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五十四章 阴魂不散

第五十四章 阴魂不散

        热门推荐:、  、  、  、  、  、  、

        所以喜欢的同学可以去搜搜做饭哈~o(n_n)o~

        ps:钱财文里的美食都是真实的,没有胡扯的成分。

        而那位读友也请放心:俺的下一个文《种天下之第一娘子》是独立的,与这两个文都没有联系。

        大家看到了,这个文里虽然有两个穿越的女子,但俺并没有在另一个身上费笔墨。

        其实俺也不喜欢那样的文。

        也有读友给俺留言:说不想在一个文里看到两个穿越女。

        这里只是简单的解释几句哈~

        他们的故事在俺的上一部作品《名门闺秀田家女》里~

        万皇贵妃本名万然儿,其实是他姐姐万嫣儿的替身,也是景帝的杀人武器。

        景帝是当今皇帝岑相思的父亲。

        题外话

        这声音让闵岚笙的脸立时沉了下来。

        “夏夏,我都没有回来你们怎么就开饭啦!还有吗还有吗?我也要吃锅包肉!”

        “哦。”苏夏至磨磨蹭蹭地起了身,万般无奈地往门口挪去。

        “过来把脉。”万皇贵妃的声音自隔壁的书房里传来。

        “啊?”家里多了一个这样的人吃饭,那得多别扭啊?苏夏至顿时又发起愁来。

        “教那个小丫头的束脩,我也不要了。”万皇贵妃起了身,往外走去:“以后的晚膳要给我也备下。”

        “嘿嘿!您过奖了!”听到太后娘娘的夸赞,苏夏至顿时觉得飘飘然起来,眉飞色舞的道了谢。

        万皇贵妃不声不响地将桌上所有的菜都试了一遍,终于放下了筷子:“难怪阿温那个嘴馋的要赖在你家里不走,你煮菜的手艺确实可当得国手了!”

        这种酸甜口的菜原本就有开胃引人食欲的效果,非常适合在夏季使用,几个丫头又都喜欢,因此是闵家餐桌上常见的菜肴。

        而此时,番茄还没在中原地区出现,因而她也就不能用番茄去调味,退而求其次,她用了醋与白糖。

        ‘锅包肉’这道菜原本是后世一个道台家里的私房菜。在没有流传到民间以前,这道菜的做法是秘而不宣的。

        没想到他的筷子还是落到了‘锅包肉’上,不过只是夹了不大的一片放在碗中然后才小小的咬了一口……

        得了他的吩咐,特意准备了几个素菜的苏夏至以为万皇贵妃是丁点荤腥不沾的,因此赶紧提醒到。

        “娘娘,那个是荤菜,名叫‘锅包肉’,是肉片上裹了糊过了油又炒制的。”

        这让他终于来了兴致,先把筷子伸向了一个看着颜色很淡的菜肴。

        拿了筷子,他眼睛扫向桌上的菜肴,却觉得一桌子的菜都眼生的很,竟没有一个菜能叫得上名字来的。

        “都吃吧。”万皇贵妃虽然身份尊贵,却鲜少有与外人同桌吃饭的机会,因此面对闵家这一大家子人,他还是稍稍有些不自在的。

        每次这样说完话,闵岚笙都会笑着拿起筷子说一声:“吃吧。”而今天虽然还是在自己家里,可主位做的确是谁都惹不起的人物,闵岚笙也只好看向了万皇贵妃。

        一一把布巾往椅子背上一搭便坐在了椅子上:“我娘亲做的饭菜最好吃,是吧,爹爹?”

        “!”当着一屋子人的面,简夫子一张老脸平静无波,完全不怕别人误会他与万皇贵妃有什么‘奸情’,大大方方地擦了手,将布巾递给礼物一一:“乖!”

        “好。”万皇贵妃这才伸手接了,自己擦过之后把布巾递给简玉:“净手。”

        “这块布巾是新的,是一一特意给您投的。”一一看着他说道。

        已经拿了筷子的万皇贵妃看着布巾没有接。

        进门就洗手,这是苏夏至给闵岚笙和孩子们养成的习惯。因此小丫头与母亲亲热完便都跑到厨房去洗手,洗过之后,一一还不忘投出一块布巾带进了正屋,递给万皇贵妃:“姑姑,擦擦手。”

        “呵呵!”简玉仰头呵呵一笑,负着手摆着八字步摇进了屋子。

        “……”苏夏至与闵岚笙对视一眼,只好垂首道:“是。”

        “用了膳把脉。”万皇贵妃现在心绪不宁,面上沉稳,心里早就如风过树梢乱了方寸,他不等苏夏至说完就撂下一句,抬步进了正屋:“赶紧过来陪本宫用膳!”

        苏夏至与从屋里迎出来的闵岚笙一起给他行了礼,有与简夫子见了礼才说道:“劳娘娘惦记,不用把脉了,左不过将养些时日……”

        万皇贵妃没言语,只是盯着简玉直直地看了几眼,随即转了身子,轻移莲步到了苏夏至的身边:“用了膳,我再给把把脉。”

        “别傻站着,咱们不是来用膳的吗?等下菜凉了可不好吃了。”目的达到,简玉不忘对着万皇贵妃挤眉弄眼:“咱俩也不能总堵在闵探花家门口啊!”

        只等着一双眼角已经出了细纹的桃花眼,傻愣愣地看着简玉发呆。

        万皇贵妃本名叫做万然儿,只是从景帝驾崩后在没有当着他的面叫过。如今简玉老不正经的一叫,万皇贵妃只觉得灵魂出窍,血液凝固,甚至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小万万,小然然……”他对着万皇贵妃极轻极轻地叫道。

        好在他已经立在了自己的身前,挡住了院子里众人的视线,简玉心一狠,决定不要脸了!

        糟了!忘了这人最不爱听一个‘老’字,也忘了这里不是自己住的那个小院,简玉看着人家母慈子孝便得意忘形,听见万皇贵妃又自称了‘本宫’他就知道要坏事!

        “你叫我什么?”万皇贵妃身子一闪已然挡住了前面的路,将简玉堵在了台阶上:“本宫没有听清!”

        “血脉至亲,骨肉亲情,这本就是任何事情都改变不了的,老万你又何必与孩子他娘争个高低?”简玉乐呵呵的说道,一派与世无争。

        看着三个簇拥到苏夏至的身前,各个都是天真烂漫笑的像朵朵盛开的鲜花,那份无拘无束的爱意都是发自心底,没有半点遮掩,万皇贵妃停了脚步,拉住简玉说道:“看到没有,咱们给这几个小丫头多少好处都没用,一见到她娘就全变了!”

        娇娇和乐乐也随在她的身后扑向了苏夏至,口里一起叫着:“娘……”

        虽然肚子里已经灌了几斤老醋,苏夏至还是面带微笑的走向屋外,而一一是一看到她便挣脱了万皇贵妃和简夫子的手,小马一样奔向苏夏至:“娘亲,我们回来啦!”

        苏夏至看得一阵心酸,自己养大了的三个宝贝都叛变了!

        大门外,文质彬彬的简夫子与花团锦簇的万皇贵妃一人拉着一一的一只手,而娇娇和乐乐也牵着手笑眯眯地跟在他们二人的身边,这情景任谁看了也会以为他们才是同出同进的一家人呢!

        正说着话,外面已经传来敲门的声音,小武与高越都从屋子里跑了出去抢着去开门。

        “不用去接。”闵岚笙写完最后的几个字,将比架在笔架上,叫住了她:“万皇贵妃既然说了会将一一她们送回来,那便一定会送回的,娘子不用担心。”

        “不跟你耍流氓,我去接闺女去。”惹不起躲得起,苏夏至被调戏地春心荡漾地转身要出去。

        她是拿他没有一点办法了。

        呃!意识到自己又被调戏了苏夏至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秀才现在的脸皮是越来越厚,简直到了刀枪不入的程度!

        “呵呵!”闵岚笙一声轻笑,眼睛从她的胸脯上移到她的腹部:“为夫有没有种,娘子不是知道吗。”

        “臭不要脸!”苏夏至被他说的一噎,用手指着信纸上的字迹说道:“有种你对婆婆去说这样的话!”

        他悬着手腕,笔尖停在纸上,抬头先往外面瞟了一眼,随即眼睛落在她的胸脯上说道:“娘亲是来喂奶的吗?”

        闵岚笙笔下一顿,暗自蹙眉:娘子又在调皮了!

        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之后,苏夏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自居酸的不行:“岚儿……小乖乖……想娘亲了吧?让娘亲来抱抱!嘿嘿!嘿嘿!”

        她走了过去,立在书案前,往上面探头一看,见明澈的信件打开着放在案头,她这边看过去,信上的字迹都是倒着的,因此只看清了抬头上写的两个字:岚儿!

        闵岚笙已经换了轻薄的便服坐在书案后写着什么。

        站在院子里吹了会风,让身上的汗落落,苏夏至进了书房。

        一想万皇贵妃那阴阳怪气的脾气,苏夏至觉得还是再等等吧,反正简夫子住的花荫巷离自己家也不远,再等上一刻,如果孩子们还不回来,她就和小武一起去接。

        她望着门口,琢磨着要不要再排小武过去接一趟。

        解了围裙,出了厨房,只觉得外面的热风吹到身上也挺舒服。

        待到苏夏辉忙活一阵之后,六个热菜两个凉菜还有汤都上了桌,孩子们却还没有回来。

        “那为夫先去更衣。”把盘子放在灶台边上,闵岚笙转身出了厨房。

        苏夏至心里一甜也跟着笑了起来:“去换衣服吧,你这官服浆洗起来非常麻烦,留神在厨房里蹭上油。”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啊……

        “呵呵!”闵岚笙马上闭了嘴,回头见院子里没人,赶紧在娘子的唇上吧唧了一口:“娘子有孕,难道为夫不该高兴吗?”

        苏夏至一手在锅里搅合着,一边盯着自己的相公,只觉得他今天很有些不正常:“没笑什么?那你怎么到现在还呲着牙?”

        “没笑什么。”一一与国舅大人那个混蛋成了同辈,他岂不是成了姜温的长辈?闵岚笙觉着自己是占了个大便宜,越想越高兴!

        苏夏至用笊篱把炸好的茄子从油锅里老出来,架在碗上沥油,又从秀才手里拿回盘子,将案板上的茄子块盛了倒在锅里,随手把空盘子递给秀才,苏夏至看他笑的诡异,不禁问道:“你笑什么?”

        闵岚笙思考了一番之后忽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辈分啊?

        “……”闵岚笙接过娘子手里的盘子,端着望天,心里却在琢磨着她的话:万皇贵妃是陛下的师父,陛下原本是喊他一声母妃,他不乐意听,宁愿陛下喊他一声姑姑,那姜温跟着喊一声姑姑倒是情有可原。一一可是喊姜温舅舅的,怎么也管万皇贵妃叫了姑姑?

        “咱甭管他们的闲事儿。”锅里的油冒了青烟,苏夏至把切了鱼鳃块儿的茄子倒了进去,赶紧用手勺贴着锅边搅和了几下:“早晨我就和她说了,可一一说是万皇贵妃自己让她喊姑姑的。”

        闵岚笙点了头,不忘纠正道:“万皇贵妃连国舅大人都要称呼一声姑姑,咱们女儿可不能再叫姑姑,那会乱了辈分。”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孩子都终将有离开父母的那一天,自己总不能把一一拴在裤腰上带一辈子。

        经过一天的冷静,苏夏至总算是从女儿失而复得的惊喜中恢复了正常。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