间铺子要多少银子才能出手?”周恕觉出了苏夏至故意摆出的想要离去的动作,开门见上地问道。

        “那间铺子我已经安排好了用处,不日收拾好就会重新开张,我并不想出手。”

        目前手里挣钱的几样营生已经相继的走入了正轨,春耕前杏花村新买的那些土地也会招了帮工正式开耕,不会耽误了清明前后辣椒的播种。

        那除了腌鸡蛋一项是需要她亲手去做的,其余的事情她都用不着去上手。

        那样她便会又有了空余的时间,在生产前身子还方便的时候,苏夏至想再把夫子街上的店面做起来,那,她基本上就可以放心的生孩子了去了。

        以后就算不再发展新的营生,她一家也会衣食无愁的过上一辈子了。

        对于经营这些,苏夏至并没有太大的野心。她自认是个知足的人。

        因此断然不会把自己绑在作坊和铺子上跟钱玩命!

        钱是挣不完的,她要把时间空出来陪着秀才。

        以后他是高中也好,名落孙山也罢,她都与他和孩子们淡定从容的生活在一起,还真不用靠他的俸禄去过紧巴巴的日子。

        “我多出银子!”没想到她想都不想便拒绝了自己,周恕有些着急地说道:“闵夫人您开个价钱,只要我拿得出就一定给。”

        “夫子街上两边的店铺那么多,你既然肯出重金,我想就一定有人愿意卖给你,又何必纠缠我那间呢?”苏夏至笑着问道。

        夫子街不是平县最繁华的街道,但却是平县里最富贵的街道。能在那里开铺子的商贾大多是颇有些家底的,与那些土财主有很大的不同。

        因此能在夫子街开上一间铺子,也可是说是身份的象征了。

        苏夏至在商言商,她自然知道脸面对一个商人的重要性,所以这间铺子她是不会卖掉的。

        “那铺子与我意义与旁人自是不同,因此在周家被查抄,铺子被封之后我便一直打听着,想等官府张贴告示的时候就去买了回来。”

        “我从年前就天天在县衙外候着,总算是等到了衙门发的告示,那上面罗列了几处房产田地,都是这次被查抄的,可偏偏没有周家的房产和田地!”

        “难道您不觉得很奇怪吗?”周恕的目光与苏夏至平视,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想知道为什么闵夫人能先他人一步买到周家的房产田地!”

        “我要是你有这么多的疑问便会直接问上县衙的人去。”苏夏至虽然还摸不透这厮为何要非那几间铺子不买,但已经清清楚楚地知道他现在是在威胁自己了!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差明说一句:你的房产地契是与官府勾结才买到的,所以你是占了便宜做了贪赃枉法的事情!

        这些田地房产过手的时候她并不在场,但依着她对秀才的了解,闵岚笙立志仕途,他是绝对不会去做违被律典的事情的。苏夏至相信秀才。

        所以周恕想威胁她也是没用的。

        真金白银的交易,她按照官府的作价买回的这些产业要比市价还高,当时买的就是一个安全可靠。

        现在居然被人威胁,苏夏至心里没有任何感觉,是既不着急也不冒火,只觉得无聊:“夫子街的铺子我自有安排,至于您心里的那些疑问,我就不提您解释了,反正怎么说你也是不信的。”

        两手扶着桌子起了身,苏夏至笑着对门口才进来的娃娃点了头,随后走了出去。

        周恕只听见她对自己说道:“学堂的课才开没有多久,你现在要是想听安先生讲课的话,请将束脩交了……”

        周恕当然不会在学堂坐着听安逸讲课,在看着苏夏至头也不回的离开后,他才出了屋子,在门口又站了片刻之后,终于等来了安逸。

        “安兄,能不能请您帮我和闵夫人说句话呢?”安逸是安小姐的兄长,周恕虽然从心里看不起他,但面上还是维持着一贯的谦逊的笑意的。

        “不能。”安逸很干脆的摇了头:“有什么话你都直接找她说去,我没那面子替你说话,她看我还别扭呢……”

        ……

        在学堂里耽误了一些时间,苏夏至有些心急。昨天和哥哥说好了的,自己要早就过去,如今这个点明显是迟了。

        “公子让我告诉东家,姓周的心术不正,和他做生意一定要谨慎!”骡车走在没有行人的大道上,速度不慢。

        一上车小厮就把安逸的嘱咐赶紧告诉了她:“他与小小姐过从甚密,我家公子说……他们连老爷的银子都一样的坑。”

        “嗯。”把小厮的话在心里过了一遍,苏夏至点了头:“回去谢谢安先生,就说我知道了。”

        周恕与安静能好到两个人一起做坏事,可见关系匪浅。

        苏夏至对安静这个人没有一点好感,是从各个角度地瞅着她都不顺眼,再加上安逸反复的提醒自己不要和姓周的做生意,她便更上心了。

        “下午咱再去趟夫子街看看,这边的春耕的事情争取今天便弄好,然后就是准备铺子开张了。”苏夏至对小厮说道。

        “东家也要开装裱字画的营生吗?”跟着东家去了几趟平县了,他还是没看出东家到底要做点什么,倒是在父子街上前后逛了很多次。

        “不开。”苏夏至压低了声音说道:“咱们有家挂面作坊,现在闵家的挂面已经卖出了名头,我会开间面馆,就买面条。”

        那条街她去了几次,也看到街上是有一间不错的酒楼,这条街上的铺子面对客人主要是安怀远书院的几百学子。

        这间书院靠着安怀远的名声可谓是声名远播,是附近几座州府里最大最知名的书院。

        因此远近的读书人慕名而来的非常多,已经到了趋之若鹜的地步!

        原本买周家的这处店铺苏夏至是没打算如何的,只是去了几次之后,她有了想法:要开一间非常特别的面馆,面馆里只买各种各样的面条,而且主打就是抻面!

        做面食的成本小,但可以薄利多销,有斜多面书院的几百号子人,苏夏至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可行。

        而且根据那些学子们喜欢熬夜看书的夜猫子习性,她想着面馆一开张就要招两拨人手,分别负责白天和夜里的买卖,那样后院的房子也可以用上,让在铺子里上工的伙计可以住在那里……

        只是这想法虽然不错,她也有挠头的地方,那就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手做面馆的掌柜。

        家里家外的事情很多都是离不开她的,苏夏至不可能总在平县的铺子呆着,那,找到一个可靠的人帮自己看着铺子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

        将自己相熟的半熟的人都在脑子里过箩似的过了一遍,苏夏至叹了口气:“还是没人呐……”

        “是去平县看着新铺子吗?”见东家一直面色凝重的不说话,小厮试探着说道:“东家,您要是放心的我,我就去看着。”

        “你?”苏夏至扭头盯着小厮看了片刻之后还是摇了头:“我不是信不过你,是现在这份账房的差事也离不开你,我不能把你扔到平县去。”

        小厮为人精细谨慎,最可宝贵的是这孩子忠心。

        不只是对安逸,对自己也一样的忠心。

        自从他来到山下村,自己给他派了记账的差使,苏夏至冷眼瞅着,发现这孩子做事竟是少见的稳妥,而且还嘴严!

        别看他天天守着六婶子那样的大嘴巴,也从不见他多说少道的打听闲事,一笔账一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绝不含糊。

        因此小厮这孩子她是越来越喜欢,现在他还年岁小些,苏夏至心里想着,再把这个孩子历练个一二年的,那自己就可以把管家的差使放心的交给他了……

        “其实那个姓周的非常会做生意。”小厮被苏夏至看得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原来夫子街上是有两间同样的装裱铺子的,那家开的比周家的还早,姓周的就在那家铺子做的学徒,没多久周家便也开了铺子,他便去了周家,两家铺子都抢书院的生意,最后那家竟被周家的铺子给挤垮了……”

        “所以我也听见小小姐夸他是个经商的材料。”

        “呵呵!”苏夏至呲牙冷笑几声:“这东西就是个白眼狼啊,我可不要他!”

        题外话

        月票240张加更~

        感谢您为本文投出的宝贵月票~鞠躬~

        草稿~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