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七十九章 登门提亲

第七十九章 登门提亲

        热门推荐:、  、  、  、  、  、  、

        双赢!

        价高者她可代办事,包乃优先去投胎!

        嘿,好办,咱加价——

        市场好,商机好,最重要的,地府的提成啊——法器——

        并且但凡完成一宗,地府竟有额外奖励!

        可素,问题来了,冤死鬼乃高产啊?

        另:冤死鬼,左走右拐好走不送!(奶奶个熊,丫的自个儿这辈子事情都没弄清楚,你投个毛线坨坨滴胎!)

        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钱的给钱,没钱的出力!p:冥币不要!

        不过…

        想要投胎转世,黑白无常太忙,只能求助她——引灵师!

        水鬼,艳鬼,饿死鬼,吊死鬼…偶尔还有僵尸打酱油。

        转瞬,她回到1995年,五岁小萝莉,放眼望去,人穷地穷鬼不穷。

        痴情小三殉情,结果砸死正牌她。

        内容介绍:

        《正太阎罗财迷》妻文/一室一厅

        给坑神基友求求收!大家得了空上眼瞅瞅吧~文文很好的~

        题外话

        苏夏至无语地瞅着额头直冒冷汗的青年也摇了摇头:“先去歇歇吧……”

        做梦去吧……

        知道媒婆子晕车就换一个吗,非要急吼吼的带着这个逗比往家里跑,你还能指望秀才痛痛快快的把闺女许给你?

        “我勒个擦的!”苏夏至抬手一拍脑门儿:“陈冠西啊,你是猴子吗?”

        “大人,夫人,您二位就信婆子的这双眼睛吧,一准儿能给府上的小姐说上门最好的亲事!这陈公子原本是相貌堂堂……呕!人品更是没得挑……呕……”

        感恩戴德之余,给人家的喜事上添了堵这也是她控制不了的。于是在身子稍微好些之后她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赶紧替小胖子说好话:“婆子说了多少姻缘了,旁的不敢说,只看人这一桩,眼睛最是厉害……”

        陈冠西大方,这一趟出手是一百两银子的谢媒钱,她说了半辈子的媒,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对不住啦,对不住!”媒婆子吐得头昏脑涨的心里倒是明白,知道今天这事儿是坏在自己身上了。

        “走这一路我算是明白了,这婶子是瞅谁都恶心啊……她就是不能做马车……”

        见爹娘面上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一一赶紧对着陈冠西使了眼色,正尴尬的不知说些什么的小胖子心领神会忙解释道:“我请她来得时候真不知道她有这个毛病……”

        媒人从山下村一直吐到了帝都,又在提亲最关键的时候只剩了恶心,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事儿。

        闵家正房里,堆了一屋子的人,除了避嫌的娇娇躲在了后院不能出来见人连一一和乐乐也挤在闵岚笙的身后挤眉弄眼的看热闹。

        媒人一阵干呕,捂着嘴扭身踉跄的跑了出去。

        被大汉架进屋的媒婆子,正晕的头昏目眩,一门心思的只想找个地方好好把肚子的心肝脾肺都吐出来,耳边猛然听见有人说了‘媒人’二字,她便打了鸡血一般的站直了身子开口道:“给老爷夫人道喜啦!我是来府上替陈公子提亲的!若说我们陈公子啊……呕!呕!”

        “咳咳!”他清了清喉咙眉眼都变得正经起来:“那婶子就是我请的媒人……”话说了一半,小胖子又活泛起来:“她坐上马车就晕,这一路吐得啊,可给我们恶心坏了!”

        这样的眼神是与苏夏至每次见到自己的温暖眼神完全不同的,生生地让小胖子打了个冷颤!

        闵岚笙静静地看着他,眼神冷淡。

        “嗐!别提了!”正在给苏夏至和闵岚笙行礼的陈冠西一双圆眼只在四周踅摸,一身华贵的袍子配上他这幅申请,总是给人油头滑脑的感觉。

        “这是怎么啦?”看着被两个大汉架进来的一个盘着髻子,老脸蜡黄,眼都睁不开的妇人,苏夏至诧异的问道。

        又过了一两天之后,陈冠西如约而至,大张旗鼓地一路从杏花村到了帝都,弄得沿途有不少人都知道了他这趟是去求亲的。

        几天之后连苏夏至都以为自己是感觉出了岔子,这家伙没准儿就是随口问问,并未动了成家的念想……

        岁数不小的国舅大人在一番感慨之下,便没了下文。

        被苏夏至说的俊脸一红的姜温,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头:“我还很年轻……”

        “嗯?”一直盯着姜温说话的苏夏至将他脸上细微的变化都看到了眼里,她若有所思的顿了一下:“你是终于要长大了啦!”

        “!”苏夏至话里的大锤立时砸碎了姜温脑子里才升起的幻想,想象着褚谦谦手持一柄大锤干掉几碗汤面的气势,他有些淡淡的失落。

        “圣人说过:英雄未必配美人,他可能配的大锤!会吃的也未必就会做,极有可能是吃货啊……”

        果然,这次出场的圣人也不咋地!

        闵岚笙一听她说‘圣人’二字就想笑,总觉得娘子口中的圣人说的话都是奇奇怪怪的。

        “圣人说过……”苏夏至慢悠悠地开了口。

        “我也会做饭的,只不过……有点懒罢了……”姜温不甘心地辩解道。

        “你说你是不是很会吃?但你会进厨房吗?”

        “切!”如此白痴的问题苏夏至真不相信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想想你自己不就知道了?”

        “夏夏你说……”对脑子的这个想法忽然来了兴致的姜温把挡在自己前面的火锅往边上推了推,他伸着脖子对苏夏至说道:“是不是很会吃的人就很会做饭呢?”

        “大声点儿!”苏夏至听他说话的声音像蚊子哼哼,抬手用指节敲了敲桌子。

        “她既然那么能吃,也懂得滋味的好话,想必也是个烹饪高手吧?”他轻声说道。

        姜温忽然想起与褚谦谦在面中滋味初遇时她面前摆着的几只面碗。

        会煮饭……

        抬眼看了看已经下去不少的食材,他心里暗暗想到:将来娶娘子无论如何都要娶个会煮饭的,最好手艺比阿姊和夏夏都要好!那怕她并不是风华绝世也行,但一定要会煮饭!

        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又馋又懒,还嘴刁的很,姜暖给他派了几个厨子过去,做的饭菜都没有让他吃出家里才有的味道……

        虽然早就被姐夫轰到姜府老宅居住,但姜温平日极少宿在府里。

        眼瞅着姐姐姐夫,夏夏和那个绣花枕头都过得挺好,他越来越觉得两个家里都没了自己的位置。

        暗自琢磨着苏夏至的话,有家有室,姜温心里一阵黯然。

        现在夏夏可是和阿姊私下有往来的,万一自己一时大意说错了话被她抓住了把柄穿给阿姊可不太好。

        “年轻人?”姜温撇嘴想笑,一看对面那个女子正瞪着一双发亮的眼睛瞅着自己,他赶紧端正了态度。

        “……”想起娘子总是对自己说的,她说‘已婚美少女’这样的话,闵岚笙觉着她今儿这话还算谦虚,不过是说了自己年轻!

        “那还不好?”苏夏至放下碗筷接口道:“十年,十年后想必你也是有家有室的人,就是你亲姐姐请你诊脉想必也会不容易。再说了,如你姐姐和我这样的年轻人没事还是不要总和大夫打交道……”

        “万姑姑最近常来吧?”姜温一通吃喝之后,放下了碗筷,两只眼睛贼溜溜地在苏夏至的脸上扫来扫去:“夏夏看着面色不错,万姑姑开的方子最是养人,一一再跟着他学个十年,就轮不到我给夏夏开方子啦。”

        “我喝的都是补汤,不用忌口的。”苏夏至伸手接了秀才给自己亲手夹得菜肴,心里美滋滋的,到底还是自己的相公,知道心疼自己。不像旁边的那个吃货,见到好吃的专爱吃独食!

        等了片刻,闵岚笙从锅里挑了一块鸡肉试了试味道之后便在锅里又挑了几样东西堆了满满的一碗之后放到苏夏至面前:“这样煮着倒不是很辣,娘子尝尝,不是还在服药么。”

        “我想你阿姊现在一定和我一样都很想给你几巴掌呢!”瞅着自己辛苦准备的食材都给煮在了一处成了一锅乱炖,苏夏至心疼的不行,她横了姜温一眼,再看看锅里那乱糟糟冒着气泡的一锅,顿时没了食欲。

        “只是,我觉得很奇怪是,夏夏你为何与我阿姊一样都不吃羊肉呢?”姜温轻声问道。

        他说话的时候瞥了眼闵岚笙,然后得意地说道:“这是我家的吃法,小时候,我嘴急的很,每次阿姊与我吃火锅,要一样一样的将食材煮熟再吃,我就心急火燎,于是我阿姊就把所有的食材都放在一起用大锅煮了再放在小火炉上慢火炖着……也别有一番滋味呢。”

        泥炉上的铜锅终于大开,不等闵岚笙和苏夏至动手,姜温便把桌上几样食材都倒进了锅里,然后用勺子搅和了几下,笑着说道:“火锅这样的吃法,在大梁怕是只有你我两家能吃到了。”

        苏夏至不吃羊肉,因此把羊肉片都放到了厨房,如今他们这屋里倒是安静下来。

        “你怎么和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饭桌上就他们三个人,几个小丫头都去了厨房和颜夕她们去凑热闹,正屋里只剩了他们三个人,说话倒是随意。

        “哦。”冬菇既然还不够火候,姜温又把目光盯在了别的食材上。

        “知道,我阿姊写信跟我说了。”姜温的眼睛盯在锅里的一片冬菇上,筷子伸了过去,却被苏夏至用筷子打了一下:“那个冬菇是干的,总要煮一会儿才入味。”

        “我见过你姐姐了。”铜锅架在不大的泥炉上,已经小开,先放进去的食材慢悠悠地在锅里翻滚着,不时冒出一只气泡。

        苏夏至出去又拿了一副碗筷回来,一看姜温已经拿了秀才的碗筷,她把手里的碗筷递给了闵岚笙。

        “我就说么!昨晚上留的两碗菜都见了底儿,还以为小武和高越一早给吃了,原来是你给打扫了……”

        “嘿嘿!”姜温搓着两只手,眼睛盯着桌上的麻辣火锅心不在焉地说道:“我若是不回来,夏夏你留的饭菜就都放坏啦。”

        “我说,你离开家几个月就不想你姐姐吗?”午饭才上了桌,苏夏至望着饭桌边突然出现的一身白衣仙人似的姜温吃惊不小。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