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还在家的时候,她自然是偏帮着儿子这边的,可是如今姑娘不止嫁人了,这是日“邵儿啊,你这说的是啥子话?”李兰花见儿子生气了,赶紧说话劝她。若是姑娘子也越过越好了,日后没准还要帮衬着呢,这要是让兄妹两闹翻了就不好了。

        她笑着劝道:“你妹妹也没说啥,咱们这做生意不是也没本钱嘛。”

        薛邵哪里还听得进去,只嘴巴一歪,整个人都带着火气。

        薛虎看不惯他这个样子,皱着眉头道:“咋了,你这还犟了是吧,你有本事别靠着家里,学着你妹夫那样自己闯个名堂出来。”

        “他是不靠家里,可是他也不用养家。”

        “你这是啥意思?”薛虎怒目瞪着他。“砰。”筷子重重的摔在桌上,“薛邵,你别以为你妈偏着你,咱们就真靠着你养了,别说以后了,就现在看你,也不是个有担当的样子。”

        薛邵闻言,瞪大了眼睛,直接拉着他媳妇的手站了起来,“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过得好了,可别说我不管你们。哼。”说完,拉着自己媳妇就进了房间了。

        李兰花看着他气呼呼的背影,心里急的不行,责怪自己男人,“你这又是怎么了,怎么又吵架了,这总过不了个安生日子。”

        “安生日子?”薛虎两样一瞪,“就他们夫妻两在家,这日子别想安生了。”

        薛虎不是个糊涂人,要说大儿子结婚之前,他也只当做他没长大,什么都顺着他,也是指望着以后能靠儿子养老。如今这结婚之后,才看出真章儿来了。不止娶了媳妇忘了爹妈,这连心也养大了,没本事还整天做着白日梦。以后能不能安心种好这几亩田地都是个问题了。

        再想想大儿子刚刚那个语气,他深深憋住了一口气,“哼,我要是不把他给掰正了,我就不是他爹。”

        此时房间里,高敏也在劝着薛邵。

        “你刚刚和爸吵啥子,大妹过着好就过着好,你干啥要发火。”高敏看着薛邵那满脸粗俗的怒容,心里的涌起了一股深深的厌恶来。她强忍着没表现出来,只不过一张脸仍然是冷着的。

        “自从我来了这家里,就没几天是安生的,你要是再闹,我干脆回我娘家得了。”

        薛邵本来坐在床上发闷气,听着自己媳妇要回娘家,赶紧起身拉着她的手,“小敏,你别生气,我不是气你,我是气不过大妹。她干啥总针对我们!不就是惦记着我用了她的彩礼钱吗,哼,等我以后赚钱了,我加倍的还给她,再也不欠她的了.”

        高敏皱眉道:“你赚钱,你咋赚钱?咱们一点手艺也没有,又没有本钱。”她一双眼睛大大的,长的也是水灵灵的,此时即便是生气也是好看的,让薛邵看迷了眼。

        薛邵伸手搂住自己媳妇,“小敏,今天行不?”

        高敏听了他这话,脸色一变,一下子伸手推开了他,“我不是说了吗,这几天不舒服,你要是真心喜欢我,就别强着我,要不然我就回娘家去。”

        “好好好,我这不是说说吗,”薛邵收回了手,暗自搓了搓。心里虽然痒痒,却有不敢动手。

        看着他眼里露骨眼神,高敏强忍下了心里的恶心,只偏着头不看他。转身就坐到了窗户边的椅子上。“我妈现在身体不好,强子又要上学,也没钱了。要是咱们这边也没有收入了,以后可咋办?”

        她边说着,边哭了起来。

        当初要不是为了家里,她也不会为了那些钱嫁过来了。没想到嫁过来了,家里还过那个样子,她心里又是委屈,又是后悔。

        薛邵见她哭了,以为她是因为家里太困难了,所以着急的哭了。他心里一疼,赶紧走过去想要伸手抱自己媳妇,见到高敏的抗拒的眼神后,他只好收回了手摸了摸脑袋,“小敏,你别哭,我肯定能挣钱的,明天我就和爸妈借钱去,到时候咱们也在镇上开铺子。肯定比大妹挣的还多。”

        “你能做什么?没钱没手艺的,去了也赔钱。”高敏想着日后的日子,心里就一片的苦。如今连那个人都见不着了,她这日子还有什么盼头了。

        看着自己媳妇越哭越凶,薛邵慌了神了,赶紧伸手给她擦眼泪,“好了好了,我肯定能有法子的,我去找大妹学手艺去,她那手艺不是赚钱吗,咱们学过来也赚钱,行不?”

        听了这话,高敏的哭声顿住了。她含着满眼的眼泪,“你说的这能行?大妹看着可不是那么听话的。”

        “我是她哥,她还能不听我的?”薛邵不以为然。

        高敏低着头想了想,心里有些顾忌,毕竟之前她和那人见面的时候,可能被这小姑子可看到了,要是到时候说出来……想到这里,她又使劲摇了摇头,说出来也没事,反正那小姑子也没证据,说出来也没人信。

        想着娘家还等着钱用,她男人又这么没出息吗,愣是咬了咬牙,“你可一定要想法子学这手艺,要不然以后都得挨饿受冻了。”

        薛邵见她不哭了,心里一喜,赶紧道:“媳妇,你放心,我肯定能办好。”

        听着这一声媳妇,高敏低下了头,掩住了眼里的厌恶。

        薛邵打定了主意,第二天就拉着脸皮来找他娘李兰花了。

        李兰花正在灶台里烙饼子,听着这话险些没烫了手指。

        她动作麻利的将饼子用锅铲铲了起来,放到了一边的筛子里。手掌下意识的在围裙上擦了擦。

        见她不说话,薛邵着急了,“妈,现在爸身体不好,重活不好干,咱们又没有啥子收入的,肯定得要个手艺啊。大不了我学会了之后,以后挣钱了,好好报答她。”

        “说是这么说。可是你妹子到底嫁人了。”李兰花还是有些犹豫。毕竟现在闺女嫁人了,那边可是有个厉害婆婆呢,到时候闹过来了,她可讨不了好。

        “那又怎么样,不就是炸麻花吗,我也不让她全都教了,就是咋配料的,这个可得讲究讲究了。”

        “这,这不是都一样吗?”儿子上进,李兰花也是高兴的,但是这要是让人家闹上门来了,可就不大好了。别人她不怕,但是孙来香那个老货跋扈的很,她心里有几分忌惮。

        “妈,你的意思是不帮忙了是吧。”薛邵不依不饶了。

        李兰花见他生气了,心里也着急了。她和她男人想的不一样。虽然女婿和小儿子都说要养老,可是这也只是说说,这也没用哪家是让女婿和小儿子养老的份,他们以后还是得靠着大儿子过日子的。

        想着这,她索性咬了咬牙,“行,我明天去镇上找你妹子说去。”

        薛邵见她答应了,脸上的怒色也没有了,带着几分高兴,“妈,这可是你说的,我就指望着你了。”

        “行了,我省得。”李兰花边干活,边琢磨着这事情来了。

        李兰花知道自己男人的脾气,这件事情也不敢告诉她,只第二天找了个由头就往镇上去了。

        此时薛萝正给李高山做了早饭,两人一起围着桌子吃早餐。现在搬到镇上来了,都在家门口工作,也不用起早贪黑的了。

        薛萝做的是肉包子,李高山一口气吃了好几个,只觉得很是好吃。“阿萝,你这包子咋做的,这么好吃。”

        “我做啥子你说不好吃的。”薛萝得意洋洋的咬了一口包子。这肉包子原本科这么大,也就金钱橘大小的,名字叫珍珠果,当然里面的肉也不是猪肉,是八宝馅儿的,以前她每日里早膳都要用上两个。如今镇上住着,买材料也方便,她也适当的改进了伙食。这边找不着宫里那些精贵的配料,她自己另外配了八种食材一起做馅儿,味道也不差。

        她吃完了半个包子后,喝了一点粥,抹了抹嘴角。见李高山正吃着高兴,她心里也欢喜,“中午离着近,回来吃饭吧,我给你做点别的,这几日你累着厉害了。”

        李高山点了点头,“恩,地基都挖好了,现在已经开始正式动工了。”吃完手里的包子,他也一口喝完了稀粥。

        等放下了碗筷后,外面的天已经要大亮了。李高山一向最早去工地的,他赶紧站了起来,帮着薛萝收拾碗筷。

        薛萝赶紧推着他,“就两个碗筷,我自己来就行了,你赶紧去上工去,晚上回来了帮我干活。”现在薛萝每天白天一个人忙不过来,索性就白天守着摊子,等李高山下工了之后,两人搭把手一起做麻花。

        不过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薛萝已经琢磨着要找个工人了。

        李高山满脸带笑的赶紧穿着工服大步往外面走了。如今有了这么好的媳妇,工作顺心,吃饱喝足,他觉得这什么日子都赶不上自己的了。

        等李高山出门了,薛萝也手脚麻利的把碗筷给收拾了,准备待会把摊子摆出来,等着做生意了。

        李兰花在镇上一路上看过来,终于看到了她闺女的麻花店子了。

        她心里一喜,赶紧走了过去,刚走到门口,就见着她闺女薛萝正往外搬东西,准备做生意的样子。

        “哟,闺女,我来我来。”

        李兰花几大步的就走了过去,结果薛萝手里的小木板,帮着放到了两条长凳上。

        “妈,你怎么来了?”薛萝微微惊讶的看着李兰花,随即心里一想,自己这做生意的事情只怕也是传出去了。“妈,你先进屋坐会,我把摊子支起来。”

        薛萝说着便把李兰花引进了屋子。给她倒了杯茶,就自己去把装着麻花的篮子拿到门口的板子上面去了。

        李兰花看着她姑娘麻利的干活,心道这嫁人了果然是比家里勤快多了。往日里她拿着竹竿在后面追,她也是要躲懒的。想着这,她心里未免有些酸,只觉得不怪自己疼儿子,这果然是女生外向的。

        她暗自打量了这房子,只看着里面都是红砖的,又宽敞又亮堂,上面还有一个二楼。她心里一琢磨,突然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来。

        等薛萝忙完了,回过头来的时候,就看着她娘李兰花笑着点头的样子了。

        她心里有了些许猜测,也没有明说,只走过去跟着坐了下来。

        “妈,今天咋有空过来,不用在家里做饭?”

        “你嫂子在家呢。”李兰花笑眯眯的回道。

        听到这个,薛萝心里差不多有数了。这高敏平时关着房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能主动干活,必定是和她有利益关系的事情了。这李兰花来找自己,必定也是为了薛邵两口子谋利益的。她心里暗自冷笑了一下,然后端着茶杯喝了口热水。

        “我嫂子倒是勤快了。知道妈你年纪大了得休息了。只希望她这份心思能长久,要不然以后妈你年纪大了,谁照顾你啊。”

        “那可一定的,那可是我儿媳妇呢,以后得给我养老的。我以后动不了了,她还得照顾我呢。”李兰花说的理所当然的。

        薛萝半开玩笑道:“那可不一定的,妈,我可和你说了,这镇上出来的,老人可都在家里干活呢,现在人家有出息了,可没人愿意和老人待在一块儿的,还不都是家里跟着一起住的才给老人养老啊。不说远着的,就是我和高山,不是也到镇上来了,这出来了,谁还想回去跟着老人一起养老啊。不过我哥哥嫂子日后也不出来,一直在家里待着,您老也不用操心了。”

        她这话说的随意,但是李兰花心里却是一突一突的。

        如今儿子媳妇本来就不大爱给她和老头子分担的样子,要是这出来了,岂不是以后都不会回去了?她倒不是觉得自己儿子不孝顺,只不过这媳妇手段太厉害,没准说了些话去挑拨,这离着远了,她儿子万一真被挑拨了怎么办?这越想着,她心里就越发的担心了。

        薛萝看她脸色微微变了,也不多说,随意的见茶杯一放,笑道:“对了,妈今天来镇上是干啥子的,我这刚来这边,生意也走不开,还没有回去和你跟爸说这事情呢。”

        “你这不提我还差点忘了。”李兰花责备的看了她一眼,“这出来镇上这么大的事情,都不给我和你爸说一声,还是人家告诉我们的呢。这果然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了。”

        “妈,你这说的什么话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如今是有了媳妇,把我当仇人的。每次无说个啥话,他就给我吹眉瞪眼的,我可不找那个气受。”

        李兰花见自己闺女果然对儿子生了隔阂了,心里有些着急,忙道:“你哥就是那个脾气,你可别往心里去了,都是我肚子里出来的,可不能生分了,这以后要是有啥子赚钱的,也拉拔一下他。”说完后,她见自己闺女脸色还行,又顺着道:“我看你这房子也宽敞,你哥哥嫂子要是过来了,这也住得下,到时候一起做生意啥子的,是不是也能搭把手了。”

        “这个倒是好着呢。”薛萝高兴的笑了起来。

        李兰花面露大喜,“真的行?”

        “哪里不行的?”薛萝笑道:“都是亲兄妹的,人家隔壁的不是也是两个兄弟一道做生意的,过着可好了,等赚钱了,让我哥也在镇上买房子,搬出来住。家里的田地你和我爸种着,以后给他们两送粮食,他们也不用买米买菜了。等他们赚钱了,得空的时候还能回去看看你和爸呢。”说到这里,薛萝又面露为难了,“不过这做生意来,一年到头可没有空的时候,到时候你们过来看看他们倒是行的。”

        “这,我和你爸不是也能来镇上吗?”

        薛萝摇了摇头,“你愿意来,我爸可说不准呢。他哪几亩田地跟命根子似的。”说完后,她又有些纠结道:“妈,我再说句难听的话,现在我哥住在家里,就整天往老高家跑,这要是以后日子过好了,这谁家的老人过来,还说不准呢。我和高山能给你和爸养老,人家也能给老高家养老。”

        “他敢!”李兰花瞪大了眼睛,随即又骂道:“你可别乱说,这谁家也没有给丈母娘养老的理儿。”

        “得了,算我多嘴,你要是觉得行,就自己回去问问。妈,不是我这做闺女的小气,你自己回去好好琢磨琢磨,”说完这个,薛萝又摇头道:“说起这个,我现在还真不敢和我哥一块儿了,这万一以后把老高家一家人都接过来了,我可咋办。不行不行,这以后你还不得和我拼命啊。妈,这话你别开口了。”

        她边说着,还边露出了担心害怕的表情,让李兰花心里也跟着扯着慌乱。“你,你这真的不行?”问出这句话后,李兰花心里的念头又消了几分了。

        她心里一琢磨,以他儿子现在对媳妇的看重,这没准真的就是只管老高家了。

        “不行,我可不做这冤枉死。”薛萝咬着牙,一副全是为了两老考虑的样子。

        李兰花脸上也着急起来,“可是你哥这边也开口了,这,我这回去没法交差啊。”

        “我哥开口了?啥意思?”薛萝面露疑惑。

        “还不是看你做生意赚钱了。”李兰花两手一甩,直接把薛邵说的话给她姑娘说了一番。末了还不忘数落她媳妇,“肯定是那个高敏给说的,要不然你哥可没这么多心眼。”

        千错万错,都是儿媳妇的错。

        她这么一想,又将她闺女之前说的那些话给连在了一起,难怪她儿子突然要到镇上来了,肯定是那个高敏的心思,想两个人搬到镇上后,就把老高家那两个老东西接到一起住,给他们养老。

        想清楚了这一茬,李兰花心里已经转了弯了,她是打定主意不会让着两口子出来的。

        薛萝心里虽然已经猜到了,只不过面上还是几分惊讶,“看来这还真是两人的心思了,妈,你这还得防着点了。”

        “那我该咋办,你哥那个脾气,肯定得闹腾。”

        “我有法子。”薛萝认真道,“妈,你回去就和我哥说,我这麻花生意也赚不了啥子钱,房子也是靠着高山的工钱租的,他知道不赚钱,也不会干了。”

        “他要是不相信咋办?”

        “妈,我说的他不信,你和他一条心,你说的他可就信了。”

        李兰花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心里又酸酸的,心道这儿子还不如闺女贴心,有事的时候还是为着自己和老头子考虑的,不像儿子整日里都想着离开这个家。

        她心里打定了注意,这辈子只要自己还能动,儿子媳妇就别想给老高家养老。

        李兰花心里有事,也不多待,把事情理顺了,就要回家去。薛萝也不小气,也她装了一篮子麻花,只说拿回去给她爹薛虎下酒的,还能做几碗菜。

        李兰花高兴的不得了,自己还没开口呢,这姑娘就主动给了,看来姑娘还是孝顺的,她这一高兴,索性将篮子里准备拿去卖的鸡蛋给拿了出来了,“我这还差点忘了,给你带了些鸡蛋,你也和高山吃好点。”

        薛萝面露惊喜,笑眯眯道:“妈,还是你疼我。”

        “你是我闺女,不疼你还能疼谁。”李兰花看着闺女撒娇的样子,心道自己往日里还是委屈了这个姑娘了,以后可要对她好些了。

        将鸡蛋给拿出来之后,李兰花就提着麻花走了。

        看着李兰花越走越远的身影,薛萝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她一开始也没准备断了薛邵他们的路,只准备和李兰花诉苦,说这生意不赚钱也给打发了。只不过想着这薛邵几次三番的闹腾,心里也不想再让他们有机会闹了。如今李兰花只怕比自己还担心薛邵出来呢,她不是想让自己儿子养老吗,就把他们留在身边一辈子吧。按着薛邵那个样子,没有李家两个老人的支持,他可没有那个本事和本钱出来蹦跶。

        李兰花回去之后,薛邵和高敏就迫不及待的问她情况了。

        李兰花想着自己这才刚进门,水都没喝一口呢,这两口子就直接问别的事情,也没说关心一下自己,心里就更加不舒坦了。

        她将麻花往桌上一放,“我去看了你大妹的生意了,不赚钱。别看她开了个店子,也是你妹夫的工钱盘下来的,就给她打发时间。现在做生意哪里赶得上种田赚钱啊,咱们还是好好种田地吧,我今天去街上问了,这粮食又涨了两分钱呢。”

        一听她这话,薛邵和高敏满脸的脸都拉长了。

        薛邵瞪眼道:“妈,你说的是真的,真不赚钱?”

        李兰花闻言气道,“骗你干啥,我是你妈,肯定是希望你过好啊,要是能赚钱,我这偷了抢了,也给你弄回来。”

        别的话薛邵是不相信的,可是这话他确实实打实的相信。这整个家里,他妈对他是一条心的,这有事还是得靠他这妈的。

        见这做生意这条路都没了,薛邵失落的点了点头,“我再想别的法子吧。”

        高敏看着他这个样子,心里更是看不上了。人家李高山一个瘸子,也有钱让自己媳妇开店子打发时间,他这连个屁都没有,真是没出息。当初要不是她妈生病了,这嫁给李高山的可不一定是薛萝了。她虽然这么想着,嘴里也不会说出来,只是闷着头抿着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薛邵看她不高兴,忙哄道:“小敏,别急,赚钱的法子多了呢,咱们再想想去。”

        李兰花见不得他们两这个样子,撇了撇嘴,“不是我多嘴,我今天可去一家一户的打听了,人家都是没有田地的才去做生意,你妹夫也是没田地才去镇上谋生活的,现在谁家有田地了还去受那个罪?”

        “哎呀,我知道了。”薛邵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拉着他媳妇就进屋了。

        李兰花看着两人进屋的背影,在背后咬了咬牙,进屋进屋,整天不干活,老娘才不让你们去镇上给老高家养老!

        这次高敏冷了薛邵几天,干脆拿着包袱回娘家去了。薛邵着急,也跟着过去了。

        为了这事李兰花又跑去镇山给她闺女吐了苦水。

        薛萝也只是随意宽慰了几句,让李兰花舒坦的回去了,她心里也有些期待着后面的事情了。

        之前她在镇上看到的高敏和人家见面,虽然没有证据,不过也是猜到了苗头。如现在薛邵让她失望了,只怕后面又会起了心思了。

        若说之前她还念着娘家人,也不希望出什么事情,可是如今,她倒是很想让薛邵和高敏都吃吃教训,日后也能消停下来。有些人若是不吃点苦头,就觉得谁都欠了他的了。

        这事情也要看着高敏能不能守得住了,若是守得住,看着她有妇德,不会轻易动手。若是她守不住,就怪不得别人了。

        后面李兰花倒是没有再来过来。薛萝也乐得清闲,白天看书做生意,晚上就炸麻花。

        只不过这越往后面,这日子也越发的忙活了。

        李高山的工地事情越来越多了,他自己从早守到晚上,还得跟着学看图纸,跟着老师傅学习,时间也很有限,回来了还得帮着薛萝炸麻花,每日里能休息的时间太少了。他虽然没有怨言,可是薛萝心里却心疼的很,也想着赶紧招工人了。

        她琢磨好了,趁着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和李高山商量了这个事情。

        “现在你这工作也是最要紧的时候,办好了这事,往后还能继续干呢,要是为了我的事情累坏了身体,把工作耽误了,可就不好了。咱们往长远了看,还是请个人的好。每天给七毛钱。”

        李高山想着如今他能帮忙的时候也少了,平时也是晚上帮忙,还得耽误他媳妇睡觉。便也同意了这个事情了。“请个人也行,找个老实本分的。”

        “这个我知道,明天我挂了牌子在门口,要是有人来,我就好好的选,保管找个合适的人。”

        “恩。”李高山若有所思的点头。听他媳妇说了这请人的事情,他心里之前的想法也慢慢的清晰了一点。

        薛萝见他一言不发,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李高山笑着摇了摇头,“阿萝,我就是想着一件事了。”

        “嗯?”薛萝秀眉一动。“什么事?”

        “我这段时间和大伙也聊了一些事情,他们虽然会修房子,但是这种工作很少,平时还是在家里种田的。我想着,这有手艺,就该用在刀刃上,你说是不是?所以我就琢磨着,能不能让他们专门干这个活。刚刚你说请人的事情,我就想着这个了,等这个工程做完了,我就出去找别的工程去,到时候拿下工程了,就还是找这些师傅过来干活,我给他们发工钱。”

        薛萝一听,眼睛都亮了,“我知道,你这个就是书上说的承包。”

        “对,就是承包。”李高山眼里露出了笑意,“咱们承包下来了,请人干这个。就跟你和张菊花的麻花生意一样,转个手。”

        薛萝难得听到李高山带着生意气息的话,打趣道:“你以前不是觉得应该本本分分干活吗,这还学会承包了?”

        李高山笑道:“这承包也是本本分分的。书上说了,这是凝聚小力量,干大事情。现在收音机里不是说了吗,国家现在提倡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然后带动其他人一起富裕。咱们要起到带领大家一起富裕的作用。”

        能不能带领大伙富裕这个,薛萝并不十分关心。她感兴趣的是,能不能让自己家先富裕起来。

        按着李高山说的这个想法,薛萝觉得这个很是可行。不管怎么样,当承包工程,可比自己去修路修房子要舒服。这赚钱,自然也是占大头的。

        想到日后形势一片明朗,薛萝笑弯了眉毛,凑过去抱着李高山,“相公,你可真是聪明,太棒了!”

        李高山冷不丁被自己软绵绵的媳妇抱了个满怀,心里正痒痒呢,听着她喊的这句话,愣道:“你喊我什么?”

        “相公啊,书上说了,这是我男人的意思。”

        李高山眼神火热,呼吸之间都是热腾腾的,他一下子将自己媳妇压了下去。

        “我知道,我还知道你是我娘子呢……”这句话被薛萝柔软的唇给吞了下去。李高山彻底的迷失在了自己的媳妇构造的温柔乡中。

        后面只听着一阵床的响动声,伴随着两人的喘息声,还时不时发出的低沉的“娘子,娘子……”

        第二日李高山上工之后,薛萝就写了个招工的牌子,准备招人了。

        这镇上招人倒是也方便。除了做生意的,也有一些在家里待着的媳妇婶子要找工作,看着她这店子招人,工钱虽然不多,但是也能贴补家用,所以来应聘的人也很多。

        薛萝选人有一套。她看人看眼,从眼看心。再看这人的模样和身板。

        这样一样一来,也就显得要求高了点了。

        这要心肠极其本分,又要有能力干活的,还得长的周正,哪里容易找到,只看了一天,也没看到个合适的。

        下午收摊子的时候,她心里还惦记着是不是自己要求高了,要不然咋就没找到合适的人呢。

        等李高山下工后,她就和李高山说了这事了,抱怨着现在工人不好找。

        “你这说起来,我倒是想着个人了。”

        “谁啊,我可说好了,不想找亲戚朋友的,这日后说也说不得,可不好办。”外戚干政可不是好事,她这虽然也只是巴掌大的地方,但是也不想被自家人给塞满了。

        “张兴国他媳妇。现在他跟着我一起在政府这边干活,每天也是早出晚归的。他是家里的老三,和一家子人挤在一起,听说他媳妇太实诚了,所以没少受气,他有心想给她媳妇寻个事情,免得天天在家里。”

        “张兴国这人还行,他媳妇我又不熟悉,这事情我不能应下。不过倒是能让她过来看看。你明天和他说一下,也不说是过来找工作的,就说是来玩玩,我如果觉得合适,我自己会提这事情的,要是不合适,你也别说多了。”

        李高山听了也是这个道理。现在大伙都有难处,这帮人也帮不了,只能说给个机会,要是人好,就搭把手,要是不行,这事情也不能多管了。否则还弄出个仇人来了。

        想着这里,他笑了一下,心道,自己这跟着媳妇处的时间长了,这心思也跟着通透了。

        两人商定好了,李高山第二天去了工地,就和张兴国说了这事情了,说是请他和他媳妇去家里吃顿饭。

        张兴国正愁着他媳妇的事情呢,听着这事也高兴。他媳妇娘家离着远,平时也没个地方走,如今能多个地方走动走动的,也好过一个人在家里了。

        张兴国动作也快,回去就和家里人说了这事情了。

        虽然家里人都不大想他媳妇出门,不过张兴国也是忍无可忍了,直接撂了筷子说了狠话了,才让其他人都没得话说了。

        回房后,他媳妇宋丽蓉还劝着他,“干啥吵架,没得让爹妈以后还记着我不好了。”

        张兴国心里本来就气,哪里听得进去,“等我们赚钱了就搬出去住,不受这份闲气。”

        “搬出去,哪里来的钱,就你这临工赚的,咱们光吃饭都困难。”宋丽蓉也是愁容满面。她娘家在山区,当初也没想嫁这么远。结果村里一个姐妹给亲戚说着嫁到这边来了。她也是过来看看,这才和张兴国见了面,两人看对了眼,便顺理成章的结了婚了。

        当初结婚没想过远嫁的苦,现在妯娌之间、婆媳之间受了气了,她才真是知道有苦难言。但凡是她娘家离着近点,有谁能说她个不是。

        张兴国看着媳妇委屈,心里也不舒坦。说到底也是自己这个做男人的太没用了,没赚钱,家里也没个说话的份子,连出去单过,都没这个本事。

        想着这里,他心里就难受。

        他拉着自己媳妇的手,“丽蓉,没事,明天带你去镇上看看,在高山哥家里吃完饭后,你在镇上看看,看有啥活计不,咱们到时候也好一起上下班,还能赚点钱。”

        宋丽蓉早就有了这个想法,点了点头,“我看行,明天我就好好瞧瞧去。”

        薛萝这边因为张兴国和他媳妇要到自己家里来,所以干脆把门口招人的牌子都给撤了。免得到时候要是人家提出口了,可就不好看了。

        第二日李高山还没有出门的时候,张兴国和他媳妇就过来了。

        看着这天还有些黑蒙蒙的,薛萝心想他们这还不得三更就往外赶啊,这也是吃苦的人啊。

        宋丽蓉长相虽然谈不上美丽,但是也是很周正的人,双眼皮,眼神很本分。薛萝只看她一眼,就暗自点了一下头。最起码这模样和心思还算过关,就是不知道这干活咋样了。

        薛萝招呼着他们坐下,要给他们倒茶。

        张兴国赶紧拦着,“嫂子,你别忙活了,我和高山哥还要去上工呢。倒是我和我媳妇今天来打扰了,怪不好意思的。”

        “说啥子打扰不打扰,我这菜都准备好了,中午和高山一起回来吃饭。”

        “呵呵,那就谢谢嫂子了。”张兴国抹了抹脑袋。

        等张兴国和李高山走了,薛萝就开始摆摊做生意了。她也不冷落了宋丽蓉,边干活,边和她说话。

        宋丽蓉见她忙活,赶紧去搭把手。

        等把摊子支起来了,她才笑道:“难怪兴国说你和大哥都是有本事的人,大哥现在做了包工头,嫂子又开了店子,这日子过着让人羡慕。”

        “我们也是一点点的走出来的,当初你大哥在工地上干活,那腿脚肿的跟馒头一样。你和张兴国好好干活,也行的。”

        “哎,我不求这么多了,就求有口饭吃,以后有了孩子了,不跟着过苦日子就行了。”

        薛萝跟防着麻花的篮子放到摊子上,又转身要去揉面,准备做麻花了。

        宋丽蓉看着她一大盆的面团,眼睛睁大了,“这大一团,嫂子都得弄吗?”

        “是啊,你哥又不在家,我力气小,一点一点的干着也行。”薛萝用刀切下一团面,在桌上开始搓了起来,又招呼着宋丽蓉,“你先坐着,我这麻花做好了,待会就给你们做饭了。”

        宋丽蓉哪里肯坐着,袖子一挽,去舀水冲了手,笑着道:“我这别的不会,干活可行。今天反正也没事,给嫂子搭把手呗。嫂子可别嫌弃我手笨就行了。”

        她说着,边去帮薛萝揉面来了。

        看着她动作麻利,力气也足,薛萝心里暗自满意了几分。她试探的问道:“我听张兴国说你想找个工作,也不知道要找啥样的?”

        宋丽蓉爽朗的笑了一下,“能找啥样的,就是能赚点工钱就行。我本来想喝兴国一起去工地的,可是人家不要女工,说是男工都够了,女工力气活不行。”

        “那倒是,”薛萝搓了几个麻花,然后道:“这样吧,你要是不嫌弃,到我这里来搭把手也行,你看咋样,我也付你工钱,一天六毛钱。每个月一结。”

        宋丽蓉闻言,手里的动作顿住了,惊讶道:“嫂子,你这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可是,”宋丽蓉有些不敢相信道:“可是你刚刚不是说一个人忙活的了吗?”

        “一个人是能忙活,你就当我想偷把懒呗。”薛萝笑道:“你们家兴国跟着高山关系好,咱们这也算半个亲戚。你过来了,他不是也放心?”

        宋丽蓉听了这话,就知道这是要帮衬自己了。

        这么一想,宋丽蓉心里都热了。她嫁过来之后,就没个亲人,啥子苦都是自己一个人扛着,如今这嫂子无亲无故的帮着自己,真是雪中送炭的恩情了。

        “嫂子,我,我这都不知道咋感谢你了。”宋丽蓉手搅了搅,心里又是激动,又是过意不去。

        薛萝笑道:“没事,以后咱们两一起好好的干,把这麻花生意做大了,我还要感谢你呢。”

        宋丽蓉高兴的点头,“嫂子,你放心,我肯定得好好干,我要是干着不好,你就说我。”

        薛萝闻言,带着玩笑的口气道:“我还不止说了,我得骂人的。”

        “行,我保准都受着。”

        两人一起工作,薛萝又给她说了平日里做事的时间还有流程。又带她熟悉了厨房里的东西。

        一上午的时间,宋丽蓉这工作也开始上手了。

        等中午两个男人回来了,薛萝就跟他们说了这事了。

        张兴国听了高兴不已,又感谢李高山和薛萝,又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端着一杯茶,“高山哥,今天还有工作,不能喝酒,兄弟在这里先喝一杯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大哥,啥子事情就你一句话,我肯定跟着。”

        “说啥子话,都是凭着自己的本事干活的。”李高山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张兴国也跟着喝了一口,然后对着他媳妇道:“以后可得好好干活了。”

        “我知道。”宋丽蓉笑着撇了他一眼。

        有了宋丽蓉的帮衬,薛萝的工作也开始规划了一下了。她原本是晚上炸麻花的,现在她改了时间了,白天的时候边守摊子边炸麻花,晚上则自己把面料都调配好了,只等着第二天宋丽蓉来做麻花。

        这样下来,不仅量增大了,这人还轻松了许多。

        张菊花见她的店子能产更多了,干脆把订货的量也加大了。说是要往别的镇子销。

        薛萝一听她连别的镇子的销路都打开了,只觉得这张菊花果然是个做生意的料子。如今她有了这份合作协议,这未来一年的销路算是不愁了。

        销路多了,薛萝这边的进账也越来越多,天气暖和起来的时候,信用社的存款也多了起来。已经够她盖一栋房子还绰绰有余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比昨天还肥哦。

        首先要说不好意思,今天加班,所以上午都在干活,一直抽了时间才写完的。

        另外,对于有亲们说极品多的问题。恩,这个问题我不知道咋说,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真善美的,但是人呢不可能每个人都没有私心,有些人私心重,有些人私心少,所以就会出现有些人看起来很可恶很自私,当然他们不会觉得自己自私。

        写这些人不是为了体现什么丑陋的东西,只是想写一个完整的生活。有好人,有自私的人,有坚强的人,有软弱的人。他们会有一些联系,但是不会有很大的影响,他们各自都会有各自的命运。希望喜欢的亲们能耐心的看完这个故事,看看大家的悲欢离合。

        另外,在这里透露一下,卖麻花只是女主的一个跳板,后面她本身的能力会使用的越来越多的,所以后面的故事会很长哦,不知道亲们喜不喜欢,(づ ̄3 ̄)づ╭?~爱你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