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薛萝见她火急火燎的,赶紧扶着她进屋,又让宋丽蓉看着摊子,自己把李兰花扶着到了楼上房间里了。

        到了房间,她先是拿着帕子给李兰花擦了眼泪,又给她倒了热水。见她开始抹泪了,她才坐在一边,问道:“人不是在派出所吗,怎么会给弄出来了。”

        “还不是你哥那个没出息的。”李兰花说起这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将帕子往桌上一甩,满脸怒色道:“你哥偷拿了家里的钱,把她给接出来了。也没回家里,直接去了老高家,结果那女人没两天,就趁着你哥回家的时候,跟人家跑了,就是那个老师!”

        薛邵拿家里的钱把人给高敏给接出来了?!

        薛萝只觉得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这薛邵对高敏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啊。她这次要是不把高敏给揭发了,以后是不是就算发现高敏生的孩子不是薛家的,他也能高高兴兴的认了?

        有了这么一出,薛萝越发觉得自己这事情做的太对了。高敏在薛家,就是个祸患。

        李兰花见姑娘不说话,以为她不管,急的拉着她的袖子,“闺女啊,你这可不能不管啊,现在我们老薛家就只能靠你了啊,兵子还小,邵儿又是个被媳妇勾了魂得的,我们这可怎么办啊?”

        “妈,你别急。”薛萝赶紧着安抚她。心里已经开始思量这件事了。现在高敏走了,她反而觉得这是个好事。若是高敏不走,以薛邵那德性,指不定就把人给接回来了,这事情反而功亏于魁了。如今高敏自己走了,这祸害是暂时没了。至于薛邵这边,她倒是并不想多管。这样烂泥扶不上墙的,白白费了心思。

        打定了注意,她坐在李兰花身边,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妈,你哭啥,这是个好事啊。”

        “这还是好事啊?”李兰花睁大了红肿的眼睛。

        薛萝点头,“妈,你想想啊,以大哥对高敏的心思,这要是不走,只怕咱们家还得接受这个媳妇,这亏也是白白的吃了。现在高敏走了,大哥没了念想,以后指不定能好好过日子呢,而且这次是高敏偷人,大哥是受害了,以后说媳妇也没啥子影响。等一年半载的,给大哥说个老实的媳妇,生了孩子成了家,大哥这也得懂事了,不是吗?”

        听着这一条条的分析,李兰花也忘了哭了,只愣愣道:“这听着,好像也是这么回事。你大哥那个糊涂蛋,还真得离了高敏那女人才行了。”

        “就是这么回事。你回去和爸好好说说,别让大哥去找高敏了,找回来了也不是干净媳妇了,还得丢人呢。”

        李兰花闻言,咬了咬牙,“你说得对,我这就回去和你爸说说,不能让你哥出去找人,至于这吃的亏,我们慢慢找老高家那边算!”

        她想通了这一点,是一刻也不愿意待着了,火急火燎的又赶回家去了。

        薛萝送她到了路口,正准备转身回去,突然想起事情,又调头往供销社去找张菊花。

        到了供销社的时候,张菊花正忙着。薛萝在一边等着,等人走了才去找她。

        张菊花忙完了,收拾了柜台,才发现薛萝了,笑道:“你这来了怎么不吱声啊。”

        “我看你不是在忙吗。”薛萝笑着走了过去,直接进了柜台,两人在柜台后面坐着聊了起来。

        张菊花给她抓了瓜子,“咋了,平时没事可没来看我的,这又是啥事啊?”

        薛萝闻言,抿着嘴笑了起来,“不是我不来看你,是咱们这天天见面的,我要是还过来,不就是矫情了。不过我今天过来还真有事,是正事。”

        “就知道,说吧。”张菊花自己拿着瓜子磕了起来。眼睛盯着薛萝,示意她说事。

        “我想跟着我男人进城了,所以想和你说说以后合作的事情。”

        “什么?!”张菊花瓜子壳一吐,抹了抹嘴巴,惊讶道:“你要进城,那咱们的生意咋办啊?”

        薛萝见她着急,赶紧道:“先别急,我正是要说这件事情呢。我现在和丽蓉两个人处着挺好的,她这人看着也可靠,干活也得劲,我想和她签份协议,把这手艺传给她,让她帮我管着这生意。”

        “这……可靠不?”张菊花有些担心,“妹子,你这手艺可是独一份的啊,这要是传出去了,你往后想赚钱就没这么多了。”

        “这不是还有姐姐你在这看着吗,现在人家都找你拿货了,你看着紧一点,谁还能抢了咱们的生意了。而且宋丽蓉在这边没有娘家,和婆家关系又不好。她男人也是和我男人一块工作的,再没有比她更可靠的人了。”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毕竟男人进城了,总不能这么分着吧。”

        张菊花也是经历过事情的人,对这个深有体会,“你说的是,这啥子也不能跟家里比,你们家高山长的也体面,这走出去了,是得看好了。我可听说了,城里的小姑娘可比咱们胆子大呢。”

        薛萝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嫂子,这可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就是觉着这夫妻在一起才能互相照拂。他一个人在外面又是拼事业,也没个人看着,也太辛苦了。”

        张菊花闻言,摆摆手,“行啦行啦,你这话都说这上面了,我还咋反对啊。要是真不同意了,岂不是棒打鸳鸯了。”她叹气道:“这以后你走了,我又得一个人了,以后有事了也没个商量的。”

        薛萝拉着她的手,笑眯眯道:“姐,你放心,我这走多远,咱们这情分都还在。”

        张菊花抿嘴笑道:“那是,你可是我亲妹子。”

        回到铺子里的时候,时间已经中午了。

        宋丽蓉见她这么晚才回来,以为她是去送李兰花了,好奇道:“嫂子,婶这是啥事啊?是为了那个女人?”这几天街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她也听了一些,心里也替薛萝担心。

        “没事,他们自己能解决了,咱们自己做生意就行了。”

        薛萝并不想多提这件不大光彩的事情。她将围裙一抹,就坐在堂屋里搓麻花了。宋丽蓉见状,也跟着去揉面。

        两人一边干活,一边在锅里热着饭菜。等一箩筐麻花出来了,锅里的饭菜也热了。

        吃饭的时候,薛萝就和宋丽蓉试探的说了这件事情。

        “丽蓉,你这以后有什么打算没有?”

        宋丽蓉正吃着饭,听到这话,心里一咯噔,脸上露出了着急的神色,“嫂子,你这是啥意思啊,是不是要我走啊?”

        薛萝见她这着急害怕的样子,笑着摇头,“没事,就是问问呢,咱们这店子以后肯定也不能一直开下去,你自己有啥子打算不。比如自己开铺子赚钱啊,或者回家种地什么的。现在兴国也去城里了,你就没想过去找他?”

        听着薛萝没赶人的意思,宋丽蓉才放下了心。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干啥子。要是嫂子以后这店子真的不开了,我就只能回去帮着干农活了。兴国那边也才出去,我是指望不上了,家里没钱,我哪里敢跟过去添麻烦,能在家里挣点钱补贴他就行了。”

        薛萝闻言,笑道:“你也是个实诚人,老张家有你这媳妇真是他们的福气了。”

        宋丽蓉有些不好意思了,低着头扒着碗里的饭粒,有些无奈道:“没办法,家里穷,咱们这总得考虑的周到一点,能做啥就干啥,反正心不能太大了。”

        “你说的对,”薛萝笑着点头,她将碗筷放了下来,脸上的神色认真,对着宋丽蓉道:“丽蓉,我和你说个事情,你也好好琢磨一下。”

        “啥事?”宋丽蓉抬头看着她。

        “你大哥进城了,我想去跟着他一块儿,这铺子我本来想关了,但是现在你也没地方去,我就想继续开着,一方面这生意不断,二来也是给你一个落脚的地方。你看咋样?”

        听着这话,宋丽蓉惊讶的张大了嘴,“嫂子,这,这让我看着,我能行吗,我这一点手艺也没有呢,”她心了有些没底气。

        薛萝笑道:“这你不用担心,平时铺子也就零卖一些麻花,你也做熟了,主要是菊花姐那边要麻花,你这得辛苦点,以后这做麻花的事情,就得你一个人做了。至于手艺,我这边自然也会教给你的。”

        “嫂子,你还要教给我手艺?”宋丽蓉这下子不止惊讶,更是惊喜,她满脸激动打开看着薛萝,“嫂子,这手艺真能传给我?”现在这年头谁有个赚钱的手艺不是藏着掖着的,嫂子却要将这赚钱的手艺给自己,她是想着就感激又感动的。

        “你要是同意,我回头就立个合作协议,你也能放心了。”

        宋丽蓉见是真的,赶紧道:“嫂子,这还要啥子协议啊,你说话我能放心。你能这么帮我,我感激你都来不及了,哪里还能不相信你这话。”

        薛萝摇头,“这个可不行,生意归生意,要是没保障,日后你也干活不是也不安心吗,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明儿个咱们就把这事情办妥了,我找菊花姐来做个见证。”

        宋丽蓉见她说这这么正式,心里热的不得了,只觉得这嫂子真是对自己掏心窝子的好。她高兴的点头,“行,我听嫂子的。”

        见她这满脸感激又兴奋的模样,薛萝笑着眯了眯眼,心里暗自琢磨着,这以后要不要继续培养一下,这宋丽蓉可真是适合当心腹的料子。

        这事情谈妥了,薛萝也抓紧的办了起来,下午的时候,就立好了一份正式的协议内容。

        里面条条例例写清楚了,薛萝将麻花收益传给宋丽蓉,由宋丽蓉来帮忙管理这个店铺,每年分两成的收益给宋丽蓉。未经过薛萝同意,宋丽蓉不能将手艺传给别人。同时,薛萝付给宋丽蓉两成的分红作为看管店铺的报酬。协议最终解释权归薛萝所有。

        宋丽蓉听完了协议的内容,惊讶得瞪大了眼睛,“嫂子,这两成的利润,这是不是太多了。”她现在一天六毛钱,一个月也有十八块钱,一年也差不多两百块了。她心里觉得这已经够多了,现在两成利润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我这生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以后可得你干着,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一个人干着也辛苦,再说了,只要你好好干,比现在挣钱多,咱们分多分少了有啥子区别的。”

        薛萝说着便将协议收了起来,“好了,你这同意了,明天一早就请菊花嫂子过来了。等你这边学好手艺了,我就得进城去了,你可得有个心理准备。”

        “嫂子,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学,保准以后生意好着呢。”如今得了这些好处,她肯定得卯足了劲儿的干活了。

        第二天开了摊子后,薛萝就去找张菊花过来了。

        三人一起签了协议,一式三份。薛萝和宋丽蓉各一份,张菊花作为公证人也有一份留着。

        等办完事了,张菊花偷偷的问着薛萝,“你咋分两成给她,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给些工钱就行了。”末了又担心薛萝觉着她管闲事,嘴巴一抿道:“我可是为了你好的,别人我可不会多说一句。”

        薛萝看了眼外面,小声道:“我这以后顾不上,不给点好处,我自己心里都不安心呢,好姐姐,你可得把咱们这销路再往上面提提,我这送出去的钱不都回来了吗?”

        “你想的倒是美,自己做了好人,这擦屁股的事情就我来干了。”张菊花笑着横了她一眼,然后摇头道:“好了,这事情办妥了,我可得回去干活了,你这边走的时候后打个招呼,虽然县城不远,我这做姐姐的也得送送不是?”

        “我知道啦。”薛萝忙笑着应了。

        签订了协议后,薛萝就正式开始把做麻花手艺教给宋丽蓉了。

        这是经过御膳房精心调制的配料,虽然因为条件有限,薛萝自己更改了一点,但是调配起来却也是诸多讲究。

        宋丽蓉这人脑袋虽然不是很灵光,但是好在干活是一块好料子。经过薛萝手把手的教授,没几日的功夫也是学了个七七八八。

        为了保证这味道十足十的让人分辨不出来差错,薛萝愣是让宋丽蓉自己单独试了着自己调试了配料做一次麻花,她这边尝不出味道之后,又给张菊花那边试了试。等几人都觉着没问题了。张菊花就把这麻花拿回去批发给人家,说是要是这一次人家没觉着味道差了,这事情就成了。

        等消息的时候,宋丽蓉心里有些忐忑。毕竟这是自己第一次单独做麻花,这以后成不成就看这次了。

        薛萝倒是并不十分担心。不说这麻花的口味差不多了,就说这大家尝东西的能力,肯定也不会这么精细。

        果然,代销店那边来提货的时候,张菊花可以的问了问反应。

        人家还有些纳闷,“没事啊,咋了?我们这可是一直卖着很好啊,您老可别断货了。”

        张菊花闻言,连连摆手,“去去去,我不就问问吗,这少了谁的货也不能少了你的货了。”

        她笑嘻嘻的给人家进了货,又赶紧着和薛萝他们这边说了好消息。

        听了张菊花带来的消息,宋丽蓉才真是放下心来了。

        后面的这几次麻花都是宋丽蓉来负责做的,薛萝就是负责帮忙打打下手,主要的事情也是由宋丽蓉来办了。

        镇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薛萝也开始念着李高山什么时候回来了。毕竟这算算日子,他出去都快一个月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么一会想起来,她这一个月净忙着折腾了,连她男人这边都没顾上。

        薛萝暗自盘算了一下,这可得想法子找到李高山才行了。

        “也不知道这男人在外面过着怎么样了。”

        此时李高山也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

        出来了才知道,这城里谋生活不是一般的艰难。特别是从农村来的,一点根基也没有。更是寸步难行。

        另外一头的床上,张兴国已经迷迷糊糊的听着声音,见李高山还没睡,问道:“高山哥,你咋还不休息啊?”

        “哎,我在想咱们这次争取小学工程的事情,我听说对方那边在单位里面有人,这事情肯定有些难度。”

        “那是肯定啦。”张兴国翻了个身,打着哈欠道:“建房子谁不会啊,现在比的就是谁的关系硬,这工程咱们就是去试试,你也别抱太大希望了。”

        李高山眯了眯眼睛,眼里有些深沉,“不管怎么样,这事我们都要好好争取。咱们的师傅也都是干过政府工程的,不比人家差,大家凭本事说话。至于那层关系,人家也不能顶了天了。”

        张兴国见他不服输,嘴巴瘪了两下,“高山哥,没事,反正不行的话咱们就回去,嫂子在镇上不是也挺好的,你到时候跟着一起呗。”

        “别浑说了,睡觉!”李高山呵斥一声,翻身看着墙壁。

        黑暗中,他的眼睛异常的清亮,这一次,他一定要争一次。不管咋样,都要把事业干起来,早点把媳妇接到城里来。

        有了宋丽蓉开始接管店子之后,薛萝就不大管店里的事情了,每日里除了学习之外,就是开始在房间里画图纸样子了。

        她画的倒不是素描画,而是一幅幅的水墨画。说起这水墨也是难买,还是张菊花托人从外面捎回来的。

        张菊花为这事还打趣她,这是要培养成才女的模样了。

        薛萝也没说是画样子,只说是练着玩儿的。

        等一幅幅的图画慢慢成型了,薛萝拿着花纸一张张的看了起来。只见花种的花草鸟兽栩栩如生了,才满意的一幅幅的收好了。

        这些样子日后可都是要绣在衣服上去的。可都精贵的很呢。

        “嫂子,快下来啊。”

        她刚刚放了毛笔,便听着楼下传来宋丽蓉的喊声了。听着声音有些着急,她赶紧转身朝着楼下去了。

        到了楼下的时候,宋丽蓉正在桌子旁边招呼着人。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了,两人都是抬头看着薛萝。

        这下子薛萝算是看清楚了这人是谁。  竟然是张兴国!

        “嫂子。”张兴国紧张的站了起来。眼神有些不敢看薛萝。

        看着他这个样子,薛萝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几步走了下来,皱着眉问道:“怎么了,怎么是你一个人回来,高山呢?”

        张兴国低了低头,见没法子躲了,干脆伸直了脖子看着薛萝,脸上纠结道:“嫂子,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高山哥他受伤了,正在医院里呢。”

        “受伤了?!”薛萝大惊,走进来一步,脸上满是惊慌,“怎么会受伤,伤的重不重。”

        “没事,就是没人照顾,所以我就趁着高山哥不注意的时候,回来告诉嫂子你了。”

        听着说没事,薛萝心里放松了几分。她吸了口气,满脸严肃的问道:“你和我说说实际情况。”

        “好,好,我马上说。”张兴国哪里还敢有半分隐瞒,只把前因后果慢慢的都说清楚了。

        “我们刚去城里的时候,真的挺难的……”

        李高山和张兴国刚去城里那段日子确实艰难,找房子,找事情,废了很多的时间,结果人家看他们是农村来的,又是刚刚成立的工程队,也不大相信他们的能力,所以都不愿意给工程他们做,到处碰壁受气。

        眼看着待了这么久都没赚钱,吃喝住倒是用了些钱,李高山心里就开始有些担心了。外面的生活显然比他想象的要困难许多,自己就算是想吃苦,却连这吃苦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在李高山着急上火的时候,县政府要建新学校的公告出来了。

        这学校可不是小工程啊,能接到这样的活的,那肯定是县政府钦点的工程队了。但是这次县里工程队在忙着另外的工程,兼顾不到这边,就只好另外请人了。

        李高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毕竟他们的工程队也是给镇上政府做过工程的,很有竞争力。当即就领着张兴国去了政府那边,准备把这个工程给谈下来。

        但是这次遇上了个对手。

        人家也是盖房子的,是之前在城里就盖了一些工程了,这倒是也罢了,偏偏对方还是个地头蛇,在单位里是有后台的,垄断了城里的建筑工程。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兴国满脸气愤,“他们就是一群流氓,看着我和高山哥在城里人少,就在路上拦着打我们。后来高山哥一个人把他们都给打趴下了,结果人家还倒打一耙,要把咱们抓到局子里去。”

        “太过分了!”宋丽蓉在一边听了也是火气腾腾,她满脸怒容的追问,“后来呢,你和大哥咋了?”

        “后来就好啦。”张兴国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庆幸的笑容,“你们猜咋的了,那个带头的警队大队长,人家原来是高山哥的兵呢,对咱们可好了,然后还把那群人训了一顿。后来那个大队长又找了上面的一个什么副局长,也是咱们高山哥带过的兵。我们和他们说了这个情况,他们就说给咱们公平竞争,让咱们去现场勘测,看多长时间能做好。结果咱们去那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那块地咋的了,突然塌陷了一个大洞,咱们那个对头自己一脚踩空了,差点掉下去了,高山哥当时就在他旁边,为了救他,结果两人都受伤了。当时就进医院了。”

        “所以他就是这么受伤了?”薛萝很是冷静的问了一句。

        听着她这不冷不热的语气,张兴国有些害怕的看着薛萝,“嫂子,你可别生气啊,高山哥说怕你担心,所以才不让我告诉你的。这次我也是说回来找大伙去干这个工程呢。经过这一遭,人家现在对高山哥很是感谢,直接工程都给咱们干了。”

        薛萝抿了抿嘴,“我没生气,你先去忙你的正事吧,我待会收拾一下,就进城去。”她心里暗自咬牙,这次可得好好的和这个男人谈一次了。

        看着薛萝上楼了,宋丽蓉才扯了扯张兴国的袖子,“兴国,嫂子这是真生气了,你好好仔细你的皮吧。”

        张兴国愣愣道:“不是没生气吗?”

        “嫂子生气的时候就不爱说话,反正到时候我是不会管你的。让你跟着高山哥,结果你好好的,高山哥倒是受伤了,你这咋看的人啊?”

        “我,我咋看着高山哥啊。”张兴国满脸委屈。他打架还得靠着高山哥帮忙呢,胆子也没高山大,咋看着嘛。

        宋丽蓉见他这副样子,伸着手指点了点他的脑袋,“以后可得机灵点了。”

        张兴国抹了抹脑袋,等宋丽蓉走了,他才反应过来,对着宋丽蓉的背影喊道:“你这婆娘,刚离开几天就敢指你男人了啊。”

        薛萝是赶着下午的车子去的城里。

        这次走的急,也没有和两家的老人打招呼,就直接提着行李过去了。好在铺子里的事情之前都已经交代妥当了,这次也不用慌慌张张的。

        等下了车之后,薛萝就找了个车子,按着张兴国给的地址找到了医院了。

        “队长,要不我找个小护士来照顾你吧,你这整天自己也不大方便是不是?”

        宋国柱满脸担忧的看着床上躺着的李高山。

        李高山放下了手里的报纸,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他媳妇可是交代过的,不能和小姑娘来往,这要是找小护士了,他媳妇得多生气啊。

        “我就想不通了,你这怎么就喜欢小护士了。”宋国柱一张俊脸皱的紧紧的。他眉毛一挑,试探道:“队长,你这是有啥子隐疾不?”

        李高山抬了抬眼睑,黑黝黝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才道:“我媳妇不喜欢。”

        “什么?”宋国柱惊的眼睛瞪着老大,“我这都有嫂子啦。”乖乖,以前的铁面阎罗,这说有媳妇就有媳妇了。想着刚刚李高山说因为媳妇不喜欢就不要小护士的事情,他心里暗道,这嫂子得多勇猛,才能压得住队长啊。

        “队长,嫂子长啥样啊,是不是五大三粗的。”

        李高山闻言,叹气道:“柱子,你别喊我队长了,我现在已经不是特战队的人了,我已经脱下了那身衣服。以后你要是觉得还能做朋友,就喊我高山吧。”

        宋国柱听了这话,心里有些难受,“队长,你当初到底咋了,咋突然就离开队里了。我当初还说要回去看你们的呢。那群兔崽子也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别提了,柱子,以前的事情都别提了。以后我就是只是李高山。”

        “不行,你就是不是队里的人了,你也永远是我宋国柱的队长。”宋国柱眼神坚定。

        李高山也理他了,直接拿着床头的报纸看了起来。

        宋国柱见状,还准备说话,便挺着房门被推开  声音。

        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个眉目如画,身姿窈窕的女人站在门口,他瞪大了眼睛,暗道这是哪里来的小护士,咋长的这么好看。

        宋国柱刚想说话,便看着那女人笑了起来,只不过这笑容带着三分冷气。他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你……”

        “阿萝,你怎么来了。”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李高山惊讶的声音了。

        宋国柱脑袋打了个结,回头瞧了一眼宋国柱,又瞧了一眼门口的女人,结结巴巴道:“队长,这,这是你,妹子?”

        门口的薛萝已经走了进来,随手将门给带上了。面对着宋国柱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已经带了几分温和了,让人看着如沐春风。

        她笑着道:“你好,我是李高山的爱人。”

        “嫂子?!”宋国柱惊的站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薛罗,宋国柱突然想起了以前在队里的时候,那时候大伙平时训练完了没事干,就喜欢开玩笑,有时候队长李高山不在的时候,大伙也会开着他的玩笑。有人说李高山这副模样,以后肯定得找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才能降得住,要不然小身板一压不得压垮了啊。

        可是现在,宋国柱很想给队里的人打电话,大队长的媳妇,水嫩着呢!

        自己媳妇来了,李高山就看宋国柱更加不顺眼了,特别是这双眼睛还贼不溜丢的,看着就想揍一拳。

        他重重咳嗽了几声,然后道:“柱子,这几天多谢你照顾了,我媳妇来了,她照顾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

        “啊,”宋国柱清醒过来,愣愣道:“可是我这还没和嫂子说两句话呢。”他说完,就对着薛萝笑眯眯道:“嫂子你好,我是队长的带出来的兵,以前我们可好了。以后你和队长一起喊我柱子就行了。”

        薛萝笑着点头,满脸感激道:“谢谢你了,我都听兴国说了,你对我们家高山帮助很多。”

        宋国柱被夸着不好意思了,笑道:“没事,我和队长关系好着呢,以后嫂子你们有啥子事情,就去政府找我去。”

        “那就谢谢了,等我们家高山好了,我们一起请你们吃个饭,一起聚聚,你看咋样”

        “这个好。“宋国柱高兴的赶紧点头。他可是好久都没和队长一起喝酒吃饭了,正愁没机会呢,心里只觉得这嫂子真是个上道的,队长这媳妇没找差。

        床上的李高山看着他们这相谈甚欢的模样,心里直冒酸气,忍不住拍了拍床板,“柱子,你赶紧去忙吧,别耽误了正事。”

        宋国柱脑子灵光的很,见他这样了也知道啥意思了,他心里暗自窃喜,待会可得给队里打电话吹吹牛了,就是不知道这帮家伙出任务了没有。

        不过此时人家小夫妻团聚,他这也不能不识时务。想到这里,宋国柱赶紧薛萝笑道:“那嫂子,我先回去了,明天过来看队长。”

        说完对着李高山招了招手,就往门外走了。

        薛萝送他出了门,顺手将门给关上了,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冷了。

        作者有话要说:~~~~(>_<)~~~~  ,今天没有一万字,准备明天一万二补齐来。亲们么么哒。

        县城模式开启,女主要开始在城里立足了哦。希望喜欢的亲们能够一直支持正版,支持影子,影子会更加努力的码字的,谢谢大家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