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第二日一大早,李高山吃了早饭,就穿了大棉衣围了围巾出门了。

        薛萝担心他和别人打起来吃了亏,嘱咐他千万别动手,记得回来想办法。

        “知道啦,外面冷,你快点进去。”李高山朝着门口的薛萝招了招手,笑容满脸的往镇上去了。

        外面大雪纷飞的,薛萝看着自己男人这个样子,心里又是心疼,又是暗骂那些拖欠工钱的无耻之徒。

        她气的跺了一下脚,转身便关门进屋了。

        李高山一路上都在想着这次工钱拖欠的问题。

        刚到了镇上,便看着张兴国慌慌张张的跑过来了。一见着李高山,他眼睛都睁大了,老远就招手大喊,“高山哥,出事了,大伙在政府那边闹起来了。”

        李高山没想到,原本都已经计划好的事情,竟然临时出了岔子。

        这些修路工人竟然在政府门前闹了起来了。

        听到张兴国说的这个消息,他免不了惊讶道:  “怎么突然闹起来了,不是说等我去找赵镇长吗?算了,边走边说吧。”说这变和张兴国一起往政府大楼那边去了。

        去政府的路上,张兴国给李高山讲了这件事情的始末了。

        原来有几个兄弟早上来的比较早,在大门口守着了,没多久,赵镇长的车子就进来了。他们几个赶紧围了上去要工钱。

        赵镇长以为他们是要打人,赶紧喊了保卫科的动手将人玩外面赶。这几个人吃了亏,又没有拿着钱,自然不愿意走,所以都在院子外面等着了。

        后面来的人越来越多,听说了这个经过后,都认为赵镇长是想不给工钱,还打人。一怒之下,都开始拿着东西往里面冲了。

        “真是胡闹!”李高山皱着眉大步往前面走。

        两人到了院子外面的时候,里面已经闹哄哄的一片了。一些人已经扭打在一起,乱七八糟的。

        “都停手,别打了。”李高山大声喊着。

        此时大家都打的正欢,又在气头上,哪里肯放手。

        李高山见状,抿了抿唇,一握拳就动作敏捷的往里面冲了。他也不打人,只见着打闹在一起的,就伸手扯开。他身手极好,动作也快,这些人虽然力气也不小,却也扯的分开的老远。

        只几分钟的时间,原本还打闹的人,都被分成了两边了。

        “李高山,你干啥,你到底是帮哪边的?”工人们已经都怒目看着李高山。

        另外一边的保卫科的人也防备的看着李高山,毕竟这人的身手刚刚可是见识到了。乖乖,这可比他们当初在部队的时候看着的单兵猛将厉害多了。

        李高山面色严肃的看着大伙,“咱们已经说好了,先不闹,只拿工钱!现在闹事了,后果谁能承担。我能告诉你们,现在闹事了,到时候连年都不能在家里过了!”

        工人们一听,都咬着牙握拳不说话。有几个年纪轻的却不是很服气,对着李高山喊道:“那咋办,赵镇长把人往外面赶,这明显是不想给钱。”

        李高山闻言,看了眼保卫科领头的,“你帮忙传个话,咱们都是来拿工钱的,要是有啥子不好办的,也请镇长给我们说清楚,别让我们这傻等着。”

        保卫科的领队是个中年人。他看这些人人多,又见李高山也不是个好惹的,要是真动起手来,估计县城里的公安们都来不及过来。

        “好,我进去问问去,不过你可保证这时候不能动手了。”

        李高山点头,“只要镇长管这个事情,咱们肯定不会动手了。”

        那人进去后,大伙就都在院子里等消息了。

        想着刚闹腾那么久,都没个结果,如今李高山一来,就能联系上赵镇长了,这李高山果然是个有法子的。

        过了一会儿,那个保卫科的领队就出来了。他看了一眼人群,又看向了李高山。

        “赵镇长说办公室也坐不了这些人,就你上去谈谈吧。”

        李高山闻言,看向了工人们。“各位兄弟,你们要是信得过我,我就先进去把这事情弄清楚了。希望大伙这时候别闹事,有什么事情等我出来了再说,怎么样?”

        “行,你进去,咱们就在外面等着。但是这事情可不能拖着,要是今天不解决,我们都不回去了。”

        “对,今天就得解决。”

        李高山点了点头,转身就往政府楼里面去了。

        此时镇长办公室里,赵镇长正满脸的土色。

        这次的修路工程是他向市里面申请的,为的也是把镇子给建设好,以后也好带着大伙过好日子了。没想到这年底的时候,上面换了人了,这原本就说好的事情,却又说要再考虑考虑。这一考虑下来,可就要过年了。他肯,这下面的修路工人可不肯呢。

        为了这事,他可没少费工夫啊。

        揉着脑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保卫科的科长王明。他身后跟着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

        “是李高山同志吧。”赵镇长站了起来,走过去和他握了握手。

        李高山面色平静的和他握手,点了点头。“赵镇长,你好。”

        赵镇长见李高山这么冷静的样子,心里暗自惊讶,他刚刚都主动去握手了,按理说这老百姓总该有些感激吧,怎么这个人这么冷静。看来刚刚的法子不凑效了。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站着的李高山,“听说你之前是退伍军人?”

        李高山点头,“是的。”他抬着眼看着赵镇长,“我想这个不是最重要的。我这次是代表楼下的工人们进来的。大伙都辛苦了几个月了,每天起早贪黑的。本来说好了一个月结一次工钱,可是这几个月都没有发,这次年前准备拿工钱,但是也没有动静,希望赵镇长能给大伙一个说法。”

        赵镇长本来想扯些别的,让后面的话题能够顺其自然一点,没想到李高山竟然这么直接就说了这事,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他暗自皱了皱眉头,然后才指了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你先坐下吧。”

        李高山见状,坐到了椅子上。他身量挺直,坐直端正,一看就是经过正规训练过的人。

        赵镇长不禁对眼前这人有了一丝好奇。这怎么看着也不像是一个修路工人。

        赵镇长拿了一根烟,想要抽,却又突然放下了。

        他叹了口气,“说实在的,这工钱不是我们不想发,是县政府那边没有拨款。”

        “没拨款,为什么当时要动工?”

        “我也是为了镇上的发展。之前这件事情也是得到县政府的支持的,只不过其中出了一些事情,所以现在款子还没有下来。不说这工钱了,就是那之前的材料钱,都是打着白条呢。”

        说到底,镇政府还是太穷了。

        李高山听了这个情况,就知道这个问题难办了。

        也难怪赵镇长要躲着,这种情况下,能不能拿出钱来,也不是他能说的算了。

        他皱了皱眉头,“能不能接通县里的电话,我要给大伙一个答复,肯定得确定了这情况,要不然也没法交代。”

        “这可能有些难办了……算了,我试试看。”此时他也只能寄希望给眼前这个人了,能不能稳住外面那群人,还得看这个人的能耐呢。

        赵镇长拿起了桌子上打电话,拨了几圈,等电话通了后,他就和对方说了这边的情况。

        对方似乎发了火,让赵镇长的脸色白了几分。

        他将电话递给了李高山。

        李高山伸手接了过来,放到了耳边,刚要说话,便听着对方一通怒吼,“你们闹什么闹啊,这钱又不是不给你们,大伙正在想办法呢,你们要是闹事,都给你们抓到局子里。”

        听着电话里粗剌剌的嗓音,李高山俊眉皱了起来,他试探的喊了一声,“宋国柱?”

        “喊宋国柱也没用……等等,你咋知道我名字?”对方显得很吃惊。

        李高山叹了口气,“我是李高山。”

        “李,李队长?!”那边的声音激动起来。“队长,咋是你啊,你现在在哪里啊,怎么没人告诉我你在这边啊?”

        “先别提这个,我就是想问问,我们这边的修路工程费用,是出了什么问题吗,为什么不能发下来。如果政府这边有什么困难,也应该和大伙说清楚,就是不应该让大家这么等着。”

        宋国柱的激动心情还没有平复,他在电话那头抹了一把眼泪,“队长,这钱我会想办法的,你别担心。”

        “……”

        旁边的赵镇长翘着耳朵听着这两人说话,他虽然听不到电话那头说啥子,不过听着这李高山的意思,是和那位认识?看着关系貌似还不一般呢。

        对面的宋国柱还在继续说着,“这钱不是不发,就是之前不在计划里,这赵国华私自办了这事,我们总不能让他就这么先斩后奏吧。现在县里也在开会,待会我和大伙说说这事情,看在小年给拨下来吧。”

        李高山闻言,点了一下头,“行,这事情就麻烦你了。”

        “队长,你别这么和我说话啊。”宋国柱摸了摸脑袋,还想继续和李高山说说话,却只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了。

        “……”

        旁边的一个助理见宋国柱还在那摸脑袋看电话,他好奇的问道:“副局,谁啊,可没见你和谁这么个态度说过话呢。”

        宋国柱是谁啊,根正红苗,又是从北方转业回来的,在这里可没服过别人,刚刚这个样子,可真是破天荒了。

        宋国柱正烦着呢,听着这话,拿着手边的本子扔了过去,“去你的,这可是我队长,救了老子的命!”部队里混的时间长了,说话也免不了几分爽快。

        想着刚刚队长那个带着几分陌生的语气,宋国柱心里有些不舒坦了。他是听以前的兄弟们说队长出事了,却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看来,还真是大问题了。

        此时李高山正和赵镇长道别。“既然政府这边说会拨款,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只不过以后请赵镇长能够正面和大家说清楚,以免大家心急办了糊涂事。”

        赵镇长忙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的。”他心道,之前看着这人有几分不简单,现在看来,这人脉果然广啊。

        李高山到了院子里后,大家就心急的围了过来打听情况。此时李高山俨然已经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

        “这次临近过年,政府拨款需要时间,刚刚已经和县政府那边通了电话,小年的时候能把钱给发下来。”

        张兴国听了,眼睛一亮,“高山哥,这事情确定了不,不会是他们骗咱们的吧。”

        李高山点了点头,“确定了,现在调钱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竟然他们说了小年拿钱,咱们就再等等,到时候要是再不给钱,我就去县里去。”

        大伙最多也只是在镇上闹闹,要说去县里那种大地方,大伙就不大敢去了。

        听了李高山的保证,如今又没有别的法子,工人们也只好听了他的建议,暂时回去等着小年过来领钱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李高山就回到家里了。

        薛萝正把饭菜放到锅里热着,见他回来了,赶紧迎了过去。

        “高山,怎么样,事情顺利不?”

        李高山点了点头,“说是小年发钱。”

        “这次不会骗人吧,”薛萝对于这些人已经不是十分相信了。她将饭菜端上了桌子,又准备去给李高山盛饭。

        李高山见状,赶紧过去帮忙一起端碗筷。夫妻两人一起将饭吃啊摆好了,就关起门来吃饭了。

        薛萝给李高山夹了菜,“反正小年夜要是不行,咱们也由着他们去闹去,这事情不闹闹,就没人管呢。”

        按着她的心里,反正只要不吃亏,能跟着占好处就行。

        “阿萝,咱们不能这么想,有些事能不发生,是最好的。”

        “就你好心!”薛萝横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她就想不通了,她男人咋就这么实诚呢。不过谁让自己偏偏就看中了他这一点了。算了,反正如果这事情不能正常解决,她就做次坏人,想法子把这事情闹大了,她就不信钱拿不回来。

        不过这次倒是出乎了薛萝的预料。李高山在小年这天,真的将工钱领回来了,七十块整。

        有了进账,薛萝赶紧笑眯眯的拉着自己男人往房里去了,关上门,将床底下的那个小金库盒子给拿了出来。然后将钱一张张的数了数。

        看着自己媳妇在认认真真的数钱,李高山老老实实道:“六十块钱的工钱,另外十块钱是给大伙过年的。”

        “这还差不多。”薛萝管家婆一样的将钱往盒子里一装。“这次给爸妈那边十块钱过年,然后买几斤肉去我娘家就行了。咱们自己多留点,明年开春了,看能不能在镇上租房子。”

        “镇上租房子?”李高山惊讶的看着她。

        “恩,明年你这工作还得继续做呢,我的麻花生意也越来越大了,我听菊花姐说镇上有房子租的,到时候咱们去镇上住了,工作做生意都方便,也不用起早贪黑了。”最重要的是那边的房子住着可比这敞亮舒坦。

        李高山对于离开村子还有些犹豫,不过听到后面那句话后,他就开始动摇了。他自己都是无所谓,但是媳妇大冷天的都要摸黑起早的去镇上做生意,确实辛苦了。

        他点了点头,“年后咱们留意一下,你要是喜欢,就定下来。”

        “你同意啦?”薛萝惊喜的看着李高山。她本来还想着要怎么说服这个古板固执的男人呢。没想到这还没咋说,就同意了,真是意料之外。

        李高山看着自己媳妇脸上的笑容,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同意。”

        夫妻两对于搬到镇上这个想法一致通过了,薛萝心里的事情也算是落实了。

        第二日,两人就去村子里杀了猪的人家买了三十斤猪肉。薛萝拿回来分成了三分,他们自己留二十斤吃,另外十斤分成两份,到时候提给老宅子和薛萝娘家去。

        把肉分好了后,薛萝和李高山就提着肉去了老宅子那边了。

        李老三笑眯眯的接过了二儿子的孝敬。

        “你们留着自己吃就行了,拿过来干啥?这还给啥子过年的钱。”他拿着这十块钱愣是放也不是,退也不是。

        薛萝笑道:“这该孝敬的,咱们可不能省呢。就算我和高山饿肚子,也不能让你和妈没肉吃。”

        听她这么说,李老三和孙来香都笑开了眼。

        就只有范霞在一边撇了撇嘴,不过她还假意的笑道:“中午就在这边吃饭吧。”

        薛萝也笑道:“大嫂客气啦,我们今天还要先去娘家那边送年节礼呢。好些日子没去了。”

        孙来香闻言,赶紧道:“是该去看看了,多提点东西去。”儿媳妇赚钱了,她这做婆婆的也不会说小气话。

        薛萝自然也不会把这客气话当真,笑道:“就买几斤肉就够了,他们过年的东西肯定都有了呢。”

        对于媳妇这么乖巧,孙来香显得很高兴,“那行,反正你们到时候看着办,别让你爹妈不高兴就行了。”

        范霞看他们这个热乎劲儿,愣是咬了咬唇,她回娘家的时候咋没说这话。

        她心里更是觉得这婆婆越来越偏心眼了。

        两人离开老宅子后,李老三和孙来香还在夸着薛萝有贤惠能干。

        孙来香得意道:“看吧,当初我的眼光可不错,就独独相中了这么个媳妇,不止长得好看,这待人接物的,你瞧瞧哪个姑娘能比得上。”

        “行了行了,当初也不想想你是咋后悔的。”李老三看不得她这个得意的样子。

        想起之前自己骂二媳妇的那些话,孙来香是打死也不承认了,“呸呸,你别瞎说,没的给儿媳妇听到就不好了。”

        李老三抿了一口酒,“我可没那么糊涂。”

        孙来香看着老伴退让了,脸上笑眯眯的,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对了,之前不是说老三过年要带姑娘回来看看家里吗,有没有说啥时候回来,这可没两天了。”一想着这事,她就免不了有几分激动了,“咱们家就数老三长的有文化的样子,不止是咱们村唯一的大学生,现在还找了城里的姑娘了,这说出去就长脸。”

        “还不知道咋样呢,你可别去乱说。”

        孙来香笑眯眯道:“我有分寸。”

        范霞在厨房里听着堂屋里传来的说话声和笑声,愣是甩了手上的箩筐。

        旁边正在切肉的李大海抬头看着她,“咋了,这是?大过年的。”

        “还不是你爸妈偏心,看着老二一家子赚钱了,就对他们那么好。”

        李大海闻言,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他低着头闷闷的干活,嘴上道:“你别整天想七想八的,好好干活,咱们自己也能挣钱。”

        “咱们能挣什么钱,又没个手艺什么的。”范霞往门外瞧了瞧,然后凑近了李大海,“大海,我可听妈和爸说了,那老二家的卖麻花,每日的进账可多了。你说要是咱们学了这个手艺,不是比种田还赚的多了?”

        李大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偏头看着她,“你不是瞧不上做小生意吗?”

        “笨啊,这可不是小生意。这在家里卖东西,也不丢人,拿钱还多呢。”范霞光是想着,心里就有些激动了。

        李大海对于这个却并不看好,“这是二弟妹的手艺,人家愿不愿意教还是一回事呢,再说了,你老是给人家挑事,指不定咋记恨咱们了。”

        范霞不以为意,“那又咋了,谁家妯娌不吵架。反正你到时候去和高山说说这事,都是一家人,我就不信他们能不答应。”

        李大海低着头继续干活,没吱声。

        范霞见他这个样子,狠狠的拍了他的手臂,“哎,你倒是说话啊,去不去?”

        “去。”李大海无奈的应了一声。

        他心道,这事肯定不能成,那二弟媳妇看着就不是个好欺负的。

        此时外面的风雪已经小了许多了。

        薛萝和李高山走过小道,往薛家村来了。

        进了村里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已经开始在打扫卫生准备过年了。

        大伙见了面,都笑着打招呼。

        对于这样热闹朴实的场面,薛萝以前并没有见过,不知不觉的,她心里也被这种年味给感染了。

        两人到了家里的时候,薛家的人也在忙忙碌碌的准备过年的事情。

        不过这些人里面却不包括薛邵和高敏。

        “妈,我姐回来了。”薛兵高兴的从大门里迎了出来。

        薛虎和李兰花在屋里听着,也赶紧出来了。看着果然是女儿和女婿来了,都高兴的不得了。

        李兰花见女婿手上还提着好大一袋肉,立马就高兴的迎过来了。“可算是来了,昨天我和你爸还念叨着呢。”

        她边说着,边去接李高山手上的东西。

        “妈,我提进去吧。”李高山边说着,  边往屋里走。

        薛虎高兴的领着女婿进门,“走,去和我喝几杯。”又吩咐着旁边的儿子薛兵,“兵子,赶紧先去倒点热水给你姐姐姐夫暖暖身子。”

        “哎,我这就去。”薛兵赶紧去了厨房倒水。

        看着这乖巧的弟弟,薛萝心里也生了几分好感。这个家里,她唯一称得上温暖的人,就是这个曾经无私奉献了两块钱给自己的薛兵了。

        薛虎貌似很看中李高山,拉着他一道喝酒,边喝酒,边说个没完没了的。

        李高山虽然话不多,不过对于薛虎提的一些问题也很认真的回答,时不时的也会有一些新的观点和建议。

        他的这些表现都惹得薛虎很是满意自得,这个女婿可比两个儿子还要贴心。

        两个大男人聊天,薛萝也觉得没意思,干脆去厨房里帮忙了。她怎么说也是这家的闺女,虽然不大喜欢娘家人,但是也不会做得过分。

        来到厨房的时候,薛兵在灶下添火,李兰花正在锅里搅动着什么。

        “妈,要我干点啥不?”

        “算了,你爸昨天说了,你难得回来一次,不能让你男人看着你干活。”要不是因为这个,她早就把这丫头拉进来帮忙了。

        对于这个,薛萝倒是挺庆幸。她也不是个天生勤快的人,之前是和李高山两人过小日子,她甘之若饴,现在能不干活,她也乐得偷闲。

        看着薛兵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红彤彤的,她索性拿了个小凳子坐在他旁边。

        “最近学习怎么样,明年能考上大学不?”薛萝知道现在考大学就跟以前考科举一样,若是考上了,便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

        薛兵显得有些腼腆,他看着冒着火光的灶里,摸了摸脑袋,“应该还行吧。”

        薛萝闻言,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什么还行,要说准能考上的。你可不许玩物丧志。”

        第一次被自己姐姐鼓励和教育。薛兵显得很高兴,重重的点了头,“姐你放心吧,准能考上。”他对自己的成绩可是很有信心的。

        李兰花对考大学这个事情并不是十分支持,“考不上也没啥,还能回来帮着干活呢。村里有几个人考大学了。考上了一年学费几百块呢。”

        听着李兰花这话,薛萝嘴角抽动了一下。她这便宜老娘到底还能有多目光短浅。指望着薛邵那两个白眼狼养老,还真不如培养了薛兵这小子,以后他有出息了,指不定能过的多好呢。

        见薛兵眼里有些黯然,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听妈的,好好考试,我和你姐夫支持你。反正你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别见我了。”她打定主意,只要薛兵考上了大学,她就供他读出来。娘家有个得力的人,可比外人强多了。

        薛兵眼睛热了热,点头道:“恩。”

        这次许是薛虎之前交代了过了,李兰花虽然肉疼,却还是就着薛萝他们提过来的肉割了好大两块,煮了好几盘子荤菜。

        饭菜端上桌子的时候,薛邵和高敏就进门了。

        薛萝坐在桌子边上看着两人,心道这回来的还真赶巧儿了。

        这次令薛萝意外的是,两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像之前那种硬邦邦的,反而还带了几分笑容。

        薛邵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然后和拉着自己媳妇做到了桌子边上。

        吃饭的时候,李兰花显得有些高兴,“还以为你们要在那边吃呢,幸好我多做了菜。”这要是以往,儿子不在老高家待上几天把事情做完了,是不会回家的,这次回来的这么早,没准就是开窍了,知道帮衬家里干活了。她一高兴,就给儿子儿媳妇又夹了几筷子肉菜。

        旁边薛虎看着了,脸板住了。“行了行了,又不是没手,不会自己夹菜啊。”

        李兰花闻言吗,只好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闷着头吃饭。

        李高山陪着薛虎喝了口酒,又给自己媳妇夹了菜。

        薛萝笑眯眯的吃了菜,反正这家子的事情,她也不会管多少的,平白的费力气。既然李兰花喜欢偏心眼,就让她偏了去,以后就靠着这两口子给她养老吧。

        一家人正吃得热乎的时候,薛邵突然开口了。

        “爸妈,我和小敏想去镇上弄点营生,你们看怎么样?”

        “弄营生?成啊。”李兰花高兴的放了筷子。“你们准备做啥子,有本钱不?”

        薛虎皱着眉头,“咱们家又不是没有田地,干什么费那个心思,村里知道了不笑话啊。”

        “爸,这是赚钱的生意,有啥子丢人不丢人的。”薛邵没好气的回了他爹一句,又对着李兰花道:“反正家里就这些地,明年薛兵毕业了,回来了也得种,到时候就给薛兵,我和小敏去镇上做买卖赚钱。”

        听到这里,薛萝笑道:“大哥的意思,是要分家?”

        “分家?!”李兰花瞪大了眼睛看着薛邵。“老大啊,咱们家可不能分家啊。”

        薛虎也瞪着眼睛看着薛邵,“我要是活着,这家就不能分!”

        薛萝暗笑  ,分家还算是好的呢。就只怕有些人没脸没皮。

        果然,薛邵摇了摇头,“我没说分家。”

        薛萝笑道,“那不分家,你和大嫂去做买卖挣钱,这家里给薛兵种地,这以后咋算收成?薛兵种的粮食是自己的呢,还是要分?”

        “啥分不分的,都是一家人,自然是一起吃用了。”李兰花听到大儿子说不分家,心里就舒坦了。

        “不分,那大哥大嫂赚的钱,一家子也是一起用吗?”

        她问这句话的时候,直接看着薛邵和高敏两口子,眼里都是一种看透了的目光,让这两人脸色不自然起来。

        薛兵也放下了筷子,脸上一脸的怒色,只不过确是敢怒不敢言。现在这个家,就他在读书,没有帮家里干活。

        薛罗继续道:“看样子钱要分,田地就不分,是这样吧。那以后薛兵不是啥子都没有吗?大哥大嫂这算盘打的可真好。”

        薛邵脸色变了变,然后瞪着薛萝吼道,“你都嫁出去的姑娘了,管什么家里的事情。”

        “大哥!”李高山面色严肃的看着薛邵,沉声道:“阿萝现在是我媳妇,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别瞪眼吼人的。”

        李高山身上有一股血性,平日里沉默不言,发作的时候,也让人有了几分压力。

        薛邵被说的低了头。

        李兰花心疼大儿子,想要呵斥自己的闺女,又被刚刚女婿那个样子给吓到了,只好小声嘀咕道:“干啥子回来欺负你大哥。”

        她声音虽然小,李高山和薛萝却都听到了。

        薛萝拍了拍李高山的手,然后似笑非笑道:“我当初的彩礼钱都给了大哥娶媳妇,我这辈子不欠我大哥了,可是三弟还小,以后又是读书的材料。大哥大嫂想要让薛兵以后给他们做一辈子,没这个理儿。我就是嫁人了,薛兵也是我弟弟,我就不能让他吃这个闷亏。”

        她这话说的直白,直接把薛邵的算盘都给说出来了,倒是让李兰花和薛虎都明白了这以后的情况了。

        这要是真的按着老大说的来了,以后老三就要在家里种田种地,还得养活老大两口子。虽然他们偏大儿子,可是让老三这么苦,也不是这么回事。

        薛虎想明白了这点,点了点头,“阿萝说的对,这事情不能这么干,这做买卖不是一天两天的,这以后田地薛兵一个人也干不过来。”

        李兰花也劝着大儿子,“老大啊,你这个头比你弟弟大,干活才得劲。”

        薛邵看着大伙都帮着薛萝,心里气不过,直接把筷子一甩,“你们都帮着她,以后指望她给你们养老啊。”

        “我们以后给爸妈养老也没问题了。”李高山沉着脸说道。“大哥要是不想给爸妈养老,我们以后养也行。”

        薛萝闻言,心里虽然没想过以后真和这两老生活在一起,但是也不会拆了自己男人的台,“高山说得对,我们就给爸妈养老,反正我和高山出来单过了,这个家我们还是能当的。”

        薛兵也跟着道:“我以后也能养老。”

        他们这些话把薛邵和高敏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行了行了,我和你妈还没老呢,说什么养老的话。“薛虎板着脸拿着酒杯喝了口气,只不过看着大儿子的眼中已经很不满了。

        李兰花心里还是指望着老大家,忙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你们大哥就是随便说说罢了,干啥这么较劲。”

        又赶紧安抚大儿子,“老大,赶紧给你媳妇夹菜吃饭啊。”

        薛邵见讨不了好,只要咬着牙低头吃饭。

        这场饭吃下来,一家人都不大痛快。倒是李高山陪着薛虎喝了几杯,暗地里被薛萝掐了几次。他在桌子底下抓住了薛萝的手,紧紧的握住了。

        趁着大伙吃饭的时候,他偷偷凑过来小声道:“别闹。”

        薛萝笑着瞪他,“少喝点。”

        李高山乖乖的点头,“嗯。”

        吃完饭后,李兰花想留女儿女婿在家里住一晚上。虽然之前有些不待见这个瘸腿女婿,可是好歹刚刚说出的那番话还算是不错,不管是真是假,也让人心里舒坦。

        薛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只说要回去准备过年的东西。

        李兰花闻言,也不多留,老大和闺女这貌似处着不好,留下来没准也要吵架,干脆让小儿子送闺女和女婿出村子。

        薛兵一直把自己的姐姐和姐夫送到了村子口,他满脸愧疚的看着薛萝,“姐,以后你别为了我的事情和他们吵了。”

        薛萝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起来,“咋了,虽说是兄弟手足的,但是咱们也不能被人欺负是不是。反正要是他下次再说你要回来种地的事情,你别同意,明年考上大学了,去上大学去。”

        薛兵摇了摇头,“现在家里没啥子钱了,哥哥嫂子要是不同意,我也上不了。我想毕业后,去南方工作,我在城里听人家说那边招人,工资还不低。”

        “少说这没出息的话,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考大学去。”

        她可不会让自己娘家这唯一还能培养的苗子给废了的。

        旁边李高山也道:“三弟,你好好读书,学费的事情,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他这话一出,薛萝和薛兵都吃惊的看着他。

        薛兵赶紧摇头,“你们也困难的很,咋能用你们的钱。”虽然没去他们家看过,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姐夫腿不好,没啥子田地,又分家出来租房子住了,这日子哪里能好过了。

        “你姐夫开了这个口,就不是白开的。反正你好好读书吧,要是考不上大学,我就不认你这个弟弟。”

        薛兵闻言,咬着唇,眼睛热热的。他重重的点头,“姐,姐夫,我肯定好好读书,明年考上大学给你们争光。”

        薛萝笑道:“争光就不用了,反正有出息才是正理。”她拍了拍自己弟弟的肩膀,“回去吧,我和你姐夫这就回去了,以后去了城里有空给咱们写信。”

        李高山也跟着点头,“听你姐的话,好好读书才有出息。”

        “嗯。”薛兵抿了抿唇,将眼里的泪意给挡了回去。

        薛萝和李高山牵着手一起往村子外面走,走到一半的时候,薛萝回头看,还看到薛兵站在村口看着他们。

        薛萝回过头来,心里也开始暖洋洋的泛着酸意。

        她上辈子从来没有真心实意对待她的亲人。如今来了这个地方,她对着别人好都是带着目的,没想到这个娘家三弟却是个实诚人。也许以后,她也能有个亲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想感受一下万字更的感觉了,哈哈哈哈,作者正往日更一万的路上狂奔,亲们,你们会继续支持我吗,(づ ̄3 ̄)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