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二章 留宿明府

第二章 留宿明府

        热门推荐:、  、  、  、  、  、  、

        “姐姐,快来给太祖母磕头……”一一走过去拉着娇娇和乐乐站成一排,似模似样地给明岑氏磕了头,并自觉地退回到了苏夏至的身边。

        “是。”掌事嬷嬷应了,只走到门口去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句便又站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看来太祖母是准备少了啊……”她沉思了一下,才说道:“既然小妮子开口要了,就再去准备两块吧。”她回头对着素颜说道。

        明岑氏一愣,眼睛望向苏夏至身边两个小丫头的时候明显有了不同。

        只是不等明岑氏开口,一一却先说道:“太祖母,姐姐们的呢?”

        她的孩子,谁动心思也不成!

        这话入了苏夏至的耳朵,不禁让她的心一沉,随即便警觉起来。

        被唤作素颜的掌事嬷嬷微微一笑,随即说道:“难怪您上次出去见了这孩子便赞不绝口,如今一看,果然是与别家的娃娃不同。竟然像是您亲手带大的呢!”

        “哈哈!”老太太仰头一笑,似乎是心情极好,她回身对身后跟了自己一辈子的掌事嬷嬷说道:“素颜,你说她好不好玩?”

        一一点点头:“太祖母喜欢我。”

        老太太拉过一一将她揽在怀里说道:“你不姓明,你知道太祖母为何要给你吗?”

        一只小巧的木盒被掌事嬷嬷打开双手递到了明岑氏的手中,她伸出保养的极好的手去挑起里面的一根掐丝金链子,把缀着一方宿玉的牌子挂在了一一的颈间:“这是咱们明家嫡系才有的。”

        一一的话对了老太太的心思,原本就喜爱她的明岑氏对着身后一伸手:“拿来。”

        “听听,这孩子多懂事,左不过才几岁的娃娃,就懂了孝道,你娘教的不错!”

        “回太祖母的话,这些衣衫都是我祖母和我大姑姑亲手给缝制的呢,我若是不穿,便辜负了长辈们的一份心思了。”

        明岑氏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之后,笑着说道:“瞅瞅你娘给你打扮的,怎么一直都穿小小子的衣衫?”

        “嗳!”一一脆生生的应了,起身走到她的身前。

        老太太对跪在闵岚笙身旁的一一招招手:“妮子,过来!”

        “快扶起来!”明岑氏笑逐颜开,她身边的掌事嬷嬷赶紧走了出去伸手扶起了苏夏至。

        走在前面的闵岚笙放慢了脚步,待到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之后才对着左首的明岑氏行了礼,等到苏夏至走到身侧时,才与她一起对着老太太跪了下去:“岚笙携妻女给外祖母,祖母请安!”

        一身贵妇便服的明岑氏与一身素衣的明澈分别坐在桌子的两边,脸上都带着笑望向门口。

        屋子比苏夏至想想的还要大,从门口到正对着的堂画下面的桌子前离着挺远。

        “知道。”小姐俩齐声应了。

        “挺胸抬头站直喽,你们都是娘的闺女知道吗?”在进门前,苏夏至弯腰在娇娇和乐乐的耳边说道。

        “不敢。”闵岚笙不温不火地一笑,也并未否认,回头看了苏夏至一眼,领着一一迈步进了屋子。

        “都进来吧!”屋里传来明岑氏温和的声音:“你们啊,是越来越没有眼色了,我这外孙子眼里第一等重要的便是他的娘子……”

        嗯?闵岚笙一皱眉,并未动身,而是沉声问道:“太夫人只让我一个人进去?”

        “闵大人,太夫人请您进去呢。”转眼婢子走了出来,抬手挑了锦缎的门帘,从里屋走出一位打扮的绢人似的年轻女子,端庄地对着闵岚笙行了礼,轻声漫语道。

        “呵呵!”在人家的门口,苏夏至不好议论主人的婢子,只是一呲牙,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来,那意思十分明显,几个孩子常跟在她的身边,自是懂得。

        “娘,那个姐姐的仪态很美呢……”乐乐扯了扯苏夏至的时候,小声说道。

        婢子抬眼看了看跟在管事身后的一家子,眼神最后在闵岚笙身上一顿,随即转身,姿态娉婷地进了屋里。

        走在前面的管事弯着腰对屋子门口立着的婢子轻声说道“|来了。”

        在苏夏至不靠谱的碎碎念中,一家人终于进了内宅,并在一所高大宽敞的屋子外面停了步。

        不过心眼大得绝对超乎想象的苏夏至是不会有这样的自卑,走在深深的甬道上,她左顾右盼地东张西望着,没有一点压力,倒是替明府的下人们感慨了一番:这么多房子啊,一天擦一遍都要累个半死吧……

        走在那些穿着高贵的下人身后,会有种自己才是下人的错觉!

        这也难怪曾经在明府做过下人们先生的姬玄会那样的自卑,想来他那时也会有这样的感慨:穷其一生也达不到这样的身家吧?

        只看这些错落有致格局优雅的屋舍处处不经意散发的奢华底蕴便会让那些胆小的人畏缩。

        重重叠叠间,过了一进院子又过了一进院子,从雕梁画栋中穿行,苏夏至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百年世家。

        明府的管事只稍微一愣便不动声色的走到前面去引了路。

        “都下来,娘带你们去给外祖母磕头!”既然几个丫头都叫了自己娘亲,那就都是嫡小姐……苏夏至自作主张,把几个孩子从车上抱了下来,简单地给她们整理了一下衣衫,便把一一的小手交到闵岚笙的手里,而她则一手领着娇娇一手领着乐乐,笑模笑样的往前走去……

        嫡小姐?苏夏至回身望着才从车厢里探出头来的几个小丫头,心里琢磨道:明家老太太的意思是只让我带一一过去吧?

        闵家的车队才在明府停稳,一名管事模样的斯文男子便迎了过来,与先前马车上的中年男子小声说了几句话之后,那名管事走到才下了马车的闵岚笙夫妇身前行礼道:“闵大人一路辛苦了,太夫人请您携夫人以及嫡小姐进去说话。”

        苏夏至的马车里大人孩子已经坐了五个人,猫小白被高越带到了他的那辆车上,闵家的车队在稍事停留后,跟在明府马车的后面进了府郡的城门。

        ……

        猫小白闭上嘴巴听着她说话,然后又张大了嘴巴吐着老长的舌头继续‘哈赤哈赤’地散着热气……

        苏夏至蹲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它的大脑袋:“再说咱家也得有人看着啊……”

        “我不是怕你离不开你的大小老婆吗……”

        猫小白长途奔袭,脖子上还挂着半根被扯断的绳子,许是太累了,此刻的它趴在地上满眼泪水地仰视着苏夏至,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真的是你啊猫小白!”苏夏至弯下腰鼻子酸酸的抚摸着使劲张着大嘴哈赤哈赤喘着粗气依旧不忘对着她用力的摇着尾巴的大黑狗……

        也幸亏是闵岚笙跟在了她的身后,否则找猫小白这样膘肥体壮的体格,又是这么快的奔跑速度,一准儿能将苏夏至推一个跟头!

        一条黑影由远及近,移动迅速,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一声狗吠之后,猫小白已经越过高越,只在他跟前停了一下,便迅速地扑向苏夏至……

        “猫小白?”听到她喊声的高越一下就从车上跳了下去,纵身一跃,已是跑到了苏夏至的前面,只听见他惊喜的叫道:“嫂子,真的是猫小白追来了!”

        “猫小白!我们在这里……”苏夏至的喊声让不少路人对她侧目而视,可她顾不上了,提着裙摆竟是越跑越快……

        摸不清状况的闵岚笙不敢停留,忙提步跟了上去。

        “娘子?”走了两三步之手,闵岚笙想要拉住她,却被苏夏至用力的甩开,然后她小跑着往回去的路上跑去!

        “嘘!”苏夏至眼睛望着马车的后面,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扶着他的手臂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去……

        “是坐累了想要下来走走吗?”闵岚笙关切地问道。

        “等一下!”苏夏至探身将正要上车的闵岚笙一把推了出去,她自己也纵身跳了下来,只是因为在车上坐了太久,她的腿和脚都麻酥酥地,一阵摇晃之后,赶紧抓住了闵岚笙想要扶住她的手!

        依着闵岚笙的辈分,明家的人大多都是他们的长辈,双方见了面,明家又是规矩繁多的世家,磕头行礼什么的自是免不了的。

        可去明府就不行了。

        除了年节给老娘磕过头,她还真没让膝盖遭过罪。

        好在她生在了小门小户,又嫁到了山下村这样的小村子,再加上闵岚笙宠她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所以别看她前几年是受了穷也收了累,唯独没有受过气。

        苏夏至生来无拘无束的性子,最讨厌那些繁文缛节。

        闵岚笙转身撩开帘子,望着坐在里面的四个眼巴巴望向自己的娘子和小丫头们,他无声地叹了口气:“看来,又要给娘子添乱了……”

        “是。”中年男子态度恭敬的抱拳回礼之后快步走向停在路边的明府的马车。

        于是他态度温和的一拱手,对着来人说道:“有劳了,还请前面带路。”

        世家做派就是寻常百姓不同,提前五天就在道上围追堵截,闵岚笙就是想绕道也是不行的了。

        一名气质雍容的中年男子对着从马车上下来的闵岚笙躬身施礼道:“闵大人,小人奉明太夫人的命令,已经在再次恭候了五日了。”

        闵家的马车在府郡的城门外被拦了下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