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六章 终于到了(第二更)

第六章 终于到了(第二更)

        热门推荐:、  、  、  、  、  、  、

        柳边风絮两更~不算多,俺的一点儿心意~

        鞠躬感谢~

        ps:再次感谢那些给《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投了月票的朋友们~

        明儿再继续两章吧~

        太累了,不写了~

        本来还想再写一章的~

        其实这两章都是俺昨天夜里码出来的~

        上午我们这里宽带机房出了故障,到下午才慢慢修好~

        十点十分到家~

        题外话

        早去早回,他还等着拿礼物呢!

        “走吧……”姜温二话不说拍马就走……

        “不去,我给你带来的礼物就不给你!”已经领着孩子上了台阶的苏夏至大声说道。

        “不去!”姜温骑在马上使了性子,今儿被老师狠狠的算计了一道,他心里正堵得难受,还有人想把他当佣人指使着带路去交公文,真当他好脾气呢吧?!

        “那就还要有劳姜大人了。”闵岚笙上了小武赶着的马车,微笑着说道。

        歪头看着官邸还算气派的大门,她点点头说道:“家里我先收拾着,秀才,你不是要先去递公文吗?不如也请国舅爷帮个忙,省的你两眼一抹黑地再去找了。”

        “幸亏有你,否则光是找到这里就得天黑了!”终于到了他们此行最终的目的地,身子酸软没有一点力气的苏夏至精神却是亢奋的。

        从外城到内城,再到朝廷安排给进京官员住处,七转八拐的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到。

        几个驭夫不敢怠慢,连忙驱车跟上,不过心里可是惴惴不安地想道:这闵大人这次不知要做多大的官啊,那么面子竟然这么大,连二品官老爷都给他带路呢……

        他用眼睛一扫几个驭夫,示意他们跟上之后便拍马缓步走到了前面。

        “走吧,我是特意来接你们的,先送她们几个去官邸。”姜温回身走到马前,一只脚踩在脚蹬里飞身上马:“跟着我就是!”

        车前两个还在‘呵呵’的男子马上都闭了嘴。

        摇晃了一个月终于到了京城的一家人此刻俱都是风尘仆仆地模样,亟待休整洗漱。

        两个美男子口是心非的斗着嘴,这让在一旁完全插不上嘴的苏夏至听得‘蛋疼’,她看着两个人撇着嘴说道:“累不累啊,啊?”

        呵呵,我偏不生气!

        “那是自然。”闵岚笙也笑的花儿似的接了口,心里却道:我在平县任上忙活了三年,你却在帝都里玩了三年,还这么堂而皇之的说了出来,是想气死我吗?

        “呵呵,以后我与闵大人就要同朝共事了,看在你我旧情的份上,闵大人一定是极高兴的。”

        “我不如你啊……”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这几年姜某不过是虚耗时光,除了玩,什么也没有做……便是这个官,也是今天才接的任命……”

        “闵大人您客气了!”见对方打起了官腔哪壶不开提哪壶,姜温面上也不见生气,俊俏的天怒人怨的脸上带着微笑说道:“虽然一别几年,闵大人在任上兢兢业业是为朝廷卖了力气的……”

        “哎呀,真是巧啊……”见对方已经看到了自己,闵岚笙马上恢复了常态,待马车停稳后他下了车,对着姜温抱拳道:“一别几年,姜大人别来无恙!”

        于是摇晃了将近一个月都很结实的苏夏至终于在听到国舅大人的一句话之后——吐了!

        似乎是心有所感,一直闷闷不乐垂着头的青年忽然地抬起头来,正看见那一对儿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鬼鬼祟祟地黑夫妻,他勾唇一笑,随即便风情万种地对着苏夏至抛了个媚眼,温柔地说道:“你们怎么才来啊,人家都等了你半日了呢……”

        苏夏至扭头,似笑非笑地瞅着自家笑的很奸诈的相公,心道:至于吗,这是多大仇啊!

        苏夏至就听见秀才‘呵呵’了半天之后才喃喃自语道:“看到他这么不开心,我就开心了……”

        “国舅爷最怕受约束,如今他一入朝为官,心里定是极不痛快的……呵呵……”

        “是哦,还真是两只仙鹤呢……”苏夏至眯起眼睛来仔细地盯着被姜温的手臂盖住了一半的补子说道。

        “娘子没有看清他穿的衣服吗?”闵岚笙凑到她耳边说道:“那是二品的官服,娘子看那个补子绣的不是鹤鸟吗?”

        “这有什么好笑的?”苏夏至不明所以地看着他,口中虽然也说着没啥可笑,可还是被他的笑容所感染,也跟着笑了起来。

        “哈哈!”而躲在苏夏至身后的闵岚笙幸灾乐祸地笑道:“娘子,你说好不好玩?”

        显见的是没有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姜温!”马车一进了外城,车速明显慢了下来,因此苏夏至虽然叫出了声,但因为声音很小,所以那青年依旧垂着头,摆出一副是人不理的架势。

        此刻,那青年正垂着头,身子倚在马上,两手抱胸,怎么看都是一副衰样!

        苏夏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往外看去,就见到不远处的路边立着一匹毛色漂亮的高头大马前面立着一个青年。

        “嘘!”闵岚笙将好看的手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噤声地动作,然后他往旁边一错身子让开一些小声说道:“你看……”

        嗯?瞅着一向稳重的秀才忽然露出这样少见的模样,苏夏至马上来了精神,手脚并用地爬到车厢的出口处,兴致勃勃的问道:“秀才,看什么?”

        与苏夏至的无精打采不同,一直撩着车帘往外看着的闵岚笙突然一声轻笑,一脸兴奋表情地对着苏夏至招招手:“娘子,快来看个好玩的!”

        “呵呵!”

        “那都是什么眼神啊?是把老子当了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了吧……”她在心里不以为然的想道。

        只是看着看着,当苏夏至的眼神与走在车外的行人的目光对上的时候,她便没了兴致……

        饶是如此第一次出远门的苏夏至和几个小姑娘也在车里坐不住了,娘几个都争着把脑袋往那不大的车窗里挤,好奇地看着外面传说中帝都的景色……

        大梁的帝都分内城与外城,因此到了东城门也只是才进入帝都而已,要到内城还得走上一两个时辰。

        “……”闵岚笙一把将娘子拉回车内,随即小声说道:“这样的话以后只在为夫面前说说就好……”

        “我了个大艹的!终于他娘的到了!再不到老子都要摇散了……”

        “什么?”躺在车厢里正昏昏欲睡地苏夏至猛的坐了起来,跪在车厢里往外探出头去,果然,就在道路的正前方,远远的高大威严的帝都外城的东门赫然映入了眼帘!

        白天在马车上摇晃,夜里偶尔还要在床上摇晃一阵的苏夏至,在摇摇晃晃了将近一个月后终于听到驭夫在外面说了一句:“前面就是皇城的东门了……”

        ……

        “呵呵……”听了她的话闵岚笙半晌无语,随后一声轻笑之后将娘子扑到,拉进了自己的被窝,一边上下齐手地脱着她的衣裳一边说道:“娘子莫急,马车这就走……”

        “马车怎么停了?”几天来都是躺在马车里行进的苏夏至睡晕了,睡到半夜一睁眼以为自己还在车上,只是‘车厢’没有在摇动,她才稀里糊涂的问了一句。

        “嗯?”闵岚笙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

        迷迷瞪瞪地睡到半夜,她忽然坐了起来,瞪着眼往四下望着:“嗳,秀才……”

        “唉!”一听这个时间,苏夏至便长长地叹了口气,率先进屋‘挺尸’去了。

        隔着一张桌子吃饭的驭夫赶紧接口道:“回大人的话,照咱们目前这个走法,还得六七天的路程……”

        放下手里的碗筷,闵岚笙掏了帕子来擦了擦嘴,随口问道:“还有多远的路车?”

        “咳咳!”对于娘子偶有的粗鄙言辞闵岚笙早已习惯,只是现在他正在吃一碗烂糟糟的面条的时候她说了这句话让他有点接受无能。

        几天之后,一篮子煮鸡蛋终于吃完,咽下最后一口鸡蛋,苏夏至咬牙切齿地说道:“老子以后再也不吃煮鸡蛋啦,现在都开始拉鸡屎了!”

        几个小丫头贴着一边躺了一排,还剩下一半的地方正好留给他们夫妻。

        车厢里的地上已经铺了厚厚的两床被子,是昨晚住宿的时候苏夏至从驿馆里多花了银子买的。

        闵岚笙挨个把小丫头们抱上了车,结果进车厢一个就会兴奋的叫一声,待到他自己好奇的上了车想看看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苏夏至从车厢里探出了头:“脱鞋!”

        第二天天不亮一行人照例起床洗漱了,好歹在住处吃了点早饭之后,驭夫套好了车,招呼着闵家人上去,准备出发。

        吃了两个鸡蛋,喝了两大碗茶水之后,苏夏至开始里里处处的忙活。

        天一擦黑,车队寻了最近的驿馆休息。

        饶是如此,十几天下来,不只是孩子,连苏夏至也受不了了……

        因为是长途赶路,所以闵家的车队一直走的是管道。这不仅安全,道路的状况也相对好些。

        看着车厢里几个蔫头耷脑的小丫头,苏夏至有点……不,是非常迫切的怀念起现代社会的飞机火车了……

        好在平县到帝都没有山路水路,只靠马车就能到。

        鸡蛋没有打发出去,苏夏至很郁闷,到帝都的路途遥遥而无期,这更让她郁闷!

        哪知秀才却是连看都未看便又弯腰将鸡蛋送回了篮子,然后闭着眼往车厢上一靠,不说话了。

        如今她一下子拿出两个来塞进闵岚笙手里,然后眼巴巴地等着‘饿了’的相公赶紧吃。

        看着还有一篮子底儿的煮鸡蛋,苏夏至快愁死了!若不是几个驭夫拦着,说那几匹马就吃草料不吃鸡蛋,她就张罗着把剩下的鸡蛋都喂了马了!

        如此又过了两三天之后,苏夏至自觉着打嗝放屁都是鸡蛋味的时候,秀才也不吃了……

        只有秀才和她还勉勉强强地对付着吃。

        ‘温暖牌’煮鸡蛋连着吃了几天之后,几个小丫头已经死活不肯吃了。

        感动的苏夏至啊,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苏婶子跑闺女和姑爷出门受委屈,着着实实地给煮了两锅鸡蛋,装了满满的一篮子给撂倒了车上。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