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薛萝离开了医院后,就直接坐车去了薛兵的学校了。

        此时放暑假,学校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一些还在处理公务的老师进进出出的。

        薛萝在门卫室打听了几句就知道那个陷害薛兵的女生的名字了——张丽。

        那门卫道:“挺好的一个小姑娘,愣是要干这糊涂事情,她家里家长都过来闹了几次了,不过学校这边都没怎么理会呢。听说他们还准备去找那个男孩子,说让他们负责,不过没找着人家家里人。”

        “她家里来闹?”看来这张丽是没把实际情况告诉家里了,真是做了亏心事还倒打一耙。薛萝挑了挑唇,道了谢转身就走了。

        有了目标人物,后面的事情也好操作了。

        薛萝找了张丽班上的同学,递了点钱,就问出了关于她的事情来了。

        原来张丽在学校里有一个男朋友赵伟,虽然学校不允许谈恋爱,不过他们还是偷偷的来。学校里没有证据也没法子追究。这次那个男的考上了大学,张丽却因为作弊的事情不能读大学了。

        牺牲自己的前途,成全自己的男朋友。若是以往,薛萝只会说她一句傻女人,可是现在这姑娘陷害了薛兵,那就别怪她没同情心了。自己毁了自己就算了,却还要拉别人一起毁了,这样的姑娘,就该让她自食恶果,方能解心头之气。

        薛萝想了想,弄了一份高伟的笔记本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她模仿高伟的笔记,写了一份煽情的情书。

        写好了之后,她一时又想不起找谁来帮这个忙了。毕竟这要是没有信得过的人,很容易露出马脚的。到时候又得费心思想别的法子了。

        想了想,她出门给厂子那边打电话找了袁晓珍。

        自己这认识的年轻姑娘,还就只有她了。

        袁晓珍接到电话后,就赶紧着赶了过来了。一进门就着急的问道:“薛总,是有什么事情要安排吗?”

        薛萝将情书收了起来,笑道:“现在不是公司,就跟平时一样喊就行了。这次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是我私人有个事情要找你帮忙。”

        “找我帮忙?”袁晓珍睁大了眼睛,问道:“我哪里能帮着阿萝姐吗?”

        薛萝点了点头,随即将薛兵的事情说了一通。

        “这人也真是太过分了,自己干坏事被抓了,还冤枉别人,幸好没让她读大学,这样的人就不该读大学,最好是当初高中也不该让她读。”袁晓珍一脸气愤的说道。

        薛萝见她这样的反应,笑道:“你倒是先别生气,现在我已经有法子让他们自食其果了,只不过需要你帮忙演个戏。”

        “演戏,我可不会演呢,”袁晓珍脸上犯了难。她这干活还在行,这演戏可从来没有演过呢。

        “没事,你先看看这个。”薛萝将手中的‘情书’递了过去。

        袁晓珍接过来上上下下看了一遍,脸顿时涨红了,“这是……”

        “这是我找人写的,到时候你就冒充是那个高伟的新女朋友,拿着这封情书去给张丽看。至于该怎么说,我待会也会教你。我主要是大着肚子,又和薛兵有几分相似,所以不好出面,要不然也不能麻烦你了。”

        “这个没事,”袁晓珍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觉着麻烦,我就是担心坏了事。”

        薛萝摇了摇头,“这事情也不难,到时候我会教你该怎么说,说完了之后也不多说,就直接走就行了,后面的事情就是我来解决了。”

        袁晓珍听着,感觉也确实不是很难,点了点头,突然又想到什么,担忧摸了摸自己的脸蛋,“我这把年纪了,也不知道装高中生像不像?”

        薛萝闻言,捂着嘴轻轻笑了起来,“放心吧,你面嫩的很,我到时候给你收拾收拾,肯定能跟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

        袁晓珍本来就长着浓眉大眼,脸上很是秀丽,把头发和衣服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倒是很像高中的小女生了。

        照着镜子的时候,她微微红了脸,笑道:“还别说,真像那么回事,我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了。”

        薛萝看着镜子中的袁晓珍,将手里的书信递了过去,笑着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张丽的家在江城的郊区。家里的条件虽然不算好,但是家里就张丽这个独苗,平时也抱着很大的期望。本来这次指望着张丽考上大学,以后分个好单位,结果出来这事情,反倒是成了亲戚朋友之间的笑柄了。张父对这件事情很是气愤,去学校闹了几次都被赶出来了,后来又想起找薛兵家里算账,结果人家是在农村的,去找了一趟没找着人,又回来了。

        此时他正坐在院子里面的石头上,指着正在洗着衣服的大闺女道:“你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非得为了个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毁了自己的前途。而且这男的还是个农村人,你这帮他,你能有什么好处啊?”

        张丽长着瘦脸大眼,因为读了书的缘故,看着有几分温顺文气。此时听着自己父亲的责骂,她干脆低下了头。为了这事情,她已经哭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可是现在已经成了定局,她后悔也没用了。好在高伟这边说考着还不错,虽然后面一门没有做完,可是前几门都做得好,考大学是没问题了。

        至于那个背了黑锅的男孩子,她也只能心存歉疚了,毕竟自己不是也没考大学吗?也算是自己还了债了。

        张父见自己说了半天,自己闺女还是没有反应,心里也不得劲了,加大了声音道:”你给我说说,那个叫薛兵的,到底在哪里,这事情他也有责任。虽然我不同意你们两的事情,但是这赔钱肯定是要的,也不能白白的为他牺牲自己的前途,你说是不是?”

        “爸,我说了,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张丽反感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万一传出去什么被高伟误会了怎么办。

        张父闻言,眼睛一瞪,“当我三岁小孩呢,这没什么,你能这么牺牲?”

        这次张丽是无力反驳了,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高伟说出来的。现在高伟就是她的希望了,以后只要高伟有了好单位,两人就能一起过幸福日子了。

        屋里的张母跑了出来,见自己男人还在那里说着,赶紧道:“好了好了,闺女本来心情就不好,你怎么还说呢。赶紧进屋去收拾收拾,待会还得出去干活呢。”

        张父见自己说着也没意思,干脆听自己媳妇的安排,进屋去收拾东西了。

        等两人进屋了,张丽才抬起头来叹了口气。

        只要等高伟读完大学和她结婚就好了,到时候就没有人来责怪自己了。

        “请问张丽在吗?”

        正想着未来好生活的张丽,突然听到从院子大门口传来的声音了,她抬起头来,边看着一个长着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的漂亮姑娘。

        这姑娘穿着打扮十分靓丽,手上提着一个大背包,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姑娘。

        一时间,张丽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自卑感。

        她有些防备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我就是张丽,你找我干什么?”

        来人一听她就是张丽,带着考究的神色看了她一遍,然后道:“原来就是你啊。”

        张丽听着这口气,眉头一皱,这人明显是瞧不起自己。

        她抿了抿唇,道:“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叫袁珍,是高伟的朋友,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高伟和我的事情。”这人正是改了名字之后的袁晓珍。

        袁晓珍见张丽果然脸色就变了,心里暗道阿萝姐说的没错,这张丽和高伟就是男女朋友关系。她想了想,继续按着薛萝之前交代的说道:“我看你也不准备让家里人知道吧,咱们出去找个地方说?”

        张丽早在听到是高伟的朋友的时候,就有了不好的预感了,只是心里却还是不敢相信。她暗自吸了口气,假装镇定道:“出去就出去。”

        两人一起出门找了个巷子里面,见着旁边没人,袁珍也开门见山的说了起来。

        “我知道你对高伟的帮助和牺牲,可是这并不能成为你赖上他的理由。实话告诉你吧,我和他门当户对,以后是要结婚的,我希望你以后别纠缠他。”

        “你说什么?什么结婚?”张丽瞪大了眼睛看着袁晓珍。

        “就是你知道的那种啊。”袁晓珍一脸无辜的看着张丽,“他对我好得很呢,你也知道,他家里条件不错,至于我家里的条件,你肯定也看出来了。是你这样的姑娘不能比的。”

        “你骗人,高伟不可能骗我的,不可能!我为了他……”说到一半,她似乎意识到什么,连忙闭了嘴巴。

        袁晓珍见状,笑道“为了他高考作弊?这件事情他说过了,以后会给你一笔钱,至于结婚,肯定是不行的。他以后可是大学生呢,怎么能要一个高中毕业就作弊被抓到的女孩子,而且我到时候会和他一起去b市读书。”

        张丽一听这些话,顿时就慌了,要是说刚刚她还不相信,现在听着这叫袁珍的女生说出了自己和高伟考场作弊这么隐秘的事情来了,心里已经是十足的信了。如果不是那么亲密的关系,高伟是不可能说出这么隐秘的事情的。

        想到这些,她心里一下子就乱了。

        心里虽然信任,嘴上却还是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袁晓珍见她慌了,士气更是大振,信心也足了。为了保险起见,她也不准备再耽搁了,直接使出最后的一把利刃。伸手从兜里掏出一份信纸来。

        “我就知道你嘴硬,你自己看看吧。”

        张丽见着袁晓珍手里的信纸,心里一个咯噔,隐隐的猜测出那是什么了。她手掌有些微微的颤抖着伸手接了过来,然后慌乱的将信纸打开,急急忙忙的看了起来。

        看到后面,她已经满脸泪水了,“不可能,不可能的,高伟怎么会这样做,难道他都是骗我的吗,我为了他牺牲了这么多,为了他考上大学,我连自己的前程都毁了,他怎么能这么对我……”说着已经哭了起来。虽然心里极力的否认着,可是却也无法欺骗自己。那纸上的字迹,千真万确是高伟的。

        袁晓珍见她哭着伤心,心道果然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那样害人都没哭,被男朋友甩了就哭的这么厉害。

        她暗自摇了摇头,对着哭着的张丽道:“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要是不信自己去找高伟问个明白吧,他今天正好在家呢。这事情我可不想在拖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袁晓珍走出了巷子口,到了拐角处的时候,赶紧停住了,往里面走了几步,就见着站在的薛萝了。忙小声道:“阿萝姐,我刚刚已经在那边录下来了,不过她就知道哭,也没录什么总要的东西。”她边说着,边举了举手里的背包。里面放着的正是薛萝之前买的一个录音机。

        薛萝摇头道:“没事,录她一个人的也没用,得两个人都承认了才行。”

        她正说着,便看到了巷子口一晃而过的身影了,脸上带着冷笑,“她现在去了,走,咱们也快点过去,要不然可错过了好戏了。”

        原来张丽刚刚听到袁晓珍说的话后,心里对高伟已经是又爱又恨,哭完了之后就急匆匆的去找高伟,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高伟的家在市区里面,薛萝和袁晓珍是有备而来的,弄了辆车子全程跟了过去。

        张丽到了高伟家里之后,就急匆匆的拍着门板。过了半响就有人来开门了。

        开门是是个年轻的男孩子,看着张丽之后,脸色先是一遍,随即对着屋子里喊了声,就出门来带上了门,拉着张丽匆匆忙忙的走了。

        “张丽,你这个时候来干什么,不是说好了先不和家里说吗?”两人到了一个僻静的胡同里,男生就对着张丽叱责道。

        这要是平时听到这话,张丽觉得自己肯定会傻乎乎的以为他是因为上学期间不想传出不好的话来,可是经过刚刚的事情之后,她心里就认定了,这是这男人想脚踏两只船,更甚者,是随时准备抛下自己,然后和家里安排的那个袁珍结婚。

        想到这些,她紧紧的咬了咬唇,红着眼睛质问道:“高伟,你为什么要骗我,我为了你连大学都考不成了,天天被人笑话,为了你冤枉别人抄袭,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原来这男生就是张丽的男朋友高伟。此时他听了张丽这些话后,脸上一愣一愣的,皱着眉头道:“你胡说些什么呢?”

        “我胡说什么?你自己有了别的女孩子,还来欺骗我的感情。如果你不准备和我结婚,就应该早点和我说,我也不会为了你在考场上作弊,现在也不会沦落成这个样子了!”一想着自己要被高伟抛弃了,大学也上不了了,顿时悲愤的眼睛通红。

        高伟本来就不想别人提起自己高考抄袭的事情,如今见张丽无缘无故的屡次提到,心里顿时也来气了,板着脸道:“你现在是后悔了?还是觉得你考场上给我抄了两个题,我就得受你这闲气?你自己也不想想,要不是你自己笨手笨脚的,也不会把答案扔到别人那里去了,搞得我这边最后一门都没考好,你自己还读不了大学了。怎么着,现在心里不舒坦了就来找我撒气了?”

        听着高伟这风凉话,张丽气的咬牙,狠了心直接一巴掌挥了过去,”高伟,你没有良心!”

        高伟瞪大了眼睛捂着自己被打的脸颊,气的青筋冒出,他紧紧的抿了抿出,指着张丽道:“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打我,好,你今天打了这一巴掌,我也不欠你的了。以后咱们就分手,各不相干!”

        说完就气匆匆的走了。

        张丽看着他毫不留情的背影,顿时哭着蹲在了地上。

        不远处的巷子口,薛萝将包里的录音机一关掉,然后对着袁晓珍笑着点了点头,“走。”

        袁晓珍对于这次能够这么顺利的完成这件事情显得很是欣喜,满脸自豪道:“原来我也有几分演员天赋呢,刚我演的多像啊。”

        她笑嘻嘻的问着旁边的薛萝道:“阿萝姐,你怎么知道他们会这么快就闹翻啊,万一他们的感情坚不可摧怎么办,那岂不是很容易露陷?”

        “坚不可摧?”薛萝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笑容,“你认为如果是真心相爱的两人,那男人会舍得这女生为她牺牲吗。高考这么严格,不管作弊会不会抓到,这男的要是真的爱这个女孩子,就不会让这女孩子给他作弊了。”

        袁晓珍听着这一分析,认同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刚那么容易分手了,说明这男孩子的感情也不咋样。不过那女孩子不相信那男人,心里肯定也不是真爱。”

        “错了,那张丽倒是真心爱护对方,要不然也不会冒险牺牲了。不过正是因为太爱了,所以才会身在局中不清醒。她自己条件差,看着你这穿着,心里肯定会自卑,心里就会慌。这个时候是最容易骗的时候,即便你哪里表现的不好,她也看不出来。俗话说关心则乱,就是这样。”

        “哦——”袁晓珍恍然大悟,笑道:“难怪你刚让我穿厂里最好的衣服去呢,我还以为就是为了装着年轻一点,原来还是起了这么个效果。”说完后,她一脸星星眼的看着薛萝,“阿萝姐,你可真是厉害,怎么就懂这么多呢?”

        薛萝轻轻笑了一下,“我也是瞎琢磨的,你自己多琢磨琢磨就懂了。”

        说起来这也拜那后宫的生存环境所致,那里的人都跟人精儿一样,要是不会擦眼观色,读懂人心,怎么能在那险恶重重的环境中生存?

        她不预深说下去,举了举手里的包包道:“回去咱们听听磁带,要是没问题,这事情就算成了。”

        “恩。”袁晓珍兴奋的睁大了眼睛,毕竟这份艰巨的任务里面可有她的一份功劳呢。

        两人回了家中后,就将这磁带听了一遍,发现里面虽然有一些其他的杂音,但是高伟和张丽吵架的那一段因为声音大,倒是很是清晰。

        有了这份证据,这两人也逃脱不掉了。

        薛萝拿了证据就和袁晓珍一起去了学校找学校领导了,准备让学校这边洗清薛兵的罪名。

        学校的领导一听说到门卫说是薛兵的家属找来了之后,就干脆不见了。

        薛萝见连门都进不了,没有法子,只好又去麻烦宋国柱。

        有了宋国柱的带路,薛萝这下子才见到了省城高中的校长。

        那校长起先对着他们还客客气气的,可等薛萝拿出了录音机放了这么一段录音之后,就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脸色不大自然的对着宋国柱道:“宋副局,咱们去隔壁先聊聊,我这工作上有些事情要请示一下。”

        听着这官腔,薛萝就知道这其中另有隐情了,只怕这件事情并不是光有证据就行了。

        她抿着唇看着校长道:“孙校长,你别怪我多嘴,这件事情关系到我弟弟的前途,我好不容易有了这证据来找你,你却对着视若无睹,准备搁置一边,说实在的,这让我们这些学生家长很是想不通。如果说这里面有什么隐情,还请直接说明白。”

        “我说你这同志也特冲动了,我是看着副局的面子才见你的,现在自然要先处理公务了。”孙校长有些恼羞成怒的看着她。

        “孙校长,你这语气就不对了。”宋国柱板着脸道:“她说得对,这事情关系到一个学生的前途,还是以这件事为重。”

        孙校长见宋国柱也这么说,就知道推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道:“这证据虽然有了,可是薛兵这事情却不能改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8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