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从娘家回来之后,薛萝和李高山就开始在家里准备过年用的东西了。薛萝手巧,弄了很多红纸剪出漂亮的窗花,把整个家都布置的喜气洋洋的。

        看着被自己媳妇布置的温馨的房子,李高山嘴角情不自禁的翘起来。“等我们再去买点对联回来,贴在门口,可就喜庆了。”

        “对联?”薛萝先是一愣,随即又想起来,这对联是大年三十吃完年饭之后,就要挂在门口的,倒是像往日里在宫门口贴着的福字贴是一样的。

        她心里来了兴致,“咱们自己写吧,想要啥子就写啥子。”

        “谁会写那个东西。”

        “我会啊。”薛萝笑眯眯的摆了摆手。

        李高山起先还不大相信自己媳妇的话,等他弄了红纸和毛笔墨水来了之后,果然见她媳妇有模有样的铺纸,执笔点墨,那动作可比村里的二老爷都好看。

        薛萝拿着毛笔的那一刻起,终于找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了。

        总算有了一样相同的东西了。

        “凤呈祥龙献瑞红桃贺岁杏迎春横批是福满人间。“薛萝下笔一蹴而就,字迹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看的李高山惊讶不已。

        “阿萝,你什么时候学的,写的这么好!”

        薛萝笑眯眯道:“偷偷学的,我们村里也有个写毛笔字写的好的师傅,我平时没事就让他教我,平时自己蘸水写,练了好久呢。”

        她不预在这个问题上说太多了,赶紧转移话题道:“我多写几张吧,到时候给老宅子那边也送过去,免得去买了,咱们家再多写两个福字贴,到时候贴在门口,也喜庆。”

        “行,明天吃饭的时候带给大哥他们。”

        薛萝他们虽然和老宅子分开过了,可是过年还是要回去吃饭的。两人早上在家里收拾好了,就提着一些做好的菜到了老宅子那边了。

        到了老宅子的时候,李老三正在堂屋里坐着抽旱烟。李大海也在一边整理着桌椅,准备待会吃年夜饭。

        “高山,你们来了啊。”李老三有气无力的打着招呼,显然没有过年的喜悦。

        李高山眼中露出几分疑惑,随即看了看屋子内,“长河呢,不是说今天回来吗?”

        “别提了。”李大海把椅子往旁边一放。看了眼李老三那边,才继续道:“今天村支书那边送了信过来,原来长河临时又变了计划,说是不回来过年了,直接去人家家里那边过年。”

        “人家家里?”

        “还不就是人家姑娘家里。”说起这个李大海就生气。平时一家人都供着老三上学就算了,结果这大过年的还惹得爸妈不高兴。从刚刚收到信开始,他妈整个人就怏怏的。

        李高山闻言,脸色一沉,然后看向了李老三,“爸,大哥说的是真的吗,长河不回来过年?”

        “恩。”李老三闷闷的应了一声,就进入了房间里了。

        看着房门被关上了,李高山握紧了拳头,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这臭小子!”

        薛萝看着这情况,也知道今天大伙这顿年饭是不会痛快了。她虽然进门的时间不长,但是也把这个家里的情况摸的差不多了。她公公李老三和婆婆孙来香心里,最心疼的是受了伤的二儿子,最依仗的是大儿子,最爱的,自然是那个考上大学的三儿子李长河了。对于这个三儿子,两老是寄予了厚望的,如今有出息了,找了个城里的姑娘,却连家都不回了,怎么能让大伙舒坦呢。

        薛萝安抚了李高山,让他去安抚一下李老三,自己进了厨房去找她婆婆了。到了厨房的时候,范霞真安慰着孙来香,“妈,长河找的毕竟是个门第高的姑娘,人家规矩比咱们多呢。你就别生气了,他不是说过年后回来看你和爸吗?”

        “是啊妈,这不是还有我们陪着吗,咱们自己好好过个红火年。”薛萝走了进去,接过孙来香手上的锅铲,“妈,今天就让我和大嫂做饭吧,你去歇歇,这一年可辛苦你们了。”

        孙来香本来正难过,听着两个媳妇这么孝顺,鼻子有些微微的发酸了。她心底微热,点了点头,“那我就回房间去躺躺了。”她说着,转身就往厨房外面去了。

        厨房里就剩下范霞和薛萝了。

        这次两人倒是没有吵架,也没有说出什么不和的话来。薛萝不准备过年闹的难堪,再加上李长河的关系,她也不想再让两个老人添堵,所以对范霞也是三分亲近。范霞心里本来就有小九九,所以也对薛萝刻意讨好,两人忙活了一上午,倒是搭配得当,相安无事。

        吃饭的时候,李老三和孙来香心情已经好了许多了。

        等李大海和李高山去外面放了一个鞭炮之后,李家的年饭也开始了。

        饭桌上,李高山和李大海都带着自己媳妇给李老三两口子敬酒,说了些感谢的话。让两口子高兴的抹眼泪。

        “还是你们好啊,长河这个没良心的。”孙来香说着说着,语调就变得有些哽咽了。“算了,不提他了。”说到底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半分也不想多说他不好的话。

        李高山闷闷的抿了一口酒,然后抬头对着他爹妈道:“爸妈,我年后去城里看看长河吧。”

        “去看长河干啥?由着他去!”李老三显然还是很生气的。大过年的去人家姑娘家过年,这要是传出去了,他这老脸也要被人踩几脚了。

        薛萝偷偷扯了扯李高山,示意他别在说这件事情了。现在很明显了,她公公婆婆现在正是气头上呢。

        李高山叹了口气,也闷闷的抿了几口酒。

        一场年饭下来,大伙都不大开心。

        薛萝和李高山回家后,李高山脸色就不大好,一直沉闷沉闷的。等两人梳洗了,在床上坐着守岁的时候,李高山才说了心里的计划了。

        “我想年后去找找长河,他这次做的太过分了,爸妈肯定很伤心。”

        薛萝并不十分看好这个事情。“找到他之后,你是准备打一顿还是骂一顿?不管是哪样,爸妈都不会希望你这么做,再说了,他是个大学生,能不能听进去你的话,这还是另外一说呢。”

        往日里那些才子清流,谁不是仗着自己读书人出身,便在朝堂之上打压武将。如今这李长河和高山就是这个情况。更何况按着这个情况来看,她对自己这素未蒙面的小叔子也已经了解了几分了,只怕这就是个数典忘祖的白眼狼了。要是她男人还是在军队里当着官,只怕说话还有几分厉害,这如今一穷二白的,指不定被埋汰呢。她可不想自己男人去受这个罪。

        李高山见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愣是生生憋了一股气,闷在心里发作不得。

        薛萝见他这个脸色黑黑的样子,就知道他在生闷气呢。她笑着握住了他的大手,“长河都是大人了,你这做哥哥的也不能总是盯着他吧,好赖也要他自己想明白。”

        “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李高山对于这个期望颇高的弟弟也是十分的失望。

        “长大了,总要有些自己的想法的。”薛萝柔柔的笑着,她见不得自己男人板着一张脸,笑道:“时间还早着呢,我给你唱唱歌吧。”

        “你会唱歌?”李高山有些诧异。

        “那是自然,我会的还有很多呢。”她笑着靠在了李高山的肩膀上,两人靠着床头紧紧依偎。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只问得一阵轻哼的低吟声,紧接着,一段悦耳的歌声慢慢的盈满了房内。

        “子之还兮,遭我乎狱之间兮。  并驱从两肩兮,揖我谓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  并驱从两牡兮,揖我谓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阳兮。  并驱从两狼兮,揖我谓我臧兮。

        …………”

        随着一段轻轻的吟唱,曲尽。

        李高山沉默了半响,方才笑道:“没听过这首歌,曲子听着好像挺有味道的,又说不上来是什么。不过这词还真是不懂,这首歌是什么意思?”

        “好听吗?”薛萝不答反问。

        “好听。”李高山老老实实的点头。“不过词听着不大懂。”

        薛萝闻言,笑着抬头亲了一下他的嘴角,柔柔的笑道:“我也不大懂,就是觉得还挺好听的。以后你要是喜欢,我还给你唱,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她笑着靠在了自己李高山的胸膛上,听着里面传来的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暖意,心里只觉得又甜又暖。

        英俊勇武、重情重义的男人啊,你是我的夫君……

        天上的神佛若是有灵,便让我永远留在这里吧,这一生不求富贵荣华,只愿琴瑟和谐,莫不静好。

        年三十一过,薛萝和李高山就真的迎来了崭新的一年了。除了大年初一的时候,两人围着满村子拜年,其余的时间,两人都呆在家里不出门。过年这几天还是有些冷的,薛萝干脆在家里考着暖炉做做针线活。

        到了大年初五的时候,李高山就开始上工了。他们的修路工作要早点开工。

        薛萝舍不得自己男人去受苦,还是忍不住劝着他,“要不咱们就一起去镇上租房子卖麻花吧,总这么早出晚归的,也不好。”

        “我粗手粗脚的,也做不来麻花,到时候还得给你添乱呢。我在外面多少也赚点钱,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就知道说不通。

        薛萝咬了嘴唇,然后点了点头。她能够去算计别人听自己的话,但是让这男人违背自己的本意,她还是有些不忍心了。

        李高山开始上工之后,薛萝也开始要忙活了。她已经打定了主意了,等元宵节过了,她就搬到镇子上去住了。

        在这之前,她得先去镇上找好住的房子。

        按着薛萝的想法,如果是做生意,自然是要找临街的位置了。前面摆摊,后面住人,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李高山平时也不管家里这些事情,一切都是由着薛萝来做主的,这找房子的事情自然也是薛萝自己拿主意,她打定了主意,直接去了镇上供销社找张菊花了。

        虽然是过年,不过供销社也是不能关门的。张菊花正在打扫着柜台,才一回头,便看着薛萝进了门了。

        “哟,大妹子,恭喜发财,这大过年的咋也到镇上来了。”

        薛萝笑道:“菊花姐,恭喜发财了。这不是专程来看看你吗。咱们说好了做干亲的,哪有年节不走亲戚的道理。”

        她边说着,边扬了扬手里提着的包裹。

        张菊花见她真的提着东西,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客气啥子。”她走出了柜台,对着另外两个售货员道:“家里来客人了,我去招呼一下,你们帮我顶一下。”

        其他人也都是熟人,都笑着应了。

        张菊花提过薛萝手里的东西,领着她往自己家里去了。

        张菊花的家是在临街后面的一条胡同里,过了胡同也是很敞亮的。她男人还有公公婆婆都在家里。对于薛萝的到来,倒是都挺高兴的。特别是知道薛萝就是和张菊花一起做麻花批发生意的干妹妹之后,更是热情多了。

        张菊花的男人邱明亮是政府里面上班的,不是什么大官,长的斯斯文文的,倒是比张菊花要体面几分。

        他跟薛萝打了招呼,就赶紧出门去工作了。

        “现在大过年的,又没有啥子事请,不知道他天天往外跑是干啥的。”张菊花对于她男人这大过年的不在家显得很是不满。

        薛萝见邱家的二老有些不满,赶紧打圆场,“你心疼姐夫,但是他也得工作啊。姐夫在政府上班,肯定要比别人更加操心的。”

        她边说着,还偷偷的往邱家二老那边看。

        张菊花也不笨,看着样子也知道自己刚刚说错话了。她撇了撇嘴,然后拉着薛萝道:“走,进屋说去。”

        “恩。”薛萝笑着点头,又和邱家二老打了招呼,就跟着进了房间了。

        等进了屋里后,薛萝就说起了在镇上找房子的事情了。

        “就知道你这没事就不会来找我。”张菊花笑着看了她一眼,“你啊,咱两都干姐妹了,你这还跟我来这些虚的。”

        “哪有,我若是虚的,我就不和你开这个口了。”薛萝笑眯眯的回道。

        张菊花也知道她嘴巴巧,会说话,也不和她扯其他的了。笑道:“我早就给你留意了,这如今临街的屋子可不好找,你想想啊,人家也要做生意,又是热闹的地界。所以这么几天都没个着落。不过前几日我听着一个亲戚说,他们家旁边有户人家要去县城了,这街上的房子要租出来,到时候我替你看看就是了。”

        “这可太好了。”薛萝高兴的拍了一下手掌,“我可找了好多天都没有合适的了,还是菊花姐你有办法。”

        “那是,也不看看我在这镇上的名头。”张菊花高兴的翘了嘴唇。

        得到了张菊花的答复,薛萝也不准备多待了,她毕竟不是这家的真亲戚,真心假意的,她也暂时分不清楚。

        “留下来吃个午饭再走吧.”邱老太太见她要走,忙出声留她在家里吃午饭。

        薛萝笑道:“以后我还常来镇上了,到时候打扰的时间就多了。今天得赶回去收拾东西了,就不多留了。下次我来的时候,给婶子你带点软和的糕点来。”

        邱老太太一听,高兴的脸都褶皱了,“说啥子打扰不打扰的,菊花的亲戚就是我们老邱家的亲戚,以后尽管常来玩。“

        “好叻,婶子。”薛萝笑着应了,又对着张菊花道:“菊花姐,我先回去啦。”

        “去吧,有消息了,我给你递个信去。”

        “恩。”薛萝笑着应了,转身便往外面走了。

        离开了邱家的宅子,走到胡同口的时候,薛萝还在想着刚刚在薛家看到的邱明亮。这个男人背影很是眼熟啊。

        到底在哪里见过的……

        她敲了敲脑袋,硬是想不起来这一点,暗自想着自己果然是疑神疑鬼的想多了,这坏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过来。

        “你快回去吧。以后别来了,这事情不能干,要不然谁也不能好。”

        正自嘲着,突然,胡同口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声音若是之前听到的,她肯定是陌生的。可是刚刚还在邱家听到了,她可记得牢牢的呢。想到这里,她心里一动,赶紧偷偷的伸出头去,只看着一个女人的背影远远的走开了,也看不清楚是谁,倒是邱明亮还站在原地,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

        薛萝突然觉得脑袋有些突突的,她怎么就和这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就这么有缘呢。上次是高敏,这次是邱明亮,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于这些外人的事情,她也懒得掺合,直接过了胡同上了大街,在街上看了看人家临街的房子,也顺便打听了几家租房子的事情,见没有啥子要出租的,也就

        往村子里去了。

        到了家里的时候,薛萝发现自家的大门上的锁竟然是打开的,她心里一急,赶紧走了过去,正要推门,门就被打开了。李高山站在她的面前。

        “高山,你怎么回来了,不是晚上才下工吗?”

        李高山脸色有几分不自在,“今天去的时候,监工找我说,让我不用去修路了。”

        “什么?!”薛萝惊讶的看着他。随即把人往门里一推,两人进了屋里。

        进了屋后,薛萝东西一放下,就拉着李高山问道:“怎么会这样,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年前不是干的好好的吗?”虽然她也不大想自己男人去上工,可是这去不去是一回事,被赶走却又是另外一说了。

        原来今天李高山第一天去上工,还是按着之前分配的工作来做的。刚动手,工头赵大军就过来找他了。说是让他这几天先不要来工地,而且又另外安排了人顶替了他的工作。

        听了事情的经过,薛萝气的咬牙,“这些人,就仗着自己有点身份地位的,就以为能欺负咱们呢。谁还稀罕他那工作不成。”

        “算了,这事情本来就是自愿的,这里不让咱们做,我再去找别的事情也成。”

        薛罗点头,“嗯,正好我在准备搬家的事情呢,咱们这两天在家里把东西收拾了,等搬到镇上去再找工作吧,反正也不急在这一会儿。”她心里还是希望李高山和自己一起去做生意的,最起码不用这么辛苦。

        两人现在都不用工作了,薛萝干脆趁着这个空档,将家里该打包的东西都准备好。免得到时候慌慌张张的。

        初八的时候,终于出了大太阳了。薛萝将家里的棉被什么都牵了个绳子晒了起来,等着到时候好搬。

        两人正在外面晒棉被,李大海就来了。

        看着李大海的时候,薛萝有些小小的惊讶。他们两家虽然没有明着闹翻,可是这感情绝对也说不上好,况且他们搬来这么久,李大海都没有上门来说话什么的,这突然来了,不得不让她多想。

        薛萝招呼着人进屋了,又给倒了热水,泡了茶。

        “大哥,喝点茶吧。”

        “哎,我自己来。”李大海忙接过了。对于眼前这个弟媳妇,他心里总觉得不自在。像是压得心里喘不过气的感觉。

        他低头瞄了眼茶杯,然后对着旁边的李高山笑了笑,“听爸妈说你这几天没有上工,就过来看看了。”

        李高山笑道:“公路那边工作干不成了,等十五过了,我就出去再找个事情做。”

        “哦。呵呵。”李大海突然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他赶紧脑袋里寻思了一下他媳妇范霞交代过的话,轻轻的咳嗽了一下,然后笑道:“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妈不是总是来帮着二弟妹做麻花吗,你嫂子说妈最近精神不好,担心忙不过来,她就说过来搭把手,反正这田里还没有解冻,也没有啥子事情要做。”

        原来是为了这个。

        薛罗心里了然,脸上笑道:“难为了大嫂这么惦记我的事情,我这麻花生意平时也不忙,也就年前忙了点,后面我自己做也是做得过来的,不用麻烦大嫂了。再说了,俊俊还小,大嫂多带着点,可别为了我这点事情就耽误了她的功夫。”

        “这,这也没啥子事情,你大嫂就想帮帮你。”

        “真没事。我一个人一下子就做完了,大嫂这难得清闲一点,何必让她还为了我受累,就是我愿意,高山也不愿意,”她说着边看了眼李高山,“高山,你说是不是,咱们可不能让大哥大嫂为了咱们的事情操心了。”

        李高山点了点头,“这几天我在家里,也能搭把手,就不要麻烦大嫂了。”

        被这么明摆着的拒绝了,李大海一时间也不知道咋说了,尴尬的喝了口水,就起身走了。

        等人走了之后,李高山才疑惑道:“大哥过来就为了说这个事情的?”

        “不管了,反正我们不能再和大哥大嫂扯上这些利益关系了,到时候扯来扯去的,家里又不能安生。我可不管,你顾念着情分,也得为这个家考虑,我可不想到时候又吵吵闹闹的。”

        薛萝撅着嘴警告着他。

        “我知道。”李高山眉头蹙了蹙,“之前好不容易分清楚了,这厉害关系我心里清楚。”都闹过这几次了,自己再不清楚这如今兄弟之间的隔阂,也算是糊涂人了。

        这件事情上,高山和自己媳妇达成了一致的想法,就是坚决不和李大海两口子有何的利益关系的来往。

        薛罗他们这条路没走通,让范霞气红了眼。

        “真是个油盐不进的,这点兄弟情分都不念,以后你可不要再说什么是不是一家人的话了。”

        李大海听了自己媳妇这刻薄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只闷闷道:“人家这不是不想麻烦咱们吗,你又不直接说想学这手艺,非要拐着弯。”

        “呸。”范霞唾了一口,“我要是直接说,不是让他们笑话了,还以为了不起呢,谁稀罕他们那点破生意,等长河在城里过好了,也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你还提长河?”李大海瞪大了眼睛,“他连家都不回了,你还敢指望他?”

        范霞不以为然,“这大惊小怪的,也就爸妈小气。人家姑娘是城里的,咱们肯定要多让让啊,你说是不是?”

        李大海低下了头,脸色不愉道:“反正你别在爸妈面前说这些话了。”

        “我没那么糊涂。”范霞嘴角翘了翘,想着以后搭着城里人过日子,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心里又更加对李高山两口子瞧不上了。一个瘸子,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有什么好嘚瑟的。“哼,看谁以后过得好。”

        薛萝虽然不知道范霞已经转移目标了,不过看着李大海回去之后就没动静了,也知道这件事算是消停了。

        说实在的,她自己也不想和李大海夫妻再多折腾了,自己虽然不怕她们,也不觉得她们是对手,但是到底是婆家一家子人,打断骨头连着筋,能够表面和平也是好的。这要是闹得难看了,李高山这边也是难做。

        没有了恼人的事情,薛萝心里也轻松舒坦了。

        初十开始,她就在家里炸麻花了。她和张菊花越好了,要趁着元宵节之前再赶一批货出来。

        李高山不会做麻花,但是他会揉面,可省下了薛萝很多力气了。

        夫妻两一个擀面,一个搓麻花,速度也是比平时快了许多了。到了正月十三的时候,他们已经赶制出了几大箩筐的麻花了。

        张菊花跟着车子过来拿货的时,看着几大箩筐的麻花,高兴道:“我还担心货不够呢,看来你们这动作挺麻利的。这几天好多小卖部跟我要货了,说是过年的时候小孩子们吃的厉害,老早就缺货了,偏偏你这大过年的也不做这个。”

        薛萝笑道:“这一年到头的总要休息几天吧。这不一忙起来,我这几天都没休息好了呢。”

        “行了行了,等拿着钱了,看你还哭累不。”

        张菊花带着手套,和薛罗一起点了数,按着数量把货款也给了。

        等麻花搬上车之后,张菊花才道,“我给你把地方找好了,临街的。人家老的跟着儿孙们去县城里享福了,这房子还是我磨了嘴皮子说下来的。你到时候去看看,要是满意,就赶紧定下来,要不然给别人抢了去了。”

        薛罗一听果真找到了房子看了,高兴的抓着张菊花的手,“菊花姐,这可真是太感谢了,回头我可得好好报答你。”

        “咱俩客气啥,你早点过去就成了。”她瞄了眼正在屋里忙活的李高山,“要不趁着你男人也在家,今天就过去看看吧,定下来了就搬过去,也省的我这两边跑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呢。”

        薛罗和李高山也不耽搁,直接把门上了锁,就跟着张菊花的车子去了镇上看房子了。

        张菊花这次倒是下了功夫,找的房子很合薛罗的心意。

        这房子不止是临街的,还是个小两层楼的。一楼可以做生意,二楼能住人,舒服得很。

        李高山虽然对这个并不十分注重,不过看着薛罗喜欢,也点了头了。

        薛罗笑道,“那我可就定了,到时候你的钱被我败光了可别怪我。”

        “只要你够花就行。”李高山对于媳妇花钱倒是并不怎么管,只是心里琢磨着,看来得赶紧去找工作了。

        张菊花见两人都挺满意的样子,笑道“咋样,满意不,要不是我自己有房子,我都准备自己租下来了。”她说完了,又开玩笑道:“我还琢磨着你这自己有了铺子,以后就不给我做麻花生意了呢。”

        “菊花姐,你说这话可就伤我心了。我可不是这种过河拆桥的人。我就是自己有铺子,我这该让你挣钱的一份,就绝对不会少了。”

        张菊花见她也不说不做麻花了,只说了这模凌两可的话,心里越发的不安了。她原本也是不想搬薛罗找房子的,免得她有了铺子就把自己这生意抛下了。只不过又担心薛罗自己找到了,到时候两个人生分了,这才帮着找了,顺便敲打敲打。没想到这丫头说话还是跟个泥鳅一样的。

        她暗自琢磨了一下,才干脆道:“妹子,也不怕你笑话。我这如今就指望着供销社的麻花批发了,你要是到时候直接给代销店了,我这可就没有啥子生意了。咱们两也算是拜把子的,可不能没了这情分啊。”

        “菊花姐,你放心吧。”薛罗轻轻拍了一下张菊花的手臂,“我跟你保证,到时候代销店这边,我一个也不接,专门把这一块的批发生意给你。我这铺子就是做点零卖的生意,也是三分钱一根,碍不着你这生意。”

        有了薛罗的保证,张菊花这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她一拍巴掌,“成,咱们到时候立个协议,有凭有据的,咱们都能放心了。”

        “协议?”薛罗挑了挑眉,随即想到,可能是和以前的卖身契一个模样的。她心里琢磨着,自己懂的东西实在太少了,等来了镇上之后,她可得多买些书回来看了。

        房子看好了,薛罗当即就付了定金和一年的房租,一共一百二十块钱。这费用在薛罗来说,虽然高了点,但是这房子这个好地方,也算是值得了。

        这事情定好了,回去的路上,薛罗和李高山就商量好了搬家的时间了。

        正月里不搬家,这要搬家也得在十六了。

        先前还不觉得,如今有了房子了,薛罗心里就痒痒了。不过她心里再急,这事情也得和老宅子那边说说了。毕竟之前搬出来也只是在村子里,现在要去镇上,以后回来的机会少了,老两口还指不定又要怎么不痛快呢。

        回到家里后,薛罗和李高山一起把之前炸麻花的场地给收拾干净了,又热了过年的饭菜吃了个午饭。两人琢磨着下午就去老宅子那边找两老说说搬家的事情,免得后面他们从别的地方听了,又得多想。

        吃完饭后,薛罗也不收拾,直接把碗筷放到锅里的热水里,就跟着李高山一起去了老宅子了。

        他们刚到了门口,就看着门口的红色鞭炮屑了。

        两人一愣,这是来客人了?看这样子,这来的还是贵客啊。

        此时李家老宅堂屋里,范霞正热热闹闹的招呼着桌子旁边坐着的年轻姑娘,这姑娘穿着时尚,头发还弄了个洋气的卷发,仔细一看,这脸上还还化了淡妆。

        她旁边坐着一个穿着藏青色西装的年轻人,长的和李高山有五分相似,只不过比李高山年轻,也显得文气。

        范霞见他也不说话,赶紧道:“长河,赶紧给小玲夹菜啊。”

        李长河没有动,倒是被叫做小玲的姑娘嘴角勾了一下,笑道:“不用客气了,我们那里都是自己给自己夹菜的,共用一双筷子不好。”

        她这话一出,正给她夹菜的范霞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刘玲!”李长河皱着眉头轻轻呵了她一声。

        “怎么了,我就是说实话嘛。”刘玲一双秀眉也蹙了起来。她之前是知道农村穷,可是没想到不止穷,还脏!地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不说,这碗筷看着也不大干净。更恶心的是还给人夹菜,一点卫生也不讲究。

        孙来香见状,脸上僵硬的笑了一下,打着圆场,“长河,小玲刚来不习惯,你多体谅一下。”

        “嗯。”李长河点了点头。他看着刘玲生气的样子,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压力,叹了口气,调头看向了门外。这一看,他就瞪大了眼睛。

        “高山,你们回来了。”李长河还没来得及喊,旁边的孙来香也看着二儿子和二媳妇来了,赶紧站了起来,“还没吃饭吧,快来吃饭。”

        李高山和薛罗进门就看着李长河和一个年轻姑娘了。不用猜,这也知道这姑娘是谁了。

        虽然生李长河的气,可是到底是自己兄弟,李高山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爸妈,长河什么时候回来的,咋没人和我说啊。”

        孙来香笑道:“也是上午回来的,刚吃饭前让你大嫂去喊你们了,不是说你们出去了吗?”

        薛罗一听,眉毛挑了一下。

        他们今天确实出去了,不过吃饭之前可回来了。范霞说他们不在家,这就是睁眼说瞎话。她笑眯眯的看向了范霞,“大嫂只怕是走错了门吧,我和高山还在家里做了午饭吃了呢,怎么就没看着大嫂过来?”

        范霞闻言,脸色有些变,尴尬的笑了笑,“好久没去了,还真是记错了。”

        孙来香听了这话,心里就生了气了,不过碍着有外人在,也不好发脾气,只微微拉了一下脸,“算了,你们赶紧坐了下来吃点。”说完又笑着指着刘玲,“这是长河的朋友。叫刘玲,城里来的。”

        薛罗只瞟了一眼,心里就暗自摇头。这姑娘看着眉眼间,就不是个好相处的。她心里虽然不看好,脸上还是笑意盈盈的,“城里来的啊,难怪呢,长的这么好看。”

        “可不是。”孙来香高兴的笑了起来,又对着刘玲道:“小玲啊,这是长河他二哥二嫂。”

        “啪嗒。”

        她这话一落,李长河的脸色就变了,筷子也落在了地上,露出啪嗒一声。

        孙来香疑惑的看了眼自己三儿子,还没说话,便听着刘玲道:“长河不是说,他二哥在部队里当官吗?”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大长篇,所以耽误了时间哦。

        喜欢的亲们,请继续支持作者君。影子表示一定会萌萌哒更新的。

        差点忘了说了,这一章里面,薛萝唱的那首歌是取自诗经里面的《还》,是对勇武的男子的赞美。

        事实证明,两人文化水平还是有差异啊,宠妃娘娘还得多学点现代知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