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八十五章 前尘往事(二)

第八十五章 前尘往事(二)

        热门推荐:、  、  、  、  、  、  、

        80_80802在苏夏至的理解,府郡明氏一族的地位堪比六朝望族琅琊王氏与陈郡谢氏。

        明氏也是大梁当之无愧的门阀第一家,其尊贵不亚于岑姓皇室!

        在当今圣上岑相思登基之前,大梁国玺还是他的哥哥岑植掌管的时候,朝中的一品大员与封疆大吏中就有四位是明氏族人。

        就是当下,明氏党羽于朝廷中的地位与数量都是举足轻重的。

        “呵呵,明氏……”闵岚笙冷笑一声。想自己惹上的那个知州大人不就是因为与明氏粘上了一点关系,便敢对他这样的朝廷命官为所欲为么!

        “是的,明氏。”明澈淡淡地说道,语气平和以及,如同在讲一件非常普通的事情。

        听了这些苏夏至还好,毕竟她对古代这些门第氏族之分还没有多少概念。

        而闵岚笙和闵青兰的心中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娘是明氏府郡一支的长房嫡女,我上面还有六位兄长,娘是你外祖父与外祖母的第七个孩子,也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我娘是正一品的御尊贤郡主,而当今的明氏族长是你们的嫡亲的舅舅,我的长兄明澄。”

        明澈说着话从颈上拽出一条金链子挂着的墨黑色的东西,摘下递给闵岚笙。

        闵岚笙脊背挺直地坐在蒲团上,眼睛望着阿弥陀佛的造像,面无表情。

        明澈的手僵在那里,进退都无比尴尬。

        “这是什么石头?”苏夏至赶紧双手接了过来,知道那东西应该是贵重无比的,因此她拿的分外小心。

        “石头?”明澈顿了顿才说道:“也对,玉也是石头。”

        黑色的玉?苏夏至没有见过,瞅着新鲜,看得也仔细。

        手中的墨色玉石还带着明澈身上的体温,这让苏夏至想起了一个词:软玉温香。

        而且她也有种错觉,就觉得手里的东西是软的,润的,似乎用手一攥便能随意捏出形状来。

        工整端庄的一块长发型的玉片给人大气磅礴的感觉,凝神望去,墨色的玉石上隐隐的有着云状的花纹,那不是雕琢上去,而是生在玉里面的。

        这样的纹路再配上这样的颜色很容易使人想起广袤的夜空中云卷云舒的景致。

        翻过来调过去的看了,一面一个古朴雅拙字迹,苏夏至都不认识。

        不过这两个字凑在一起,她是能猜出来的:“明澈?”

        “不错,难得你竟能认得!”明澈点点头,眼中有了嘉许的意味:“这字体是我明家先祖所创,传承千年,识得的人并不多。”

        “让您笑话!”苏夏至把玉双手捧着送回给她:“我大字不识几个,其实我是猜的。”

        “哦?呵呵!”明澈听她说话率真,心里便又喜欢了几分,伸手接了那玉石又挂回自己的颈上,慢声细语的说道:“这是我明氏一族的信物,一般明氏的子弟用的是羊脂玉,只有长房嫡系才用的是宿玉。”

        宿,黑夜的意思。苏夏至咧嘴笑道:“难怪我看到它就想到了夜空。”

        “这个,娘先收着,等见到我的孙女的时候,就是她的。”明澈戴好了信物,又整理好缁衣,轻声说道。

        “……”给一一?一一可是闵家的女儿,带着明家的信物可是不妥。

        苏夏至眼睛瞟向闵岚笙,发现他还老神在在地对着阿弥陀佛造像相面……

        “我娘生我的时候都四十岁了,我啊,从小便骄纵异常,任性的很。”也不管孩子们听不听,明澈自顾自地继续着讲述。

        “府里太大了,整日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在玩耍。旁的小孩子是不敢来我娘的院落的。”

        “她有一品郡主的封号,谁见了她都是一套繁文缛节。每每如此,旁人自是不喜,因此来找我玩耍的伙伴便少之又少。”

        “娘到了开蒙的年龄,我娘和爹爹早早地便请了宫里的女先生过来教导于我。”

        “人来了几拨,最后都被娘欺负的哭了鼻子!”

        说道这里,明澈拢住袖子遮住口鼻低声笑道:“那几个女先生,有点比我娘年岁都大,竟被我这个小丫头气得哭天抹泪,你们说有不有趣?”

        有趣吗?苏夏至摆了一个龇牙咧嘴的笑容给她,算是作为听众捧了场。

        可她一点儿也没有觉得明澈这样的行为有啥可笑的,她只替那些宫里出来的女先生们感到了悲哀,竟遇到了如明澈这样有钱有权任性的女娃!

        明澈止了笑,在身边的三个孩子脸上一次看了过去,然后依旧对着苏夏至问道:“无趣么?看来,娘过去可真是太刁钻了。”

        苏夏至对上她好看的大眼睛,她竟觉得就是在此时看来,明澈的眼神都是清澈无比的,如同一个不谙世事地孩子。

        无端地心里一紧,她伸出手去在明澈的膝上拍了拍。

        “小时候真是不懂事。”明澈接着说道。

        “教习们都气走了,我娘便准备亲自教授我识字读书。只是我在我娘面前只知道耍赖发脾气,让我练得字帖也都被我撕了,笔砚更是不知道毁了多少……最后我娘都要死心的时候,我听见在院子栽花的花匠的儿子说,学馆里来了位先生,是个秀才,学问很好,就是脾气不好。”

        “这是我家秀才的父亲吧?”听得认真的苏夏至又情不自禁的插了嘴。

        “你可真是聪明!我一说就被你猜到了。”明澈对苏夏至又点了头,眼睛望向闵青兰:“滢心,你啊,生的就像你爹呢。”

        “我……我现在不叫那个名字了。”闵青兰躲闪着母亲的目光,小声地说道。

        “滢心,滢心……这是我生了你之后娘与你爹爹一起给你取的名字啊……为何就改了呢……”明澈喃喃自语着,目光有些游离。

        又过了片刻之后她才自己从回忆中惊醒,接着方才的话说了起来:“我听了花匠儿子的话便生了作弄那小秀才的心,于是便对我娘说要去学馆听课。”

        “那学馆是给明家的家生子子弟以及新买的下人学习的地方,我娘当然不肯让我去。”

        “我闹了几次,我娘都不为所动,于是我就动了脑子,好好的一想,想出了一个对付我娘的法子!”

        “从那往后,我便假装忘了要去学馆看小秀才的事情,天天在内院里胡闹。我娘宠我,只要我不出去惹事,在内院里随我闹腾。”

        “后来,趁着我娘去家庙礼佛的机会,我换了小厮的衣服偷偷溜去了那个学馆。”

        “他来给那些孩子授课的时候,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我,当时你爹的神情娘现在都还记得。”讲述间,明澈清冷的眼神里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一抹暖色。

        “他啊,是不错眼珠地看了我好久之后才问了我的名字。”明澈歪着脑袋,嘴唇微微翘起,看着像是在笑。

        苏夏至也是不错眼珠的看着她,只觉得岁月对她确实是格外的眷恋,只这样单纯的看明澈的外貌,分明还有几分怀春少女的妩媚,美的不可方物!

        “我也很聪明的!”明澈对望向自己的苏夏至一笑:“当然不能和他说实话了,我告诉他我叫琉璃,是内院的小花匠。”

        “于是啊,他便让我写自己的名字。”

        “我虽然早就开始提笔识字了,可我一直对这些不上心。琉璃两个字是佛经上的,我只听我娘念过,哪里写的出?”

        “姬先生……是了,你爹对我说他叫姬玄,娘不懂,为何他自己要改了姓氏呢?”

        “闵姓本就来自姬姓,是同根同族的传承。父亲那时应该是用了先祖的姓氏。”一直默不作声的闵岚笙缓缓接口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明澈慢慢地阖上眼,在心里琢磨着儿子这句话的意思:原来,我们从最初的相遇便是从相互的欺骗开始的……

        “姬先生见我写不出‘琉璃’两个字,便亲笔写了给我,并让我回去一定要练会。”

        “他说,人什么字都可以不会写,唯独自己的名字是一定要会认,会写,会读的……”

        “可他自己为什么要编了个假名字对我?我与他生了一双儿女,为何都换不来他的一丝真心呢!”

        才说了几句,一项八风不动的明澈忽然有些激动,她摇着闵岚笙的手臂,说话的声音都大了许多,这么多年了,这是她心中的一个死结:为何啊,他们都生了两个孩子了,他还忍心抛弃了自己!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啊……

        闵岚笙心里难受极了,他看着那个面容与自己一样的母亲,想着这许多年来她过的孤苦伶仃的日子,他也说不出一个答案来。

        那个能说出答案的人已经死了,就埋在闵家不远处的山上。

        “要不,您歇歇吧?”觉察到她情绪变化颇大的苏夏至忙小心的问道。

        明澈松了握着儿子手臂的手,低了头又继续的开了口:“我在书馆听了半日的课,学了两个字,很高兴的又偷偷溜回了内院。”

        “回去便听他的话趴在桌子上练字,就写琉璃两个字……我写了好多遍,一直到到天快亮的时候都在写,可我总觉得自己写的没有姬先生的字漂亮!”

        过去了这么多年,明澈始终保持着那个最初的习惯,称呼自己的相公为:姬先生。

        “练了一宿的字,天亮以后我才睡,本想就睡一刻的,可我睡过了时辰。”

        “想着给他去看看我写的字,我便高高兴兴的跑去了学馆。”

        “可今天他看见我便沉了脸,说晚了的学生便要受罚。”

        “我看他拿着戒尺过来,心里怕的紧,忙吧手里的字都递给他,可他不看,拉着我的手就打了我的手心!”

        “那几下可真疼啊……我生在明家,身份尊贵,谁敢打我?姬先生便打了我……”

        明澈柔弱无骨的手掌握紧又张开,轻轻的颤动着,似乎隔了经年,那痛仍在一般。。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