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六十五章 事情扎堆

第六十五章 事情扎堆

        热门推荐:、  、  、  、  、  、  、

        80_80802“安小姐一口一个村妇地叫着我娘子,我和与你并无可说的话。”闵岚笙走到苏夏至身前,将娘子挡在身后。

        安静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能灰溜溜的出了闵家。

        只是不管如何狼狈,她都尽量保持着高贵的样貌。

        上了马车,她一把放下帘子:“回府!”

        侥幸啊,幸亏没带着丫鬟婢女,否者被这些贱人见了自己被如此奚落,那些人一定会偷着乐吧!

        安静坐在马车里,俏丽的面孔已经因为生气而扭曲,她侧头不经意间往窗外望去,正看见一位穿着黑色缁衣的女子信步走了过去。

        “停车!”那女子的面容……

        安静叫车把式停了马车,她马上从车窗里探出了头去,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子走过来山下村村口的大榆树,然后在闵家的大门口停了下来。

        “这女子是谁?怎么和岚笙如此的相像?!”安静慢慢地做会车厢,想了想才对着车把式吩咐道:“找个背静的地方将马车赶过去停下。”

        “是。”车把式应了一声。

        ……

        安静走后苏夏至并未回屋,而是站在院门里招呼着猫小白回家。

        到了春天村子里的母狗相继开始发情,动不动就到闵家门口来叫唤几声,或者尿上一些,苏夏至起先是没在意的。

        猫小白从一抱回来就养在院子里,极少放出去。苏夏至也从未想过它长大了也会有害相思病的时候。

        结果村子里的母狗一闹腾,它也闹腾开了,天天蹲在门口,不吃不喝的,眼看着掉膘!

        后来是高婶子提醒了苏夏至,她才给猫小白每天放出去一会儿。

        这不,一早放出去的狗子现在都玩疯了,听到主人的叫声,才快速地奔跑回来,身后还跟着几只并不美貌的土狗!

        “瞎了你的狗眼了!你看看你找的这三妻四妾,个个都是歪瓜梨枣!”将猫小白放回了院子,闵岚笙直接将它拴在狗窝边,不许它乱跑。

        苏夏至一边数落着家里那条不成器的狗,一边就要关门,正好瞧见走到自家门口的明澈!

        一定是那两只羊太能吃了,苏夏至暗暗地想到。

        “明澈师父,您怎么到我们的村子了?”她明知故问道。

        “阿弥陀佛!”明澈站在台阶下,抬眼望着苏夏至先唱了声佛号。

        “那两只羊吃了我们庵里七个人的口粮,现在我们都没有饭吃了!”明澈清冷的脸上似乎是红了红,她还是把实情说了出来。

        “娘子在和谁说话?”拴好了猫小白,闵岚笙微笑着走到院门前,想扶她回屋去歇歇,眼神不经意地一瞥,便与正向他望来的明澈目光对在了一起……

        明澈住了口,眼睛不错眼珠地盯在闵岚笙的脸上,一步一步地迈上了青石台阶:“姬玄是你什么人?”

        “留神脚底下!”闵家的院门处有一条门槛,苏夏至赶紧提醒眼睛里只剩了闵岚笙的明澈。

        “不认识。”闵岚笙轻轻地答道,声音有些颤抖。

        这感觉太奇妙了!

        几乎在看到那个女子的第一眼开始,闵岚笙便想落泪了。

        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生生地将眼泪又憋了回去。

        “你怎么会不认识他!他难道不是你爹吗?”明澈迈步进了院子,伸手抚上闵岚笙的面颊,轻轻地,像是在触摸一件珍宝般的:“你爹爹呢,叫他出来,我要见见他……”

        “唉!”早就想到过这两个人相见的时候必定会是这样的一个情景。

        苏夏至叹了口气,回手关上了院门:“进屋去说吧……”

        “谁来了?”抱着女儿进屋换了身衣服的闵青兰一手挑了东屋的纱帘走了出来,见到院子里的缁衣女子,她立时就站在了门口。

        “娘?”好久之后,她才嘶哑的颤抖的叫出了声,眼泪扑簌簌地滑落下来。

        “滢心?你是滢心!你还记得娘!”明澈此刻脸上再不复清冷的模样,她眼中含着泪水,一步一步地走近闵青兰:“女儿,你都这么大了!娘都想不到你都这么大了……”

        “娘总是想着你才这么高,还是梳着抓髻的小姑娘啊……”明澈走过去,依旧只是看着闵青兰只是落泪,她手抬了几次想要去拥抱自己朝朝暮暮日思夜念的女儿,可都被闵青兰扭身躲开了。

        “那,我没有认错,你就是我的儿子……”转过身,明澈对僵立在院子里的闵岚笙轻轻地说道。

        一时间,母子三人心中纵有千言万语,此刻也只剩了相对无言……

        “姬玄呢?”明澈吸了口气,站在院子里忽然西斯底里地大叫道:“姬玄!你这个畜生!当年你打晕了我,是不是以为我就那么死了?嗯?哈哈!你没有想到吧?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如果,您口中的姬玄是我家秀才的父亲的话,那,他已经去世了。”看着那个高贵而清冷的女子突然就如疯如魔地在几间房子里出出进进的找寻,苏夏至心痛如刀绞。

        忍不住,还是将实情告诉了她。

        “死了?”明澈扶着墙壁立在檐下,不可置信地问道:“他如何会死?”

        ……

        苏夏至到厨房烧了水,泡了一壶茶端进了屋。

        巨大的桌子边上,母子三人一人坐在一面,都没有说话。

        听见帘子响动的声音,他们同时抬头望向她。

        “给我。”闵岚笙起身从娘子手中接了托盘放到了桌上。

        “快生了吧?”似乎直到此时,明澈才注意到苏夏至的存在,她看着苏夏至的肚子说道:“这是我的孙子?”

        “就这两天了。”苏夏至只能这么回答她。至于是不是她的孙子,那要看秀才认不认这个娘啊……

        “我知道了……”明澈清澈地眼神望向苏夏至:“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你一准儿是早就看出来我与他是母子,因此才放了那两只羊去吃光庵里的粮食的,这样,我们没得吃了,就只能来寻你了!”

        “嗯。”苏夏至点点头:“不过我并不知道您和岚笙是什么关系,只是觉得您与我家秀才生的样貌好像,还有,现在这个季节不是有青草和菜叶给羊吃么?您怎么给它们吃粮食呢?”

        “说来惭愧!”明澈低头,两只素白的手紧紧地互相握着,她颇为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不会养羊,前一日下雨,我怕淋坏了它们,便把它们关进了膳房,结果一夜的功夫,它们便将放在麻袋里的苞米和高粱都啃了……我们,我们都没法吃了……”

        “最近的香客又少,庵里连吃饭的银子都没了,我,我就只好打听了知县大人的住处寻来了。”

        “您等等。”苏夏至起身出了屋,又出了院子,到了安逸住的那个院子去叫了小厮出来。

        “支五两银子,一会儿到镇子上买上些米面粮油还有柴火什么的,给菩提庵的师父们送过去,咱们前些日子送去的两只羊真能干,今儿就把明澈师父给吃我家来了……”

        “那不是可以和闵大人相见了?”小厮听得眼睛一亮。

        “不好说……”苏夏至觉着这事儿事件一言难尽的事,因此在弄明白之前,她是不准备发表意见的。

        “让小武套上车到我家门外候着吧。”嘱咐完之后,苏夏至便又匆匆地往家里赶,只是才迈上了两阶台阶,她便觉着肚子忽然的疼了一下,而且肚皮马上便硬邦邦的发起紧来!

        “秀才!”好不容易挪上了台阶,她扶着大门向着院子里叫道。

        几乎是立时的闵岚笙便从屋里冲了出来:“可是觉得有什么动静了?”

        “嗯。”一阵痛感很快的过去,苏夏至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不适,仿佛刚才的疼痛从未发生过似的。

        “不过,只是刚才疼了一下,现在又没事了。”她这几天都有肚皮发紧,偶尔腹痛的症状,因此她也弄不清这到底是不是要临产了。

        “快去请稳婆吧。”明澈此时也从正屋走了出来,对着闵岚笙说道:“她这是才开始,痛的时辰短,等下痛的厉害了,还要等一会儿,赶紧去请稳婆,来得及!”

        “我去!”弟弟现在禁足在家不能迈出院子半步,闵青兰顾不上很多,将孩子往明澈的怀里一递,便往院外走去:“夏至,你请的是不是为我接生的那个顺婆?”

        “嗯,可我现在真的没什么感觉了……”唯恐判断错了的苏夏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等你有了感觉再去请哪里还赶趟儿!”闵青兰生过两个孩子,比她有经验的多,因此这回倒是雷厉风行的出了院子:“守诚,这车我先用用!”

        看见家门口停着的马车,闵青兰以为小厮要出去办事,赶紧叫住了他:“我要去请稳婆。”

        ……

        乐乐不认识明澈,非常不配合地在她的怀里大声哭叫,而此时觉得没了什么事的苏瞎子想要结果孩子,闵岚笙却是说什么都不允许了。

        “去后院把高婶子请过来!”他急急地对还站在院门外的小厮说道。

        “是!”小厮一路跑着去了高家,片刻功夫,一身面粉的高婶子围裙都未解便有小跑着跑了过来。

        “婶子就琢磨着你也该到日子了……”迎面看到站在院子里明澈,她马上就定在地上诧异地问道:“这是秀才家的亲戚吧……”

        “婶子。”抱着乐乐的闵岚笙走向她,将手里的乐乐交给她:“还是您抱着吧,我去照顾娘子……”

        “稳婆呢?谁去请了?”高婶子被秀才一打岔,便忘了方才自己的问题,只顾得去惦记苏夏至了。

        “秀才姐姐已经去了,没事儿的。”事到临头反倒没有多少紧张的苏夏至倒是一身轻松。

        肚子挺了几个月,终于要见到里面的孩子了,她甚至有着小小的兴奋。

        只是这样的从容淡定并未维持多一会儿,半个时辰过后,再一次阵痛袭来,让猝不及防的苏夏至差点坐到地上!

        被秀才和明澈两个人架着送到了里屋,她便蜷着身子躺在炕上,双手握拳,双唇紧闭,默不作声的与撕心裂肺的疼痛做着抵抗……

        这次阵痛的间歇间,闵青兰带回了顺婆,同车而来的还有苏夏至的老娘苏婶子和抱着孩子的杨巧莲。

        苏婶子一见到明澈就笑了:“姑爷,你这是……”

        “岳母,小婿在这里。”一直在里屋陪着娘子的闵岚笙听到岳母的声音赶紧走了出来。

        “我的佛菩萨啊!”看看明澈又看看闵岚笙,苏婶子长大了嘴巴只剩了吃惊。

        “哎呀娘啊,您咋就不问问妹妹咋样了呢?”杨巧莲的眼神在闵家姐弟的脸上一转便知道此中必是有事。

        可如今什么事情能比的上屋里生孩子的那位重要呢!

        “是是是!”苏婶子一想到闺女便赶紧往屋里跑,这下可好,本来挺宽敞的里屋挤了一下子的女人,立时显得拥挤起来。

        顺婆已经系好了围裙,正按着苏夏至的肚子为她做检查……

        “去烧水吧,孩子已经下来了。”顺婆扶着苏夏至起了身,让她靠在一边,自己则问道:“接生用的油纸和被褥呢?”

        “有,我去拿。”闵青兰听到吩咐后马上就快步走了出去,转身的功夫就抱着一个大卷子费力的走了进来:“两床旧被子做的,早就预备好了!”

        题外话

        还是要再分一章了~

        宝宝明天来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7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