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秀才娘子的锦绣年华 > 第八十三章 各怀鬼胎

第八十三章 各怀鬼胎

        热门推荐:、  、  、  、  、  、  、

        “可姑姑,我奶奶和我爹爹也是这么叫他啊!”苏奕小声说道:“我娘也说了,他家是卖猪肉的,手上都是油,陈茂密早晚也得成了个大秃子!”

        “是!”陈冠西是十月来闵家求得亲,如今陈家高攀上了闵家的事情在整个平县都是尽人皆知的事情,苏夏至也没啥好藏着掖着的。

        “当然不好了!陈冠西已经和我家娇娇订了亲,他以后就是我闵家的姑爷,告诉咱老家的街坊邻居:就说我不爱听!”

        “……”小厮笑到一半,听见东家动了怒,赶紧收了笑,使劲的板着脸说道:“这趟回去,我就和咱村子里的人都说说,这么叫人家确实不好……”

        好好的父子俩竟被村民们给叫成了亲哥俩!苏夏至两条眉毛都挑了起来,眼珠子几乎都瞪了出来:“谁他娘的这么闲啊?没事儿给人家起什么外号啊!”

        陈茂昌……陈茂密……

        “就是陈冠西陈公子啊……”小厮捂着嘴笑道:“他爹不是镇子上那个杀猪的屠户吗,姓名叫做程茂昌的。而陈公子倒是头发茂密的很,因此大伙儿便都叫他陈茂密!”

        “谁是陈茂密?”离家多年,孩子口中说的人物苏夏至竟连听都未曾听说过,她侧头望向与自己并排站着的小厮。

        “住在山下村村口的那个陈茂密……”

        苏家人祖传呆傻,不会杨巧莲嫁进苏家的念头多了,近朱者赤,也染上了这傻乎乎的毛病,说话办事也不靠谱起来了吧?

        想起来娘家哥哥嫂子还有那个神人一般的老娘,苏夏至头疼的拍拍脑门。

        “你娘好端端的和你说这个干嘛?”

        一直板着脸说话的小小子终于知道了害臊,苏奕生的周正的脸颊都红了起来,好在这小子生的皮肤倒是不黑,否者那红脸蛋还真像了烧着的火炭!

        “是我娘说的啦……”

        “不是你说的?那还能是谁说的?”苏夏至把院子里站的人挨个看了个边儿,忍着笑问道。

        “这个……”苏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其实这不是我说的了。”

        “噗!”正听得认真的苏夏至在听到苏奕居然说出了‘我的乐乐’几个字时,没绷住劲,笑出了声儿:“我说小奕子啊,乐乐可是姑姑的闺女,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

        “安元宝不敢和一一说话,怕一一揍他,于是就去拉拢我的乐乐……”

        “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没听明白啊?”苏奕的话让苏夏至听得云里雾里,她看看几个孩子,都觉得个个都还是小屁孩儿,这样的年纪,不会就懂得争风吃醋了吧?

        “礼物,我也有,要看大家就在院子里看,干什么要避开我们?”苏奕跪在元宝身上的一条腿用力下压,疼得小鸡子似的安元宝脸贴在地上只抽冷气:“救命!姑姑,您快救命啊!”

        “他这坏种,没事儿净往乐乐身边靠,连说话都只和乐乐说,我才和乐乐说了一句话,他就拉着乐乐要进屋,说给她带了礼物的……”

        “嗯?”这话说的,让苏夏至越发的糊涂。

        听到苏夏至的问话,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待气息平稳了些才不慌不忙的说道:“姑姑,这崽子没憋好屁!”

        苏奕只是把元宝压在身子底下,并不出手打他。

        只是一一和乐乐却是知道的:娘亲生气了……娘亲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的这么叫人呢!

        外面的情形一目了然,苏夏至只看了一眼,就慢悠悠地开了口,外人是听不出她话里的语气的。

        “苏奕,姑姑想知道你为什么对元宝动手。”

        娇娇毕竟大些又订了亲,因此在与安逸见了礼之后便回了后面的院子。

        院子里几个孩子分成了两堆儿,一一拉着乐乐站在一边看热闹,而苏奕正把元宝按到了地上,一条腿跪在元宝的后背上,压得元宝动弹不得,而他自己则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他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喃喃自语道。

        只是等了半晌之后都不见有人进来,他才不情不愿地转了身子,自己把放在桌子对面的茶壶够了过来,给自己倒了杯茶:“一见了那个女人,爷就没人要喽……”

        他支愣着耳朵听着院子里的动静,等着小厮回来再扶他出去。

        棉门帘子打开放下,屋里只剩了安逸一个人。

        “怎么又打起来了?这才多一会儿啊……”听见外面的声音,苏夏至赶紧扶着桌子要起身,小厮一看她稍显笨拙的模样,忙过来把她扶了起来,两个人一起出了门。

        没聊几句,苏夏至正想再问问挂面作坊的事情,外面便传来几个孩子大呼小叫的声音!连颜夕都在喊着:“小武,你快过来啊,安公子和苏公子大起来了!”

        因此在闲扯了几句之后,两个人就把话题转到了老家的生意上……

        一年没有见面,虽然苏夏至与小厮之间书信往来频繁,可还是有些事情需要详谈。

        “嘿,我说你啊……”安逸被她拿自己的老腰笑话了半天,简直是快恼羞成怒了,只盼着自己的腰赶紧好起来,好能一雪前耻!

        说着话,她朝着正用与她差不多姿势慢慢地往椅子上的坐的安逸瞅了一眼,张开嘴就笑道:“安先生,身子笨确实要慢些!”

        “你说你们两个又不喜欢女人,死盯着人家看什么?”苏夏至一手托着腰,回头朝着身后的椅子望了望,才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把人给我看跑了,连个扶我的人都没有了……”

        安逸与小厮没见过颜夕,俱都朝着她多看了几眼,引得颜夕脸上一阵子的红,赶紧撩帘子往外走:“夫人,我就在外面照看着小姐们,您有事唤我一声就行。”

        几个人进了正屋,颜夕也烧了水送了新泡的热茶进来。

        转身看见门口停着的安家的马车和垂手立在马车前的几个武师还是去年来的那几位,她便让小武带着他们去安排住的地方:“还是去年他们住的那几间屋子就行。”

        “让孩子们自己玩吧,咱们进屋说话去。都在院门口堆着干嘛。”苏夏至的身子眼瞅着就要足月,可她行动起来还是很利索。

        小厮横了他一眼,还是一手扶着他的手臂一手搂着他的腰,非常的小心谨慎。

        “不打了,不打了,我一个大人和孩子一般见识算什么!”腰不好使,脑子便格外的好使。安逸一把抓住小厮的手臂,半个身子马上贴了过去,口中长长地出了口气:“还是扶着媳妇稳妥……”

        “不打了?”小厮往他身边走了两步,并不伸手扶他。

        “我错了,成了吧?”安逸火气上涌的时候便忘了自己现在的腰还不能受力,被苏夏至这么一提醒,他想起昨天中午从床上爬都爬不起来的惨状,心里暗暗磨牙:别让爷缓过来,等几天的……等我这腰能直起来的时候,爷一定干的你下不了地!这媳妇也太狠了……在爷身上扑腾的时候整个就是条饿狼……

        因此安逸虽然口中说着苏奕经常欺负元宝,其实细想下来,他自己动手的时候似乎更多。

        安逸是个狗熊脾气,小厮和他说的时候,他也明白是这个理儿。可一转脸,撂爪就忘!

        私底下不知和他说了多少次:元宝体弱,胆子又小,你这个当爹的不护着他也就罢了,可不许抬手就打张嘴就骂的……

        除了不是自己生的,小厮把元宝已经当成了亲骨肉,实心实意的疼着爱护着。平日里孩子们之间打架倒还罢了,他顶看不上安逸对元宝那副大呼小叫的模样!

        小厮把元宝从帝都带回了山下村,这一年可没少费工夫去给他调理身子。又细心地调教到现在,如今这孩子总算是和正常的孩子差不太多。

        “你不是又要打我儿子吗?我看你走的挺利落的,怎么东家一句话你就走不了了?”

        他身子朝前,只把脑袋僵硬的转向小厮,并对着他伸出一只手:“媳妇儿,快点扶爷一把啊!”

        于是她抽冷子问起了他摔伤的腰,这么一提醒,安逸的两条腿立马钉在地上不敢再走一步。

        安逸就是身子再瘦也是个男人,他又在气头上,没轻没重的给孩子几下,准比苏奕打的重。

        “你的腰又不疼了?”苏夏至见他撸胳膊挽袖子的是要对元宝动手,心里倒是一惊!

        左右手互相撸了把袖子,露出两只麻杆一样的胳膊,拉开架势朝着元宝就走了过去:“老子就看不得你这个怂样!”

        等看着自己的儿子居然被苏家的牛犊子一个眼神就给吓得不敢再说话,他自觉一张老脸都挂不住了。

        “他娘的!”安逸原本是饶有兴味的看着两个小小子斗嘴,觉着挺有意思。

        一直被几个小丫头围着的安元宝赶紧告状,只是他才说了一句,再对上苏奕默不作声望向自己的两只烁烁放光的大眼睛,安元宝赶紧低了头,眼睛望向了靴子……

        “姑姑,您快管管他吧,他就欺负我一个人!”

        苏奕先扭过头来,两手一起用力稳稳地把苏夏至扶了起来,然后慢条斯理的回道:“姑姑,我不是逮谁欺负谁。”

        “……”苏夏至听说他连先生的儿子都打,不禁板起脸来说道:“小奕子,咱可不能这样,逮谁欺负谁,那不成了小霸王了?”

        苏奕如今就在山下村的学堂里读书,安逸就是他的先生。

        “甭搭理他们。”安逸瞅着两个怒目而视的孩子,不以为意的呵呵一笑:“你这个侄子仗着身大力不亏可没少欺负我儿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15559/7267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