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薛萝对于自家男人很了解,心里有想法,但是却不会主动去阴别人。

        这种正直的秉性如今已经融入了骨子里了,需要经过岁月和事情的磨练才能慢慢改变。她也不想去过分的逼迫他,不过这个时候自己可不能软了,要不然这些蛇虫鼠蚁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回事了。

        对于江南下这样的人,正当的手段可不行,自然要耍点小手段了

        不过如今她这手里接了活,时间有限,这处置江南下的时间也得往后延延了,等事情了了,再好好办了这件事情。

        薛萝拿着要做衣服的料子,直接回家里关起门来干活了。

        这次时间紧急,为了挣这笔钱,更为了打响自己的名气,这次还真是得日夜赶工。

        李高山晚上回来的时候,就见着她又在刺绣。疑惑道:“不是说已经绣完了吗?”

        “这个是新接的活,人家急着要呢。”

        李高山闻言,皱眉道:“媳妇,说好了,这活做完了之后,短时间不能再接活计了,要不然你眼睛会不好的,而且这整天坐着绣花,身体熬不住。”

        他边说着,边换下了一身脏兮兮的衣服,又脱了鞋子换上了拖鞋。

        薛萝听着这些话,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我这难得能有个拿得出手的东西,你还不让我做,这不是荒废了吗?”

        李高山见她开玩笑,心里急了,赶紧道:“媳妇,我说真的,现在我这工程也能挣钱了,我自己算了算,这跟着政府说好的,我这能从里面挣七八千呢。以后你就在家里过好日子就行了。”这次要不是宋国柱给他算了这笔账,他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能挣这么多钱。

        薛萝之前也知道包工程赚钱,只是没想到一下子有这么多钱,惊讶道:“这一个工程就七八千,这要是一年做几次,咱们这不是很快就是万元户了?”

        “嗯,”李高山满脸笑容的点头。眼里带着一种期望的光彩,“等咱们钱多了,也在这县城买个房子,让你住着舒舒坦坦的。”

        薛萝闻言,笑道:“没想我男人也知道要在城里过好日子了,我还以为你就喜欢在咱们村子里过日子呢。”

        李高山听了这话,脸上笑容带着几分无奈,“我要是一个人,过啥日子都一样,只要不连累别人就行。可是我有了媳妇,我就得让我媳妇过好日子,过舒坦日子。”他伸手紧紧的握着薛萝的手掌,“媳妇,你相信我,我肯定会好好赚钱,让你过好日子的。”

        薛萝闻言,抿着嘴笑了起来,轻轻的靠在他身上,笑道:“行啊,不过我可得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

        李高山笑着拥紧了她,将嘴贴在她的唇角,轻声道:“咱们家的钱不是一直都你管着吗?这辈子都给你管着。”他边说着,边慢慢的吻了上去。

        自己的男人为了自己努力的奋斗,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暖心的

        薛萝想着两人一起奋斗的这些时光,心里也很是感触,如今这一切,都是她和李高山一步一步的挣出来的。这比往日里勾心斗角所得到的一切,都要真实可靠。

        如今的日子越过越顺,薛萝对于未来也有更高的期望了。

        特别是这次接的活是省城的李明珠的,这次的衣服做成了之后,她的名气也会跟着那李明珠一起传到省城的,相信日后的生意也会越来越好了。想着这个薛萝比之前还要用心几分。

        接下来的日子,薛萝都是足不出户的,每天中午随意的做一点吃了,晚上再好好的做一餐饭。

        期间袁青也来找过她几次,见薛萝忙着赶工,索性就把她的午饭也给包了,说是免得分了心思,到时候做不好细致的东西出来。

        这次薛萝倒是没有推却,毕竟这个时候,自己确实是需要别人的帮助了。

        不过薛萝也不愿意占人家便宜,给拿了菜钱。

        袁青死活不接钱,“都是隔壁左右的,也是自家的菜,干什么收你的钱啊?”

        薛萝给好说歹说的将钱塞到了她的口袋里。“婶子,你要是存心帮我的,就接了这钱吧,要不然我这也美好意思吃你们家的了。”

        袁青只好点头,“行,我给你买些好菜补补。”

        有了袁青的帮助,薛萝就不用操心别的事情了,只是一心一意的绣着花,准备开始做衣服。不过这次,她也记着袁青的情分了,虽然说不上日后推心置腹,但是这些情分,总是要找机会还的。

        周五的下午,薛兵也过来了。

        自从上次薛萝和李高山让他周末过来玩之后,他终于也在城里有了落脚点了。平时李高山不在家,他也帮着薛萝劈材火,打扫房子。

        一来到薛萝的家里,他把书包一放下,就赶紧拿着大扫把去打扫院子了。

        袁青在外面看着他干活,笑道:“你怎么不好好休息,一来就干活。”

        薛兵笑道:“没事,我姐夫平时忙,我也没事干。”

        “谁说你没事干了。”薛萝从房间里听着声音走了出来,她站在门口满脸严肃的看着薛兵,“赶紧去看书去,别以为放假了就能不念书,这还有两个月就考试了,你是不准备读大学了是吧。”

        这薛兵读书的问题上,薛萝一直都是严肃严厉的。

        “姐。”薛兵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扫把,赶紧进屋去看书了。

        袁青见着他那副委屈的样子,笑道:“孩子还小呢,你也别管着太严厉了。”

        薛萝摇头叹气,“婶子,你不知道,我们娘家在农村,他这个样子做生意也没这心思,除了读书,哪里还有出路。”都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如今有这么个苗子,她自然得看紧了。

        袁青闻言,点了点头,“是啊,现在大学生出来了,可比没读大学的要好多了。到时候分了个单位,留在城里也是好事。”

        她笑着道:“行了,你赶紧去忙去,我待会做好饭了喊你们。”

        “嗯,麻烦婶子了。”薛萝笑着打了招呼,也转身进了屋子了。

        她倒是没有直接会自己的屋子,反而去了薛兵的房间里。看着薛兵正趴在桌上写作业,她叹了口气,“怎么着生我气呢?”

        薛兵听着声音回过头来,脸上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姐,你说的啥话啊,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说到这里,薛兵心里不禁有些感慨,这个家里,唯一为自己考虑的,就是这个姐姐了。

        薛萝走了过去,拿着他的书翻了几下,嘱咐道:“这书上的东西,你得看熟了,都记着牢牢的,考试的时候才能得心应手。薛兵,我知道你压力大,但是这读好了书,你以后才有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知道吗?我和你姐夫虽然说也能帮你,但是男子汉大丈夫得顶天立地,自己靠自己站着,这才是真正的顶梁柱。”

        薛兵抿了抿唇,吸了口气,“姐,你放心吧,我以后会考上大学的,我都想好了,我以后出来了要努力进政府工作,以后带着大伙过上好日子。”

        薛萝倒是第一次听到他有这么大的想法,笑道:“行,我等着我弟弟哪一天做县长呢,嗯,没准还能做上省长呢。”

        “姐,你又在笑话我。”薛兵面上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了。

        见他这面皮薄,薛萝也不继续打趣了,只笑道:“好了,你赶紧看书,我先出去了。”

        说着转身就出门了。

        薛兵看着自己姐姐的背影,心里打定了注意,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混出个人样来,不能让姐姐和姐夫失望。要是混着好了,没准以后还能帮着他们呢。

        因为薛兵来了,薛萝晚上也没有关着门绣花了,反而出去走了一圈,去买了肉和菜回来,炖汤烧肉,弄了好大一桌子。

        等饭菜好了的时候,李高山也回来了,只不过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的。薛萝看着也没多问,只是招呼他,“快去洗手准备吃饭了。”又喊着房里的薛兵,“薛兵,去喊袁婶子过来吃饭了。”

        “哎。”薛兵应了一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看着李高山的时候,还笑嘻嘻的打了招呼。

        一家子人围着桌子吃了个热闹饭。

        等吃完了饭后,袁青抢着去收拾碗筷,让薛萝赶紧去忙自己的去。

        薛萝帮着一起收拾到了厨房里,又帮着烧了热水,才回到房里来。一进屋子,就见着李高山在脸上有些阴郁的表情。

        “怎么了?”她走了过去,跟着坐在了床边上,“刚刚看着人多,我也没问,你这看着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两人处着这么久,她也算对李高山很是了解了。这男人就是那种有苦都是自己咬牙过的人,这么表情外露的,肯定事情就不小了。

        李高山揉了揉脑袋,“阿萝,这次工程遇上问题了。”

        “出了问题?”薛萝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她皱着眉头道:“是江南下?”

        “嗯。”李高山点了点头,随即将情况简简单单的说了一番。

        他虽然都是一笔带过的,可是薛萝自己琢磨了一番,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的。

        原来江南下之前小打小闹的,被李高山他们给防着了,工程地上面没闹出什么名堂来。

        后来江南下倒是消停了,李高山这边自然也没有再去注意。只是没几日,宋国柱就来找李高山了。说是政府这边接到了匿名举报信,说李高山这边买材料贪污了政府的公款。

        贪污公款,这可是个大事情了。

        李高山他们平时每一笔账都是记着清清楚楚的,而且都是有收据的,再加上钱也不是李高山这边付,按理说也扯不上什么贪污大事情。可问题是,那些材料商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来指认李高山之前和他们谈好了的,到时候拿提成。这下子李高山自己一个人就是百口莫辩了。

        “如果不是柱子保着我,今天我也不能回来了。”

        薛萝听着这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冷,“这个江南下,真是欺人太甚了。下次要是再摔在洞里去了,别说去救他了,我恨不得要踢他几脚,摔不死他!”

        李高山此时面色沉重,他抬头看着薛萝,“媳妇,这事情可能还要查一段时间,我这边已经想好了,到时候自己去找他把这事情解决了,你这边先回家去,要是真有什么事情,你就……”改嫁那两个字,他是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这事情本来他不愿意和自己媳妇说的,免得她跟着担心,但是一想到要是自己真的这一劫逃不过了,得坐牢,自己媳妇可就不能跟着受苦。

        他虽然没说出口,薛萝也听出了后面的意思。

        她紧紧的咬着牙,满脸愤恨道:“李高山,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是那种只能同富贵不能同甘苦的人?”

        “不是,我是不想连累你。阿萝,这事情我会想办法去解决,但是如果……我们的根基毕竟还是太浅了。江南下在县城待了这么久,他的人脉广,那些材料商都是他熟悉的人,这次我也没有什么把握。”这一次,他是真的看清楚了,想要在生存下去,就必须有自己的手段,否则只会被人拿捏。就连自己的媳妇都要跟着受苦。

        想到这里,李高山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高山,我是不会离开你的,我就不信咱们还斗不过江南下那样的小人!”早知道就早点动手了,想着这里,薛萝也有几分后悔。不过这一次,她就来一个以牙还牙。

        第二天,李高山一大早就走了。

        等他一出门,薛萝就紧跟着起床了。她梳洗了一番,嘱咐了薛兵自己热饭菜吃之后,就出门去了。

        去几个药店里买了一些草药后,她就赶紧回家里熬制了。

        折腾了一个上午,她将墨汁又倒入药水中,用钢笔吸了墨水,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写了将近一个小时,她才满意的看了看合同上面的内容。

        检查没问题之后,她又赶紧又弄了一张纸,照着上面的抄写了一遍。

        一个合同,一式两份。

        薛萝拿着这两份写好的合同,就直接去找李高山了。

        此时李高山正和张兴国商量着这次的事情。

        “高山哥,我觉得这事情肯定是江南下搞的鬼,要不然咱们也带人过去找他们把。把那孙子给揍一顿,看他还乖不乖。”张兴国此时满脸义愤填膺。

        李高山摇了摇头,“这事情不是靠武力解决的,他这么做的目的我也知道了。”要么合作,要么毁灭,这江南下果然够狠的。

        果然,商场如战场,当初就不该小看了这竞争对手。

        “嫂子,你来了啊。”张兴国突然看到了从外面走来的薛萝。

        薛萝笑着点头,走进了棚子里,她跺了跺脚上的泥土,笑道:“今天没事,我就过来看看。”

        说着又对着李高山道:“高山,和我出去一趟,我有事要你帮衬呢。”

        李高山闻言,起身站了起来,“什么事情?”

        “去了就知道了。”薛萝扯着他的衣袖,又对着旁边没回过神来的张兴国道:“兴国,你这边帮着看着点。”

        “可是嫂子,高山哥现在有……”‘麻烦’两个字还没说出口,李高山和薛萝就已经走了。

        他愣愣的摸了摸脑袋,这是咋回事啊,这么大事情,怎么这夫妻两跟个没事人似的,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啊呸呸,我才不是太监呢。”

        此时薛萝领着李高山走在外面,走了一段路,见旁边没啥子人了,拉着李高山站住了。“高山,待会咱们去找江南下签合同,我说设什么,你都不要说话,只听我做主,行不?”

        李高山闻言皱了皱眉头,“找他签合同?”

        “你先别生气,这事情我等事情成了再和你解释,现在我就要他们狗咬狗,反正你别吱声。”

        “阿萝,这事情你别插手,我会想办法的,你别去求人。”

        薛萝闻言,嘴角一翘,神秘莫测的笑道:“谁说我要去求人的,这次我让他们来求我!”

        她笑眯眯的看着李高山:“反正这次你别管,我早看那家伙不顺眼了。”

        李高山见她这样,只好点了点头,“行,我听你的。”他心里暗道,反正自己在,也不会让自己媳妇受委屈的。

        江南下的工程队虽然并不十分正规,但是他自己倒是很当回事,在县城里找了个房子,还挂了个牌子,看着倒是很有几分样子。

        薛萝他们跟着前台进门的时候,江南下就在办公室里等着了。

        看着两人进来了,他脸上突然笑了起来,“哟,高山兄弟,你怎么来了,真是稀客稀客。”

        李高山抿着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反倒是薛萝拍了他的手臂一下,“人家和你说话呢。”说完自己笑着看着江南下,“他这几天不高兴呢,你别见怪了。”

        江南下笑道:“没事没事,谁没点烦心事啊。而且高山兄弟这没准就进了局子里了,这事情可真是大了。”

        听着这话,薛萝眼角一冷,随即笑道:“你说的什么进局子,可没这事情呢  ,我们今天来,是想和你谈谈之前签合约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和高山都是从村里来的,以后也不知道能干多久了,但是那些兄弟们却没个着落。这几天我和高山都想清楚了。与其让他们回去,还不如让他们跟着你干,以后这也有个事情干,你说是不是?”

        旁边的李高山听了这话,诧异的看了一眼薛萝,只见她面色如常,到了嘴边反对的话也收住了。

        倒是江南下脸上有几分惊讶,“让他们跟着我?”

        “嗯。”薛萝点点头,“你也知道,高山这阵子得罪了些人,也不知道能干多久,咱们既然把人带出来了,自然也要给人家一个交代了。”

        “那倒是。”江南下有些认同的点了点头,随手点着了一个香烟。心里暗暗的想了起来,他起先也是想先把李高山给弄进局子里了,再去接手他的工程队,这就顺理成章了。没想到这夫妻两倒是送上门了。

        想到这,他笑道:“我这里人手也够,不过高山兄弟救了我的命,我也要记着这些恩情,既然你们把人托付给我,我就收了,到时候保管有他们一口饭吃的。”

        薛萝眼睛一亮,脸上热络的笑道:“行,我就说了,你肯定会帮忙的。当初高山说不和你合作,我就说了他了。”

        江南下吐了口烟雾,颇为恰意道:“这事我都没记在心上呢。”

        他说着翻了张纸出来,“咱们先把合作协议拟一下,等协议弄好了,咱们再开始把两边整合一下。”

        等的就是这句话!

        薛萝脸上笑容不变,从包了拿出了两张纸出来,“我早就准备好了,咱们早点签合同了,名字都签好了呢。”

        江南下闻言,接过了合同书,仔仔细细的往下一看,上面的条条例例都是对自己这边有利的。最下面的地方,签下了李高山的大名。

        他之前看过李高山的签名,这确实是李高山的字迹。

        薛萝笑道:“怎么样,我们虽然是农村人,但是这做事的爽利可不输给你们城里人。”

        江南下闻言,眉毛一跳,拿起桌上的笔也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大名。龙飞凤舞的几个字看着异常醒目。

        薛萝拿着旁边的印泥,“按个手印吧,”她说着拿着李高山的手指,按在印泥上,往纸上按。

        李高山这次却不配合了,手指僵硬的不动,“阿萝……”

        “怎么了,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得考虑大伙的生计吧,不能让人家跟着你一起挨饿吧。”薛萝说完,便拉着他的手往上面按了一个手印。

        江南下见状,心道看来这李高山还是不愿意的,这还是听了他媳妇的话了。心里暗自笑李高山怕老婆,自己也在纸上按上一个手印。

        “好了,城里人果然做事也爽利。”薛萝笑着将合同一人一份。

        “改天咱们就去公证处把合同公证了,你看怎么样?”

        “行,这样也保障了。”江南下抽了一口烟,看着李高山,“高山兄弟,说实话,这做人你还得和嫂子学学,不能太绝对了是吧,要是早合作了,现在啥子事情我也能分担一下,是不是?”

        薛萝将合同书放到了包里,笑道:“没事,以后分担也一样。”说完就拉着李高山站了起来,对着江南下道:“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后会有期。”

        江南下这次也意思意思的客气了一下,对着外面的人喊道:“小丽,送送客人。”

        一直到出了大门外,李高山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等走了一段路了,薛萝才拉住了他,“怎么了,生我气了?”

        李高山闻言,闭着眼睛叹了口气,“你没做错,是该为他们谋个出路,我只是气我竟然会输给这样的小人。”

        “高山,你还不明白吗,商场上是没有小人与君子的分别的,越是正气的人,就越应该动心思。因为你手下不是你一个人,还有跟着你一起的工人。”

        李高山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愧疚,“是我对不起大伙,要是之前我防着点,或者早点解决这个麻烦,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现在也不晚。”

        看着李高山疑惑的眼神,薛萝却没往下面讲,只是拉着他的手臂,笑道:“赶紧回去,我给你看样东西。”

        回到家里后,薛萝就将包里的纸张拿了出来了。拿给李高山的时候,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看着颜色越来越淡。

        李高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这是……”

        “这个上面的字迹到了明天早上就会不见,你按的这个指印也会脱落,到时候我有办法让他们自己狗咬狗。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明天你帮我把宋国柱找着,这件事情还得他这个政府的人才能多几分胜算。”

        李高山心里震动,自己这个媳妇真是越来越让他猜不透了。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不敢多问,只是点了点头,“嗯。”

        第二天李高山就带着薛萝去政府那边找宋国柱了。

        宋国柱正在为了这件事情发愁,听着李高山找自己,以为他在为这件事情发愁,赶紧把人给请进办公室了。

        见着李高山和薛萝的时候,他脸上还有几分为难,“队长,嫂子,对不住,这次我没帮倒忙。”

        薛萝知道宋国柱对李高山的照顾,心里也感激,笑道:“你能够给我们时间查这个事情,就已经顶住了很大的压力了。这份恩情,我和高山都会记住的。”

        宋国柱闻言,脸上更加愧疚了,“这哪里能和队长对我的大恩比啊?”

        李高山见他这副模样,叹气道:“柱子,我说过了,我救你不是为了你报恩。”

        “是啊,”薛萝笑了起来,“柱子,其实这次来找你,是我们已经找到证据了,能证明高山的清白。”

        宋国柱闻言大惊,喜道:“真的吗?”

        薛萝点了点头,将包里的之拿了出来,递给了宋国柱。

        宋国柱接过来上上下下的看了一番,才惊讶道:“嫂子,你这是怎么得来的啊?”

        “这个自然费了点心思了。反正肯定有用就是了。”

        “有用,太有用了!”

        这件事情交给了宋国柱,薛萝又给他嘱咐了一番,就领着李高山回去了。

        一路上,李高山都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薛萝偷偷的瞄了他一眼,心里也有几分忐忑,等回到家里的时候,薛兵已经去学校了,让袁青给带了话。

        听着薛兵已经走了,薛萝心里一松,有些事情确实也不能让薛兵知道了。

        她领着李高山进了屋子,然后关上了门。

        两人静静的坐在床边上,薛萝手指搓了搓,旁边的李高山也没有说话,手掌已经握着紧紧的了。

        坐了半响,薛萝才吸了口气,“高山,我有话要对你说。”

        “我先说吧。”李高山突然开口了。他转过头来,黑黝黝的眸子带着几分紧张,他暗自吸了一口气,才道:“阿萝,你是我的媳妇,不管是谁,是从哪里来,我都不管,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媳妇。”

        薛萝闻言,眼中满是惊讶,连声音都颤抖起来,“你……知道了?”

        李高山点了点头。如果刚开始的时候还怀疑,这次之后,他哪里还不确定。这样的事情,怎么回事一般的人能办到的。能让字自己消失,能写出和别人一样的字迹来,还有这么聪明的心思。如果真的是生活在村里的姑娘,又哪里会懂这么多东西?

        薛萝抿了抿唇,手掌因为紧张而握了握,她定定的看着李高山,“那你……”

        话还没说完,一道力道就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高山?”

        “阿萝,我说过了,不管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媳妇,是要陪着我过一辈子的人。”

        “你不怕吗?”她这是借尸还魂了,一般的人,谁不害怕。

        “我怕,”感觉到怀里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他继续道:“我怕你离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什么都不怕。”

        薛萝闻言,趴在他的怀里,红着眼睛点了点头,“我们谁也不会离开谁。一辈子都不会。”

        第一次,她觉得一辈子这三个字原来这么美好。不再是幽幽深宫,不再是没有未来。

        李高山没有问薛萝之前的身份是什么,从哪里来。薛萝也没有再说了。现在两人已经交心了,其他的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而且当初的那些事情,她也不想再提起,只想当做一个梦,让它随风而去。以后她是薛萝,堂堂正正的薛萝。

        如今这个情况,薛萝觉得自己和李高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说起来,这江南下倒是还有几分功劳了。

        江南下是在当天就被警察局的警察抓走的。

        这次不止几个之前污蔑李高山的材料商做口供,还有他们之间交易往来的一些罪证也都被材料商拿了出来了。

        江南下百口莫辩,又准备找自己政府的后台,不过这次事情已经有凭有据的,也没有人能救他了。

        事情办好了之后,宋国柱就赶紧去找李高山和薛萝了。

        薛萝为了招呼他,还特意的做了一桌子饭菜。

        吃饭的时候,宋国柱就滔滔不绝的将这事情的经过给讲了一遍了。

        从宋国柱嘴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薛萝倒是不觉得惊讶。人心都是有缝隙的,他们这些利益关系,就更是不可一击了。

        宋国柱疑惑道:“嫂子,你怎么不让我把之前那个口供书当证据啊,非要我去唬他们自己重新承认?”

        “要是那份证据出来了,江南下就知道是我们办的了。我和高山在县城里根基不稳,还是不要得罪那么多人了。”

        宋国柱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嫂子你可真是聪明啊。那几个人一看了那个江南下按了手印的供书,又被我们几个一吓唬,就什么都说了。后来我们把江南下抓住了之后,又把证据都摆在他眼前了,他起先还死撑着,后来一听后台不管他了,他就准备坦白从宽了。这下子两边的证据合上了,不定罪也难。”

        薛萝笑道,“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反间计在这些利益之徒身上,是最有效果的

        后面宋国柱走的时候,又将口袋里的另外一张纸拿出来了,“嫂子这是你要的东西,我在江南下的办公室搜出来的。”他看着上面的内容道:“嫂子,这江南真是够黑的,竟然逼着你们签了这份合同?”

        “上次我猜测他是为了和我们合作的事情陷害高山的,没想到是真的。幸好你找到了,要不然我和高山可就要栽倒他手上了。”她将合同收到了口袋里,脸上带着感激,“这次谢谢你了,高山有你这个兄弟,是他的福气。”

        宋国柱闻言,笑道:“我和队长谁分谁啊。”

        等宋国柱走了,薛萝才将这份合同拿了出来,拿着火柴将这份合同书烧成了灰烬。

        这份合同上,她用的药量少,文字还能保持这么几天,恐怕那江南下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份让他陷入绝境的供书是他自己签字画押的了。

        江南下的案子,薛萝没有去看了。反正不管是关着还是放出来,她和高山都不会卷进去了。

        现在她可得日夜赶工的将衣服最后给收尾了。

        因为这事情耽误了几天,薛萝后面几天可算是累着了。特别是缝边的时候,她一针一线的,愣是花费了很多时间。

        晚上李高山看着灯光下细细的缝制衣服的薛萝,陡然想起,自己貌似还欠了自己媳妇一样东西了。

        薛萝日夜赶工,终于将衣服给做了出来。按着之前约定好的时间,将衣服送到了服装店里。

        看着她真的完成了衣服,杜老板总算是捏了把汗了。

        “妹子,我这行了就提着了,看着你了,我这心里才落地了,赶紧着呢,李小姐在楼上等着好久了。”

        说这就领着薛萝直接上了楼上了。

        店子的楼上是专门给客人试衣服和休息的地方。

        李明珠看着薛萝上来了,还拿着装衣服的盒子,脸上一愣,随即有些微微的激动。

        她走过去,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装着衣服的盒子,待看到里面的衣服后,她伸着手,手指微微颤抖的抹着上面的花纹。

        杜老板看着衣服的时候,眼睛也是一亮,她是想过薛萝的技艺,出手必然不俗,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这衣服上面的花哪里像是绣上去的啊,简直就是长上去的。

        此时李明珠已经拿起了衣服,“真是好看,比记忆中的还要好看。”她说话的时候,眼睛似乎还有些亮晶晶的。

        薛萝看了眼杜老板,见杜老板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只是笑道:“不知道李小姐满不满意?”

        “满意。”李明珠把衣服拿了起来,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脸色显得十分的动容,“真是太像了。没想到真的有人能绣出这件衣服来,而且比当年的模样还要好看。”

        她转身看着薛萝,笑道:“薛师傅,谢谢你!”

        “李小姐不用客气,这是我的职责。”

        李明珠笑着点头,又仔细的摩挲着衣服上面的纹路。

        等李明珠拿着衣服给了钱走了,杜老板才一千二百块钱付给了薛萝。

        “也亏了你能绣出那么好看的样子,要是咱们,可不能让她这么满意。”

        薛萝闻言,眼里暗自眯了一下,笑道:“李明珠看着也还挺好的,没这么挑剔吧。”

        “你是没听过她的风评。”杜老板摇了摇头,又看了看旁边,见没人,赶紧道:“你不知道,她家现在当家的是她继母,听说她在家里容不下继母和妹子,整天瞎闹,现在整个李家的人都不喜欢她,所以她才会想着趁这次李家老太太寿宴,给送个好礼物哄着她开心呢。”说完这些,她忍不住感慨,“真是后母难当啊,听说她继母这人挺好的。”

        薛萝听了,也只当做一个故事听了,不过这到底是继母难当,还是继女难做,可就难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万字更归来……

        亲们,谢谢支持,看到大家的留言,赶紧心里很温暖,群么一个么么么么哒(づ ̄3 ̄)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