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116章

第116章

        第116章

        “那没有别的法子吗?”江父也跟着头疼起来。

        江家一家子人都是硬骨头,但是到了江家老爷子面前,都是软趴趴。

        江浱也有些担忧,“我爷爷年纪大了,如果发脾气,对身体影响很大,希望你能帮忙。”

        听着江某人带着几分请求的语气,薛萝也知道见好就收了。她认真的点头,“嗯,我尽力。但是我需要一个完全安静不被打扰的环境,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不会有人进来打扰我。”

        “没问题!”江父拍板同意。

        将家给薛萝安排刺绣的房子,是靠里间的一个小书房。光线很好,而且后面的窗户对着花园,不会有人打扰。

        等薛萝进去之后,江父就松了一口气了。“这丫头看着挺可靠的样子,应该没问题了。”

        江浱眉头一挑,“她只说试试而已。”

        江父闻言,用眼角撇了他一眼,用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着他,“你没看见她看完那幅画后,眼睛里一点担忧的意思也没有吗,后面才说不好修。这说明这对她来说,完全没问题。”

        “……”江浱皱了皱眉,显然也在回想刚刚的情景。“那你刚刚怎么还顺着她说。”

        江父更加鄙视的看着他,“你这都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有长进,人家既然说修不好,你硬说人家修的好,人家会承认吗,没准直接破罐子破摔,不给你修了。”

        江浱:“……”他承认,在那个女人面前,自己时常站在下风。

        江父摇头叹气,“这丫头一肚子的心思呢,你承诺人家什么了,到时候只要不违背什么规定的,就好好给人家办了。”

        “我知道。”江浱抿抿唇。

        薛萝在小书房里待了一上午,直到时钟敲响了,才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她脸色一脸的疲惫,显然是十分尽心尽力了。

        江父听了消息后,赶紧上去看了看情况。李明珠和江浱也跟了上去。

        “真是天衣无缝啊!”江父惊的赞叹出声。

        李明珠和江浱也是满脸的惊讶。绣一幅画只是时间的问题,但是这补一幅画还完全看不出来的,这就完全是技术的问题了。

        不得不说,薛萝的这一首绣技,简直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了。

        “阿萝,你这怎么办到的。”李明珠看着这完全找不到痕迹的骏马图,惊的眼睛都不敢眨。

        薛萝揉了揉太阳穴,又捏了捏鼻梁的位置,缓解了一下疲劳,“地方不大,用的力气倒是不大,主要是费些心神罢了。”

        “薛老师,你这一首绣技,都可以称得上国手了。h省那边,都没有给你发一个艺术家的称号?”

        江父觉得,这要是在b市,怎么着也能评个一级啊。

        薛萝笑道:“平时做服装生意,很少绣画。艺术家还真是谈不上。”

        “这也并不冲突。”江父颇有感慨道,“要知道,经过了这么多年,咱们国家很多传统的技艺都失传了,现在对于这些珍贵的东西,国家都很重视。你的刺绣技艺不止是你谋生的能力,更是为国争光的能力。”江父越说越大,脸上也越发的有感。

        李明珠也跟着点头附和,显然额也是深有戚戚焉,“江叔说的没错,以前我去外面的时候,人家都说我们国家没有真正的服装设计,但是上次那些人看到你设计的服装后,就都很佩服。”

        “服装?”江父疑惑的看着她。

        江浱道:“之前国际会议上的那些服装,就是她设计的。”

        “你就是锦绣服装的那位薛萝?”江父面带惊讶。又打量了薛萝一眼,点头赞许道:“闻名不如一见啊。”

        薛萝赶紧不好意思的低头,“您过奖了,我也只会这些了手艺了。和真正有才华的艺术家是不能比的。”

        “不骄不躁,很好。”江父对薛萝的好感度上升了。

        江母已经做好了饭菜,邀请大伙下来吃饭。薛萝赶紧婉拒了,“多谢盛情相邀,但是家中还有孩子和婆婆,我还得回去做饭呢。”她是过来帮忙的,没准备和江家人过多的接触。

        若是别的原因,还能挽留。但是这个原因就不好再留了。毕竟也不能为了自己的盛情邀请,让人家家里的老人小孩的饿肚子吧。

        江母赶紧打电话找了司机,准备让人送薛萝回去。

        江浱却拦着道:“都吃饭的时候了,就别麻烦他们了,也不远,我开车子方便的很。”

        江母想想也是,便道:“好,你送回去了赶紧回来吃饭。”

        “那我也跟着一起吧。”李明珠也站了起来,准备跟着薛萝一起过去,江母却拦着道:“你就别去了,这饭菜都上桌子了,你陪着我和老江吃吃饭,待会江浱就回来了。”

        李明珠见状,也只好坐了下来。

        车子就停在大门口的院子里。两人直接上了车。薛萝想也没想的上了前座。

        江浱刚挑眉,就听着薛萝道:“有事问你!”

        “好。”江浱嘴唇轻轻勾了一下,随手就发动了车子。

        等车子开出了军区大院,薛萝才平静的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明珠对你的感情吧。”李明珠做的这么明显了,他要是不知道才怪!

        江浱却嘴角一僵,然后有恢复如常,笑道:“那又怎么样?”

        薛萝听着他这个语气,皱眉道:“你到底对她是什么想法。你和她从小认识,应该知道她这个人单纯的很,对你也是一门心思的。你之前利用她查李家的事情,她现在都不知道。你要是对她有一点真心,就别在利用她对付李家了。”

        “我没有利用她。”江浱眯着眼睛,显然有些不悦。

        薛萝歪了歪嘴,吸了口气,继续道:“其实不管你们两家有什么恩怨,只要你和明珠结婚了,这事情不都解决了吗,为什么非得斗来斗去的。听明珠说,你们两家以前关系也一直很好。”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

        江浱满脸好笑的看着薛萝,“你是让我和李明珠联姻?”

        薛萝点头,“政治联姻,不是你们最常用的法子吗,你和明珠本来关系也好,这样的法子两全其美。”毕竟以前连皇帝都常常用联姻来缓解和朝臣的关系。甚至,她都差点作为联姻的棋子远嫁他国。

        可见这个法子,真的很不错。

        江浱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薛萝,你……”他笑着说不出话来。

        “……”薛萝满脸严肃的看着他。她没发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了。

        “哎……”江浱总算笑完了,只不过嘴角还是有些没有退完的笑意,他眼神亮晶晶的看着薛萝,“平时看着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能说出这么傻的话?你是不是那些古装戏看多了?谁说我们两家有恩怨的?”

        薛萝皱眉,眼中带着几分不相信,“那你为什么要对付李家?”难道是闲着没事干?

        江浱摇摇头,“有些事情不能和你说,但是违反了法律的人,都应该得到制裁。以后你会知道的。还有,我查李家这件事情需要保密,希望你不要和明珠说。否则,你会惹下大麻烦的。”

        说最后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极为认真。

        这其中的事情显然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薛萝顿时有迷茫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她也是懂的。

        她认真的点头,“你放心吧,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是……不要伤害明珠,你对她的意义不一样。”

        江浱面上的笑容淡了几分,他调头看着前方,过了一会儿,他才淡淡的笑道:“我不会伤害她的。”

        说完后,也不等薛萝说话,就发动了车子。

        薛萝看了他一眼,突然发现,自己又有些看不通这个人了。

        自从这次谈话之后,薛萝又仔仔细细的思考了江浱话里的意思。

        按着她之前自己猜想的,两个家族之中明争暗斗,所以才会有后面的事情,但是江浱否认了。他既然承认了要对付李家,所以也没有必要在这方面骗自己。

        那么江家对付李家,就是别的原因了。

        违反法律的人,都要受到制裁……

        薛萝眼睛一睁,嘴里喃喃道:“原来是这个原因。”看来这个地方真是不能待了,还是早点离开的好,要不然沾染上什么就不好了。她的运气虽然一向不错,但是难免会有失策的时候。

        “高小嫂子啊,今天可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这也没拿不完呢。”

        薛萝正想着事情,便听着楼道里传来自己婆婆说话的声音了。

        她赶紧去开了门,就见着自己婆婆抱着孩子,旁边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正提着两个袋子。

        那女人见着薛萝的时候,也是明显的一愣。

        孙来香赶紧介绍着,“这是我的儿媳妇,叫阿萝。”她又对着薛萝道,“这是高小嫂子,刚刚在菜市场,看到有新鲜的鱼,我就买了一条回来了,阳阳又闹着,我都拿不住,还好有她帮忙呢。”

        那女人笑道:“不用叫小嫂子,叫我高慧就好了。”

        薛萝赶紧笑道,“高慧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她看了看高慧手上的袋子。

        高慧见状,赶紧将右手上的袋子递了过去,“这个是婶子的。”

        薛萝赶紧接了过来,笑着感谢道,“太谢谢你了,要不进来喝口茶吧。”

        “就是,进来坐坐,都是熟人。”孙来香高兴的邀请。

        高慧却摆了摆手,“不用了,家里还有孩子呢。要回去做饭了。”

        薛萝听着这话,也不勉强了,又好生道了谢。

        等人走了,孙来香进了屋子,薛萝就随手关上了门。

        孙来香吧孩子往沙发上一放,高兴道:“哎,这可真是缘分啊,原来她男人和咱们高山还是一个部队的呢,不过她也是来随军不久,也不知道两人认不认识,说是回去问问她男人去。”

        薛萝把菜放到厨房就出来了,听着这话,笑道:“那还真是巧了,她男人叫什么名字,待会我打电话问问高山去。”

        孙来香想了想,道,“叫,叫张什么来着,哎呀,我给忘了。”

        见自己婆婆想不起来,薛萝也不追问,笑道:“没事,下次见了再问也不迟。”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4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