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自从薛萝第一次胎动之后,李高山终于如愿以偿的回到自己的媳妇身边了。

        孙来香看着他那脸上藏不住的笑容,板着脸道:“我就知道你这整天的看我不顺眼呢。告诉你,就算躺回去了,也得老老实实的,你也这么大的人了,别只顾着自己。”

        她这话也算是直白了,直说的李高山和薛萝都烧得脸红。

        晚上回到房里后,李高山早早的就伺候自己媳妇洗漱,自己又洗的干干净净的了,才躺在了自己媳妇身边。伸手搂住她软绵绵的身子,之觉得整个人都满足了。

        “妈也真是想多了,我怎么可能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

        薛萝靠在他的身上,嘴角微微的翘起,显示出心情的愉悦。虽然这阵子自己婆婆躺在一起也不碍事,可是到底不如和自己男人在一起来的安心。听着李高山的抱怨,她忍不住起了玩闹的心思。偷偷的从被子底下伸出了手,边动着,边看着李高山脸上的神色。

        只见李高山先是面色一紧,随即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媳妇……”

        薛萝收回了手,柔媚的摸了摸自己的鬓发,斜着眼睛睨了一眼,“怎么,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有自制力吗?”

        李高山微黑的皮肤也泛起了红色,眼睛黑亮黑亮的,透着一股子英气。他俊眉一挑,随即一个翻身,用手将薛萝的双手禁锢在头顶,热气腾腾的贴了过去,“这个不算,是你先动手的。”

        “我哪里动手了。”薛萝调开了头看着旁边的墙壁,她嘴唇紧紧的抿着,打定了主意不承认是自己动的手。

        “你这里动手了。”李高山将薛萝的手指喊道了嘴里。这种亲密的动作也只是在往日里情动的时候才会干的,如今他是真的憋坏了。

        薛萝看他这动作,就知道他的心思了,赶紧推着他,“别动,当心孩子呢。”这可是她的宝贝疙瘩。”

        “我知道轻重。”李高山亲密的贴着她的脸颊,一寸一寸的轻轻的吻着,边呢喃着,“我会很轻很轻的。”

        “要很轻……”

        薛萝听着这动情的声音,感受着身上一阵阵的热气,只觉得整个人都朦朦胧胧起来。

        李高山的动作确实很轻,比起往日里的横冲直撞,这次他真是用尽心思的护着自己媳妇,只让她高兴了,才满足的搂着她沉沉的睡去。

        薛萝看着他刚硬英俊的脸颊,心里甜蜜蜜的。

        这男人不管是什么时候,都是顾着自己,爱护自己的。

        第二天薛萝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传来孙来香做饭的声音了。锅铲碰着锅底,乒乓乒乓的。她揉了揉脑袋,正准备下床的时候,李高山就开门进来了。

        先是给她拿过了鞋子,“你先穿衣服,我给你倒热水洗脸。现在在洗手间里洗漱也方便呢。”

        薛萝闻言,撅着嘴道:“现在天热了,以后用冷水吧。”

        “这可不行。妈说了,现在不能见凉的,对身子不好。”李高山边给她穿好了衣服,就赶紧着出去打水了。

        吃完饭后,李高山和薛萝说了最近工作上的一些打算。现在国家政策好了,他这生意也越发的广了,特别是过几天还得去省城那边接两个工程,到时候张兴国这边也得出差呢。

        薛萝对于把生意扩展到省城去这件事情还是很支持的。她去过一次就知道,这省城确实和县城没法子比。

        李高山道:“到时候我也得去省城去一趟,兴国这边虽然能带些工人,但是这谈生意的能力还是差了点,我这边得亲自去跑一趟。”

        薛萝点了点头,“行,家里有妈在,你也别担心。”

        等陪了薛萝一会儿后,李高山就赶紧着去公司那边了。这阵子忙着家里的事情,公司里的事情他也有好多顾不过来。

        薛萝在家里没事干,李明珠这个刺绣要的不急,她也不赶着绣。干脆拿着手提包准备去厂子那边转转了。现在新家这边离厂子近,坐车十来分钟也就到了,倒是也方便的很。

        到了厂子的时候,厂里正是晚班和白班交工的时间。

        远处的厂房门口,袁青正和张慧芬说着话,不过远远看着,这两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怎么明朗。

        见她来了,袁青和张慧芬也不说话了,笑着打招呼。薛总来啦。”

        薛萝点点头,问道:“婶子最近工作还习惯吧。”

        袁青闻言笑了起来,“习惯,这好的日子,人家盼不到呢。”

        “婶子习惯就好,我妈天天在家里念叨着你呢,要是得空了,我让我妈过来找婶子聊聊天。”

        “行,她什么时候来,我就什么时候空着。”袁青对孙来香的印象也是非常的好的。

        薛萝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就直接进厂房里去了,准备去车间里面转转,看看这些日子的赶货进度。

        她刚一走开,那张慧芬脸上的笑容就换成了一张苦兮兮的表情。

        “怎么办啊,婶子。这要是让薛总知道了,我这工作肯定不行了。”此时她眼里布满了着急的神色。一想着这后果,她心里就更担心了。

        袁青心里也是担心,但是却也没法子。想着之前张慧芬的男人在门口那样的闹腾,她心里也是恨得牙痒痒。

        “说起来,你之前那男人也真是过分,当初是他要分开的,现在看着你能挣钱了,那女人又走了,就来缠着你回去。还放出那样的狠话,说什么你要是不回去,他就天天来闹,这不是明摆着的威胁你吗,慧芬。这事情你可千万别认了,要不然这以后还得受他的罪。

        “谁说不是,我现在一想着以后还在一起过日子,心里就难受紧。”这要是刚从家里出来的那会儿,要是这男人找她回去,她肯定就欢天喜地的回去了。可是经过了这些日子之后,她明白了一个硬道理,女人要是不靠着自己,不硬气一点,这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

        别说她现在还没有再次成家的打算,即便是有,也绝对不再找这种把媳妇当做撒气工具的男人。

        她紧紧的握住了手里的袖笼子,眼神坚定道:“反正我是不会回去的。”

        “对,就是不回去。现在厂子里工作好,你以后也不发愁。”袁青是过来人了,倒是不觉得没有男人自己就生活不下去。况且男人皆薄幸,何必呢?

        两人还说着话,就见着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保安跑了过来。

        那人脸上一脸的着急,看到张慧芬他们后,赶紧喊道:”慧芬姐,那人又来了!”

        此时的大门外,一个长的油头粉面的男人正在门口撒着蹄子大声的叫骂着。

        “张慧芬,你赶紧给老子出来,要不然老子和你没完。你这明明是我媳妇,凭啥子不回家在外面鬼混。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贱人!”

        他一声声的骂着,让旁边进进出出的人都恨不得捂着耳朵。

        孙部长看不下去了,直接喊人去将他给拉走。

        “你们干什么呢,赶紧给老子滚开。”那男人使劲的挣扎着,“放开老子,要不然我去公安局告你们。”

        一个年轻气盛的保安直接抓住了他的衣领,吼道。“你别太过分了,要不然就是没这工作,我也揍死你。”人家慧芬姐多老实的人呢啊,被这男人这么一骂,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这男人一听有人护着张慧芬,更加来气了,“哦,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张慧芬咋突然不回家了,原来是有相好的了。”

        保安闻言,脸色都气红,指着这男人道:“你说啥?!”

        张慧芬以来,就看着这快要动起手来的情况了,赶紧着跑过去阻止。伸手拉开了保安,对着那男人骂道:“朱大明,你到底想咋样,这是想要逼死我是不是?”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心里也越发的委屈,眼睛红通通的往外面冒泪水。心里怨着自己到底上辈子是造的什么孽,就遇上这么个男人了,好不容易日子过得稍微好点了,这又来招惹自己了。

        袁青也在一边劝着,“大明,你这到底干什么呢,你要是再胡闹,我就去告诉你爹妈,让他们教训你。”

        朱大明一听,气的笑了起来,“还就是他们支持我过来的呢,你尽管找他们去。”

        他说着,边向着张慧芬走了过去。

        一看自己这媳妇,几天不见,倒是比之前还年轻漂亮了一些了。

        心里一动,嘴上也不说狠话了,半哄着半威胁道:“我看你就跟着我回去算了,等咱们复婚了,你再来上班,我也不拦着你。再说了,你哥哥嫂子可都是点头答应了的。这复婚的事情可由不得你了。”

        听见自己哥哥嫂子都点头了,张慧芬心里一痛,自己的亲人都这么对自己,难怪这朱大明敢这个样子了。

        她紧紧的咬着牙,“反正我不会回去的!”

        以前的张慧芬,是绝对不敢这么和朱大明说话的,这话一出,也把朱大明惊得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怒色,指着张慧芬道:“你可别给脸不要脸,老子要不是看着你可怜,来找你干啥?一个不会生蛋的母鸡,拿回去也没用!”

        这话是相当难听的了,旁边有些交接班的工人们已经在一边指指点点了。

        不过这个时候,却没人敢管闲事。

        旁边的保安已经气的不行了,刚要动手,朱大明就躲开了,指着他道:“你们要是谁动手,我就去公安局告你们,说你们乱搞男女关系。”

        这个罪名可不大好。

        人家没动手,也没有往厂子里闯,他们要是动手了,这谁对谁错还真是说不清楚。

        朱大明见人家脸上有了顾忌的表情,顿时得意起来。

        又对着张慧芬得意洋洋道:“今天你是不同意也得同意!要不然我闹得你没了工作,看你还在那里住!”

        张慧芬一听,顿时心里一沉,眼前一黑,人开始摇摇晃晃的了。

        “慧芬,你怎么了啊?”袁青在一边赶紧扶住她,心急如焚。心道这女人怎么就这么苦呢。

        “你个王、八蛋!”薛邵突然一下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抓住朱大明就一顿乱揍。边打还边骂着,“你个王、八羔子,这欺负女人,算是个什么事情?有本事和我过过手,看你挨得了几拳头!”

        朱大明平时也就仗着自己是个男人,力气比张慧芬打,所以常常动手,这碰上人高马大的薛邵,顿时就没了还手的余地,愣是被薛邵抓着打得哇哇直叫。

        薛萝听着动静从厂房那边赶过来的时候,就看着这副混乱的场景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