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五章 寸草春晖(第一更)

第五章 寸草春晖(第一更)

        热门推荐:、  、  、  、  、  、  、

        现在听起来,就觉得很幸福……

        俺老娘就经常这样对俺说话:还不吃饭?饿死你!

        只是她们表现的方式不同罢了~

        每个妈妈爱孩子的心都是一样的~

        当了母亲才会更理解母亲~

        题外话

        “哦。”苏夏至弯腰在身下的凳子下摸索了一阵掏出两个鸡蛋来塞进他的手里说道:“多吃几个,好几天了,再不吃完都坏了……”

        “我……我饿了……”闵岚笙似是而非地答道。

        “你老看着我干嘛?”感觉到秀才不明所以的眼神,苏夏至大大咧咧地问道。

        一想到娘子屁股,闵岚笙的心思就活泛起来,眼睛不受控制地在苏夏至的腰上胸脯上扫来扫去。

        闵岚笙望了她一眼,自己也换了个姿势,很羡慕娘子能想怎么呆着就怎么呆着的坐姿,不过他心里仍旧不忘腹诽:你的屁股本来就是两半的,我又不是没见过……

        苏夏至非常没有形象地歪在一只装着衣服的包袱上咬牙切齿的说道:“明儿咱说什么也不能这么坐着了,老子的屁股都给颠成两半了!”

        才上路时的新鲜感退去,在马车里摇晃颠簸了几天的大人孩子们都有些蔫蔫地。

        在现代社会生活过的她没经历过如今这般的长途奔袭,直到走了几天之后,苏夏至才知道了这天天坐在马车里的厉害!

        不过瞎猫碰到死耗子,她用对了招数,总之是一家子全须全尾的出来了,苏夏至也就不去心疼那只玉瓶了。

        这其中的渊源隔了年头不少,又是皇室秘闻,她这样身份的人自然难以知晓。

        而当时在位的皇帝景帝为了平息事端,才封了明岑氏一个一品郡主,这对于她家这样的岑性旁支的郡王来说已经是难得的恩典了,深说起来,明岑氏倒是沾了死去姐姐的光了……

        当年也正是因为明岑氏的姐姐死的太惨,让帝都里的几家皇亲国戚都看不下去,一起联名弹劾万皇贵妃。

        殊不知明家老太太怕的却另有其人。

        她以为是借了姜温那个国舅爷的光。

        苏夏至用那只装过‘花塑骨’的玉瓶忽悠了明家老太太一番才得意顺利脱身。

        ……

        “我的闺女我来疼,用不着别人给分个高下!”想起明家老太太的做派就堵得难受的苏夏至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明岑氏终究还是看不上闵青兰的两个女儿,哪怕是她们已经过继到了闵岚笙的名下,她依旧看不上……

        只是那玉用的却是羊脂玉,明显的与一一戴的那块天差地别!

        荷包里一块雕工精致的玉片用金链子穿着,显得富丽堂皇,上面刻着娇娇的名字。

        苏夏至接了,先是用手一捏,便猜了个十有**,待到拿出来一看,她马上撇了嘴:“收着吧闺女,能卖不少银子……”

        “娘,您看看。”娇娇也从脖子上摘下一个荷包来递给苏夏至:“这是太祖母给的。”

        “是!”一一听了母亲的话,将那只荷包郑重地塞进了衣襟里,并拍了拍:“这下好了。”

        “好好留着吧。”苏夏至小心地那那张丝绢叠起,又装回荷包里给一一挂在颈间:“这是祖母的一份心呢……”

        这是她作为长辈,留给孩子们的最最诚心的祝福了,而她也深信这祝福必会灵验,她的儿子儿媳还有她的孙子们,都将幸福……

        这上面的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她亲自写下的,甚至连那点朱砂丝绢也是用她过去抄写经文攒下的银子买来的,没用明家的一点东西。

        三个孩子,三张经文,她的左手指尖已经被刺得没有一处是好的,可她写的心情愉悦极了!

        尤其是家里有小孩子的更会供养这个咒子,求菩萨保佑娃娃们聪慧伶俐,辩才无碍!

        善男信女常会诵念,以求破除烦恼障碍得大智慧。

        文殊心咒有十八大功德!

        而为了防止经文褪色,和表示自己抄写时的虔诚,抄经的墨汁里她加了朱砂和自己十指的鲜血……

        丝绢上的蝇头小楷字字娟秀,正是明澈的手迹。

        闵岚笙拿起丝绢来只看了一眼,便红了眼眶,他别过脸去对着车窗,直到将眼里的泪水都忍了回去才轻声说道:“这是文殊心咒……”

        “给爹爹看看。”一只素白的手伸了过来,一一从母亲手中拿过丝绢双手捧给了父亲。

        再一看上面的文字原来是梵文,便猜到这一定是明澈手抄的经文了。

        丝绢一入了苏夏至的手,她便闻到了一股子奇怪的味道。

        “娘亲,这是什么?”一一摘下明澈给她挂在颈间的荷包,掏出里面的一张叠的整齐的丝绢来看了看问道。

        苏夏至知道他心情不好,于是与孩子们说话的身影都可刻意的压低了很多。

        车厢里的闵岚笙一直闭着眼靠在身后的大包袱上沉默不语着。

        闵家的马车在天亮前已经驶上了管道,朝着京城的方向稳稳地行驶着。

        ……

        “小姐?我孙女都这么大了,你们还叫我小姐?”明澈回了头,语气冷淡的说道:“以后都叫我夫人吧……”

        “小姐,我们是去平县么?”一名壮硕的仆妇走到她身后低声问道。

        晨曦里,飘散着雾气的道路边上,面色苍白的明澈一直看着儿子的马车没了踪影还痴痴地立在路边。

        “走吧,这次娘看着你们先走……”

        可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她不能逼着明澈与他们同行。

        “娘,若是手里亏了银子或是有了事情,便去山下村……”对于这个神仙一样婆婆,苏夏至是颇有些放不下的。

        “走吧,别误了时辰。”说的话再多终是要分别,明澈对着身后的儿子儿媳挥挥手,又站到了路边上。

        “嗯。”一一重重地点头,似乎岁数最小的她照顾姐姐们是应该的一般。

        “好好听你娘的话。”孩子们的小脸依次摸了过去,最后她对着一一说道:“一一要照顾好姐姐们。”

        “谢谢祖母!”明澈性子虽然清冷,对孩子们却是很好,也只有见到这几个孙女的时候,她才会长久的笑。

        明澈笑着挨个抱了孩子,然后从袖笼中拿出三只荷包来给几个孩子挂在颈上:“原本外祖母是想把那块宿玉给你一一的,现在你已经有了一块,外祖母只好也给你这个了……”

        “祖母!”几个小丫头一起爬了出来,站在车厢的门口叽叽喳喳地对着明澈叫着。

        明澈说着话走到苏夏至乘坐的马车前,对着从车厢里探出头来观望的几个小丫头招招手:“过来!”

        “我一个人住惯了,还是喜欢庵里的清净。等再过上几年,实在老了的时候,再去与你们同住吧。”

        “娘,您为何不愿与我们一起进京呢?”闵岚笙拉住她,小孩子似的问道。

        “青兰有孕,我准备去陪她几个月,待她生产后,我还会回菩提庵常住,你们若是有了闲,多写几封书信与我就是了。”

        “生而不养,娘总是觉得欠了她们姐弟的。”明澈眼神清净如水地望向苏夏至:“你们两个,娘放心了……”

        “那就与我们一起进京吧。”苏夏至走近她,劝道。

        “那样也好。”明澈点点头:“昨日晚宴,娘看着夏至拒绝了明家送给你们的那几个人就知道了,你们确实不需要娘在明家待下去了。”

        闵岚笙摇摇头,轻声说道:“我并无野心,只是觉得生为男儿总要有所作为。这做官也如是,不管是在平县还是在帝都,我尽本份就是了,其余的皆不强求。”

        古人做官,尤其是做在了高位上的大官,身后大多是氏族支持的,否则势必人单力薄,难以施展作为。

        明澈说的没错。

        “娘回娘家住下就是觉得你要去京城里做官,有明家在后面支撑着,就会容易些。”

        明澈的眼睛依旧盯在儿子的脸上,似乎是怎么看也看不够一样。

        闵岚笙听得眼中一热,拉住了明澈的手说道:“您既然出了明府,就不要回去了,跟着我们一起去京城吧?”

        “娘送送你们。”明澈拉起了对着自己行礼的闵岚笙,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摩挲着,眼中俱都是不舍:“娘总是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为何你大了,娘也总是会想起那时的你呢……”

        “您这是?”苏夏至看见又换了几年前装束的明澈总觉得有事儿,于是她顾不上行礼便直接问道。

        “您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方才我和娘子去您的院子辞行,见里面还黑着……”闵岚笙走到明澈面前躬身施礼道。

        苏夏至回头,正看见换了一身缁衣的明澈素素净净地立在道边,正面色平和的望着他们。

        “娘?!”这边苏夏至还看着形影不离的一对儿新好基友挠头,身后的闵岚笙已经快步朝着路边的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快步走了过去。

        这组合……苏夏至看得皱了眉,心道:我可是和高婶子说的挺好,让你在京城混个一两年,娶个帝都的姑娘回去风光风光,你可别领着个汉子媳妇回去……那我和你娘不可好交代啊!

        “我们也来啦!”小武才坐好,高越便也追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窜老高的猫小白。

        “是!”小武从后面的车上跳下,几步跑到明家的马车前坐在了驾车的位置上。

        小武是镖局的武师,爹娘早就没了,在平县只有一门亲戚,便是早就嫁人了的姐姐。因此光棍一条的他也十分愿意跟着东家。

        “小武,过来赶车!”苏夏至这次全家迁往进城,她除了带着高越以外,还带着这几年一直给她驾车的小武。

        闵岚笙面无表情的望着她,心里却窃喜着:娘子这是嫉妒了……嘿嘿……嘿嘿……

        “真懂事啊……”检查了车厢里没有女人之后,苏夏至对着更在自己身后的闵岚笙一吐舌头,随即嘿嘿傻笑了几声。

        明家这次倒是识趣,直接留下了马车,连驭夫都为没有派。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