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五十八章 两难

第五十八章 两难

        热门推荐:、  、  、  、  、  、  、

        “哼!他倒是好意思到我家里来!”闵岚笙心里真是不痛快的时候,听到姬大人几个字后,用袖子一抹眼睛,站直了身子就往外走……

        “嗯?姬大人?”自从自己一家搬到这里之后,还从未有客人来拜会过闵岚笙,所以一听来客是找秀才的,苏夏至便好奇起来。

        “大人。”高越的声音自屋外传来:“姬大人过府来了!”

        这也真是姜温的姐姐所避讳的。

        如她这样的人,说了不该说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以后我都决不会再说!”她知道他怕什么,这也正是苏夏至心里一直纠结的。

        闵岚笙只要想想这个后果便是一身的冷汗!

        娘子不是神佛,却说出了只有神佛才该知道的事,这样的情形若是被外人知晓,那她便再无宁日可言!

        “为夫求你,以后这样的话都不要再说……”

        “嗯。他死后会是……”闵岚笙一把堵住了她的嘴,眼里突然涌出了泪水:“够了……娘子够了啊……”

        “吉秀田丰?!”闵岚笙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有。”苏夏至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秀才,这话我只告诉你啊:咱们大梁捉住的那个倭人的匪头子以后会统一日本的!”

        “嗯?”闵岚笙俯下身来问道:“娘子有话说?”

        “嘿嘿!我有办法了!”苏夏至一拉闵岚笙的衣袖:“低头。”

        君主一个正确的决定,是会惠及天下苍生的!

        最起码大梁皇帝陛下不用在日本国那些对大梁示好的大名里无从取舍了……

        有些话只要一句,她只要说了出来,便可以解决掉目前所有人的困扰!

        “是啊,这种事情摊上真是心累啊……”苏夏至一低头,将头抵在闵岚笙的身上小声说道:“可……可有些话……”

        “若是那些人再去铺子里捣乱,报官,将他们赶走就是了,不必客气!为夫实在不愿看到娘子你为这些事累得如此。”

        “娘子,你若不想开口,没人能逼你的。”进了门,扶着苏夏至坐在椅子上,闵岚笙到放着盆子的架子旁投了布巾递给她:“这本来就是国事。”

        而很有可能这样的后果会贻害后人……

        苏夏至是穿越者,不是神人,她虽然知道一些后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可她也知道,于时空当中自己不过就是个过客,虽然轨迹有所偏差,可她就该相安于世,关起门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就好,否则言多语失,人为地去干扰某些事件的发展轨迹,那所产生的后果是什么,谁也无法预料!

        客观地说,历史就是历史,不管什么人都不可能通过一己之力而将其改变。

        她脑子里反反复复地都在考虑着一个问题:“要不要去管这桩闲事?”

        把几个日本人丢给了韩陆青和译官,苏夏至是径直回的家,然后一坐就到了现在。

        他皱着眉问道。

        “好。”闵岚笙点了头,扶着脚步有些踉跄的苏夏至往他们的房间走:“娘子这是坐了多久?怎么走路都这般了?”

        “这么热的天儿不要再往外跑了,不如我来煮晚饭?”颜夕拦住了高越,瞅着闵岚笙说道。

        “娘子。”闵岚笙过来扶起了她,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他对着高越说道:“去外面酒楼买几个菜回来吧……”

        及至几个人走没了踪影,坐在紫藤花下发呆的苏夏至才清醒过来:“秀才,你怎么不拦着点他们啊,怎么吃的还有好玩的?到底是吃的还是玩的?”

        没多大会儿功夫,万皇贵妃和简夫子也领着几个孩子回了家,看着冷锅冷灶,两人也不和苏夏至闵岚笙打招呼,又带着孩子兴高采烈地往外走去:“正好你娘没有煮饭,姑姑带你们去吃好玩的!”

        她这一想就是一天,等秀才和姜温同时回了家的时候,苏夏至才惊觉还没有做晚饭。

        ……

        转眼看了看闷不做声的秀才,苏夏至抬手拂去遮住眼睛的发丝:“容我好好想想……”

        “你姐姐说得对,吃面要想吃出雅致的模样那可真是矫情了!这面在汤里多泡半刻都会味道大变,确实要如此吃才地道。”

        “我阿姊啊!”姜温自袖笼中掏出帕子边擦汗边说道:“我阿姊说:吃面就是这样吃才对,痛快!”

        “你这吃面是和谁学的?”苏夏至斜睨着他问道。

        她不开口,姜温也不问,西里呼噜地两大碗面下了肚,额头上已经见了汗。

        她用筷子将面条挑起来,待到稍凉些才送到口中,倒是吃的很香。

        面上了桌,苏夏至低头看着冒着淡淡热气的面碗不再说话。

        “东家,面好了。”伙计的声音自屏风外传来,似乎隔着好远。

        “日本国连年战争,我大梁在那里也常年的派有使节,只是他们那里各自为政,头目众多,我姐夫就想扶植一人,与之交好也要选对了人选,否则人力物力地使了出去,还不是有极大的风险吗!”

        “靠!你姐姐不插嘴插手你就跑到我这里来套口风,万一我多了嘴管了闲事,管好了都是你们的功劳,管不好我就成了不自量力的多嘴驴了!”

        “但凡国事,我阿姊与我姐夫早有默契,她一概不会插嘴插手的。”

        “你把这些告诉你姐姐了么?”苏夏至忽然没头没尾地问道。

        “就是他。”姜温压低了声音说道:“日本国已经战乱了多年,已经有几波大名给朝廷上了密保,想要谋得大梁的帮助。而因为战火连年,日本已经是民不聊生,各方都苦不堪言,他们吃不饱,就到我大梁的沿海诸郡去抢,去夺,那里的百姓也是被他们祸害的无法安居乐业!”

        “!”苏夏至的眼睛悠地瞪大:“吉秀田丰?”

        “吉秀田丰。”姜温看着苏夏至说道。

        “捉住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苏夏至轻轻地在闵岚笙的腿上拍了拍,她相信姜温做事稳妥,定不会把国家大事当了谈资,因此他既然敢在这里开口,那这四周就一定是安全的。

        闵岚笙目不斜视地说道:“人多口杂,隔墙有耳。”

        姜温眼睛斜睨着他:“闵大人,这虽是公事,可你家夏夏对他们的认知不必你我少,我就是故意说给她听的。”

        “咳咳!”秀才轻咳了几声。

        “咱们大梁在浙台郡擒了他们的一个匪头子,这边我姐夫才接了快报,那边他们的遣梁使便已经到了大梁的沿海边界。他们是来求大梁放人的。”

        “没有。”苏夏至打发了伙计到外面看着,不要让客人凑近,才小声说道:“这伙子是自己寻到我铺子来的,已经几天买空了铺子里的挂面和各种酱,我还奇怪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呢。”

        “夏夏是在和倭人做生意吗?”饭桌前只剩了他们三个人,姜温也不拘束,开门见山地问道。

        用两扇屏风隔出一角儿,里面只摆了简单的桌椅,倒也清静。

        留下译官招呼那几个年轻人,苏夏至带着闵岚笙和姜温上了楼。

        姜温身份尊贵,而这些人不过是遣梁使的跟随,确实没有身份与他平起平坐的。

        “我发了话他们也不敢坐。”姜温依旧笑嘻嘻的,却是起了身:“咱们几个换个地方,让他们在这里踏踏实实地吃吧。”

        “呵呵!”苏夏至扭脸儿对姜温说道:“国舅大人啊,您不发话他们不敢坐啊。”

        与秀才说着话,苏夏至无意中抬头,才发现那五个方才还坐着的日本青年此刻都笔直地站在桌子边,低眉敛目地神情严肃。

        苏夏至心中一甜,马上点头:“嗯,我使劲吃,一定早点胖起来!”

        原来,还是心疼自己和肚子的那个小的啊……

        “娘子要多吃些,你瘦的厉害。”闵岚笙小声说道。

        “秀才?”苏夏至好笑地看着他,心道:不会是这么小气吧,在外人面前还与姜温斗气?

        “我要三碗。”闵岚笙淡淡地说道。

        “我要两碗!”姜温对着伙计喊了一声。

        “咱们先吃饭,然后慢慢谈。”苏夏至招手叫来门口候着的伙计,又给闵岚笙和姜温各添了一碗面。

        “他就是夏夏你要找的会说倭人话的译官。”姜温介绍道。

        “不敢,不敢!”中年男子望向姜温,直到看着他点了头才走过去在桌子末首坐了。

        苏夏至点点头并招呼闵岚笙和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子一起坐下:“正赶上吃饭的时候,咱们有啥吃啥,都是我铺子里的汤面小菜,大家不要嫌弃!”

        韩陆青一看屋里的这些人,先给姜温和闵岚笙行了礼,随即对苏夏至说道:“东家,我到前面去看看,现在正是饭口儿,食客多。”

        “夏夏早就知道了,否则又为何让你找个会说倭人话的给带来。”姜温脸上的笑意未退,施施然走到桌子边坐了下去。

        姜温则以拳抵唇闷声笑着,闵岚笙神情淡淡地立在门口望了在座的这些人一眼,随即对苏夏至说道:“娘子,他们都是遣梁使随行人等,来自……”

        对于大梁的语言多了便分辨不出意思的青年显然又被苏夏至这一长串的词语给弄糊涂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