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二天薛萝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大亮了。旁边的位置是空着的,留着残余的温度。

        她摸了摸自己发酸的腰部,才发现衣服都已经穿好了,身上也是干净的。

        心里一暖,暗道李高山虽然长的不是温文尔雅,这方面却也算体贴。

        薛罗正要下床,房间的门开了。

        她抬头看了过去,正看着李高山挽着袖子走了进来。两只粗壮的胳膊上面还留着不知道是水渍还是汗渍的湿润。

        李高山见她要下床,赶紧走了过去,按着她的肩膀,“多休息一下。”

        薛萝撇了他一眼,将他的手拿开,“再不起床,爸妈要怪罪。”她虽然是正儿八经第一次嫁人,但是也知道新婚第一天就睡懒觉不大好。

        “没事,今天第一天,妈不会说的。”昨天一直到了下半夜才睡,他可知道自己的力度,他这娇弱的媳妇能受得了才怪。

        “听你瞎说。”薛萝才不听他的,将被子一掀开,就开始穿衣服起床了。先前她都是一味的温顺,新婚这几日,她可要撒点脾气,日后才能让这男人对自己服服帖帖。

        李高山见她真的起床了,赶紧钻出去打了热水进来给薛萝洗漱。

        等两人洗漱好了之后再次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坐在堂屋里吃早饭了。桌子边除了之前见过的李家人,还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块头比一般女人大,面容有五分像孙来香那样。

        这个应该就是李家的大姑娘李红梅了。

        薛萝打量着李红梅的时候,李红梅正好看了过来,她脸上露出了笑容,笑道:“哟,新媳妇出来了。可算见着了。”

        薛萝对她笑了一下,脸上微微有些红晕。跟着李高山一起坐到了桌子边。

        李红梅笑道:“娘,你新媳妇害羞了呢,难怪昨天高山死活不让我进屋子看新娘子,原来是担心我吓着人家呢。”

        “你知道就好。”孙来香笑着瞪了她一下,“别拿你弟媳妇开哨,赶紧吃完了就回去,你家里可还有两个娃娃等着呢。”

        “妈可真偏心,用完了就让我回去,昨天干活的时候咋不说。”李红梅故意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孙来香也不理自己大姑娘耍赖,反而看着薛萝道:“咋起这么早?”

        李高山笑道:“她非要起来,说不赖床。”

        “起来干啥,刚结婚,多休息休息。”

        薛萝闻言,红着脸坐在一边安静的吃饭,活脱脱的一个典型的新媳妇模样。

        李老三怕孩子们不好意思,赶紧道:“好了,赶紧吃饭。”

        这次早餐倒是比之前吃过的丰盛一些,还有几碗肉菜。薛萝知道应该是昨天剩下的。不过她惯来不喜欢早上吃荤腥,所以就吃了点白粥和馒头。

        等放下了碗筷,她笑着对孙来香道:“妈,家里的盘子和桌椅今天我和高山一起去还了吧,正好认认人。”

        “算了,我和你大嫂去还就行了,你在家里把你自己带来的东西整理一下子好了。”孙来香原本也没准备让这刚过门的媳妇干活的,毕竟这第一天肯定也使不上劲儿,她不是那种狠心的婆婆,还做不出虐待新媳妇的事情来。

        都是庄户人家,吃饭也快。李红梅赶着回去看顾一堆儿女,又要照顾家里,只放了碗筷,就拿着东西就要回家了。

        孙来香见她急匆匆的模样,又赶紧给她装了一些好菜,让她带回去吃。

        “行啦行啦,留着家里吃。”李红梅推着孙来香还要装菜的手,将袋子一提,跟着娘家人打了招呼,就急匆匆的往家里赶了。

        孙来香看着她那个火急火燎的样子,笑着摇头,“还是这个急性子。”

        饭桌边,范霞一直安安静静的喂自己的儿子李俊喝粥,见现在就剩下家里人了,她也将手里的勺子放了。

        “爸妈,现在高山都结婚了,没个正式的房子也不行,我看是不是先去找块好地留着,等有钱了去盖房子。”

        她话音一落,桌上好气氛都没有了。

        李高山在桌子底下握住了薛萝的手,示意她别担心。

        薛萝回握了一下,然后看着李老三和孙来香夫妻。

        此时,李老三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好心情了,他点开了旱烟,然后看向了自己的大儿子李大海,“大海,你媳妇刚刚说的话,你知道吗?”

        原本低着头的李大海听到这话后,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媳妇,然后才僵硬的点了点头,“知道。”实际上这事情他们早就商量好了,这事情要是不早点提出来,等二弟一家有了孩子,这事情就更难办了,所以昨天晚上两人一合计,还是决定趁着他们新婚就办好。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厚道,可是他也有自己的家了,不能不为了自己这一家子考虑了。

        孙来香见他点头了,顿时眼睛一瞪,扯着嗓子道:“你兄弟才刚结婚第一天,你就提这事,你这心啥时候这狠了。”

        “当初说好的,我们一家跟着老人,以后养老。”李大海脸上显得有些无奈,“以后我和范霞还会生孩子,这房子根本就住不下,而且谁家也没有两兄弟成家了还住在一道的道理吧。”

        这话之前都是范霞交待好的,他此时一字一句的背下来,显得有几分生硬。

        只不过不管怎么样,这话从他嘴里出来的,也就表明了他的态度了。

        李高山暗自叹了口气,“我前两天已经去村头二伯家说了,想借他们家的老房子住一段时间,他也同意了。本来想着等阿萝回门了,再搬过去的。现在你们提起来了也正好,免得后面我说了。”

        李大海和范霞听他找到房子,脸上都有几分尴尬了。

        “那房子咋住人啊,那瓦片都不行了。”孙来香有些不同意。

        “妈,没事的,那挺好的。二伯说到时候帮忙弄点新瓦片来,也要不了多少钱。我现在成家了,住在外面也好一些,村子里其他人家不都是这样吗?”

        薛萝见李高山这个时候还能露出几分笑容来,心里突然有些酸。

        要是有选择,谁不想住在自己家里啊,李高山这完全是为了家里人。要是以前,她肯定会说几句去给李大海和范霞上上眼药,让他们也讨不了好。但是此时此刻,她突然没有这样的想法了,她不想破坏李高山的一片苦心。

        也许出去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到时候就只有她和李高山,那是只属于自己的家了。

        李高山房子都找好了,又坚持想搬家,李老三两口子也不好说什么,只说这几天趁着大伙都在,就都去帮忙把屋子收拾一下。

        李大海和范霞对于这些事情倒是没有推脱,心甘情愿的应了。在他们心里,只要这房子还是他们的,他们也乐意为了亲兄弟做点事情。

        后面两天里,李老三就带着两个儿子去修房子,孙来香和范霞把家里借的桌椅和锅碗瓢盆给挨个的还了。

        薛萝也没闲着,把她和李高山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准备着随时搬家方便。

        李高山他们借的房子其实也不算太破,把屋顶的瓦片给换了之后,倒是还能遮风挡雨的。

        不过因为长久的没住人,所以显得有些潮湿,虫子也多。

        李高山担心薛萝到时候会吓着,特意买了些石灰粉回来,把暗沉沉的墙面都给涂了一遍,亮堂又防虫子。

        修房子的工作也不算太重,三个大男人,加上隔壁左右的搭把手,两天的时间也弄完了。

        李家的人商定好了,等李高山两口子回了门回来,就开始搬家。

        这次回门,孙来香也没有小气,薛家既然愿意陪嫁个缝纫机过来,她也舍得给割了五斤肉,让新媳妇带回去体面体面。

        提着沉甸甸的猪肉,李高山牵着薛萝的手走在小路上。

        一路上,两人都是一脸的喜意。

        李高山看着漫山遍野的庄稼,对自己媳妇道:“媳妇,我都想好了,等咱们搬出去之后,我就分一两块田地出来,种点庄稼自己吃,然后我再去镇上找个活干,咱们赚点营生。”

        “找啥子活?我要不要也去找个活干?”成亲后,薛萝对这小日子也越发的重视了。

        “你就别去了,在家里好好待着。”李高山的大掌包住了她的小手,“我回来的时候经过镇上的出口,那里正在修路,我琢磨着可要修好久呢,到时候去问问,也能挣点钱回来。”

        薛萝虽然不知道这修路到底有多累,但是她前世是听过人家修官道,好些人都累死了的。她心里免不了有些担心,“要不换个工作吧,听人说那工作挺累的。”

        “没事。”李高山对于自己媳妇的关心很受用,脸上笑得越发的温柔了,“工作越累越挣钱,以前比这还辛苦呢。”说到这,他眼里突然恍惚了一下,又恢复了神色,“你别担心了,咱家的日子肯定能好的。”

        “反正你要顾惜身体,到时候出去住了,我也只能指望你了。”薛萝低着头做小女人状。

        男人最自豪的时候,就是被一个女人全心全意的依靠的时候。李高山也不例外。他看到自己的小媳妇这个模样,心里软绵绵的,往日里的那颗硬邦邦的心,如今已经被棉花取代了,“媳妇,这辈子我都会照顾好你的。”

        “嗯,可说好的。”薛萝笑眯眯回应。

        两人说话的这会功夫,已经到了薛家的门前了。

        这次薛家一家人倒是都在,就只有薛兵因为上学的关系,已经不在家了。

        高敏在房里待着没有出来,李兰花对此有些不满,又不大好说她,就拉着自己闺女进厨房抱怨。

        薛萝看了眼真和薛家父子聊天的李高山,见他倒是没啥子关系,就顺着李兰花进厨房了。

        不过后面,薛萝就有些后悔了。她发现李兰花不是一般的能说。从她进门开始,到饭菜都好了,她都还一直不停的在抱怨。

        薛萝暗自总结了一下,李兰花抱怨的无非是两点:一是高敏整天在家里不干活,待在房里不出门。二是家里有啥子好东西,总是没几天就被拿到高敏娘家了。

        “不就是长的好吗,我当初那模样也是村子里出挑的,我就没有像她这样拿乔。哪有媳妇啥子都不干,吃穿都有人伺候的。”

        李兰香越说越生气,口水都喷了过来。

        薛萝实在有些忍无可忍,摸了摸脑门,“妈,你竟然不喜欢人家,当初干啥娶人家啊。”

        “我哪里知道是这么个货色。当初她还挺行的。”

        当初高敏进门前,在她们高家村也是出了名的手脚勤快,谁知道这嫁过来了就这个模样。

        “行了,你要是不喜欢,就去当面说,在这里和我说再多,人家也是不痛不痒的。”薛萝起身站了起来,“我出去喊爸他们吃饭了。”

        李兰花见自己闺女就这么出去了,急道:“哎,我还没有说完呢,”

        薛萝哪里还理她,直接进了堂屋。

        李兰花气的拍大腿,“一个二个的,都不是疼老娘的。”

        这次为了招呼女婿,薛虎倒是也舍得,拿出了好酒菜。硬是拉着李高山好好的喝了好几杯。李高山也不落老丈人的面子,倒一杯喝一杯。

        旁边的薛邵倒是有些心不在焉的,等喝了两杯,就去厨房里端了饭菜进了屋子。

        这样的举动,大家也猜到他干什么去了。

        李兰花气的咬碎了呀,又看着女婿在,也不好多说,只好将这一口气给忍住了。

        薛萝看着李兰花那生气的样子,心道这李兰花就是个吃软怕硬的,这样下去,指不定还要吃多少亏呢。她虽然不大心疼这娘,但是也不大喜欢高敏,便带着玩笑的意味道:“妈,我婆婆对我可好了,这几天都不让我干活。我听人家说,有些人家的媳妇嫁进来不干活的,婆婆直接不做她的饭菜,饿了她几餐,自己受不了了只好自己做。”

        这话在其他人听来,就以为是在显示孙来香这个婆婆当得好,但是李兰花听来,却听出了其中的重点了,她心里一合计,也有了办法。

        吃了午饭后,薛虎还要留他们吃晚饭再回去。

        薛萝不大想多呆,又想着要搬家的事情,就没留下,只说那边搬家还得忙活。

        薛虎也知道闺女和女婿要单过的事情,对这个也支持。所以也没有多留他们,让李兰花给拿了两斤肉给带回去,免得被亲家看低了。

        李兰花有些不情愿,又害怕薛虎的脸色,只好去割了一斤半的肉谎称是二斤。

        看到女婿提着猪肉走了之后,薛虎的脸色变了,把椅子一踢,“让你给两斤,你给一斤半,在我面前也耍心思,也不想想老子当初是干啥的。”

        杀了这么多年的猪,他光瞄一眼就知道这几斤几两了。

        他瞪了眼脸色发白的李兰花,“刚刚是看着女儿女婿在,我没好说,以后要是再这样,小心我一顿揍。”说完之后哼了一声,就进了房间睡觉了。

        李兰花见他进房间了,才舒了一口气,小声呸了一口,“又不是老娘一个人吃了。”

        一心一意的为了这个家,结果都不讨好,自己这是为了啥啊。李兰花心里一阵苦闷。

        薛萝和李高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出,只往李家村那边走。

        等出了村口,到了乡间小路的时候,李高山看着没人,伸手挽住了自己媳妇的肩膀,“明天就搬家了,心里害怕不?”

        “不怕,我就觉得咱们会过好,所以住哪儿都一样。”这辈子,她要用全部的心思去经营属于自己的生活,她不信还能过不好。

        李高山以为薛萝这是信任他,他感动地收紧了胳膊,“肯定能过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