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薛萝的一句停止生产、改良旧款,让整个厂子的工人都懵了。大家伙干了这么多年,只知道做衣服,不合格的返厂改尺寸的,这改旧款,是个什么概念?

        为了后续的改良旧款工作,薛萝给工人们放了两天假,让他们自己去养精蓄锐,等待后面的工作安排。又把厂里之前负责设计衣服样子的设计人员留了下来。

        设计师是在工厂里干了很多年的老工人了,四十多岁的年纪,带着个眼镜,看着很有资历,不过此时,她心里面对这个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经理有些忐忑了。

        “薛总,这衣服哪里不行吗?”她自己看着是哪里都行的,可是卖不出去,她也没法子啊。

        “现在的旧款,你看看,女人穿着有女人味吗?”薛萝直白的一句问话,直接让设计师两眼呆愣,“女人味?”

        薛萝看了眼邱经理,见他也是有些疑惑,心里就知道,这厂子之前难怪生意不好了,这款式没有新意,一层不变,上位者又不追求改进,难怪会倒闭。

        她抿了抿唇,将衣服的腰身一收,“就是这样,要将穿衣服的人的美丽体现出来。咱们的衣服既然要出售,和这么多家服装厂竞争,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我想过了,现在外面的人都比较崇拜知识分子,既然这样,咱们就把衣服定位在一个‘知性’、‘优雅’这两个词上面。从款式上开始改变。”

        设计师听着一愣一愣的,她拿起一件衣服,在自己身上一比划,心里暗道,这怎么样才叫有女人味啊。

        薛萝知道这设计灵感不是一下子就来的,特别是这设计师已经是几十年的老思想了,只怕一下子也缓不过来,看来还是得自己好好琢磨了,只不过这设计部确实需要新的血液了。、

        她嘱咐了设计师几句,就散会了。自己挑选了几件简单的衣服,用袋子装好了,准备拿回家去琢磨琢磨。

        薛萝出了办公室的时候,袁晓珍正提着包袱等在外面,看着她出来了,赶紧跑了过来,“薛萝姐,咱们一起回去吧,正好顺路呢。”

        薛萝见着她,微微有些诧异,“你怎么还没回去啊。”

        “我以前一直一个人回去,这次有伴了,想一起。”她笑着有些不好意思。

        “行,咱们一起坐车去。”薛萝觉着和这么直率的人相处,还是很舒坦的。

        工厂坐车很方便,两人在厂门口等了一会儿,就有公车过来了。上了车后,袁晓珍这下子彻底放松了,兴奋道:“薛萝姐,现在厂子里可比以前有规矩了,现在大伙干活可有劲了。”

        薛萝将头靠在椅背上,轻轻笑道:“这是他们自己有自制力。”

        袁晓珍摇头,对着薛萝道:“才不是呢,他们都说你会管人,咱们这厂子以后肯定能挣钱呢。”说完后,她有忍不住开心道:“等厂子挣钱了,咱们这工作就能长久了。”

        她笑着的时候,两个酒窝若隐若现。

        薛萝看着她,直觉的越发的眼熟了,她眯了眯眼睛,试探的问着袁晓珍,“晓珍,你们家还有其她和你长的像的表姐妹吗?”

        “嗯?”袁晓珍闻言,抿唇一愣,随即摇了摇头,“没有,我爷爷奶奶走了之后,家里就我和我妈妈了。平时也没有其他的亲戚来往。”

        “不好意思。”薛萝脸上带着歉疚。

        袁晓珍爽朗的笑了起来,满脸无所谓道:“没事,我从小就习惯了,现在和我妈一起生活挺好的,以后只要我妈跟着我一起生活,我就能一直这么开心的过下去了。”

        薛萝笑着点头,“你是对的,人活着就要往开心的想,努力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像她当初一样,努力活着。如今努力让自己活着更好。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车子就到了。下了车之后,又转了一趟车。

        第二趟车离家里就近多了,只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下车后,袁晓珍就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跑了,边跑着还边高兴的喊着,“妈,我回来了。”

        “晓珍回来啦。”袁青高兴的从屋里跑了出来。伸手接过了袁晓珍手上的行李包,笑道:“我刚去车站没看着你呢,还以为你要晚点回来。”

        “哎呀,我是跟薛萝姐一起回来的。”袁晓珍笑着回头看着刚进门的薛萝。

        薛萝提着包走了进来,跟两人打了招呼,就直接进了屋子了。

        刚进了屋子,薛萝就换了鞋子,将包包里的衣服拿了出来,摆了满床。

        看着几件样式简单,款式老旧的衣服,薛萝秀眉微微的蹙了起来了。如果说要将衣服改的精致,她自然是有法子的,可问题是厂子里的员工根本就不会刺绣,她一个人也不可能绣这么多的衣服,这刺绣用在这些普通衣服上也不太可行。

        她拿着衣服仔细的摆弄了一下,拿着木尺比划了一番,在上面拿着粉笔做了记号,准备进行裁剪,先将样子给弄出来,后面如何装饰再另外想办法。

        薛萝首先剪的是一个白色的外套,直筒的,上面的是白色的圆扣。她将外套的的下摆按着比例剪掉了一些,再将腰部一点点的收了起来,做成荷花边的样子。

        这样一番摆弄,再拿着衣服的时候,整个衣服就成了腰身纤细,下摆张开的短外套了。

        这样一看,不止时尚,还带着几分自知性的味道。倒是和以前宫中的短甲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比短甲长一些,也有弧度一些。

        看着半成品,薛萝心里略微满意了几分。心道到时候再想办法润色一下,这衣服样子肯定不会差。

        “薛萝姐,我能进来不?”

        刚放下手里的衣服,就听着袁晓珍在外面喊着了。她朝着外面喊道:“进来吧。”

        只过了片刻,房门就被推开了,袁晓珍抱着一个小箩筐走了进来,里面装着一些五颜六色的东西。她看着薛萝的时候,眼里立马带了笑意,“薛萝姐,我有没有打扰到你啊,我妈在跟着人家讲事情,我想着你在家,就也过来玩了。”

        “不打扰,我也刚刚忙完呢。”她下意识的将新衣服的样衣收在了一边,将床上腾出一块出来,招呼道:“过来坐吧。”

        “哎。”袁晓珍高兴的做了过去,将小箩筐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从里面拿出针线出来,一边干活,一边道:“对了,薛萝姐,我妈刚说今天买了菜,让你和高山哥过去一起吃晚饭呢。”

        薛萝也拿那副刚开始绣的万马奔腾图出来,开始做刺绣,听着这话,笑道:“总是麻烦袁婶子,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有什么,我妈最喜欢热闹了。”袁晓珍笑眯眯的低着头将一个绿色的小扣子穿到了线里,然后将扣子缝在了一块布条上。

        看着那绿色的扣子到了布条上之后,单调的布条瞬间增色不少。薛萝眼睛一亮,“你这是?”

        袁晓珍抬起头来,见薛萝盯着自己手里的布条,笑着道:“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妈准备做的头花,我妈说这些布条太简单了,不好卖,我就买了些扣子回来放在上面做花样,拿出去也好卖呢。”

        “纽扣做花样?”薛萝眼里露出了亮光,她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容,“晓珍,你这心思可真巧。”

        “呵呵,这都是些小心思而已。我以前读书的时候的老师特别会画画,那时候我跟着她一起学,也跟着学了点,不过后面没读书了之后,就没学了。”想着这个,她脸上还是有些可惜。

        不过片刻,她又是一脸的自信,“等我赚钱之后,我还是要去学的,我妈也说我有这个天赋,以后我肯定得继续学下去。”

        看着乐观向上的袁晓珍,薛萝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不过这个女孩子比自己要幸运,她生活的环境纯良,所以到现在都还是这么指直率爽朗的性子。

        “晓珍,你想不想换个岗位?”

        袁晓珍闻言,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薛萝,“换个岗位?”

        “嗯。”薛萝笑着点头,“现在我想把厂里的衣服款式都改变一下,我看你还有点底子,而且心思也巧,想让你先去设计部门学习,要是做得好,就正式的让你转做设计人员。”她需要年轻的设计心思,这个人必须是自己能够相信的,而眼前的晓珍无疑是最合适的。她虽然没有经验,但是有底子,最重要的是这份踏实进取的心思,绝对会让她走的更远的。

        “我,我做设计?”袁晓珍惊讶的张着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她伸着手指着自己,“薛萝姐,你说我做设计?”

        “嗯。你有没有信心,敢不敢做?”

        “我,”袁晓珍明显的有些紧张起来,脸也有些涨红了,她抬头看着薛萝满是信任的模样,深深吸了口气,坚定道:“我行,薛萝姐,我肯定行,我会努力的!”

        薛萝笑着轻轻点头,“我相信你。”

        晚上李高山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家里开饭。

        夫妻两加上袁青和袁晓珍,倒是也有些热闹。

        饭桌上,袁晓珍将自己要转岗做设计的事情和袁青说了。

        袁青一听,激动的眼眶都红了,她满脸激动道:“以后就去做设计了?”

        “是啊,妈,我总算能做自己最想做的工作了。”袁晓珍也是满脸的笑意,她笑着看着薛萝,“这还得多亏了薛萝姐帮忙呢。”

        “这是怎么回事?”袁青疑惑的看着自己的闺女,又看了看薛萝。

        袁晓珍笑道:“妈,你还不知道吧,薛萝姐就是我们厂子里的新厂长呢,哦,现在应该叫总经理了。就是我老板。”

        “这是真的?”袁青惊讶的看着薛萝,见薛萝点了点头,她脸上突然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薛萝,这,你让晓珍做设计,是不是因为是熟人啊……你可别因为这个就让她去做这个,要是把你的工作做差了就不好了。”她虽然也希望自己的闺女越来越好,但是也不愿意人家照顾自己这边才让她做这个,毕竟自己的闺女不是正经设计出身的。

        薛萝笑着将碗筷放下,笑道:“婶子,你放心,我是对晓珍有信心。你放心,她要是做的不好,我立马让她回生产部门去,不过那时候嫂子可别怨我就是了。”

        “不怨不怨,”袁青赶紧摆手,“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能让她太骄傲自信了,只要做得不好的,你就好好处罚,让她知道教训。”

        “妈,你这说的什么啊,可要对我有信心。”袁晓珍红着脸嘟着嘴道。

        袁青笑着叹气,“我是对你有信心,你可别让大伙失望才是。要珍惜薛萝给你的这个机会。”

        袁晓珍认真的点头,“嗯,妈你放心吧。”

        为了这件喜事,袁青明显的高兴了许多,饭桌上一直说这感谢薛萝的话。

        吃完饭后,又不让薛萝干活,“你们白天忙累了,这点事情我来做就行了。”

        薛萝正好想着那些改良旧款的事情,也不耽搁,只好道谢道:“婶子麻烦你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袁青笑着摆手,“哎,快回去吧。我这马上就好了。”

        薛萝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李高山正在把炉子上的热水灌到水壶里。见她回来了,赶紧拿着盆子过来,将热水倒了进去,“快泡泡脚,我看你今天挺累的样子。”

        “我自己来。”薛萝不习惯让李高山给她洗脚,自己拿过水壶往盆子里倒水,然后走在床上把脚伸了进去。

        热量从脚下袭上了全身,她舒服的叹了口气,“倒是没什么体力活,就是脑袋有些受不住,之前看书上写的,以为开工厂挺容易的,结果开了之后,才发现这么多麻烦事情要干。”

        李高山坐在她旁边,伸手帮她捏了捏肩膀,“怎么样,重不重?”这是平时薛萝常常给她干的活,如今他也有模有样的学着这样干。

        他手上的力道控制的不大好,时而轻时而重,完全没有舒服可言,不过薛萝心里舒坦,自然觉得什么都好了,笑眯眯的点点头,“还凑合,不过还得继续学习。”

        李高山见她脸上松快甜美的笑容,心里也跟着喜悦起来。

        等泡完了脚之后,李高山就去把洗脚水给倒了。自己又倒水洗漱了一番,才跟着上了床上。两人窝在被子里,却没有什么睡意。

        薛萝舒服的靠在自己男人怀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厂里的事情,说到后面,她突然想起了薛邵了。

        “对了,这厂子都开起来了,当初答应了薛邵,要给他安排个工作的。我准备让他去跑业务,跑着多少给他拿提成,要是业务不好,没有钱,他也没法子怪我了。”

        李高山闻言,点了点头,“也该让他出来外面看看了,我之前和他相处那几次,就觉着他是在家里待久了,爸妈肯定也是顺着他,所以不知道外面的艰辛。让他吃几次亏,就知道艰难了,这人也该成长了。”

        “瞧你说的。”薛萝捂着嘴笑了起来,“怎么听着你把薛邵当儿子的口气了。”

        “瞎说什么呢。”李高山收紧了手臂,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把嘴唇凑到她的耳朵旁,笑道:“说起来,咱们还没有孩子呢,啥时候生一个?”

        薛萝闻言,脸上开始热呼呼的,斜睨着瞪了他一眼,“这又不是我能做主的。”

        “你说的对,是该我做主的。”李高山说着伸手将点灯一拉,黑暗中一翻身,整个人压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薛萝狠狠的踹了李高山几脚。咬着牙看着他美滋滋的出门了。

        她揉了揉腰部,在床上眯了一会儿,才起身准备去工厂那边。

        这次过去也是跟着袁晓珍一起的。

        袁晓珍本来是休息一天的,不过她现在要准备转岗位的事情,所以也不敢休息,只想卯足了劲的把事情干好。

        到了工厂后,薛萝就和人事部门那边下了一个调令,将袁晓珍调动到了设计部这边了。

        对于这个调令,厂子里的人虽然都很疑惑,不过也没人敢当面说什么,只是背地里议论,说袁晓珍会处关系。

        对于这些议论,袁晓珍心里虽然不舒服,不过面上也没有说出来,暗暗发誓肯定要把事情干好了,让大伙瞧瞧。

        下午的时候,薛萝就让设计部和邱经理这边一起开了个会,正式的确定旧款改良计划方案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班被事情拖住了,回来的晚了点,暂时只写了这些,马上去码字,争取早点更新第二章。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