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我可以帮你,但是相对的,我也需要你的帮助。”薛萝说完后,静静的看着李明珠。

        李明珠微微抬起了下巴,“我可以给你工钱,绝对比之前的工钱要高。”

        “我不要钱,除了你买下这个万马奔腾图之外,我还想让你担任我们服装厂的设计师。当然,你可以不给我们设计,只担任一个名头就可以了。”

        李明珠闻言,皱起了眉头,明眸中带着几分疑惑,问道“你不要钱,却要这个名头?”

        “是的。”薛萝轻轻点头。“我的服装厂刚刚起步,我需要一个有力的机会将名声打出去。这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只是希望你能帮我们宣传一下。至于你参加时装展览的衣服上所需要的刺绣,我一定尽我所能。”

        说完后,她定定的看着李明珠,“有了这种利益关系,你也不用担心我不尽心了,怎么样?”

        听她说了这些,李明珠静静的想了一会儿,半响终于笑道,“好,我答应你。”她看着薛萝,面上带着几分欣赏,“想不到薛师傅不止手艺了得,在经商方面也不输人。”

        “没办法,都是为了过日子。”

        “是啊,都是过日子。”李明珠颇有感慨的说了一句。

        事情谈妥了,两人也没有在多说,李明珠拿着包袱站了起来,“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待在江城这边,等我准备好了,我会来通知你的。”

        “我等你的消息。”薛萝笑着点头。

        等李明珠走了,薛萝才拿着桌上的茶盏又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品尝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李明珠出现的还真是时候。如今她正要开始转型做自己的品牌,一开始还会担心这名头不好打出去,现在有了李明珠这个活招牌,到时候可不愁服装厂的名头打不出去了。

        这帮人自然不是白白的帮衬的。互惠互利,才能共赢。

        有了李明珠买下这幅图,薛萝也就不急着绣图了,集中精力好好的将新的款式给做出来。为了赶在夏天来临之前将最新的款式投入市场。

        通过对县城服装市场的调查,薛萝觉着缺乏一种新的气息。而她所想的将衣服做出独有风格这条路,没准能搏上一搏。

        为了赶紧将新的款式画出来,薛萝连着几天都没有去工厂,在家里自己画着衣服的样子。没办法,如今设计部就闫丽和袁晓珍两个搞设计的。闫丽思想旧了,袁晓珍虽然有些创意,但是到底不够老成。

        她细细的回想着上辈子看的那些宫廷罗裙,一点一点的用水墨画画出来。罗群广袖瘦腰,将女性的柔美尽显。她将袖子去掉,只余下齐肩的宽度,一条无袖长裙就慢慢显现出来了。

        她索性再将裙摆打短了,大约有小腿以上。细细的琢磨了一番,她又将这胸前的罗带改成了扣子。这么一番改动下来,倒是真有几番优雅的风格。

        薛萝又按着之前的这种法子,改良了好几种罗群,改成后的裙子风格和之前的都很像,款式却很是不同。她将这几款裙子的图样画在一张图纸上,组成了一个系列。

        “真好看。”袁晓珍看着薛萝拿出的一套统一的群之后,整个脸都兴奋的红了起来,“嫂子,你这裙子是怎么设计的啊,怎么和市面上的样子差别这么大,你这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只是结合了一些古典的元素。”

        薛萝对这方面不欲多说,对着袁晓珍和闫丽道:“这只是水墨图,需要你们改成设计的图样,而且这只是这一季的主打款,后面款式还需要你们努力。咱们争取这个月就投入生产,这一次的新上市,咱们一定要赶超别的厂子,要不然这第一次就落了下风,以后就更难竞争了.”

        闫丽赶紧点了点头,“薛总,你放心吧。”

        袁晓珍也跟着应道:“我也会努力的。”

        “行,到时候我就看你们谁画得好了,到时候择优录取。”薛萝看了眼闫丽的方向,见她脸色有些不好,也没多说什么。

        等两人出去的时候,薛萝朝着走在前面的闫丽道:“闫师傅,你等等,咱们一起说会话。”

        闫丽闻言,下意识的看了眼袁晓珍,见袁晓珍无辜的低下了头,她才皱了皱眉头走了进来。等袁晓珍出去了,她顺手抵上了门,转过身来看着薛萝。“薛总,是有什么事情没交代吗?”

        “你先坐着。”薛萝指着桌子前面的位置。

        看着闫丽眼里的不安,薛萝笑了起来,“我知道上次厂里没有使用你的图纸做旧款改良,这点让你心里有些疙瘩。“

        “我没有。”闫丽下意识的否认。只不过她低垂的眼睑已经暴露了她的心情。

        薛萝笑道:“这事情也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被比自己资历低的人比下去,换谁心里都会不舒服,我能理解。不过……”她突然抬起头来,看着闫丽,“不过你得知道,做这一行,比的不是资历,是对设计的新意。闫师傅,我从来不觉得你做的不好,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放弃你这样一位老师傅的。”

        “薛总。”闫丽抬头看着眼前的薛萝,眼镜后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动容。她咬着唇低下了头,“我只是不想离开厂子。我都是快退休的人了,在这里干了一辈子,我就是担心会离开厂子。”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离开厂子的,以后你就算退休了,咱们厂里也要培养自己的设计师,你是厂里的老人了,到时候这些年轻人还得你带着,给他们讲讲咱们的发展历史。你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这么多年了,风格已经定型了,我也不会强求你。在你退休之前,只要你能好好的为公司办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厂子的。不过你也该为公司着想,你退休之后,谁来接替你的位置为公司设计出更好的服装?”

        闫丽闻言,咬着唇点了点头,吸了口气,道:“我以后会好好带袁晓珍的,她是个很有天赋的人。”

        薛萝知道,让一个设计师称赞一个比自己年轻的设计师有天赋,这也是需要勇气和胸襟的。闫丽能说出这句话,她也愿意再给她一个机会。

        她笑着道,“好,我就将厂里的希望交给你了。她的功底不扎实,你可要好好带着。”

        听到薛萝的鼓励,闫丽心里一阵激荡,她认真的点头,“薛总,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带她。”

        闫丽和袁晓珍一起将薛萝画的衣服样子改成了服装设计图,开始将衣服投入生产。

        这一批的服装上面还是以纽扣为花样,只不过纽扣不再是买现成的,而是根据服装本身的特色去定做的。样子都比外面的精致。

        等样衣出来之后,邱经理就带着薛邵出去找合作商展示样衣了。准备在上市之前多签几家。

        不过下午的时候,邱经理和薛邵就到了薛萝的办公室了,两人脸上都有几分气愤。

        薛萝正在看这一季的服装款式,看着他们两这个样子,心里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了。

        “怎么了?”

        邱经理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哎,咱们的服装被人学去了。”

        “学去了?”薛萝皱起了眉头。

        旁边的薛邵满脸怒气道:“就是咱们之前定做纽扣的那些厂子,有些厂子见我们在那里定做了纽扣,也去做了一批一样的纽扣。人家自己一琢磨,把纽扣也放在衣服上做花样,我们今天去服装店的时候,人家已经定了好多了,连样子都不看,就直接回拒了,说人家那服装进价便宜,材料也一样。”

        薛萝揉了揉额头,“这也没办法,之前我就猜到会有这么一天了,只不过没想到这些合作商这么快就变脸了。”纽扣做衣服的花样,确实好看,但是也容易被人模仿。这种事情,也是不能避免的。

        “那现在怎么办啊?”薛邵急着不得了。

        邱经理见薛萝没说话,以为她也没法子,只好道:“要不我们去求求人家,说些好话,我这还有些认识的熟人呢。”

        薛萝闻言,笑了起来,“求他们?”她微微眯着眼睛,冷笑道:“我要让他们来求我。”

        邱经理闻言,有些惊疑,“这,这怎么可能啊?”

        薛邵也有些不相信,“大妹……薛总,这事情你可别冲动。咱们这没啥子优势,抢不过人家。”他这几天跟着邱经理跑了这么多地方,也知道现在这生意不好做,看着邱经理一个经理到哪里都是客客气气的,还要说好话,就知道这得多难了。

        “我自有法子。”薛萝满脸严肃的看着邱经理,“这几天生产的事情你先放一放,让人事部那边粘贴广告,去招聘一些会针线的女人。只要针线活做的好的,就给招过来,工钱可以算高点。我给你三天时间,至少招十个人。”

        邱经理闻言,愣了一下,疑惑道:“这是要干什么?”

        “你先把人招了再说。”

        邱经理见她这不想明说的样子,就知道这是要保密了。也不多问,“好,我这就去找人去。”

        这次被模仿的事情,没有给厂里带来多大的影响。薛萝只让生产部还是照常生产,先把衣服做出来,至于纽扣那边的装饰就暂停下来了。

        晚上的时候,袁晓珍跟着薛萝一起回去的,现在她到了设计部之后,回家的机会就多了。

        一路上,袁晓珍还在笑嘻嘻的说着自己这些日子学了很多东西,“闫师傅人可真好,我不懂的地方,她可劲的教我。之前我也是一片黑,现在才知道这设计师要学的东西可多了。”

        看着袁晓珍这高兴的样子,薛萝没有将自己和闫丽说过话的事情告诉她,毕竟这两人要好好相处,中间可不能有隔阂。

        回到家里后,薛萝就准备去菜市场买菜了。

        这几日她忙着厉害了,也没有好好的做顿饭给李高山吃,有时候还得李高山回来做给她吃。

        “薛萝,出去啊。”

        刚出么,袁青就从那屋跑着出来了,脸上带着很深的笑意。

        薛萝笑道:“准备去买菜。”

        “这样啊,”袁青笑着说了一句,眼里有几分不好意思。

        见她这样,薛萝就知道这是有事情了。“婶子是有什么事情吗?”

        袁青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我刚刚听晓珍说你们厂子现在要找会做针线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婶子你是要去吗?”她是见过袁青的手艺的,倒是能胜任。

        袁青却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我认识的一个小嫂子,也才二十多岁,手艺挺好的。”

        “可是我那个是要长期在厂里住着的,她到时候怕是要顾着家庭,也顾不过来。”

        “不会。”袁青赶紧道:“她不用顾着家庭。”见薛萝还有些疑惑的样子,她叹了口气,小声道:“她也是个苦命的,男人不好,在外面找了女人。平时还动手打她,本来有个孩子也打这着小产了。后来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男人就要跟她离婚,她也没法子,就出来了。现在住在娘家这边,平时亲嫂子也容不下她,日子过着挺难的。”

        薛萝听着,觉得这女人的经历倒是确实挺难的,“她针线活确实不错?”

        袁青急忙点头,“我都看过了,平时她也做些棉鞋在外面卖,还帮人缝缝补补的,很不错。”

        “那行,待会让她过来我见见面,要是行,明天就让她跟着我们一起去厂子里,我给她安排住在宿舍里。”

        见她答应了,袁青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赶紧喜道:“行,我待会就让她过来。”

        袁青的动作也挺快,薛萝买了菜回来,进了院子的时候就看着薛萝带着一个女人坐在门口。

        那女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外套,样式很旧。头发挽在一起,看着十分规矩。

        见着薛萝进来了,袁青赶紧拍了拍她,“这个就是薛萝了。”

        那女人抬起头来,见着薛萝的时候,眼里还有几分不好意思。

        薛萝只看了她一下,见她长的也是眉眼温顺,就是面上有些憔悴,看着没有年轻人的嫩色。

        “婶子,就是这位小嫂子吗?”

        “是啊。”袁青拉着那女人走了过来,笑道:“这是张慧芬。”

        张慧芬朝着薛萝笑了一下。

        看着她这摸样,薛萝心里倒是满意,这干刺绣还真不能太活泼了,得安安静静的耐得住寂寞才行。

        她笑着点了点头,“那我就喊你一声慧芬姐吧,听婶子说你会针线活,你刺绣能干吗?”

        “刺绣?”张慧芬疑惑的看了薛萝一样,她动了动嘴唇,“我没干过正经的刺绣,就只会做针线,不过之前有帮人在衣服上绣过简单的花样。”

        “也可以,待遇方面暂时二十块钱一个月,后面的钱按件算。厂里有吃饭的食堂和住的地方,到时候相应的费用从工钱里面扣,你看怎么样?”

        张慧芬听着这话,惊喜的看着薛萝,“你意思是收我了?”

        “嗯,你要是方便,明天一早就跟着我一起去厂里。”

        “方便方便。谢谢你肯收我。”张慧芬高兴的笑了起来。她没读什么书,嘴巴也不会说,难得找个工作,如今真的有工作了,心里忍不住激动起来。她眼眶儿微红的看着袁青,“婶子,谢谢你。”

        “谢什么,你这都是靠着自己,以后好好干活,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嗯。”张慧芬抿着唇笑着点头。

        因为赶着回去干活,张慧芬也没多待着,说完了感激的话就走了。袁青看着她那样子,叹气道:“女人就是不容易啊。”

        薛萝也赶紧着去厨房里做饭。

        李高山回来的时候,就看着薛萝把堂屋里的小桌子摆满了。

        他眼睛微微睁大,惊讶道:“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做这么多菜?”

        “哪里什么好日子,我就是看着好几天没给你做好吃的了,慰劳慰劳你。”薛萝笑眯眯的将一块肉塞到了李高山的嘴里,看着他吃着香甜,心里也高兴的吃了一块肉。

        李高山见她咬了一口肥肉,诧异道:“你以前不是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吗?”

        “嗯?”薛萝闻言,看了看筷子,才发现自己夹了一块油滴滴的肥肉。她动了动嘴巴,只觉得嘴里的肉松软好吃,倒是没有恶心的感觉。

        “今天这肉看着油腻,吃着倒是挺好吃的。”薛萝将肥肉塞到了李高山的嘴里,笑道:“不过我可不能吃多了,这东西吃多了长肉,到时候胖了就不好了。“

        李高山乖乖的吃了下去。“胖也没事,只要身体好就行,反正你长多胖我都能抱得动。”

        “等我成了大胖子的时候,你再说这句话吧。”薛萝笑着瞪了他一眼。

        两人边吃饭,边说着工作上的事情。

        等说完了,菜盘子也见了光。薛萝笑道,“下次我做多点,让你吃个够。”

        “下次我下工早,我就来做。”李高山站了起来,将盘子一收,“今天我洗碗。”说着便出了门去了厨房。

        薛萝见状,笑道,“那我去烧水。”她边说着,边弯腰去拿墙角边上的水壶,刚拿着水壶站起来,只觉得脑袋里一阵晕眩,天旋地转,紧接着就眼前一黑。

        “哐当。”水壶掉在地上,砸出一阵巨响。

        李高山急忙从厨房里跑了进来,看着躺在地上的薛萝之后,眼中满是惊惧,“阿萝!”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奉上,影子会努力多码字的,加油加油,给自己先鼓气!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