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五十章 娘子第一

第五十章 娘子第一

        热门推荐:、  、  、  、  、  、  、

        不要犹豫地投给秀才吧~嘿嘿~~

        逾期作废啊~

        有月票的亲不要存着了~

        六月最后一天啊~

        题外话

        她明白的很,所以早早地便留了心,也省的彼此抢的难看。

        怨他?面对亲手拉扯他长大的姐姐,苏夏至不知道自己以什么身份去怨他。

        “说句大实话,我早就想到你会这样,所以才会将找到简夫子的事情瞒了这么久。我就不觉得这样做有何不妥……”

        “姜皇后是你的亲姐姐,我是你的好朋友,在很多时候,你向着姐姐本来就是最正常不过的想法,我为何要去怪你?”

        走到锅边把已经飘出葱花香味的烙饼在锅里转了一下,苏夏至利落地揪着一边将饼翻了个个儿。

        “没有。”

        “……”姜温走近一步:“你还是怨我……”

        “嗯……”苏夏至仰头想了想才斟字酌句的说道:“我若是你也会这么做的。”

        “不怨我……想要拦了简夫子,还给我姐姐报信。”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

        “怨你?”苏夏至皱了眉,不知他这话从何而起。

        “你不怨我了?”姜温眼睛亮亮的,只是脸色很不好看。

        转身用擀面杖挑着饼放进锅里,苏夏至走回到面板边,她正对着姜温说道:“阿温,谢谢你!真心的……”

        身后一片寂静,苏夏至默默的擀好了一张饼,转身准备往锅里加油的时候,才发现姜温依旧在盯着自己。

        姜温点点头。

        “说是,又有了。”不知为什么,苏夏至忽然不想在他的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总觉得太残忍。

        “他……如何说?”姜温追问道。

        “太后娘娘给我把过脉了。”苏夏至扭过身去,拍拍手上的面粉,按扁了一个剂子,用擀面杖均匀的推开。

        “那只手。”他轻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觉察的痛苦。

        姜温的眼神流连在她的脸上,一点点的看过,似乎是要将她的面容刻在心里一般。

        “不用,不用!”苏夏至下意识的躲避着,然后对上姜温带着血丝的痛苦的眼神,她只好说道:“我真没有病。”

        “你怎么瘦成这样?”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之后,姜温的身子蓦地飘到了她的身边,他白皙的手掌一把抓过她满是面粉的手掌,然后将手指搭在了她的脉门上。

        于是,两个人都愣住了……

        苏夏至手里的动作一顿,她还是扭头看向了他。

        “夏夏。”姜温的声音字身后传来,透着嘶哑。

        两个小伙子在外面小声议论着,苏夏至则在厨房里吐了吐舌头:“葱花饼就得趁热吃,所以他们早起点也是应该!”

        “套车?我怎么听见嫂子在喊别误了时辰啊?估计大人今儿要早朝去了……”

        “是东家在喊套车吧?怎么天还黑着?”

        片刻之后,高越和小武揉着眼睛打开了屋门,站在外面迷迷糊糊。

        深更半夜,四处寂静,因此她这一嗓子显得格外的声音大,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呃!老子忘了时辰还早啊……”

        赶紧把锅里的水舀进桶里提着去了浴房,苏夏至不忘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换洗的衣服别忘了拿上!”

        “娘子你嫌弃我!”闵岚笙俊脸一红,也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两日不曾沐浴了,这么热的天,不动都出汗,不洗澡可不是会变得酸臭吗。

        “给你的。”苏夏至手里忙活着,往面板上撒了薄面,又把饧好的面团倒在上面,轻揉了几下,开始下剂子:“去洗个澡吧,这几日咱们都过得邋遢,现在你可是名符其实的酸秀才呢!”

        “做这么一大锅水干嘛?”听见灶台边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大开的声音,闵岚笙走过去掀了锅上的盖子,顿时,一股热热的蒸气四散开来,厨房里顿时闷热起来。

        “嘿嘿!”苏夏至装傻充愣,嘿嘿一阵傻笑,弄得闵岚笙没了脾气。

        “我来!”闵岚笙才进了门就看见娘子在搬动那块大面板,眼疾手快的走过来,从她手里抢了过去:“娘子,你若再不听话,为夫要生气了!”

        苏夏至伸手想把那块大面板放在桌子上。

        在门口的小菜园里拔了一把嫩嫩的小葱,剥了皮,细细的切了。

        略一思忖,便有了主意。先把大锅里加上满满的一锅水烧上,她盛了大半盆子面,和了软软的一盆烙饼面。

        “颜夕倒是给收拾的挺干净。”她笑着摇头。

        苏夏至撸胳膊挽袖子站在厨房里四下一看,爪干毛净!

        几天没有采买,厨房里几乎没有可用的食材。

        ……

        她的手放在小腹上轻轻地拍了怕:“他也要吃的!”

        “做饭啊。”苏夏至笑着说道:“这几天我做什么事情都没了心情,家里人可都受了委屈呢,再说……”

        “这么早,娘子干嘛去?”闵岚笙忙问道。

        苏夏至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裙,开门就要出去。

        “在我看来,便是做了皇帝老子也未必就能为所欲为了。”

        “所以说啊,人活在世上,只要你还喘气,那就得受罪!”苏夏至俯身又在秀才的唇上吧唧了一口,扶着他的手臂站到了地上:“我从来不在乎你做不做官,那是你的志向,多想想吧……”

        “你的老师安怀远官大不大?不是一样回家养老?”

        “就算收了生意不做,咱家里堆着那么一大堆银子,谁能保证不被贼惦记上?”

        “就算是回了平县做生意,也一样会有这样那样的人出来生事。”

        “我们才来帝都的时候住在大杂院里,隔壁那个女人不就是欺负我们的官阶低吗。”

        “在平县的时候你是县令,不是要受知府与知州的气?”

        “辞官呢是大事。”亲过之后,苏夏至小声说道:“就算是你辞了官,我们一样会遇到这样那样的事。”

        没出息就没出息吧,他就是离不开娘子,他们的生命与身体早就融为一个人,真要分开,那便是骨肉分离,还不如死去。

        “呵呵!”看着精神大好的她,闵岚笙只觉得自己也活了过来。

        苏夏至伸臂搂住了闵岚笙的脖子,在他的唇上响亮的吧唧了一口:“闺女回来啦,咱亲一个!”

        夫妻间几句轻言细语,让彼此压抑了几日的心情都轻松了不少。

        当这个念头清晰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中的时候,闵岚笙只纠结了片刻便坦然接受了:爱娘子,没什么可丢人的……

        这样的想法对于生存在那样的社会的闵岚笙来说是十分不合时宜的,甚至可以说是没出息的。

        生平头一次明白: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事情比苏夏至更重要!

        他从来都不怕死,只是他怕在有了娘子以后,再去过只有他自己的日子。

        闵岚笙是真想通了,昨日抱着形销骨立的娘子,他只觉得无边的恐惧。

        “只要是我们的孩子,娘子不管生什么都好……不要给自己压力,生男生女又由不得自己,随缘吧。”

        “都好……”闵岚笙两片清凉的唇瓣在她的颈间摩挲,细碎的吻一个一个的落下,温柔得让苏夏至的心尖都颤了起来。

        “我就说吗,刚才我说话的时候怎么感觉那么熟悉呢……原来是说过了……”她讪讪地笑道:“不过,这次一定准的!”

        “嘿嘿!”被相公说到了痛处,苏夏至终于想起自己几年前确实这么信誓旦旦的说过呢。

        闵岚笙先是一怔,随即将额头垂在她的肩上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娘子怀一一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咱们一一到现在还穿着男孩子的衣衫呢……”

        “不过……”她又抬了头,老神在在地说道:“不过啊,我觉得这一胎一定是儿子的,听我的,准没错!”

        秀才的话让苏夏至大得吓人的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去:“话是这么说了,可总觉得不太对劲……”

        “怕什么,咱们的女儿还怕招不回个上门婿吗?”

        闵岚笙那样的性子,若是连个儿子都没有,以后再拜祭祖宗的时候估计自己都要臊死!

        “哼!你说的轻巧,若是这个也是女儿呢?你闵家不是就到你这里没了后代了?”听了他的话苏夏至撇了嘴。

        “娘子又要辛苦了!”闵岚笙忽地想起她生一一时的画面,如同就在昨日,他整个人都紧张起来:“再生这一胎就够了,我们夫妻就这两个孩儿就好,不论男女。”

        这是个盼了很久的孩子,甚至到了现在苏夏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肚子里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

        “现在好啦,孩子你给我种下了,余下的啊,我要好吃好睡的养育着他,等他出生的时候,我要生个结结实实的宝宝!”

        娘子太瘦了,这样的一笑,竟显出脸上颧骨来,闵岚笙心里一疼,可还是回了她一个微笑:“若是万皇贵妃说的准,那这个孩儿就是那日有的……”

        牵起秀才的手,苏夏至将他放在自己的腹部,抬头对着他温柔的一笑:“我们的孩子……”

        “过来。”苏夏至起身站在椅子旁,拉着闵岚笙坐下,而后她自己则侧身坐到了他的腿上,并靠在他的胸口上。

        面对万皇贵妃那样的人物,他完全没有招架的能力,此刻闵岚笙心里更狠自己的无能!

        “嗯。”闵岚笙双手揽着她的腰肢,在她的腹部轻吻了一下缓缓起身:“为夫这官做的窝囊,若说是自己受了委屈,我并不在意,只是不管是谁伤害了娘子和一一,我都会放不下!”

        “辞官?”苏夏至脑子里乱哄哄的,一会儿为女儿的失而复得感到欣喜,一会儿又对自己有了身孕感到怀疑,因此直到闵岚笙的话说完了很久她才小声的重复了一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