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进城?

        薛萝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单手支着脑袋,认真道:“怎么突然想着进城了?”她虽然有这个心思,却还没有想的这么快呢,没想到这榆木疙瘩倒是还先开窍了。

        李高山也不知道他媳妇愿不愿意,只老老实实的交待了白天组织工程队的事情。末了,他脸带着几分希望道:“阿萝,现在城里建设好,咱们机会会很多的。你是没看到,今天大伙听说以后能有工作的机会,别提多开心了。我想去城里找找路子。”

        别人开不开心,薛萝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进城之后怎么生活,做什么。毕竟这和在镇子上完全不一样的,在城里去了,就真的是举目无亲,从头开始。她做事向来喜欢思虑一番,稳妥了方才去做。况且这镇上的事情都没有安排妥当,她可轻易不能动。

        她抬了抬眼皮子,“去了住哪?”

        李高山听她问话,便知道她也不反对,忙道:“暂时先租房子吧,我先过去把房子租好了,等稳妥了,就来接你过去。我和张兴国一起过去,到时候让宋妹子陪着你住一阵子。”

        听着这连自己都安排好了,薛萝就知道李高山这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心里暗道这真是闷葫芦,心里藏了这么多事情也没放出点风声来。

        她撅着嘴,故意拉长脸道:“你是想一个人出去闯吧,之前也没和我商量一下。”

        “阿萝。”李高山微微笑着把脸凑了过去,额头挨着她的额头,两人呼吸可闻。“我不是想瞒着你的,事情没想好,我不想让你失望。现在大伙都同意组成工程队了,我才敢这么计划。”

        薛萝本就没有生气,也不过是想趁机耍耍小脾气,增添点趣味,只笑着瞪了他一眼,然后放下手直接枕到枕头上。

        她舒服的弯了弯眉眼,笑道:“行,好男儿志在四方,你想去闯闯我也不拦着你,只不过一样,在外面可不许和小姑娘说话。”

        “我怎么会?”李高山说着压了下去,“我有这么好的媳妇,哪里还想别人。”

        “哎呀,天都亮了呢。”

        “没事,今天咱们也放一天假。”

        因为李高山要先去县城谋生活,两人要分开一段时间,心里都有些不舍。李高山又惦记着之前答应过薛萝的,陪着她去城里玩玩,便决定趁着还有时间,带她去城里逛一圈,学人家小年轻处对象一样。

        上午起床后,她边揉着腰边下了床。看着已经穿戴整齐,神采奕奕的李高山,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

        只恨自己身为女子,偏偏体力上输给了男儿,否则少不得要让他也下不得床的。

        李高山不知道自己媳妇心里这种神勇的念想,只看着她又是娇羞又是怒目,心里着实喜欢的紧。他凑过去抱着自己媳妇猛的亲了口,在她发火前,赶紧放开了。笑嘻嘻的道:“媳妇,我下楼给你做早饭去。”

        说完转身就下了楼了。

        看着他那欣喜的样子,薛萝只笑着咬唇,这男人可真是越发的没有之前那么忠厚了。

        这次算是两人第一次意义上的约会了,薛萝很是看重,又想给自己男人长脸,好好的打扮了一番。

        她上次去城里走了一圈,知道城里人都是要化妆的,穿的衣服也是颜色靓丽。她细细的对着镜子照了一圈,心里便有了底,拿着之前买回来的化妆品熟练的描眉化妆了。

        薛萝本就长的极有颜色,平时因为不想太过打眼,所以打扮都很简单,又故意留了刘海遮住一双秋水眼眸。今天她将刘海梳了上去,一双眼睛明媚动人,看着让人眼前一亮。

        等她下楼的时候,李高山已经开始往桌子上端东西了。

        “下来啦。”李高山头也没回的开始盛粥。

        等把粥和筷子摆在他媳妇面前了,这才看清楚自己媳妇的打扮了。“媳妇,你,你今天怎么弄着这么漂亮啊。”

        李高山眼里满是惊艳。他一直知道自己媳妇是美丽的,可是今天这么一看,又觉得怪怪的,觉得这不光是美丽,还带着一股子吸引人的气质。

        “今天不是要进城吗,我可不能给你丢脸。”薛萝端着粥,指着旁边的位置,“你赶紧吃,待会晚了就赶不上车了。”

        听着要赶车,李高山才反应过来,赶紧坐到了一边。咬了两口饼子,他眼珠子又围着薛萝打转了。

        看了半天,他才别别扭扭道:“媳妇,你以后别这么打扮了。”

        薛萝眉头一挑,“咋了,我这不好看?”

        哪里是不好看啊,简直太好看了!当然,李高山爱面子,不大好意思说自己吃醋了,只扯了个由头,“人家都不打扮呢。”

        “人家是人家,我是我,干啥要学着人家做。”薛萝笑眯眯的喝了一口粥,故意的不松口。

        李高山有些急了,他这马上要进城了。虽然相信自己媳妇,但是这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万一有人惦记了咋办。

        这不管咋样,光是想着有人惦记自己媳妇,他心里就酸溜溜的,还有些堵着慌。

        薛萝见他这样子,笑着道:“我还有新裙子没穿呢,等天气暖和了,我就拿出来穿,可好看了。”

        还更好看?!

        李高山不淡定了,将饼子一吞,眉头蹙着道:“媳妇,咱说好了,我不在家的时候别这么打扮行不?”

        “为啥不能?”

        “不大好。”李高山纠结了一下,就说出了这么三个字。

        “嗯?”薛萝挑了挑眉,明媚的眼睛瞟了他一眼,顿时让李高山说不出话来。

        “太,太好看了,让人看了不好。”在自己媳妇的充满压力的眼神下,李高山还是说出了心里话。他心里暗道,这跟自己媳妇比起来,面子算个什么。

        想完这个,他心里又暗骂自己没出息。这要是以前那些人知道他如今有了这样的心思,还不知道咋笑他没出息呢。

        果然啊,这美人关难过。

        薛萝见他说了实话后,还别别扭扭的样子,心里忍不住欢喜起来。

        所谓女为知己者容。她如今这打扮,自然也是为了取悦李高山的。有了这样的效果,可见自己魅力不减当年。

        她心里暗笑,她如今这打扮也只用了三成功夫,若是用了十成,这男人还不得成什么样子了。

        她也不说话,慢吞吞的喝了口粥,又拿着帕子擦了擦嘴角,看着旁边这男人眼神纠结又期待的样子,才笑眯眯道:“我整天忙的不得了,谁有这个闲工夫打扮了。”

        听着自己媳妇这话,李高山眼里亮堂堂的。心里一高兴,说话也不顾虑了,“媳妇,你不打扮也好看。”

        薛萝翘起了嘴唇。“贫嘴。”

        两人甜甜蜜蜜的吃了早饭,将铺子的门上了锁,才一起往车站去坐车进城了。

        一路上,薛萝这副模样还是引了一些人的注意。不过这时候民风淳朴,也没人敢盯着人家看,只等着人家走了,才会谈着谁长的俏皮好看的。

        白云梁坐在小吃店的桌子旁边,看着越走越远的两个人,眼睛都直了。

        他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这女人长这么勾人的样子。这要是早知道了,他就是借钱也得把这人给娶回家了。

        不过此时他后悔归后悔,却也不敢有别的念想了,毕竟上次李高山那一拳头太结实了,他可足足痛了好多天呢。

        想到这里,他心里又是可惜,又是恨薛萝无情。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份信封来,看着上面娟秀的字体,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镇上的两朵花,那朵没采着,也算是他自己不要的。这朵,可是自己送上门的呢。

        白云梁想着这写信给自己的人长的那张脸,心里就热了起来。他将信封塞到了裤带子里,端起桌上的面汤,动作斯文的喝了起来。

        “高山,你们咋在这里?”

        李高山和薛萝刚在车上的位置上坐好,便听着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了。

        听着这声音的时候,薛萝心里的好心情差了一分。她转过头玩后面一看,便看着李大海和范霞两人坐在后面的椅子上了。

        待看到他们的穿着后,薛萝微微动了动眉毛。平时这两人穿衣服都不大讲究,范霞又是个会持家的,更是舍不得穿洗衣裳,如今两人这穿的一声崭新的衣服进城,光是想也想得到是干啥了。

        她笑道:“我和高山去城里买点东西。大嫂你们是去省城吧。”

        “是啊。”范霞显得很高兴。她抬头看着薛萝那张漂亮动人的脸蛋,心里暗自鄙视,光长的漂亮又咋样,会过日子才是实在。不过她心情好,也不打算和老二家闹,只笑道:“爸妈他们着急呢,催着我和大海赶紧去城里找长河呢。”

        李高山听了这话,好心情也没了,他皱了皱眉头,对着旁边一直不说话的李大海道:“大哥,到了城里,要是长河不懂事,你也别心软。”

        李大海也是满脸不痛快,“我非得把这小子给弄回来不可。”

        旁边范霞听着不乐意了,“啥子小子不小子的,那可是咱们三弟。现在三弟能在城里发展,咱们要高兴,咋这个表情。到时候亲家该不高兴了。”她现在是打定主意要和李长河那边打好关系了。这日后可少不得要仰仗着过几天好日子呢。

        李大海知道自己媳妇的心思,干脆也不理她了。

        李家两兄弟本来就不是多话的,范霞和薛萝更是面和心不和,也不大想多说,一路上倒是都没有再说话了。

        等下了车后,两边打了招呼就分开了。李大海和范霞一起在车站转车去省城那边,李高山则领着薛萝去逛街。

        许是经过了车上的缓和,李长河的这件事情倒是没有再让李高山心里不舒坦了。

        一路上也没有闷着,反而主动的和薛萝说着话。

        “阿萝,待会先去看看商场,看看你想要买啥子东西的。然后我们再找个地方吃饭,吃完了之后,就去公园里玩,你觉得怎么样?”

        “都听你的。”

        今日是来玩的,薛萝已经打定了主意了,今天什么也不想,就听自己男人安排,只要玩着高兴就行了。

        商场还是上次跟张菊花逛的那个。里面的柜台差不多都是卖衣服和鞋子的。

        薛萝上次陪着张菊花逛,所以自己也没有好好看,这次是自己男人陪着自己,她也有了兴致,每家店都去好好瞧着。

        她和李高山穿的都很精神,再加上两人相貌出众,所以柜台的售货员都很是热情。给介绍的衣服也是店子里价钱高的。

        薛萝有些看不上这衣服的做工。所以并没有多少兴趣。

        那售货员见薛萝眼里的轻视,心里有些不舒坦了,“女同志,这衣服还看不上啊,这可是我们这里做工最好的牌子了。你看看上面的花,都是人家手工绣上去的,可不是印花啊。这穿多久都是不褪色的。”

        “手工绣的就好了?”薛萝又多看了一眼那衣服上面的花色,只是很普通的水仙花,针脚也不甚精致,简直就是次品中的次品。

        那售货员见她不识货,脸上已经有些不高兴了,“人家干部家里的媳妇都穿这个,你要是还看不上,可以去别家看看,绝对没咱们这柜台好。”

        薛萝心里暗自想了一下,才道:“这衣服多少钱一件?”

        见她问了价钱,那售货员以为她要买,赶紧道:“二十块,这可是顶好的料子了。你瞧瞧这做工,可不贵了。”

        二十块还不贵?!

        薛萝现在自己做了生意,对钱也很有研究了。这二十块钱,她得搓多少根麻花才能赚啊。

        她拿过售货员手上的衣服,认真的瞧了一遍,心道,这样的做工和绣工都能赚二十块,要是自己来做,不是得翻倍?

        李高山见她有兴趣,忙道:“要不买一件吧。”自己媳妇也该有件好衣服穿了,二十块钱虽然贵了,他也舍得。

        薛萝头也没抬,还在细细的研究这针脚,嘴里回道:“待会。”

        “你到底要不要啊?”那售货员见她翻来覆去的看,也不耐烦了,出声催促着。。

        薛萝不耐烦的抬起头来,将衣服往她手上一放,“本来打算要的,你这态度太差了,我还不要了。我找你们领导投诉你去!”她满脸愤怒的瞪了那售货员一眼,然后拉着李高山就往外走了。

        出了门后,李高山赶紧道:“阿萝,你别生气,要是不喜欢这家,我带你去别家看去。”

        薛萝笑眯眯道,“看什么看啊,那样的东西还卖二十块,我要是买了就是冤大头了。”

        “那你刚刚……”还那么凶。李高山没敢说出后面这句话。

        “这叫先声夺人。”笑话,刚刚看了那么会子,她要是说不要岂不是让人笑话了。

        薛萝没有给自己男人再解释这事情了,她现在心里在暗暗的琢磨了另外一件事情。刚刚那件衣服那个样子的,只是因为是手工刺绣的,就要二十块钱一件。自己当初连龙袍都能绣了,这点子自然不在话下,若是也去做衣服卖,岂不是能卖出更好的价格?

        只不过这事情还要再好好安排一番才行。

        在商场里随意的看了一圈后,薛萝没有逛街的兴趣了。这里的东西普普通通不说,价格还贵,买回去太不划算了。

        此时临近中午了,李高山担心饿着薛萝,便拉着她去店子里吃了点东西。吃完饭后,两人又准备去逛县城的小公园。

        两人对这县城也不怎么熟悉,找小公园的时候还费了点心思,好不容易走过去之后,薛萝心里忍不住有些失望。

        听着公园公园的,还以为是个多大的园子,结果还没有御花园的一半大。

        最重要的是,里面就一些简陋的亭子和几条长椅,其他的花花草草也是随处可见。这环境,还真不适合谈情说爱。不过好在身边陪着的人好,她心情倒是也好了几分。

        李高山倒是兴致很浓,看着其他年轻人也是成双成对的,他心里也有一种同类中人的欣喜。

        他看了看远处的凉亭,拉着薛萝走了过去。

        “阿萝,以后咱们要是到这边来了,我天天带你来逛公园,好不好?”

        男人说这话的的时候,不管是真是假,  都要说好。薛萝对这点很懂,她虽然并不大喜欢逛这个园子,但是有自己男人陪着,她心里自然欢喜。

        她笑眯眯的点头,“好,每天都来。”

        李高山低头看着自己娇媚温顺的媳妇,心里涌起了无限的感慨。都说娶媳妇要娶贤惠的。他媳妇不止漂亮,人还这么贤惠。能取到这么好的媳妇,简直就是拿什么都不能换的。

        他心里暗自定了决心,一定要想法子多赚钱,早点让媳妇在城里来安定下来。

        两人回去的时候,赶的是最后的一班车。

        李高山下意识的往车上看了一圈,才坐到了位置上。

        薛萝好奇道:“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我还以为能碰着大哥大嫂一起回来呢。”

        薛萝眼里闪过一丝道不明的情绪,脸上笑道:“估计早就回去了。”

        李高山想着省城到县城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来回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估摸着大哥大嫂早就回来了。

        “嗯,他们应该比我们早。”

        他伸手将薛萝掰着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你先休息一会,到了我喊你。”

        “好。”薛萝舒舒服服的靠在他身上,舒服的眯着眼睛。此时她还真是好奇,李大海夫妻和李长河那边碰了面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此时省城的东区住宅区,李大海提着包包跟在范霞的身后。

        他们这次也算是代表李家两老来看亲家的,所以带了很多家里的东西来当见面礼。罐头、鸡蛋、咸鱼腊肉,装了满满的一袋子。沉甸甸的,即便李大海力气大,这提了东西转了一整天,也有些受不住了。

        李大海累得慌,心情又不大好,干脆站着不走了。

        今天的不顺让他对李长河心里的气又增加了几分。

        按理说他们早就该找到李长河了,要是动作快点,现在也该到家里了。没想到李长河之前留的学校的地址,两人过去了之后才知道李长河已经分了工作,现在已经不在学校里面了。

        两人都傻了眼了,还是范霞胆子大,赶紧去找了学校的老师帮忙打听,这才打听出了李长河的工作单位了。

        等他们两好不容易赶到单位的时候,李长河已经下班了。

        好在在公司门口遇上了李长河的同事,人家看李大海和李长河长的有几分相像,又听说是李长河的大哥,也干脆的把李长河的地址给了他们。两人又紧赶慢赶的往李长河住的位置赶了。

        想着今天这一路折腾,李大海干脆一屁股坐在了路边的台阶上。

        他将袋子放到了水泥地面上,甩了甩手,对着前面还在看门牌号的范霞道:“要不回去吧,这天都要黑了,万一赶不上车子了咋办?”

        范霞闻言,满脸不高兴道:“怕啥,赶不上车子咱们就在外面住一天,反正咱们现在有亲戚在城里了。”

        “那可不行。”李大海对于住在人家女方家里很是反感。“那是长河媳妇娘家,咱们住在那边像什么样子。”

        “有啥子不行的,都是亲戚。”范霞不以为然。见李大海不想动了,干脆自己去找。

        她往旁边看了看,便见着一个门卫室了,脸上大喜,赶紧跑了过去,只见里面坐着一个穿军装的年轻小哥。

        这门卫见着范霞过来了,对她比了个军姿,“同志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范霞脸上堆着笑容凑了过去,“哎大兄弟,问你个事情呗,你知道这东街十三号的刘家是在这边不?”

        “是在这边。”门卫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两层楼的房子。“就在那个房子。”

        “哟,太感谢了。”范霞脸上笑开了花,赶紧转身就跑去找正坐在台阶上的李大海。

        “大海,找到了,就在前面的那个房子。”

        李大海正想着回去的事情,听着自己媳妇这话,心里突然有些紧张了,他有些犹豫道:“要不咱们明天再来吧。”

        “干啥明天啊,这车费钱可不便宜呢。”范霞弯腰提起地上的东西,伸手拉着去拉自己男人。

        李大海见逃不过,也只好耸着脑袋站了起来,跟着往刘家的房子走去。

        刘家的房子是个独栋的小二层楼,外面的墙面上趴着爬山虎,看着清幽雅静,大门是厚重的木门,看着有几分庄严的味道。这样的房子在这个院子不怎么打眼,但是在范霞和李大海眼里,却是很了不得的了。

        范霞暗自吞了口口水,对着旁边的李大海道:“大海,就是这里吧。”

        李大海看了看门牌,又看了眼纸条上的字,点了点头,“就是这。”

        此时刘家的大厅里,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他穿着米白色的外套,头发虽然有了几分花白,却很精神。这人正是刘家的当家刘文书。

        他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见时针已经指着六点的位置了,便问着厨房里做饭的妻子,“素兰,玲玲和长河怎么还没有回来?”

        “说是要去外面吃饭呢。”刘母端着一碗汤走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刘母林素兰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身体苗条,头发黑亮,风韵犹存。

        她看了眼自己男人,伶俐的眼中带着几分笑意,“赶紧洗手吃饭了,不等他们了。让年轻人去玩去。”

        “嗯。”刘文书放下了报纸,起身站了起来。刚走到桌子边上做下来,便听着敲门声了。他眼里带着几分疑惑,自家外面是有门铃的,平时上门都是直接按门铃,怎么还有人拍门。

        他正准备过去开门,林素兰就从厨房里出来了。

        嘴里还在抱怨着,“这谁啊,这么使劲拍门,太粗俗了。”她边皱着眉头,边对着自己男人道:“你先做着吃饭,我去看门看看。”

        刘文书向来对这些人际交往并不十分喜欢,点点头,干脆坐到桌子边上吃起饭来。

        “你们找谁啊这是?”

        门口林素兰开了门,看着眼前穿着土气,满身泥土气息的两人,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

        范霞和李大海早在看到林素兰的时候,就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往日里在农村,哪里见过穿的这么光鲜体面,看着又有气质的女人,只觉得有几分抬不起头了。

        见他们不说话,林素兰更是不耐放了。“你们是谁,要是没事就赶紧走,要不然我门卫了。”

        “别啊。”范霞这下子赶紧反应过来了,脸上带着淳朴的笑容道:“你是玲玲的妈妈吧,我们是长河的大哥大嫂,咱们两家是亲家。”

        “长河的大哥大嫂?”

        林素兰闻言,脸顿时就拉长了。她女婿家里的事情她是最清楚不过了。一家子农村人,就他一个读书的,本来还以为有个能干的二哥在部队里混着不错,没想到后面也退伍回来了。听她闺女说着腿还瘸了。一家子没一个上得了台面的。要不是她闺女死活喜欢李长河,再加上又是只有这个宝贝闺女,想留在身边,也不会同意找李长河这个上门女婿的。

        想着之前她闺女说过的在李家受的委屈,她就更不待见这门穷亲戚了,嘴一抿,眼里带着几分凌厉,“我没听说长河有大哥大嫂的,你们赶紧走,要是再来,我就喊人抓你们出去了。”

        李大海闻言,眼睛睁大了几分,“长河没说家里的情况?没说有哥哥嫂子。”

        范霞也急道:“婶子,我们真是长河的大哥大嫂,你不信的话,让长河来看看就知道了。”

        “乱叫什么呢,什么婶子的。”林素兰嫌弃的横了她一眼,心道果然是农村来的,喊人都这么难听。

        “婶……就叫长河过来看看吧,我们,我们真是的。”范霞被林素兰瞪得说话都结巴了。

        “长河不在家,你们等着吧。”林素兰也不想和这些人说话了,往屋子退了一步,随手就关上了门。

        “我们真是长河的哥嫂。”范霞还在外面喊着。

        不过任由她怎么喊,这木门也没有动静了。她着急的看着旁边低头不语的李大海,“大海啊,你刚刚咋不和人家说啊,我们是长河的大哥大嫂,干啥不让我们进屋啊?”

        李长河抬起了头,将地上的东西一提着转身就往外走了。

        “大海,你干啥啊。”范霞见自己男人走了,赶紧跟了上去。

        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范霞才追上了李大海。“大海,你干啥啊,咱们不是要等长河吗,等长河回来了,我们就能进屋了啊。”

        “还等啥?!”李大海气的满脸通红,他瞪大了眼睛瞪着范霞,“你还不知道吗,人家这是根本就不想我们进屋的,连长河的同事都相信咱们了,这人死活不承认,不就是不想认咱们这门亲戚吗?”

        “这,没准是人家真的没认出来呢。”范霞心里也开始打鼓了。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死心,拉着李大海道:“要不咱们再等等吧,总要见着长河才行啊,要不然回去了也没法子交待。”

        李大海听了后面这句话,才冷静了下来。这次出来主要是为了把长河带回去的,要是人见着就回去了,他爹妈肯定得闹了。

        想到两老为这事情担忧了这么些日子,他心里也烦躁,干脆咬了咬牙点头,“就再等等。”

        “还在门口等着?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不用管了。”林素兰放下了话筒,想着门卫室那边说人还在那里,心里就一阵厌恶。这穷亲戚果然就是脱不掉的狗皮膏药。

        反正她是不会认这门亲戚的。

        饭桌旁正在吃饭的刘文书看她还站着不动,赶紧道:“素兰,过来吃饭了。”

        林素兰闻言,赶紧应了一声,走到饭桌边端着碗筷开始吃晚饭了。

        刘文书给喝了一口汤,想着刚刚去开门回来之后,妻子就有些不对劲,疑惑道:“刚刚是谁来了?”

        “哦,人家找人的,走错门了。”

        “嗯。”刘文书也没想别的。“对了,长河和玲玲都结婚了,什么时候让他们回老家去看看吧,让玲玲给长河爸妈敬杯茶,再怎么说,他们也养育了长河。”

        “他们工作忙,回去干什么?”林素兰暗自撇嘴,“现在工作多难啊,刚进单位就请假,这样影响可不好。”

        刘文书闻言,眉头皱了起来,“再忙也不能不回老家去,这是规矩。你找时间安排一下,要不然人家也笑话咱们不懂规矩。”

        “怎么不懂规矩了?”林素兰脾气也上来了。她在家一向是被刘文书让惯了,眼下又被李大海和范霞惹的不高兴,如今见刘文书非要让她闺女回乡下去认那门穷亲戚,心里更是火大,  “反正我不管,我是不会让玲玲回去的。我一直忍着没说,玲玲上次是哭着从乡下回来的,这要是再回去了,还不定被人怎么欺负呢。李长河竟然是上了我们家的门,咱们就没有再让他回去的道理了。”

        “素兰,你这说的什么话,人家嫁闺女也要回娘家看看吧,长河虽然上门了,也不能这么干。”

        “怎么不能了,你当初不是也没回去吗?”林素兰一生气,口不择言的说到了刘文书的伤口上了。

        果然,刘文书的脸一下就白了。

        林素兰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也有了几分后悔,不过碍着面子,她也没在说话,只是闷闷的吃饭。

        刘文书捏紧了筷子,眼睛瞪着她良久,才叹着气松开了手。他将筷子放了下来,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里呢?”

        “我累了,回房间去休息一下。”说完便提步往楼上去了。

        楼上书房里,刘文书翻出一个盒子来,里面装着的是一些陈旧的照片。他细细的翻看了一下,终于看到了那张已经发白透光的旧照片。照片上的人已经模糊不清了。

        看了一会儿,他才叹息着将这照片放回了盒子里,将盒子封的严严实实的锁在屉子里面。

        林素兰在楼下等了一下,见刘文书果然没下来,脸色越来越不好了。想着这都是李长河家里的穷亲戚惹的,心里更加嫌弃这一家子人了。

        想着待会要是女儿女婿回来了,要是碰上了,指不定又要麻烦,她赶紧给门卫室那边又去了个电话。

        此时范霞和李大海正饥肠辘辘的正蹲在院子的门口。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各家各户的灯也开始亮了起来。范霞看了眼人家窗户里面的亮光,眼里满是羡慕,“大海,你说咱们以后要是能住这么好的房子就好了。”

        “天天想七想八的,回去实实在在的干活就行了。”李大海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范霞摸了摸肚子,担心道:“长河咋还不回来啊,这不会是不回来了吧。俊俊在家里,也不知道咋样了。”

        “咋样,还不是你自己揽事?非要出来接长河,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我还不是为了以后能让长河多照顾点。”范霞满脸委屈,吸了吸鼻子,“家里那个样子,啥时候能过着好一点啊。连老二一家子都去镇上了,就咱们还在村里过着,我能不着急吗?”

        听着范霞这些话,李大海心里也不舒服了。他知道自己没用,没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要不然也不会来这里受这个闲气了。

        他伸手拍了拍范霞的背,“算了,是我没用。”

        “大海,我没怪你。”范霞眼睛有些红了。

        两人正说着话呢,突然一道手电筒的光线照了过来。刺的两人眼睛一眯。

        李大海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走了过来了,正是刚刚院子里的门卫。

        “你们干啥呢。”范霞满脸愤怒的看着走过来的门卫。

        两个门卫走了过来,看了眼他们和地上的东西,板着脸道“现在是晚上了,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要是不走,我就给警察局打电话了。”

        李大海皱眉道:“我们又没有干啥事,干什么不能坐在这里了?”

        见两人又走近了几步,他将范霞往自己身后一推,“你们想干什么?”

        那门卫见人没唬住,心里也不耐烦了,走过去提着他们的行李,“这里面住的可都是有身份的人,谁知道你们想干什么。刚刚说是刘家的亲戚,现在又被人赶出来了,你们肯定是骗人的。要是再不走,我就让人抓你们去局里。”

        范霞闻言,心里害怕了,“我们真的是他们家亲戚。”

        “人家说不是,就不是。”两个门卫也不客气,直接将行李往旁边一扔,“快走,我可要去打电话叫人了。”

        行李被扔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都翻滚出来,落了满地。

        “你们干什么啊,里面有鸡蛋和罐头。”范霞心疼的跑过去捡东西。李大海狠狠的瞪了门卫两眼,也跟着过去了。

        “赶紧走,赶紧走,待会看着你们还在这,就直接抓到局里去。”

        两门卫不耐烦的说了这句话就走了。

        李大海和范霞手忙脚乱的捡了东西,范霞看了看袋子里面,发现里面已经湿透了。脸上满脸的着急,“咋办啊,大海,罐头破了,鸡蛋也都破了。”

        “咋办?回去!”

        “都回去了,是吗?好的,谢谢你们了。”林素兰满意的挂了电话。她勾起了嘴唇,冷笑道,“一群农村来的,还想和我斗?”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奉上哦,谢谢亲们的支持,亲们如果喜欢,请给影子一朵花花留作纪念吧,谢谢你们了,送积分活动进行中哦,25个字就行了,么么哒。

        只要勤劳,肯抓住机遇,日子就会越来越好的,阿萝也在不停的学习和抓机遇中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