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九十四章 有女如此

第九十四章 有女如此

        热门推荐:、  、  、  、  、  、  、

        80_80802大热的天,又才从挂面作坊回来,苏夏至觉着身上黏糊糊的,干脆往锅里多加了半桶水,想好歹洗个澡凉快凉快。

        见外面两个孩子玩的挺好,她便在厨房里忙着点火烧水,并未急着出来。

        端端正正地坐在葡萄架下的一一已经看了站在太阳地里玩的满头是汗的苏奕半天。

        在吃完手里的甜瓜之后,她细声细气地开了口:“哥哥,你过来。”

        苏奕正玩的带劲,自然不肯轻易停下,只是眼睛盯着地上转得东倒西歪的陀螺摇了摇头。

        “再不过来我就告诉姑姑!”扬起小脸看看天上挂着的大火球,一一还是不想走出这片阴凉去。

        苏奕依旧摇头:“告诉姑姑也不怕,姑姑疼我。”

        “我要告诉我大姑姑,你又脱衣服。”小丫头不紧不慢的说道。

        苏奕眨眨眼,脑子里闪过乐乐尿了裤子被她娘打了一巴掌的画面,觉着一一的大姑姑没有自己的小姑姑好。

        不过大姑姑的巴掌似乎很有些作用,闵青兰虽然没有真的打过一一和暂时居住在闵家的苏奕,不过却是没少打乐乐。

        乐乐这个小丫头也不知是怎么了,都三岁多了还是会经常尿裤子,而且夜里也会偶尔的尿床,这让闵青兰经常要拆拆洗洗,开始还好,只是乐乐尿床和尿裤子的次数多了,她便没了耐性,会和孩子发脾气甚至动手不轻不重地打几下。

        因为这个苏夏至没少和她沟通,总觉得孩子尿床只要不是病就没啥大不了,不至于对小丫头又打又骂的。

        而闵青兰眼看着比乐乐小的一一不到一岁的时候便已经会控制拉尿,她便更觉得自己的女儿不如弟弟家的。

        苏夏至对待自己的孩子是完全的散养。

        既疼的不行,又会给一一适当的自由,她这个当娘的也没人教过她要如何教育好孩子,于是她便把女儿当做了儿子养,娘两个好到分不开,她也从未对孩子发过脾气。

        因此看着三岁多的乐乐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小模样,苏夏至这个当舅母的便越发觉得闵青兰有病!

        隐约记得前世似乎女人到了岁数会有个内分泌失调的病症叫什么‘更年期’,苏夏至总算是明白了:大姑子姐是更年期提前了!

        不过提前的有点多,二三十年吧……

        被一一威胁着,不情不愿地走进了葡萄架下的苏奕站在坐在小板凳上的妹妹面前,是个居高临下的姿态。

        苏春来生就一副高大威猛的身材,杨巧莲的个头在女子里也算是高壮的,苏奕的小身板有了爹娘的遗传,在同龄的孩子当中几乎到了‘一览众山’小的地步!

        若不是他还张着一张肉呼呼的娃娃脸,很少有人能把他同三岁的孩子联系起来。

        如今他身上连根线头都没有的光溜溜地站在一一面前也不说话,拧着眉头,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一一盯着他的小*仔细地看了半天之后一扬头,轻声细语地问道:“嗳,你这个哪来的?”

        苏奕低头一看她指的东西便想摇头,转念一想:爹爹说过,男子汉大丈夫到哪里也不能认怂!

        于是苏奕经过一番慎重的考虑之后言之凿凿地说道:“这是我爹爹给我的。”

        “那这个有什么用?”一一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向来喜欢刨根问底,而且经常将闵岚笙问的理屈词穷,只能灰头土脸的看着娘子给他的宝贝女儿灌输歪理邪说而毫无办法。

        “有了这个就可以站着撒尿了!”苏奕得意地走到葡萄秧旁边双手叉腰‘哗啦哗啦’地做了示范。

        一一很羡慕哥哥身上能有这么个好玩的东西!因为她自己就不会这样站着尿尿。

        “厉不厉害?”看着被自己尿出一个坑来的地面,苏奕面无表情地得瑟着。

        “厉害!”一一点了头,决定讨好一下哥哥:“我娘说一会儿卖冰酪的就来,我的不吃了都给你!”

        “可你能和你爹爹再要一个给我安上么?”小姑娘满怀希望地问道。

        “不用和我爹爹要,你爹爹也有的。”苏奕是个实诚孩子,又见妹妹把那么好吃的冰酪都给了自己,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嗷……原来我爹爹也有……”小丫头老神在在的又抬头望了望天色,琢磨着爹爹还有多久才回来……

        “夏至,你看看你哥哥的儿子,都尿到葡萄秧上去了!”闵岚笙才给乐乐换了衣衫,两手端着木盆出了东屋,身后还跟着小猫似的乐乐。

        “尿就尿了,总不能憋着尿裤子。”苏夏至热的出了一身的汗,正在厨房里烧火做水想洗个澡,耳边听见大姑子又叨叨小奕子,以为她又是没事找事,所以随口说了句。

        这话闵青兰不爱听了。

        她也知道弟妹绝对不是有意编排自己家的孩子,她还是觉得乐乐太不争气,否则她也不用听这些闲话了。

        憋着气走到井边打了一桶水,她舀了一瓢倒在盆子里,用手把盆子里的衣裳往水里一按,一股子尿骚味就扑面而来,闵青兰心里的邪火又冒了上来。

        这时乐乐正咬着手指神情呆滞地站在太阳地里望着葡萄架下聊天的兄妹两个,闵青兰越看越觉得自己这个孩子是个傻子,不禁伸手推了她一把:“你这个傻子!站在太阳地里不怕晒死吗!”

        乐乐是个早产的孩子,虽然后天在闵家并未亏待她们母女,可先天的不足还是让她生的有些纤细瘦小。因此她娘这一把毫不意外地就把她推了一个跟头!

        “呜呜……呜呜……”乐乐摔到在地上,才哭过的眼睛马上就落了泪,她扁着嘴,委屈地瞅着闵青兰,倒在地上不动。

        而闵青兰见到孩子摔到在地也是心里一疼,在看到女儿这种不争气的眼神,她心里的火又下不去,因此上便站在一边和孩子较上了劲,口中吆喝着让乐乐自己站起来。

        “闵青兰,你要是有病就赶紧治!别老拿孩子撒气!”听到外面的哭声,苏夏至一皱眉,起身往厨房的窗外一看,她连忙跑了出去,一把将小手扶在地上挣扎的乐乐抱起,一边给孩子抹着眼泪一边对闵青兰吼道:“咱们大人再有什么火也别冲着孩子出!你自己用手摸摸这晒了半天的地有多烫,真伤了孩子你这个当娘的不心疼吗?”

        “我……”闵青兰被苏夏至一骂立时也清醒过来,心里面后悔的要死,也觉得是自己太差劲。

        “走,咱们到村口去等着,等买冰酪的来了,舅母给你们买着吃……”也顾不上洗澡了,苏夏至浑身汗津津地抱着乐乐,身后还跟着苏奕和一一,娘几个急吼吼地杀出了院子……

        方才还热闹的院子里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只剩了后悔不已的闵青兰蹲在井边闷声不响地洗衣服。

        用手拿起衣服揉搓几下之后,闵青兰忽然用手怕打着盆子里的水自我嫌弃地小声说道:“我这是怎么了?好好的,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么!”

        山下村在苏夏至精心的经营下,如今是远近闻名的富余村子!

        村子里的女人大多进了闵家的挂面作坊,而山下村的不多的一些土地也都种上了最近销路好得不能再好的辣椒,几乎家家的日子都变了模样。

        又因为凡是住在这个村子的里的农户们都可以用很少的银子送自己的孩子进学堂,而且他们还可以在忙活了一天以后回家不去煮饭而是去东家办的厨房里去吃饭……

        总之这些新奇的,与众不同的做法慢慢地让山下村有了名气和人气,大家都是想方设法地想与这个村子的人攀上亲戚,也好让自家的日子好过起来。

        而村子出名的好处很多,其中一条便是到这个村子里的游商多了不少,让大伙可以在家门口就可以买到一些针头线脑过日子的东西,很方便。

        打一数伏开始,苏夏至就叫了镇子上唯一的一个买冰酪的摊子隔天来一次,每次她都会将整个摊子的冰酪都买了,一共四十碗,正好给学堂的孩子每人分一碗之后,自己家的几个孩子也能吃上。

        “妹妹,不是你的那碗冰酪给我了吗?”苏奕吃东西快,几口就吃完了那一小碗冰酪,随后眼巴巴地瞅着一一小手里托着的那碗还冒尖的冰酪咽口水。

        “那!”一一说话算话,非常豪爽地将手里吃了几口的冰酪递给了苏奕,转头对着买冰酪的汉子说道:“伯伯,再来一碗!”

        “好嘞!”知道这穿着不男不女的小娃娃是山下村女东家的独苗,买冰酪的汉子分外殷勤地拍着小姑娘的马屁,光是各种果粒就多加了两勺,再撒上半勺白雪似的砂糖在冰上,转眼间又是一碗冒尖儿的冰酪到了一一的手上……

        苏夏至领着孩子们在村口的大榆树下玩了好一会儿之后,将几个孩子个个都哄得眉开眼笑地才回了家。

        离开时‘半疯’状态的闵青兰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正蹲在厨房的门口摘菜。

        抬头看见弟妹眉飞色舞得与几个孩子说说笑笑地进了院子,她连忙讨好地说道:“夏至,回来了……”

        苏夏至一撇嘴,拉着乐乐小声嘀咕道:“离你娘远点,小心她一会咬人!”

        “我说你怎么教孩子呢?”闵青兰耳朵尖,苏夏至说的话一字不落的都被她听见了,她哭笑不得地说道:“谁还没个有脾气的时候啊,你不是有时候也对着岚笙发脾气吗?”

        “岚笙是大人,乐乐是孩子,能一样吗?”苏夏至梗楞着脖子说道:“再说了,你这两个丫头不都给我了吗?”

        “我告诉你,以后你再打我家乐乐,我就跟你拼命!”

        “得得,我惹不起,躲着你们行了吧……”闵青兰笑着端着一盆子才摘好的蔬菜进了厨房。

        闵岚笙放衙回来的时候,一院子的欢声笑语外加满鼻子的饭菜香气,这让劳累了一天的他感到分外的舒心与恬淡!

        先与姐姐打了招呼之后,又去厨房与娘子‘脉脉含情’地注视了一眼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进了正屋,准备换身轻薄的衣衫去去暑气。

        一一不声不响地跟着父亲进了屋,闵岚笙俯身先在闺女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才笑着进了里屋。

        一一又不声不响地跟了进去……

        片刻之后,从屋里传来闵岚笙的一声惨叫,吓得在厨房里炒菜的苏夏至拿着勺子就往屋里跑,进门前不忘对着闵青兰喊了一句:“去厨房看着菜!”

        里屋地上父女两个正虎视眈眈地对着凝视。

        “爹爹抠门!”一一扁着小嘴细声细气地叫道。

        “这个不能给!”闵岚笙双手捂裆,一脑门的汗珠子!

        “哥哥就有!是他爹爹给的!”一一不服气地据理力争。

        “什么东西啊,你们爷俩争成这样?”苏夏至不明所以,当起了和事佬:“秀才,给她吧,给孩子玩一会儿,等她睡了你再收起来不就成了……”

        “胡闹!”闵岚笙俏脸憋得通红,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