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六十八章 坐月子

第六十八章 坐月子

        热门推荐:、  、  、  、  、  、  、

        80_80802一一的降生给苏夏至和闵岚笙带来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

        这小东西非常的好养活,两三天的功夫吃喝拉撒便有了规律。

        基本日常就是: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准是尿了拉了,收拾干净之后再喂饱,小家伙接着睡……

        如此好带的孩子,让一直亲自哺育她的苏夏至省心不少,生产后第二天便下了地,只是才在地上站了片刻,连衣裙都未穿好,便又被闵岚笙拦腰给抱回了炕上!

        “娘子!你都没有一一乖呢!”他才洗了闺女的尿布,长衫上湿了一片,两只袖子也挽得好高,露出两截雪白纤细的手臂。

        “嘿嘿!嘿嘿!”在炕上已经躺了一天一夜,苏夏至已经觉出屁股疼来,最最主要的是,她从昨天到现在,除了睡觉和给女儿喂奶的时候,基本都是在吃!

        今儿一大早,苏婶子便带着几件换洗的衣服住进了闵家。说是要给闺女伺候月子。

        结果她一来,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便跟着来了。

        苏婶子一进门,就拉着姑爷将女人坐月子需要谨慎注意的事情,一样一样地说了几遍,直到她觉着这些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姑爷的脑海中之后才作罢。

        于是做事认真负责的秀才便把岳母说的这些不但记在了心里,还切实地化为了行动,牢牢地将苏夏至‘钉’在了炕上!

        “岳母说了,坐月子的时候脚不能着地,否则会脚后跟痛……”

        “岳母还说了,就是在被子里,脚上也要穿足衣,否则脚后跟还是会痛……”

        “……”苏夏至无语地盯着一夕之间就变了碎嘴的相公有些无可奈何。

        “可是秀才,你若是再不让我下地,我就快憋死了……”

        “娘子早说啊,这个岳母也有告诉为夫的!”一听娘子下地竟是为了这个原因,闵岚笙快步出了屋,很快就提着那个红漆的恭桶走了回来。

        “呃!”苏夏至一看到这个东西脑袋便‘嗡’地一下大了!

        她心里还在琢磨着要如何告诉秀才自己实在不愿意在房间里解决内急问题的时候,就看见秀才已经伸手将恭桶上的盖子打开了……

        崭新的恭桶里此刻正幽幽地往外冒着热气,飘飘忽忽地在苏夏至眼前蒸腾,只瞬间,便把她的无名火给蒸出来了!

        “呵呵!”她对着秀才装模作样地笑了笑:“你先出去好不好?人家当着你的面真的解决不了……”

        闵岚笙俏脸也是一红,果然拿着恭桶的盖子退了出去:“娘子好了就叫我……”

        叫你?我叫你妹!

        才两天的功夫,苏夏至几乎要被自己老娘那些奇怪的坐月子的风俗给整死了!

        如今还让她坐在放了开水的恭桶上如厕,这是要把她的屁股清蒸了吗?也不怕热水溅上来烫了她!

        忍耐到了极限的苏夏至轻手轻脚的下了地,穿好鞋子,深吸一口气,低头就往门外冲……

        ‘咚’!没想到闵岚笙就站在了门口,苏夏至径直冲到了他的怀抱里,然后就被人家拦腰抱起送回了炕上。

        “为夫就知道娘子会这样呢!”他一副早就看穿了她那点小心思的模样,带着几分得意一边伸手解着她的裙带,一边小声说道:“忍一忍吧,不要作了病。”

        “呜呜……呜呜……”感觉完全成了囚犯的苏夏至捂着脸鬼哭狼嚎起来:“我就要成为第一个被屎尿憋死的活人啦!”

        “娘子不要哭啊!”猛然想起岳母嘱咐的:产妇是不能流泪的,否则依旧必定会成了瞎子之类的话,闵岚笙赶紧弯腰去哄:“要不……”

        “嗯?”听着好似有缓的苏夏至赶紧停了哭声,捂着脸等着他把话说完。

        “要不,为夫给恭桶里加点冷水吧?”秀才为难的说道。

        “嗷呜……嗷呜……没法活了!你们怎么连老子的屁股都不肯放过啊!”

        苏夏至简直要被这个只听老娘话的相公气死了!

        她忽地挣脱了闵岚笙的怀抱,直接下了地,走到衣柜前开始往外掏衣服:“就一句话:你是听我的,还是听我娘的吧?”

        ……

        闵岚笙受到了娘子的威胁,而且苏夏至非常坚决地表示:“如果再在我面前提这些乱七八糟的坐月子的规矩,我就憋死自己!”

        明知道娘子说的是气话,闵岚笙还是毫无条件的缴械投降了。

        因为岳母还说了很重要的一条:“产妇坐月子也不能生气,一生气的话就会没奶水,而且以后还会气大肚子……”

        最终苏夏至扬眉吐气地出了屋,包裹严实地去了茅厕,稀里哗啦地解决了肚子里的那些存货,那一刻,她觉得没什么比此刻更让她觉得轻松的了!

        ……

        苏婶子这是第一次在闺女家住下,也正是因为这次伺候闺女月子,让她对于闺女在闵家的地位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

        原来在闵家,她家傻丫才是最厉害的那个,而且连能管着整个平县的姑爷也是管不了她的……

        月子坐到到第五天,苏春来跟着拉鸡蛋的骡车登了门,还带来了十只老母鸡。

        在看过自己的小侄女之后,他和蔼可亲地对闵岚笙说道:“哎,妹夫,你愿意和我结个亲家么?”

        闵岚笙眉一挑,手立马就抚上了自己的腰,觉着那里又在丝丝拉拉地疼了!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愿意。可娘非说这是亲上亲。”炕上的小侄女眉毛眼睛地已经有了几分模样,一看就是个纤细精致的美人坯子,可苏春来觉得女人美不美的没啥用处,关键是要屁股大!

        因为屁股大了才能生儿子呢……

        现在看看妹夫和自己的妹妹,好像屁股都不大,他便觉得小丫头就是顿顿给吃肉,也未必能将屁股给喂大了。

        “我是完全的不愿意!”

        秀才有点怕苏春来,苏夏至可不怕他。

        见自己的女儿这么小就被人家嫌弃了,她心里那护犊子的情绪空前爆发:“将来娶我家一一的,必定要铺十里红妆,许她百年荣耀,以万亩良田来聘,并能宠她恋她永生永世我这个当娘的才会将她嫁出去!”

        “妹妹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苏夏至的话竟让苏出来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是个孝顺的儿子,苏婶子的话自然要听,可妹妹家的个丫头他觉着又太娇气,以后给他家小奕子做媳妇的,还是选自己家娘子那个身子板的最好,壮得和牛一样的,经干!

        苏婶子一直惦记着的娃娃亲,在娃娃的父母们双方互相看不上的基础上彻底拉倒,她这个当娘的也无可奈何。

        她虽然能说动儿子来提亲,可她也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动傻丫的。

        所以这事儿不成就不成吧,反正孩子们还小,也不急在这一时。

        在闵家用了晌午饭,苏夏至让高越去通知小武套了车送哥哥回家,顺道将苏婶子也一并送回了娘家。

        不是她这个当闺女的不孝顺,而是她实在受不了老娘那些毫无根据的规矩。

        在把自己变成囚犯之前,苏夏至低眉顺眼地将想大孙子想的落泪的娘家妈客客气气的送了回去。

        于是闵家终于又恢复了常态,这让几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苏夏至虽然不喜欢老娘说的有些毫无根据的陋习,但她也并不是一味的蛮干。

        女人坐月子该注意的她会尽量注意。

        比如洗尿布,在没出月子前便被秀才包了,而洗菜煮饭也需要动凉水,她也暂时让位给了闵青兰。

        如此安安静静地又过了十来天,她开始琢磨着和秀才商量给孩子办满月酒的事情。

        闵岚笙被人告到知州大人的案子一直是悬而未决的挂着。双方似乎都忘了有这么一回事似的。

        然而闵岚笙却知道,这不过是暂时的平静罢了。

        老师既然出了手,又派安静来过一趟,那这事儿还有的扯皮,因此他行事更要谨慎。

        鉴于一一的满月酒的日子是在这么样的一种氛围里,小两口商定还是简单的办办就是了,只把两家的亲戚请过来吃顿饭,庆祝她来到这个世上一个月,算是家里正儿八经的添了一口子人!

        闺女一降生,苏夏至便开始自己哺育她,因此小家伙长得非常之迅速。

        不想自己生产过后的身材像嫂子那样的臃肿,苏夏至刻意的调理了饮食,尽量的少食多餐,多喝汤,少吃主食,并且在闵岚笙洗尿布的时候在里屋偷偷地活动着腰肢……

        原本她整个孕期身上都没多长什么,如今再刻意的一调理,苏夏至的身材竟往着玲珑有致地方面发展开来!

        腰肢迅速恢复了纤细,而她的胸脯却因为哺乳而挺拔地支在闵岚笙的眼前,这让只能看不能摸的秀才天天看着,只有上火的份儿。

        好在两个人中间还睡着一个散发这浑身奶香的小婴儿,她一会要吃,一会儿又要拉尿的,让夫妻两个累的都是躺下就着。

        所以秀才心里的那点小火苗,经常是才堪堪燃烧起来,便被闺女的一阵嘹亮的哭声给浇灭,此时他都是赶紧起身,点了灯,然后站在炕边上,准备好尿布,热水之类的东西,等着娘子的吩咐……

        这样的日子对于他们夫妻两个来说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累并幸福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7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