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四十六章 横生枝节

第四十六章 横生枝节

        热门推荐:、  、  、  、  、  、  、

        苏夏至一听到万皇贵妃说练了他的功夫女子会终生生不了孩子就急了……

        难怪看着姜温一身妖气,原来他一身功夫竟还有这个说法!

        “所以,您的好意我们领了,我家一一还是拜简夫子为师就好!”

        “不能。”终于,万皇贵妃摇了头:“我的功夫太过阴柔,女子练了便会终生不得有孕,而男子练了倒是无妨,所以……”

        他师承神秘,门派祖师早就立了规矩:座下弟子毕生只能收男弟子,并且,一定要收姿容出色的男弟子,因此他虽然见了一一就喜欢,可还真不能收了她做徒弟!

        万皇贵妃一噎,没有说话。

        “跟你去做什么?香美人也能做我的老师吗?”一一脆生生地问道。

        万皇贵妃喜欢弄香,最爱那些想起撩人的东西。一一的这几句小孩子的无心之言真是对极了他的胃口,他弯下腰抱起了小丫头,侧身坐在身旁的椅子上好言好语地与一一商量:“丫头,你跟了我去吧?”

        “美人不老啊!”一一小狗一样的抽着鼻子靠近他,在他身上一阵的乱闻:“而且你还很香!”

        “如今是在外面,你们谁也别叫我太后!”挥手收回广袖,万皇贵妃蹙了蹙眉:“太后,太后,叫的本宫好似七老八十的老婆子……”

        “恭迎太后娘娘!”既然人家已经摆明了身份,闵岚笙也不好在装傻,只的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撩了衣服弯腰要跪,只是眼前红雾似的一片纱衣拂过,他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抬了起来,再也跪不下去。

        “呵呵!”万皇贵妃回眸,烟波流动,似喜似嗔地望了苏夏至一眼:“怨不得小丫头说她脑子随你,你果然机灵,竟然这么快就猜到本宫的身份了!”

        “什么?”苏夏辉脱口而出:“我家一一不进宫!”

        “你把她让给我吧?”

        猛然听了一一的话,他愣了神,好一会儿之后才弯腰伸手抚向她粉嘟嘟的小嘴儿:“简玉,这孩子说话我真爱听!”

        因此他格外羡慕那些形形色色的女子。

        万皇贵妃是顶了他死去姐姐的名头进了宫,他虽然身为男子,也有一身无人能及的功夫医术,唯独只有一件事永不能遂心意,那就是他不能做个真正的女人!

        看着娘亲一脸便秘的表情,一一也跟着不高兴了,她往前走了一步,仰着头说话的声音风吹银铃似的好听。

        “美人姑姑啊,我们虽然相貌生的像爹爹,可我们也像娘亲一样聪明呢!”

        苏夏至抬头望屋顶,心里一阵不爽……

        “就这几个小丫头么?”离开了酒席,万皇贵妃望向齐刷刷立在一遍的三个小姑娘不禁展颜一笑:“呦,一个比一个俊!都随了当爹的呢!”

        苏夏至与闵岚笙对视了一眼,心中俱都是一动。

        说着他伸手指向姜温:“当年,阿温的姐姐阿暖就是用一坛子桃花酿和几样饭食哄得他收了阿温做学生。”

        “嗯。”万皇贵妃点点头:“简玉平生最好吃喝,你能做的如此饭食,也能怪他肯答应再出来教学生。”

        她看见姜温见到那个红衣美妇时的恭谨表现了,因此便自觉地收敛了。

        “错不了!”虽然对方问的无理,但苏夏至也没傻到当着他的面耍几句贫嘴,只据实答了。

        她先是随意地看了看要行拜师礼摆下的香案与挂像,步子没有停,直接走到了那一桌酒席前,非常认真地围着走了一圈,才看向苏夏至:“这,真是你做的?”

        万皇贵妃先是看了姜温一眼,随后默不作声地轻移莲步往大厅里走去,身姿妙曼肆意风流……

        苏夏至与闵岚笙都不认识万皇贵妃,但一看对方的做派便能猜到他身份不低,又不好胡乱称呼,只能脸上带着笑对着他点了点头。

        姜温一阵苦笑,是从心里往外的苦,只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做了件里外都不讨好的事!

        “阿温,没想到你也能来观礼。”简玉笑着扶起自己的得意门生,对于在门口收到的两拨暗卫拦阻的事情绝口不提。

        闵家人的惊喜,姜温的吃惊,此刻都淋漓尽致地体现在彼此的脸上,在苏夏至与闵岚笙走向才上楼的二人时,姜温也转身行礼:“先生,万姑姑!”

        他从来都知道自己的媳妇能干,可这次他也没想到她居然能把陛下都找不到的简夫子寻了出来……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简先生。”闵岚笙心里一阵欣喜,若不是在外面,他真想把娘子抱起来在地上转几圈!

        苏夏至与闵岚笙并排而立,面上无悲无喜,只静静的与他对视了一眼,便将眼神望向了他的身后,随即姜温便看见她笑了起来:“简夫子,就等您了!”

        姜温一愣之后,马上反应过来他口中说的话语原是点破了他的行动,他心痛的扭头望向苏夏至。

        人未到,一阵似有若无的沁人心脾的香味已经在大厅里散了开来,伴着一串脚步声,一袭红色纱衣的美妇已然走了上来。

        “阿温,两个影卫就想拦下我们么?”

        他张了张嘴,还未说出话来,身后传来的声音已经惊得他瞪大了眼睛!

        姜温望着她,神色复杂,忽然心里一阵愧疚……

        “嗯。”苏夏至目光诚恳的望向他:“自打来了帝都我就开始遍访名师,但那些先生都与我家的几个闺女无缘,如今终于被我寻到一位不可多得的明师,我很开心!”

        负在身后的素手,打出几个不着痕迹的手势,姜温施施然地迈上了最后一阶楼梯站在了二楼的楼梯口:“这是有人要拜师啊。”

        而后他几乎马上就想到:夏夏找到了简夫子,我阿姊的心里不是白费了吗……

        眼前的情形一目了然,才上了楼梯的姜温心里一动:夏夏找到简夫子了!

        她知道自己的关系与姜温来说是亲厚的,可再亲厚,也是知己的关系,她可没那个自信能比的过姜皇后在她弟弟心里的地位!

        只要拜师礼没成,她就不能说出简玉的名字来……

        还不能说!

        苏夏至眼中都是得意,只歪着脑袋俏皮地望着他。

        “要让孩子们拜师了?”将整个二楼的情形看了一遍之后,闵岚笙眼睛一亮,他把娘子拉到身前来小声问道。

        一大桌菜式丰富的酒席也在大厅的里面摆好,几个经过精心摆置调味的凉菜已经上了桌。

        画像前一条原木香案上已经摆好了丰盛的贡品以及玉质的香炉,而香案的两边对称着放了两把带着圆弧靠背的太师椅。

        平日迎客的桌椅此刻都不见了踪影,只在南北方向立着的一面屏风上挂了一张巨大的先贤画像。

        十六盏蝉纱罩灯笼被高高地悬在屋顶的钩子上,灯笼里鸡蛋般粗细的红烛点燃着,将偌大的大厅照的灯火通明。

        四周的窗扇全部支起,还带着些热气的微风从四面吹了进来,使人顿感舒爽!

        因为挡了吃饭的客人,如今的面馆的二楼显得格外宽敞。

        姜温立在面铺的门口,眼神凌厉地往四周看了看,确实没有看出任何异样,随即也心下惴惴地在她夫妻二人的身后迈上了楼梯。

        娘子的手掌温热而有力,重重地在闵岚笙的掌心攥了下,他马上收起了全部的疑问,面色平静的随着她上了楼梯。

        “贼头贼脑的能看见什么?”苏夏至拉起秀才进了门:“楼上摆了桌酒席,八凉八热,我可是忙活了大半天的时间准备,阿温你要是再墨迹,上去连位子都没有了!”

        “可你越是这么说我心里越觉得不对劲。”姜温回头往楼梯处望了望,低声说道。

        苏夏至回他一个同样的贱笑:“别怕,真是喜事,你上去白吃白喝,又不用掏份子钱,有什么不踏实的!”

        “说呗,我又不插嘴。”姜温横了闵岚笙一眼,满脸贱笑地瞅着苏夏至:“夏夏,我怎么觉得心里有点不踏实啊?”

        眼瞅着走到门口,闵岚笙却伸臂拦下了她,才想开口,余光瞥见姜温也凑了过来,不禁不咸不淡地说道:“国舅大人,在下想与娘子说几句体己话。”

        “好,辛苦了!”苏夏至点点头,对着孩子们招招手,示意一起上楼。

        韩陆青给苏夏至几人见了礼,便招呼着他们进去:“东家,二楼找您说的已经收拾出来,等礼成了才会放客人上去。”

        几个美男往面中滋味门口一立,本身就是一道美不胜收的风景,苏夏至挨个儿看出去,抿嘴儿一笑,心里偷偷想到:要把我家秀才和姜温弄到面铺子门口做门童,可真真不赖!我铺子里就是买狗屎估计也有花痴给买走……

        韩陆青原本生的体面俊俏,打扮过后更显出一表人才来!

        “东家!”听到伙计通报,韩陆青快步从铺子里迎了出来,闵岚笙用眼一扫,就发现他也是才沐浴更衣过的。

        三个经过尽心打扮的小丫头依次从马车上走下,连一一都少见的穿了裳裙,几个小美人齐齐的走过来给闵岚笙和姜温行了礼,引得路过的行人都禁不住驻足旁观。

        苏夏至忍了一个月,到现在终于不用藏着掖着,因此她脸上的笑可是从里往外透着美!

        不管闵岚笙与姜温如何猜测,都不会猜到今天面中滋味张灯结彩的真正目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