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六十二章 明家女儿

第六十二章 明家女儿

        热门推荐:、  、  、  、  、  、  、

        “我也没有听说过明家除了我婆母之外还有什么女儿!”苏夏至也笑着回道。

        “呦,杏花村啊……”姬夫人似乎是想了想才笑着说道:“我还真没有听说过呢。”

        “我娘家就是平县的杏花村。”苏夏至淡淡地说道。

        “那我们两人的娘家可是离着不远,我娘家就是府郡的明家,夫人的娘家是?”

        “我不就是过来串个门,与你亲近亲近吗。”姬夫人极少出来应酬,又在心里有点看不上听说是乡下来的苏夏至,因此没话找话道:“我听我家老爷说,夫人和闵大人是来自平县呐?”

        而大夫人自己想着年轻貌美的时候也曾得过姬雅的几年好脸儿,于是越发的怀念起旧时光来,整日里只在家里臭美,衣衫是越穿越嫩,眼看着奔四十岁的人了,倒是穿上了粉衣,花了小姑娘才爱画的及笄妆,只盼着这样的自己有一日能勾得姬雅回心转意。

        三五年之后,他对这个粗鄙不堪的‘明家女儿’失去了兴趣,于是这位夫人便升官做了‘大夫人’,姬雅又在外面养了几个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的,她是既管不了,又无可奈何,也只能由着他去!

        这门婚事有一搭无一搭的摆在那里,姬雅只当身边睡了个细作。

        而为了拴住他,明家才在旁支里的家生子中挑了个生的貌美的女子嫁给了姬雅,算是联了姻。

        几番敲打,连着几番拉拢,姬雅彻底投靠了明家。

        倒是姬雅,做事小心机敏,是个可以为明家所用的货色。

        明澈的长兄被妹妹的行为气得不行,也就任其自生自灭了。

        不曾想,依着明澈的脾气,最后竟是一路吃苦受罪的去寻姬玄也不肯回明家!

        当年明家找上姬雅,警告他不许去与明澈和兄长联系,最初的目的不过是逼得明澈的日子过不去,让她自己乖乖的回家。

        明家几代经营,爪牙党羽早就在朝廷里渗透了不少。

        实际上大梁真正失礼大的明家只有一家:就是府郡的明家!

        苏夏至昨晚睡得早,闵岚笙并未和她说起书房里后来发生的事情,而她又对朝廷里的事一无所知,因此才会由此疑问。

        这个姬雅难道还和明家扯上了关系?

        明家?难道说的是府郡的明家?

        “有事您直说吧。”苏夏至的视线从银票上移到了姬夫人的脸上。

        姬夫人勾唇一笑,话说的轻巧:“一千两银子不算多,我们明家的女儿哪件衣服不要个百十两的?收了吧,算是我给孩子们的见面礼。”

        苏夏至低头瞅得认真:“一千两银子买衣裳?我家的几个丫头一辈子都穿不完呢……”

        淡绿色的银票上盖着大梁通宝的四方印,印泥都犯了褐红色。

        “我这次来得匆忙,并未备下什么礼物,实在是失礼!”想起昨夜姬雅在房里与自己叨叨了半宿的话,姬夫人赶紧把话引进正题:“这是一千两银票,给孩子们买身衣裳穿吧!”

        “原来是这样啊……”姬夫人点了点头。

        万皇贵妃给苏夏至开的方子是日常调理用的,除了绿豆这样解药的食材,其实并没不需要她可以的忌口,只是苏夏至坏了孩子,是她自己特意把茶给戒了,给出的理由十分可笑:天天喝茶,宝宝出生后皮肤也会和茶一个颜色,黑不溜秋的……我是绝对不能允许自己生个茶叶蛋出来的!

        “我最近一直在服汤药,不喝茶。”

        姬夫人自说自话,也觉得有些无趣,一看桌上只放了一杯茶,便说道:“怎么只有我的?”

        颜夕放下手里的托盘,只给姬夫人倒了一杯,抿嘴一笑,悄没声息地进了厨房。

        “啊?是宫里出来的?”姬夫人赶紧起身对着颜夕行礼:“难怪看着姑姑容颜举止都是那么出挑,您方才一说话我就看出您不是个一般的女子了……”

        “您说的是她啊!”随手一指端着托盘过来的颜夕,苏夏至大声说道:“我可不敢把颜夕当下人使唤……她可是宫里尚衣局的女官,是皇后娘娘亲自指派了来教小女的针线刺绣的师父!”

        “嘿嘿!”苏夏至明白姬夫人是会错了意,以为她是像大杂院里遇到的那个女子一样,只是刻意的显示丈夫是个清廉的官吏,家里并没有多余的钱财置办屋舍豢养奴仆……

        “刚才那个叫你夫人的不是丫头吗?”姬夫人没话找话,本是想恭维苏夏至几句的:“你我的夫君本是同僚,咱们不是外人。”

        “府上看着也不小啊……”姬夫人的屁股在石凳子上画了半个圈,她环视这闵家宽敞的院落和两边气派的厢房,不禁暗自掂量:只这一进院子就不小!可比城里的院子瞅着痛快……

        “我家没有下人,都是上人。”苏夏至说话轻声细语,就是不着调的很。让姬夫人听得又是一噎。

        “我说你啊,咱们可是贵为五品郎中的夫人啊,哪有自己去开门的道理?难不成要白养着府里的那些下人?”

        苏夏至对着颜夕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泡茶。

        “那,还是坐在这里吧!”大夫人的衣袖被扶着她的仆妇拉了两下,她先是灯笼那仆妇一眼,随即才走到紫藤花下的石凳边侧身坐下。

        “要不咱们坐大门口儿去?那里更凉快。”苏夏至笑嘻嘻地问道。

        大夫人的脚步生生顿住,望着闵家正屋的房门,面露不悦道:“就坐院子里?”

        “坐吧。”只到了紫藤花下,苏夏至就叫住了还在往前走的大夫人,她伸手一指花藤下石凳:“这里凉快。”却是连正屋都不准备让客人进了。

        她就不信苏夏至能把她这明家出来的女子怎么样了!

        “好好!”大夫人一看找对了门儿,虽然差点认错了人,她也满不在乎地提步进了院子。

        “呵呵!”苏夏至淡淡一笑:“既然是找我的,那就进去说话吧。”

        “哎呦!”粉嫩的大夫人先是一怔,随即一挥手中的团扇,将一股子刺鼻的香粉味拍向苏夏至,她咯咯娇笑地拉住了苏夏至的手,故作熟络地说道:“我就说你看着面善,我们原是一家人的,今儿我就是来找你的!”

        “我就是那个闵什么的正妻,我家里不分‘大夫人。小夫人’,我相公只有我一个娘子。”苏夏至要笑不笑地说道。

        “你是那个闵……大人的正妻,大夫人?”一团粉嫩的大夫人,站在苏夏至面前上一眼下一眼的看着她,越看越摸不清这个穿着一身素雅袄裙的女子的身份。

        “夫人?”仆妇停了动作,手里的一小块银子也滚落到地……

        “怕是去不了了。”苏夏至神情冷淡地看着那只不断往自己手中塞银子的手轻声说道。

        “夫人,是现在就去菜市吗?”颜夕提了竹篮往门口走,望着台阶上的苏夏至问道。

        “劳驾!”因今儿这一趟是老爷千叮咛万嘱咐的,那仆妇不敢误了事。她看见苏夏至只是不言不语的盯着她家大夫人打量并不进去通禀,就忙从袖带中摸出早就备下的一小块碎银往苏夏至手中塞去:“天热,我们出来一趟不容易,您赶紧帮着进去通禀一声……”

        “何必呢……”来人的一身妆容只让苏夏至看出了累,她暗自摇头,也不言语,等着那女子走向前来。

        只是衣服的色彩和款式虽然水灵,她的人毕竟已经过了少女的年纪,如此衣着打扮只让苏夏至觉得对方是咬牙跺脚的不肯老去……

        她穿着一件时下帝都的贵族女子最喜欢的湖水绸的褙子,直领对襟,腰间束着桃红色的勒帛,配上她褙子淡粉的颜色,倒是水灵的很!

        拾阶而上的女子远远地看着甚是年轻,苏夏至在她那张涂脂抹粉泛着油光的脸上还是看到了深深的细纹。

        “不过是一个下人……”大夫人撇撇嘴,伸出左手提了裙摆,如风摆柳似的上了台阶:“你怎么还不进去通禀你家夫人?”

        “大夫人!”仆妇一努嘴,示意台阶上还站着外人,说话还是注意些好。

        “这宅子到看着不错,只是这地界太低,都到了南城了,还是外城!”被称作大夫人的女子轻摇团扇,仰着头看着台阶上闵家的门楼低声说道。

        先前和苏夏至说了两句的妇人一边帮着才从马车上下来的女子整理的衣裙,一边对苏夏至说道。

        “快进去通禀一声,就说户部郎中姬大人的夫人过府拜访你家夫人。”

        她手中执着一柄象牙骨的团扇,扇面上不是绷着中原常见的绣面而是绷着一块金银丝线织就的灿锦,即便是苏夏至这样对这些玩物毫不懂行的人也看出了那扇子价值不菲。

        车里被称作大夫人的女子一边抱怨着,一边扶着仆妇的手探出了半个身子,慢腾腾地踩着脚蹬下了马车。

        “这一大清早的就急吼吼的往城外赶,那个什么闵……怎么住在这种穷酸的地方。”

        “大夫人啊,就是这里了!”穿戴利落得体的中年妇人看着就是个仆妇的模样,她听了苏夏至的话,赶紧往台阶下的马车走去:“您下来吧,车里太过闷热。”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