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十五章 母子歧路

第十五章 母子歧路

        热门推荐:、  、  、  、  、  、  、

        谢谢大家~不看也点个收吧,新人不易~

        命运轮转,她成为侯府庶女夜轻萤,而他,坐拥江山,许给另一个女子一世荣华!这文俺一个字没有看,就是帮忙求个友收,让她过了首推哈!

        七年付出,她为他出生入死,穿梭阴谋之中,助他成为摄政王,却被他剜去双眼、断去四肢,丢进千军万马之中,碾作尘土!

        鞠躬感谢您投出的宝贵月票!群抱抱~另外俺推荐一篇正在首推的文《侯门医香之盛宠嫡妃》文/画画

        ps:月票已经超了30,所以俺晚上会贴出加更章节~

        他是安逸哥哥在外面养的外室所生,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安元宝~

        这个孩子是安家的孩子,但不是安逸的~

        儿子被苏夏至救活了,母亲却死去了……

        这一章的题目是:母子歧路~那便是一生一死~

        题外话

        “难怪他呼吸出来的味道都那么臭!”送走了大夫,苏夏至关了门站在门楼下小声说道。

        “呵呵,夫人与在下看得并不是一样的地方,这孩子口中有一处溃烂的地方,如今更厉害了。”

        “不是吧?”苏夏至扬眉说道:“就他那么脏,您都能认出来?”

        “十来日前,这孩子的母亲就到医馆里给他看过病,只抓了一副药,还是在医馆里熬的……”大夫解释道:“当时正是我给他诊治的。”

        “嗯?怎么说?”大夫的话不明白,苏夏至狐疑地问道。

        付了诊金和药费,大夫并不收苏夏至打赏的银子:“夫人您菩萨心肠,我也不会贪图您的打赏!”

        到了闵家,大夫掰开孩子的眼睛嘴巴看了看,又给他把了脉,证实确实只是得了普通的风寒,只是这孩子拖延的时日似乎有些过长,因此病才加重了……

        “提前将药抓好,不过是省了您再跑一趟医馆而已。”

        “夫人不用多虑,我方才听了您的叙述,已经有了初步的断定,就等着见到病人才能确诊。”

        苏夏至只觉得奇怪,忍不住问道:“先生不死还没有给孩子诊治吗,怎么连药都抓好了?”

        这样的天气没人愿意出门,好在医馆坐堂的年轻大夫宅心仁厚,听苏夏至说了孩子的症状之后,先去柜台里抓了几副药,然后带了风帽提着一只木箱便与苏夏至出了医院。

        如今苏夏至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医馆走去,想赶紧请个大夫回来。

        几日连着的大雪,路上非常难走,早晨怕误了早朝,闵岚笙和姜温是坐着闵家的马车离去的。

        把几个孩子都轰到了正屋,又生了一盆炭火之后,她披上斗篷匆匆的出了门。

        本想着等姜温回来再给孩子看看的苏夏至坐不住了。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那个孩子愣是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身上倒是越来越烫。

        “娇娇,你和妹妹们在家看着门儿,娘出去请个大夫回来给他瞅瞅。”

        “噗!”醒过神来的苏夏至赶紧把新衣服给元宝穿了起来,心道:我家这个丫头就该托生个男娃娃的,怎么都这么久了,这点事还记着呢!

        “他也有这个!”看着娘抱在怀里还光着屁股的孩子,一一凑过来,指着他的小**说道:“我爹爹也有!”

        虽然烧的糊里糊涂一直未醒,可只看他长长的闭着的眼裂以及尖尖的下巴颏,那孩子已经有了五分像那个狐狸精……

        头发剪了,澡洗了,这孩子也看出了模样,苏夏至越看越觉得他眼熟,越看越觉得这孩子像一个人……及至脑子里灵光一闪,她琢磨过味来了:这孩子长得像安逸!

        只是剪得既没有技术也谈不上美感,七长八短,完全一副狗啃的模样。

        就是他的头发实在是脏的狠了,苏夏至也没心思一点点给他摘开,而是拿剪子卡卡几下就把他一头擀了毡的头发齐根剪了!

        明知道孩子病着洗澡不好,苏夏至还是一狠心弄了几盆子热水,好好的给他洗了三遍才算洗出个模样。

        孩子身上与外面的衣服一样脏的起了皴。

        “唉!你娘给你起的名字倒是不赖,元宝……可你看看你瘦的……”

        只是这衣服一脱,她才发现这烧的火炭似的孩子瘦的太可怜了,细胳膊细腿大脑袋,薄薄的一层肚皮向下凹着,胸腔上的肋骨根根可见……

        那个孩子身上穿的脏的没了模样的衣服已经被苏夏至都给脱了,直接丢在了门外!

        东厢房里暖融融的。

        ……

        风雪的尽头便是她的归处,身后却留着这一世她唯一的牵绊……

        大风卷着飞雪抽在脸上是刀割般的疼,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只一步一步的走着,腰肢在破烂的衣裙下摆动,竟是有种说不出的妖娆……

        一阵喃喃自语中,那个女子扶着墙拖着已经懂得麻木的两只脚往胡同的深处走去。

        “活着的时候娘怕他家里的那个女人,做了鬼,娘可不怕她呢……”

        “娘走啦……元宝啊,你好好的吧……若是挨不过去这场病,说不定咱们母子还能在阴曹地府里遇上……那咱们就一起找你爹去……”

        “娘得问问他,为何口口声声的说喜欢娘,却不给咱们母子一个名分呢……”

        “把你送到了地方,娘就去找你爹了……”

        “你跟着她比跟着娘好……”

        “娘打听了,闵大人在任上口碑极好,他的夫人想必也是个心善的。”

        “元宝啊,你要好好的,外面太冷,你的病,娘实在没银子给你治了……”

        远远的,隔了好几条胡同口的一处墙角,那个从闵家跑开的女子正痴痴地望着闵家大门的侧影颤抖着。

        厚厚的积雪上只有不多的几串脚印和车辙的痕迹。

        漫天风雪中,闵家大门外宽敞的巷子里人迹罕至。

        ……

        “唉!哪个做娘的能狠心丢了自己的孩子……他娘估计也是实在没了活路了……”

        苏夏至眼睛一热,虽然明知道一一是在学别人说话,她心里依旧是针扎似的疼!

        站在门口的一一忽然学着那个孩子的语气含含糊糊的说道。

        “不要丢下我……娘……我天天不吃饭都可以的……娘……”

        “说什么?”苏夏至俯下身去侧耳听了听,只觉得孩子的呼吸粗重,并未听到他说话。

        “娘,您听听,他在说话呢。”一一和乐乐站在门口,远远地指着床上的孩子说道:“我们进来的时候,他就在说话。”

        苏夏至一皱眉,伸臂将两个小丫头都往远处拉了拉:“这孩子病着呢,娘也不知道他得了什么病,你们两个要躲远些,不要招上!”

        苏夏至拿着衣服回到东厢房的时候,一一和乐乐正围着床上那个又脏又臭的病孩子研究着什么。

        就是不知道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呢。

        看那孩子的身量也就是和一一和乐乐差不多高矮,估摸着也就是五六岁的年纪。

        赶紧出了屋子,用搌布垫着先把正屋里烧的正旺炭盆端了过来烘着屋子,苏夏至又回了自己房间,翻箱倒柜的把闵青兰给一一做的还没上过身的棉衣找出一身来。

        连着两场大雪落下,外面已经是天寒地冻地天气,东厢房虽然有床有铺盖,可平时并不住人,苏夏至只在屋里站了一会儿便觉得动手动脚。

        这孩子太脏了,如今又病着,苏夏至就是不给他洗澡,也得先给他拾到一番,否则就是请大夫过来诊治,人家也会嫌弃他!

        “嗳!”几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应了,先后出了屋。

        顾不上孩子身上太脏,苏夏至先把他放到了床上,随后对跟进来的娇娇说道:“大丫头,去烧点水,乐乐和一一去给娘段鹏子拿布巾还有澡豆……”

        东厢房是她预备做客房用的,因此里面已经摆了床和家具。

        不过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也就是在她的脑袋里随便转了转了,苏夏至便对着东厢房一努嘴:“快点帮娘开门去……”

        苏夏至心疼秀才,如今有了报仇的机会便很想试一试。

        这段时日被那厮粘着,秀才已经快疯掉了!

        “娘若是不捡回来,这孩子得在雪地里冻死。”苏夏至站在院子中间往几间房子看了一遍,心里忽然涌出一个念头:若是把这个脏孩子放在姜温的床上,他回来能不能疯掉啊?

        “娘,您咋捡了这么一个脏东西啊!”一一和乐乐都从屋里跑了出来,瞅见苏夏至怀里那堆脏兮兮的东西,乐乐撇了嘴。

        方才还挣扎着哭闹的娃娃此时眼睛紧闭,呼吸急促,她只要稍稍一低头便能感觉到孩子呼出的气息都是烫人的……

        “哎呀,这孩子烧的好厉害!”抱着一个脏孩子不知往哪里放的苏夏至忽然觉出了不对!

        娇娇抬头仰视着她,愣了下神,随即扶着苏夏至进了院子回手关上院门前又往外探头探脑地看了一阵,小丫头不知想起了什么,幽幽地叹了口气,颇有些老气横秋的味道。

        “猫小白虽然不懂娘说了什么,可娘做错了事自己总是懂的,若是一句道歉的话都说不出口,咱们做人的也不过如此了……”

        ‘扑哧’!娇娇抿着嘴一笑,看看左右无人才小声说道:“娘怎么还给猫小白道歉啊,它又不懂。”

        “既然你这么大度,晚上我就多给你些肉吃!”

        猫小白摇头摆尾地围在她腿边小范围的转悠,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

        “猫小白,大人也有犯错的时候,我错啦……”无缘无故的踢了它一脚,苏夏至赶紧道歉。

        “……”低头看看猫小白脖子上挂着的绳索,和它挨了一脚后依旧对自己摇头摆尾示好的模样,苏夏至很惭愧!这才想起还是自己把它拴在门楼檐下躲避风雪的……

        “娘,咱猫小白不是拴着么……”娇娇见青石台阶上雪挺厚,赶紧迎过来扶着她。

        错开脸,抱着孩子小心地上了台阶,苏夏至给了蹲在门口的猫小白一脚:“平时就爱往外跑,见人就追,今儿该追的人你却不动了!傻缺!”

        即便是在冬天,苏夏至一抱起那个穿了一身乱七八糟衣服的孩子还是闻到了一股子恶心的酸臭味,这让她胃里翻涌,差点吐了出来!

        她顾不上去追那个踉踉跄跄跑走的女子,而是直奔了伏在在地上的娃娃。

        人心是肉长的,苏夏至自从当了娘以后,在面对孩子的时候,心更是软的像豆腐。

        声音哑的像一只几日不曾喝水的小猫崽……

        孩子被她推得一个趔趄,小小的身子晃悠了一下还是坐在了地上,只是他顾不上起来,便惊慌失措的叫了起来:“娘!娘!”

        她捂着嘴呜咽道。

        脏得瞅不出模样的娘俩个在雪地里对视着,那个女子伸出双手将孩子往怀中紧紧地搂了一下,随即扭脸推开,跌跌撞撞地开:“元宝,别怪娘……”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