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抗战元勋 > 第七十一章 史无前例的交易

第七十一章 史无前例的交易

        一边与李觉交谈,李剑生的脑袋紧急运转起来。

        李觉,他过来干什么?

        要说这位后来的解放军21兵团副司令员眼下就投奔到解放阵营来,打死他李剑生也不会相信。既非如此,这位先在小水逼得红六军团八勇士跳崖、后在小水被已部伏击受重创的湘19师师长李觉,眼下却又到底有何目的?

        显然,眼前这位李觉同志,还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外交家。看来他不仅仅带兵打仗厉害,这与人纠缠也有一套。你不瞧见,这都与自己谈了快一个小时了,这话说了一大堆,自己却愣是没明白他的中心思想。眼下咱可有些急,并没多少闲功夫听他谈带兵打仗、谈对红军的佩服、谈武器装备、谈战略布局!

        哎呀,不对,咱差点中了此人的计了!

        才发觉自己有些急,反应很快的李剑生突然想通了这一节,当下也微笑起来,认真地与李觉谈起带兵打仗的事来。要知道,李剑生来自后世,那带兵打仗的经验足的很,而且观点很新颖,这一谈出来,立即让李觉有耳目一新之感,便也开谈自己的心声。这一谈,两人还真谈出了一些火花和共鸣!一谈就是三个小时。这回儿,轮到李觉有些坐不住了。正好沈雉进来沏茶。那美丽的眼睛朝李剑生飞了一眼,却正迎上李剑生那笑吟吟的脸,女孩的脸上莫名地一红,胸头一热,赶紧慌慌地离去。

        这个举动在李剑生和沈稚、又或者李剑生与劳珏、再或者李剑生与商芷媛几个之间,那是很正常的事。眼下李剑生一门心思要把部队带出这个敌人围困重重的绝地,哪有心思猎艳,对人微笑那也是真诚无比的。却不料得几个女孩都对他上了心,思毫不认为这微笑只是坦诚的同志般友谊、而是在心下认定有些别的意味。因此表现的结果是,男孩真诚微笑、女孩脸红心跳。当然,平素在他们几个之间,因为这样的举动多了,倒也显得很正常。但对于初来乍到的李觉来说,却是另一回事了:得,这李剑生竟然还有闲心与秘书打情骂俏起来!

        先前与李剑生一谈,此时早被李剑生知识的渊博、谈吐的不凡、观点的新颖、论证的严密、行为的大方、胸怀的宽阔给折服,眼下再看到这么一幕,李觉便暗暗地叫苦:咱刚才与他东扯西扯,就是不想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表露,不让对手借着可趁之机来个狮子大开口,这样的话,咱就可以以最小的代价顺利完成何司令的任务。但按眼下的情况来看,咱今天的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也不瞧着,这一谈,怕都是有两个多时辰了!这对何司令,那是大大的不利啊!跟着何司令这么多年,李觉同志当然了解何司令的很多情况,尤其眼一何司令的困境。这也是何司令提出让自己出使后,自己第一时间答应的原因。他太知道这两个师的番号对于何司令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只是,想不到眼前这个红匪的李剑生还真是难以对付,整个一太极高手!看他眼前这情况,八成已经猜测到自己此行前来的目的了,就是不提,真是气煞人了!可是,咱偏偏拿他们没办法,只有求他的份。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看来,咱拖不起了,哦,不是咱拖不起,是何司令拖不起,估计薛岳的中央军盯得紧罢!哎,好罢,何司令,咱李觉可是尽了力了,看来只有主动提出核心问题了!

        还真如李觉所猜测,眼下的李剑生还真猜出了李觉的来由。李剑生将眼下的战局情况细细一盘算,便对李觉此来的目的猜个八成,因此越发不急,心中又早打起了等下谈判的价码,便只是微笑地与李觉东扯西扯。眼下瞅见李觉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焦急,心头一阵冷笑:你急,咱不急!看谁拖得起!嗯呐,看来还是咱的定力好,你就要败下阵来了!

        果然,李剑生心头才在暗想,那李觉终于扯到了正题上。

        一谈到正题,李剑生却不谈了,一口一个章亮基此人定要枪毙,又一口一个这些人要交到中央处理,理由是他们杀害了咱们太多的革命志士,咱好不容易抓了他们,一定要为革命先烈报仇。看到李觉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李剑生却又话锋一转,只是大谈薛岳的中央军如何如何装备好、薛岳打仗如何如何厉害,蒋某人如何如何心思缜密、如何如何野心大大,把个李觉说得半天就是答不上话来。可怜,这李觉也是一员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双重好手,奈何碰到李剑生这位来自后世、根本不按正理出牌的家伙,没法,只好败下阵来。

        接下来,两人才好好地商谈了一回。只到这个时候,坐在旁边作记录的商芷媛才发现,咱这心里的男人,这李剑生军团长,那如果换作去做生意,自己那生意场上的老手阿爸也绝不是他的对手!那纠缠的能力、那要价的本领,都是自己所仅见啊!那叫谈判吗?不!那叫巧取豪夺!偏生还让对手无话可说!李剑生和李觉不知道,他们两个今天的这一番举动,可是让旁边作记录的商芷媛最终下定了决心:这男人啦,咱这辈子不打算放手了。嗯,太优秀了,姐妹们,咱管不得你们了,咱一定要不择手段抢到手,谁抢到算谁的!

        不说商芷媛心下的思想,却说李剑生与李觉两个经过艰苦的谈判,终于达成了较一致的结论:师长,50万元银元一个;副师长、师参谋长、旅长,30万银元一个;团长20万元一个;营长10万元一个;连长5万元一个,排、班长1万元一个。至于那些当兵的,免谈。这样一来,李剑生所部共俘虏师长一个,章亮基,50万银元。副师长、师参谋长、旅长,共7个,计210万银元。团长6个,计120万银元。营长15个,计150万元。其他连排班长总计142个,计价176万元。如此,何健方共应给李剑生706万银元。

        知道何健家底的李觉知道,何司令那绝拿不出这么多钱,因此当下表示需要请示何司令。李剑生只是微笑,让他自便。李觉的随从部队有电台,立即向何司令发报。那边等得正焦急的何健早就在骂娘了,好不容易接到电报,先是一喜,觉得自己的盘算是对的,看来这两个师八成能保住了;后来一看那价,却又如同跌到了冰窖。还好,搞了这么多年的军阀,孰轻孰重还是知道的,细细盘了一下家底,又提出了一个方案,回电给李觉。李觉一看,点点头,再回来与李剑生谈判。

        一听没那么多钱、可以用别的东西补充,李剑生稍稍思考了一下,同意下来。刚才趁着李觉向何健请示时,李剑生把自己与李觉谈判的情况向中央作了汇报,当下把毛、朱、周几个乐翻了。他们几个怕也是头一次听说在自己这部队里,这军人能够按职位高低论价卖。当然,几个人的眼光都很长远,最终无不是愉快地同意了李剑生建议。有了首长的支持,李剑生谈起来越发有劲头。最终双方达成完全的一致意见:何健方向红七军团支付现银元350万元,另以10门60型迫击炮、20挺重机枪、100挺轻机枪、200支冲锋枪、100支驳壳枪、10000枚手榴弹、各式子弹10万发、60迫击炮弹1000发、20万斤粮食、10万斤棉花、价值20万元的各类药品冲抵。临了,李剑生又提出何健进攻自己部队、应该赔付一定的战争费,考虑何健方向已经有如此大的支出,这个战争赔费就不高提,50万银元。

        李觉当下差点载倒。看见个要价的,没看到过要价如此无赖的。还好,他很聪明,知道这李剑生怕是临时又想起了些事情,还有些没有谈妥,便稳稳神,再细细地一谈。必须承认,这李觉也是人精,把个李剑生的情况猜个七七八八。原来,李剑生还真是如此,原来他考虑到眼下已经进入冬季,自己部队还好些,这中央红军过冬物资怕是不足,因此想再敲诈一笔。他也不担心,这何健大头都出了,这小头会不出!果然,李觉再一次与何健通电后,同意如下两个要求:一,没有现金支付,决定以5000套军队制服、100匹战马兑付;二,何健所部后撤100里,不再紧跟红军。

        听到这个价格,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李剑生当下便点头同意。双方又商定交换的时间和地点。何健眼下很急,最终确定,交换的时间就在明天晚上,地点就在黎平。

        李剑生有些不相信何健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准备这么充足的物资,后来一想,立时又明白,这何健怕是早就有所准备了,再或者很多是物资库中现有的,当下便也心安理得的同意。李觉一走,李剑生立即作了安排,让16师和18师立即进入战备状态,以防何健借机捣乱。特务团和警卫团则护着军团后勤系统继续前行。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263/75923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