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七章 夏至教女

第七章 夏至教女

        热门推荐:、  、  、  、  、  、  、

        别熬夜~o(n_n)o~

        困了的就睡哈~

        估计会晚~

        俺马上去写第二章~

        下班先贴一章~

        题外话

        “我也不信!”一一听了苏夏至的话‘呼’地转身就冲出门去:“姐姐们,走!”

        “娘只知道我三个闺女是怕了一个娃娃,而娘就不信你们三个打不过他一个。”苏夏至慢悠悠地说道。

        “娘,可那个孩子大啊,还是个男孩子呢……要是打了妹妹怎么办?”愣了片刻娇娇小声问道。

        “哪个时候,你们几个就在屋里憋着吧,娘可不管……”说完,她又没事人似的开始收拾床铺,将几个孩子晾在了一边儿。

        苏夏至微微一笑点头道:“娘觉得一一做得对。今儿你们让了一块地方,别的孩子就会得寸进尺,早晚欺负得你们几个连这屋门都出不去呢!”

        原来是小孩子为了争地盘打架……

        乐乐和娇娇听了这话也同时望向她。

        “娘亲,您说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回来?”一一扭头对着苏夏至问道。

        “然后我就与他理论啊,这里明明是大家的地方怎么成了他的了?”一一板着小脸说道:“可不等我说完姐姐就把我拉回来了!”

        “然后呢?”苏夏至不动声色地问道。

        见母亲问了,一一倒是不用叫便进了屋,还随手关了屋门说道:“我们在前院玩,有个比我们大的孩子不许我们在院子里扔包,说是他的地方呢!”

        “怎么回事?”苏夏至停了手里的动作,回身瞅着门口的几个女儿问道。

        “我不回去!”头上的一个抓髻已经散了的一一站在门口就是不进屋,而进了屋的娇娇则用力的把她往里拽:“妹妹,先进来吧……”

        才铺好了炕被,她正琢磨着要不要铺床单子的时候,几个小丫头拉拉扯扯地回来了……

        闵家大人孩子一共五口人,再加上四个驭夫还有小五和高越,苏夏至一共就收拾出三间屋子来,要求不高,只要能将就地睡个觉就成,反正她也没打算真把这里当了家。

        “知道啦!”娇娇应了一声,轻声细语地招呼着乐乐和一一走了出去。

        “娇娇,和妹妹到外面玩一会儿,娘收拾好了带着你们到外面吃去……”苏夏至蹬了鞋子上了炕,先铺了炕被,顺便将几个无事可做的小丫头打发了出去:“就在院子里玩,别出去啊!”

        苏夏至因为不打算长期住,因此也就没有用心打扫,只是在前院的井里打了水好歹将桌椅擦了擦,又用扫炕笤帚扫了炕,准备把被褥先铺上晚上凑合凑合。

        四间房子每间都有一张架子床一张八仙桌四把椅子,看着都是提前给预备下的,并无分别。

        与车把式说清了自己的安排苏夏至开始忙活起来,几个小丫头到了新的地方,倒是心情挺好,一起跟着她跑前跑后的搬被褥。

        “好说!您用什么便拿什么,我们就不卸车了。等您找到了好的住处咱在搬!”把式头乐呵呵的说道。

        “我的意思是咱们这车先不要卸,今儿先在这里将就一宿,明儿我就出去找房子去……”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领头的驭夫大手一摆赶紧接口道:“闵夫人您有话尽管说。是不是要我们哥几个将您家里的东西都搬进去啊?”

        心里打定了主意,苏夏至脸上的表情也缓了下来,她先对着乐乐点点头,随即下了台阶对几个驭夫说道:“怕是还要辛苦几位了!”

        有什么事也都等缓过劲来再说吧。

        光是想想就觉得糟心的不行,可才来了帝都,一家子人都累得没了模样,肯定是要先休整一下了。

        住在这里?

        “娘,咱们以后是要住在这里吗?”乐乐迈步上了台阶,伸手拉着了苏夏至的手,好奇的往里张望着。

        再想想方才一推门屋里那黑乎乎的墙皮和热气腾腾的憋闷的饭菜味道,苏夏至真想再爬车上‘摇’回去!

        可看看这鸡窝似的几间房子,哪里有她在山下村的那座大院子敞亮痛快?

        什么狗屁帝都啊,外面的人说起来个个都是面带向往一片痴迷的样子!

        气势汹汹地走到了院门口,苏夏至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你家的,凭什么是你家的!”那妇人直到苏夏至的身影除了院子才小声地嘀咕起来,转眼想到人家抬脚踹门的气势,不敢再耽误,她忙对着屋里喊道:“花儿,快点出来收拾东西,西屋房子来人了!”

        “一刻时间。”苏夏至对着她伸出了一根手指,随即扭头往外走去:“赶紧将我家的屋子和檐下给腾出来,否者便视为无主的东西,那就都是我家的……”

        一直盯着苏夏至的胖女人也意识到这房子的正经主人到了,随即不敢在猖狂,只是她在原来的地方是霸道惯了的,这几个月住在如此拥挤狭小的地方也给憋得够呛,所以才对苏夏至发了火,谁知道一张嘴就惹了个硬主儿,她的火气马上熄灭,说话老实了起来。

        “那个……那是我家的,是我家老爷还没有放衙回来……所以……”

        “呦!老子人还没到连饭都给预备好了?”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旁边姓乔的那家看来东西不少,连屋外的檐下也堆着一些。苏夏至只扫了一眼便提步上了不高的台阶,走到自家的门前随手一推,门没锁,应声而开。

        四间房子,还是与几家合住在一起的院子,这让才到进城的苏夏至感到分外憋屈!

        苏夏至仰着脑袋如没听见般的信步走了过去,与头进院子里的那排房子一样构造的另一排房子随即映入眼帘,她走到那房子的檐下又看了一遍,在靠左边连着的四间房子上发现了写着‘府郡平县闵’的名牌。

        头进院子的一排房子看完,她穿过右首的月亮门往第二进院子走去,身后的女人又吵吵开了:“那边是我乔家才能走的!”

        苏夏至驻足往把头的一间门口望去,见门框上钉着一面木牌,上面写着几个字‘平江郡宁水县王’!再看看原来每间房子的门口都钉着名牌,她明白了,名牌上写的就是这房子现在的主人。

        这院落瞅着挺大其实院子很小,一长溜的盖了八间房子每间门上都落了锁。

        走在前面的苏夏至一直注意着身后的动静,见方才还很有些狗仗人势的东西一转眼便偃旗息鼓老实了,暗道:不过是欺软怕硬的东西,看来,这主子也不咋地!

        那掩着门板的妇人眼看着手里的门板弹了开去,扶着门板的手被震得生疼,刚想对着身材纤瘦的苏夏至破口大骂,便被门口立着的几个壮汉的喊声给镇住了,张了张嘴,没敢出声儿……

        “是!”几个驭夫都是跑长途的汉子,又高又壮皮肤黝黑,此刻同时出声应了,还真有几分气势!

        话起腿落,她干净利落地一抬腿就将一扇门板踹开,随后径直走了进去:“你们先在外面候着。”她头也不回的说道。

        “老子还不认你呢!”摇晃了二三十天的苏夏至身子是极度疲乏的,但才进了帝都的她精神又是亢奋的,面对那妇人几番言语冲撞苏夏至便失了耐性,心道:住在这里的定也不是什么大官,这狗,老子就打了!

        “你家?我怎么不认你?”那妇人非常无理的问道。

        “说对了……”愣了片刻,就在那妇人不耐烦的想要将门关起的时候苏夏至开了腔:“这是我家!”

        哼!她心里一阵冷笑:热闹!

        再一琢磨她刚才说的话,苏夏至大概明白了:这所谓的官邸不过是朝廷提供给入境官员的住处,而且不是一家子独用,是几家子‘共享’!

        只一思索便想到:这里是姜温带着过来的,依照他那稳重的性子,定然是不会弄错地方。那这院子里怎么会还有一家子人呢?

        对上这明显不会说人话的女人苏夏至皱了眉。

        “这不是废话吗,不是我家还你家啊?”那肥壮妇人扯着嗓子吆喝道。

        苏夏至面无表情的往门里一指:“这里是你家?”

        院门‘吱嘎’一声打开,一个穿着仆妇衣裙的肥壮妇人堵在门口对着苏夏至一扬下巴:“你是谁啊?”

        站在门口的苏夏至一扬眉,示意孩子们后退一步,她一个人站在前面。

        一听就含着怨气,还分不清是哪里口音的妇人絮絮叨叨的话语声由远处传了过来,嗓门到是不小,也不知道是甩给谁听的。

        “谁呀?王大人家里没人么?我在后院都听见有人敲门了!”

        ‘咚咚咚咚!’估计是手掌轻拍的声音太小,苏夏至握手成拳用力在门上砸着,听着很有气势!

        那也不对啊,里面没人院门是怎么从里锁上的?

        难道里面没人?

        只是敲门之后院子里却并没有任何反应!

        想归想,她也只在门口迟疑了片刻,便抬手敲了门。

        “不忙。”苏夏至对着身后摆摆手,心里还在琢磨着这两扇紧闭的房门:难不成连门房仆人也给准备好了?

        人与人都是处出来的,与这一家人相处下来,几个驭夫都暗暗点头,私下里也曾说过:“难怪山下村那样的小村子现在变得那样富庶,闵大人夫妻俱都仁义,老天都护着呢……”

        而闵夫人不同,这一路相处的个把月时光里,他们一家子吃什么,就同样也给这些驭夫吃什么,不止如此,就是在住宿上也是一视同仁,从来不给他们订下人房大通铺!

        以往的主顾从来都是当他们这些赶车马的是下人,吃饭住宿也都分别对待。

        不说闵岚笙在平县任上口碑极佳,就是这一路走来,苏夏至待人也不薄。

        “闵夫人,咱们车上的东西要不要往里面搬?”走长途的驭夫跟了这家人一路,如今终于到了地方,他们几个还真有点舍不得。

        这一套院子不是安排给她们一家子住的吗。为何这院门是从里面锁死的呢?

        只是上了台阶之后她便发现了不对。

        闵岚笙跟着姜温去户部衙门交调任的公文,告知上司自己已经如期进京,而苏夏至则带了孩子们上了官邸的台阶,准备先收拾一下新家,好歹晚上也能烧个水洗澡睡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