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142章

第142章

        等人走后,孙来香就病怏怏的回了房间去了。

        李高山虽然想去公司看看,但是如今家里这个样子,他也没了心情,只能打电话给小杨助理,让他把一些重要文件拿到家里来。安排好了工作后,他又赶紧回了房间去看媳妇和儿子了。

        进房间的时候,阳阳已经睡着了。他这两天在车上闹得慌,也没睡好。

        薛萝给她盖好了被子,又在他的小脑袋上面亲了一口。

        “孩子睡着了?”李高山坐到床边看了眼孩子,见着睡的红彤彤的小脸蛋,他的眼神也温暖了许多。

        薛萝坐在他的旁边,拉着他的手道:“工作都安排好了?”

        “嗯,”李高山点点头,“你要不要去公司一趟,家里我看着。”

        “没事,我厂子那边有闫丽每天把事情和我说呢,一点问题都没有。现在b市那边慧芬暂时帮我管两天,我明天见就去厂子里看有没有合适的人过去管理。”

        她看了眼李高山,脸上带着几分为难,“倒是长河这件事情,我看妈这边肯定还是接受不了的。”

        李高山的脸色沉了下来,他收紧了手掌,“这事情咱们不管了,他就算是饿死了,也不关咱们的事情。”

        “你不管,不代表他不会找上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总能找到妈的,到时候一闹腾,又少不了许多麻烦。”她可不想往后的日子里,总是动不动的闹腾一次。

        李高山听了这话,脸上的神色更不好了。不管怎么说,他媳妇说的这种情况的确是有可能发生的。

        他一脸恼怒道,“那怎么办?难道真的帮衬他把日子过好了?我就担心他是烂泥巴扶不上墙。大学毕业了,还过成这个样子,害了这个又害那个的。你就是给他找个工作,估摸着都没法子立起来。”

        薛萝笑道:“你先别急,我就想着,总得让他安生下来才行。”

        “怎么个安生发?”

        “让他回镇上小学去做老师吧。他大学毕业,我们再去说通说通,还是能行的。在镇上,他饿不死,又是个正规单位,也不会嫌弃什么。等日子长了,他这习惯了,自然也就安生了。”就像温开水一样,死不了,但是如果自己不上进,也就是这么过下去了。

        李高山一听,仔细的想了想,眉头慢慢的舒展开了。“这倒是个法子。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

        薛萝笑道:“他现在欠着大哥大嫂的,如今除了咱们安排的这条路,他还有什么选择。如果咱们给他安排好了这么个工作,他还是不要,妈这边也就没话说了,以后他再闹,咱们也能拿这个事情去说。”

        “嗯,”李高山认可的点了点头,“好吧,那晚上我们和妈说说,看成不成。”要是真能这么安定下来,他倒是愿意花点心思把李长河安排进去。

        两人谈完了事情,薛萝也赶紧去洗了个澡,躺在自己宝贝儿子身边休息起来,这几天坐车累,一回来又被李大海夫妻闹着没消停,眼下解决办法找到了,她这困意也上来了。

        李高山给她盖好了杯子,就起身去了书房处理工作了。

        到了晚上的是,孙来香总算是起床了,只不过脸上还是一副不高兴的神色。

        “妈,您这段日子辛苦了,多吃点。”

        孙来香病怏怏的拿着筷子,挑了挑米饭,愣是不动一筷子。

        薛萝和李高山对视一眼,薛萝点点头,然后转头看着自己婆婆,笑道:“妈,你就别担心了,长河的事情,我和高山商量过了,我们就再管一次。您看怎么样?”

        “真的?”孙来香眼睛亮了,问道:“你们准备咋管?”说完,又摆了摆头,“算了,他是个没出息的,一次两次的,让你们也嫌弃了,这次帮了,以后还不知道会咋样呢。”

        “妈,这次我们倒是给他寻了个好去处了。我和高山决定,让长河回镇上去做小学老师。是个正规工作,待遇也不错,而且又是在老家,亲戚朋友互相有个照应,你和爸也不用担心他了。”

        孙来香听了这个安排,脸上果然添了笑容,高兴道:“这个倒是不错,镇上住着也好,以后我和你爸要是老了,帮不了你们了,也回老家去过日子,到时候走动也方便。”

        “妈,”薛萝不乐意了,“你和爸爸要是真的老的动不了了,也得在我们身边,我们照顾你。咱家又不是没房子,你到时候相住哪个都行。城里有医院,你们要是哪里不舒服了,看病也方便。”

        李高山也道:“是啊,妈,我也想着爸现在跟着大哥太辛苦了,这次大哥这边,我们也借钱给他们度过难关,但是爸这次就跟着过来和你一起过日子了。我和阿萝平时工作忙,他过来了你们有个伴。”

        孙来香纠结懂啊:“可是你毕竟是老二,得我和你爸的好处也最少,哪里能让你养老。”

        她对于家里的三个儿子情况清楚的很。老三读书最多,吃苦最少。老大一直在身边,平时干农活都是她和老头子一起帮衬着。只有老二,从小就去了部队里,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回来后又是自己租房子住。过的好了,又把自己接到身边享福。光这想着,她就不好意思再让老二一家子养老了。

        李高山不认同道:“妈,这给你们养老,本来就是我们这些做儿子应该做的。”

        薛萝也道:“是啊,妈,你给我们带孩子也挺辛苦的。”

        说起孩子,孙来香也想起了,自己这要走,怎么着也得阳阳和儿媳妇肚子里的孩子长大读书了,自己才能走呢。这一下子还有好多年呢,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操心的了。

        她笑道:“你们这么孝心,我就知足了。等长河的事情解决了,我就真是一点也不担心了。”

        薛萝和李高山又看了一眼,没再说话。

        如今她婆婆还这么惦记着,看来不解决还真是不行了,只希望李长河这次看清楚形式,让事情顺利解决。

        第二天,李高山回到公司后,就遇上了在公司门口等着的李长河了。

        看着人已经憔悴的不得了,而且衣服皱巴巴的,完全看不出当初一副书生意气的模样。他心里暗自摇头。

        这次,他倒是没有装作看不见,而是对他道:“今天晚上去家里吃饭,我们有事情要和你说。”

        李长河本来也只是来碰碰运气的,没想到真的见这人了,而且听他二哥这意思,是要帮自己了。

        他乐的直点头,“二哥,那我和丽红晚上就过去了。”

        李高山皱了皱眉头,没再说话,就直接转身走了。

        李长河见他这个反应,心里虽然有些生气,但是想着还得靠他过日子呢,心里那点不高兴就荡然无存了,赶紧转身回去,准备告诉宋丽红这个好消息。

        临时租的团结户小楼里,楼道又窄,又杂乱。

        李长河在做饭的人中挤来挤去的,终于挤到了自己的家门口,他迫不及待的边喊着宋丽红的名字,边用钥匙开房门。

        一进屋,宋丽红正扶着肚子准备过来开门呢。

        见着他这高兴模样,她楞道:“这么高兴,有什么好事情?”

        李长河一下子过去抱住了自己媳妇,笑道:“丽红,我今天见到二哥了,他让我们今天晚上过去吃饭呢。”

        “真的?”宋丽红一脸惊喜,眼中又有些不敢置信。这阵子实在是过的太苦了,她是真的受够了这种日子了。如今能够去那种大房子住着,光是想想就激动。

        李长河笑眯眯道:“是真的,快去收拾东西,咱们今天就过去。吃完饭就就在那边住着,看二哥怎么安排咱们。”这种地方,他是真的不想再待下去了。

        两人随便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其他看着破旧的衣服一件也没有留着。

        连房租都没有退,两人就直接坐着车子去了李高山家里面了。

        到了小区门口的时候,保安拦着看了一会儿,见两人正是之前薛萝嘱咐过不要让进门的两人,顿时就拦住了。

        “等等,我打个电话。”说完就赶紧去打了电话确认情况。

        屋里薛萝接到电话后,只淡淡的说了一句,“让他们等着,就说我马上出来。”

        等挂了电话后,薛萝就对着李高山道:“人来了,去和妈说一声吧。”

        过了一会儿,孙来香就和李高山一起下了楼了。她脸上看起来有些生气,又有几分期待。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心里恨,又无法狠心。这是一种纠结的感情。

        几人到了院子门口的时候,李长河和宋丽红正和保安在争执。李长河倒是没怎么说话,宋丽红却不客气的再大吵大闹。

        “干什么不让我们进去,我们住在里面的。”

        “我可从来没看你进出过。”保安说的直接。

        宋丽红噎了一下,又硬着脖子道:“我婆婆住在里面,这次就是接我们过来一起住的。”

        保安见她难缠,也不准备多说,只道:“薛女士说了,让你们等等,她马上出来。你们再闹也不行。”

        “你们吵什么?”孙来香满脸气愤的走了过来。她刚刚老远就听着这个女人在这里吵吵闹闹的了,真是丢人。

        “妈,你可来了,他们不让我和长河进去。”宋丽红极快的改口。

        孙来香撇了她一眼,没有理她,反而对着李长河道:“今天在酒店吃,不用去家里。”说着就指了指李高山的车子,“赶紧上车去。”

        李长河闻言,朝着车子看了一眼,就看到坐在驾驶座好副驾驶上面的李高山和薛萝了。不知怎么的,他陡然升起了一股难堪。

        看着脚边的行李袋,他咬了咬牙,走过去拉着宋丽红,就跟着自己老娘上了车了。

        车子里,宋丽红倒是显得有些拘束了。她对薛萝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薛萝和李高山也不想理他们,自然没说话。一时间,车子里面一片安静,只有阳阳在咦咦啊啊的来几句,又张着手要孙来香抱。

        孙来香看见了,哄道:“奶奶坐在后面不好抱,待会下车了抱你好不好?”

        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他只看了一圈车里,就乖乖的坐在自己老娘怀里不动了。

        酒店就在小区附近,是个高档的地方。平时出入的也是这一带住着的有身份或者有点钱的人。

        宋丽红看着这地方,眼神呆了一下,就赶紧跟着下车了。

        几人到了门口,就有服务员来引路,直接把他们带到了预定好的包间里。

        他们一坐下,就有人开始上菜了,不一会儿,饭菜就上齐了。这算是一餐散伙饭,所以薛萝也大方,都是订的好东西。

        宋丽红忍不住动筷子夹了一筷子红烧狮子头。

        孙来香看了她一眼,她立马不好意思道:“妈,我这肚子饿不经饿,你老别介意。”

        孙来香看了眼她大肚子,只不过被桌子挡住了,也没看到,只问道:“几个月了?”

        “三……三个月了。”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有几分不好意思。

        “哼。”孙来香只是冷哼一下,就不看她了。只对着李长河道:“长河,这次你在你大哥大嫂那里干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现在他们不管你,我也说不了什么话,毕竟是你有错在先的。今天是你二哥二嫂,还看在我和你爸的这张老脸上,说最后再帮你一次,今天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事情的。”

        李长河一听,有些难堪,下意识道:“我又没做错什么,谁知道人家会跑。”

        “你还有理了!”孙来香忍不住吼道:“要不是你大哥大嫂看着老李家的情分,你干的这事情,就得去蹲大牢。我和你爸养你这些年,又让你读大学,不管你咋样,我们也没过占你的光。但是现在,你不仅自己养不好自己,还连累你哥嫂,我和你爸这心都寒了。”

        “妈……”李长河有心想辩驳,却又说不出话来。

        薛萝在一边看着,实在忍不住了,这样一来一往的,还不知道要耽搁多久呢。她可不想再等下次和李长河见面了。赶紧出声道:“妈,这事情大家都清楚了。今天咱们主要说说李长河的后面的安排吧。”

        孙来香叹了口气,点头道:“你们说吧。”

        “好,”薛萝看着李长河道:“本来都是兄弟,谈不上谁帮谁,我们也没这个义务帮你。但是看着爸妈的份上,我和高山这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你了。我们准备安排你回镇上去当个小学老师。”

        李长河一听,不等她说完,就怒声道:“你们让我回去当小学老师?我要是想当小学老师,还用你们帮忙?我自己一个堂堂的大学生,人家都得求着我去。”

        薛萝闻言,嘲讽道:“你自己去?哼,你自己去最多就是个代课老师。这编制可不好拿到,你又不是正经的师范毕业的,不是分配过去的,你以为人家还真的找不到老师,非得求你这个从单位辞职的大学生?”

        “我……”李长河一噎,他确实没法子找个编制,但是去从城里去镇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去的!

        想着这,他冷着脸道:“那我就在省城当小学老师。”

        “我们可没那个能耐,能打通省城的关系。”薛萝冷笑,“看着爸妈的份上,我们豁出这张脸去求人,给你弄个正式编制。你要是以后自己教书教的好,被调到县城省城,就是去了b市也是有可能的。要是不行,连镇上都可能呆不下去。”

        “妈。”李长河看着孙来香,“妈,我想离着你近一点。”

        孙来香满脸疲惫的叹了口气,“长河,回老家去吧。镇上不错了,好些人还在家里种田呢。你在镇上好好干,以后干好了,照样有出息。”儿媳妇说得对,自己干的好,到哪里都行,干得不好,连镇上都别想了。

        听自己妈也这么说,李长河这下子绝望了,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他以为最起码自己二哥会看在爸妈的份上,给自己分套房子,再在公司里安排个管理岗位,以后这日子不会差。但是没想到,不止没有给自己房子,还让自己回镇上那个穷地方去。

        一想到那萧条的小镇,来来往往的都是农民,他心里就一阵拔凉拔凉的。

        见自己儿子那副嫌弃的样子,孙来香叹气道:“长河啊,做人不能忘本。当初你是从老家出来的,现在回去也是应该的。以后你要是有能力了,再搬出来,谁也拦不住。”

        “妈,我和长河现在啥子都没有,我又大着肚子,回去了咋办啊?”宋丽红在一边哭了起来。

        孙来香横了她一眼,“都有工作了,啥子就都有了。你也别在长河面前瞎掰,我可没承认你这个儿媳妇。”

        宋丽红被她这么一瞪,顿时说不出话了。

        李长河在一边闷着头不说话,显然也是在考虑当中。

        薛萝和李高山都静静的坐了一会儿,几分钟过后,见他还不表态,李高山也怒了,直接放狠话,“你要是不接受也行,反正就这么条路,你不走,我们也管不着。以后也别再想上门来了。”

        薛萝也道:“你是大学毕业,找好工作也很容易,要是实在看不上咱们这个安排,那就算了。凭着你自己的本事,再去找吧。”

        李长河静静的抿着嘴吧,心里也在认真的权衡。他也看出来了,这次二哥二嫂是不给自己退路了,就这么一个工作,若是不接受,以后自己就再没理由来求他们了。自己老娘也不会帮着自己了,到时候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他当然能够靠自己的学历找到工作,但是找的都是私人企业,福利待遇比不上铁饭碗。他也不愿意屈尊去小单位里面做个普通的员工。

        “你考虑的怎么样,”李高山青着脸看着他,“我和你嫂子还忙着,没那么多时间陪着你。”给他安排个工作,还挑三拣四的。

        李长河狠狠的一咬牙,“好!”他就不信了,自己一个堂堂的大学生,还能总是在一个小镇上困着。

        听他答应了,薛萝和李高山也算是了了一桩事了。

        临走的时候,宋丽红和李长河提着行李想要去住一晚上。薛萝担心到时候请佛容易送佛难,直接说让他们回去等消息,等安排好了,会让人联系他们的。

        “谁稀罕!”李长河狠狠的跺脚,提着行李转身就走了。

        宋丽红赶紧扶着肚子跟了上去,“长河,你等等我啊。”

        看着他们的背影,薛萝摇了摇头,反正这次之后,以后两家应该是不会再来往了。

        李长河的工作安排的很快,他条件还行,在加上是镇上的小学,李高山这边走了点路子,就把编制定下来了。

        他们回去的那天,李高山让小杨助理开车,帮忙把人送到了镇上小学。

        “那边有宿舍,单间的,看着还不错。挺多年轻老师住在那边的。学校环境还不错,又是镇上,来来往往的也挺热闹的。”小杨助理回来后,把事情都往好的说。

        孙来香听着,心里也放心了,高兴的不得了。

        不管怎么样,老师这个职业,那就是个体面的事情。

        自从李长河这事情解决完了之后,孙来香算是彻底的恢复过来了,平日里带着孙子去小区里面和老太太们一起聊天解闷,日子过的越发的自在起来。

        薛萝本来让李高山接公爹过来跟着一起住,两个老人之间有个照应。李老头却不同意,说是大儿子这边刚经历了这些事情,他得先帮衬帮衬。而且俊俊现在又读小学,得要人照顾。

        老人家顾虑多,不愿意过来。两口子也没法子,只好说等李大海他们种植公司成熟了,再让他过来。

        李大海他们这次倒是因祸得福,知道了罐头这个行业。

        他们之前都是种植新鲜蔬菜的,看着虽然也不错,但是生意做不远。这次因为李长河的事情,他们歪打正着的认识了这个行业,回去后倒是真的好好调查了一番,发现罐头是个好东西,走亲访友的都用得着。而且保质期长,能够运到很远的地方去。

        两口子一商议,又来找薛萝他们拿主意。

        李高山没做过罐头这个行业,也拿不出主意来,倒是薛萝给了个诚恳的建议,让他们去南方那边的罐头厂去看看,学着人家怎么做的。

        范霞一听,也动了心思,回去就和李大海商量着一起去了南方一趟。

        薛萝也打电话给谢凯,让帮忙找个向导带带路,免得两口子到时候出了事情,又得折腾。

        谢凯笑道:“薛总,你们是不是准备做罐头啊,这个东西倒是不错。”

        “不是,是我大哥大嫂他们自己想做,到时候麻烦你帮忙找人了。”

        “大哥大嫂倒是很有眼光啊。”谢凯笑嘻嘻道,“薛总,您就对别的行业没什么想法了,准备一直做服装?”

        薛萝听了他这样说,就知道有门道了,她笑道:“怎么,你又有什么好想法?”

        “呵呵呵,还是薛总懂我。现在南方这边工业真是不错啊,特别是塑料制品,还有橡胶制品,那个车胎,你知道不,这边也有。咱们现在发展这么好,以后车子肯定越来越多,到时候这个生意可是大生意。”

        “你想自己做?”薛萝倒是想起之前闫丽说他要借钱的事情,只不过后面却没了音信了。

        谢凯那边愣了一下,才笑道:“我是想和薛总一起做,实话说,我这钱不够,要是薛总您想做,我肯定好好的把这生意做起来。”

        他没好意思说,自己之前是想自己做的,但是钱不够也没法子。再加上被袁晓珍训了几次,也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些忘恩负义,所以才想着和薛萝一起合作,有钱一起赚的。

        薛萝没想到他会和自己合作,心里倒是有些诧异。她仔细想了想现在的形式。北方那边的市场已经在发展了,南方那边的服装市场也稳定,再加上有代加工的厂子,也能保证服装供应,倒是不需要再操心了。她也不准备再扩大业务,如今有了这么个天上掉馅饼,自己只用出钱,不用出力气,想起了倒是挺不错的。

        她笑道:“你先把资料准备好,发给我看看,如果行,我这边可以出资金,不过暂时规模可不会很大。”

        “是先从小做大的,”谢凯听她这么爽快,心里一松,笑眯眯道:“薛总,我这个月月底就回来了,到时候和您具体说说。呵呵,说起来,还得和您请假呢。”

        “请假回来?”薛萝眉毛一挑,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电话这头的谢凯摸了摸脑袋,笑道:“说起来还是多亏了薛总您让婶子和晓珍过来了,我这才有机会了。呵呵呵,前几天晓珍已经答应和我结婚了,婶子也同意了,就准备这段日子办婚礼呢。婶子说亲戚朋友都在老家,所以这次回来办。”

        “行啊,你小子,竟然真的被你追上了。”薛萝想起之前谢凯吃的闭门羹,心里忍不住想笑。

        她笑道:“好好好,日子定了和我说说,到时候我也帮忙。”对于谢凯和袁晓珍这件事情,薛萝倒是挺高兴的。谢凯脑袋活,肯定是个有作为的,再加上也没什么亲人,到时候袁婶子还能和他们住在一起,以后也能互相有个照应了。

        挂了电话后,薛萝就给李大海他们到了电话,让他们这两天早点过去,到时候还能和谢凯一起回来。

        范霞和李大海把家里的事情交给李老头之后,就赶紧搭着火车去了南方了。两口子都是第一次出门,心里都有些紧张,好在薛萝和他们说了,南方那边有人照应,他们这心里才心安一些。

        两人去了南方之后,谢凯就给薛萝来了电话报了平安。

        孙来香在家里听说了这事情,愣是不住的感慨,“好不容易你们两忙完了,现在又轮到老大两口子了。”

        薛萝笑道:“妈,他们两个有这个上进心也是好事,以后咱们家里各个家大业大的,子孙们都享福。”

        “我现在年纪大了,可不求这个,只求各个都平平安安的。”人老了,就求个子孙安稳。

        李大海他们这次去了没几天,就打了好几个电话回来。说是那边的罐头厂果然都很大,而且这种罐头厂也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他们准备从那边挖几个老工人回来,到时候先开个作坊。

        对于他们这种保守的做法,薛萝倒是挺支持的。

        月底的时候,李大海他们终于回来了,同时回来的谢凯和袁青母女。

        与去的时候不同。袁婶子如今看着年轻了好多,而且眉眼之间透着一股幸福的感觉。

        倒是袁晓珍和谢凯还是一对欢喜冤家,都要结婚了,见着面还是吵吵闹闹的。不过显然,谢凯是被袁晓珍吃得死死的了。

        趁着李大海和范霞都在,薛萝请了大伙一起在家里来吃了顿饭。

        饭后,薛萝就领着袁青和袁晓珍进了房间了。

        薛萝从梳妆台里拿出了一套黄金首饰,递给袁晓珍。

        “你算是我给你添妆的,可不许嫌我眼光差。”

        袁晓珍接过来,打开一看,被里面明晃晃的黄金闪了一下,顿时就递了过去。“我可不能要,这太贵重了。”

        袁青也道:“阿萝,你对我们已经够帮助了,再送我们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真是不好意思了。”

        “婶子,你以前在我困难的时候对我伸过手。而且之前被刘家人发现,也是我造成的。我心里对你们又感谢,又愧疚。这次晓珍结婚,一辈子的大事,就让我尽点心意吧。”

        袁青闻言,笑着摇头,“我们对你那点帮助,哪里比得过你对我们的帮助啊。而且刘家的事情,被摊开了也好。以前我总是担惊受怕的,总担心再碰着。但是真的碰到之后,我才发现,心里的这根刺不拔掉,就一辈子不痛快。现在这样挺好的,晓珍也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我也不用担心再被她问了。”

        “妈。”袁晓珍感触的拥着袁青的胳膊,“我只要你。”

        袁青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都要嫁人了,还一副小孩子模样。”哎,一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自己也老了。她心中感慨不已,却又带着苦尽甘来的喜悦。

        薛萝眼中有些湿润,她将盒子盖住,再次的把东西地道了袁晓珍的手上,“我难得送个礼物,你还不收,以后我可不高兴了。嫁人可是大事,以后我相送都没机会了。”

        袁晓珍抿着嘴,不好意思的接了过来,“阿萝姐,谢谢你。”

        薛萝笑着摇头,“你们既是朋友,也是亲人。不用谈谢字。”说起来,她这辈子遇到的好人,似乎比好人要多。这样算来,这辈子可真是赚了。

        她忍不住弯起了嘴角。“晓珍,你会幸福的。”

        袁晓珍和谢凯的婚礼是在省城办的。

        谢凯虽然没有什么至亲的人,但是也有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表亲,稀稀拉拉的也坐了好几桌,再加上厂子里的同事还有生意上认识的一些朋友,倒是热热闹闹的摆了三十桌。

        婚纱是晓珍自己设计的。她在南方看到人家都是穿着这种白色的婚纱。觉得很漂亮,所以这次结婚也是办的新式婚礼。

        婚礼上袁青的家人竟然也来了。

        一对很儒雅的中年夫妻,一个穿着西装,一个穿着旗袍模样的套装,看着很体面。两夫妻在晓珍的引领下找到薛萝。

        那中年男人一脸感激的看着薛萝,“您就是薛女士吧,很高兴认识您。听晓珍说,是您帮助了他们很多,让他们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非常感谢您,以后如果有用得上的地方,请尽管说,我们袁家一定会尽心竭力的。”

        薛萝虽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还是客客气气的做了回应。“袁先生严重了,袁婶子和晓珍对我的帮助很多,都是互相帮忙。”

        晓珍笑道:“阿萝姐,你可别客气。”她转头看着袁舅舅,“舅舅,阿萝姐如今做的是服装生意,也有很多出口的,人家好多人都和阿萝姐合作呢,你在m国要是有这方面的生意,可一定要帮助锦绣呢。”

        “好好,只要是薛女士的事情,我一定好好办。”袁舅舅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外甥女。

        婚礼过后,薛萝找了个机会问了袁舅舅的事情。

        原来袁青他们去了南方不久,就因缘巧合之下遇上了袁家的人。他们之前因为政治问题,所以去了国外,一别多年,回来找了袁青很久都没有找到。后来正好在南方做生意,遇上了谢凯他们。分别多年的亲人,一朝相遇,恍如隔世。

        “舅舅本来要接我们去m国的,可是我妈妈不同意。我妈妈说,这么多年她都一个人过过来了,干啥子还要再去靠人养着。我和谢凯也是这个想法,现在我们自食其力,以后有多大的成就也说不定,但是现在最起码我们都是靠着自己一步一步的走出来的。”

        “嫂子是个很有风骨的人。”

        袁晓珍道:“是啊,我妈妈说当初知道我爸背弃她了,她就没想过再回去缠着。虽然过了这么多年辛苦的日子,但是好在活的自我,活的有骨气。”

        她又笑道:“不过我妈妈现在已经找到她的幸福了,虽然她自己还不接受,但是夏叔可一直在缠着她呢。反正我是支持夏叔的。”

        “夏叔?追求婶子?”薛萝诧异,难怪之前看着袁婶子眉眼间有些不同了,原来是遇上对的人了。

        “是啊,夏叔是个很不错的人,是舅舅的朋友。”

        是认识的人,应该可靠。

        袁晓珍和谢凯结婚之后,两人就准备正式的在南方那边定居了。袁婶子离不开闺女,自然也要跟着过去的。

        火车站的站台上,薛萝和李高山都来送他们。

        “婶子你放心过去吧,省城总部这边我自己看着。以后我也就在省城不走了,这些工作我都顾得过来。倒是南方那边,你要多费心了。”

        袁青带着几分愧色,“阿萝,你放心,我去了南方,一品香在那边的市场就一定会想法子扩大。我走到哪里,都不会放弃一品香。”

        “有婶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后你们也要经常回来走动走动。”

        “放心吧薛总。”谢凯在一边插话,笑嘻嘻道:“以后我肯定带着我妈和我媳妇回来看你们。”

        “你这口倒是改的顺溜。”袁晓珍在一边捏住了他的耳朵,“阿萝姐交代你的事情,你可要好好干,那个什么塑胶厂,你可不要瞎搞亏钱。要不然把你卖了也得赔钱!”

        “哎哟哎哟,我知道了,媳妇。”谢凯假装吃痛的歪着嘴。

        “你们这两口子啊。”袁青在一边笑着摇头。眼中却满是满足的笑意。

        车子终于进站,袁青他们拎着行李上了车。坐到座位后,袁晓珍还开着窗户探出头来和他们招手。

        薛萝靠在李高山的身旁,笑着给他们招手。

        “再见。”

        看着车子开走,薛萝的眼睛也慢慢的模糊了。

        李高山掏出纸巾给她擦眼睛。

        “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高兴。”薛萝笑着哭了,“我是真的高兴。高山,你知道吗,不管是慧芬、明珠、还是袁婶子和晓珍,他们虽然都经历了这么多,最后也都离开了我,但是我还是很开心。因为他们都幸福了,经历了风风雨雨,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回想起过去的一幕幕,她心里感慨不已。

        人生就像这眼前的火车一样,不管□□在哪里,过程会经历多少风风雨雨,最终,他们都会到达自己想要到的地方。

        李高山一脸笑意的拥紧了她,“是啊,他们都很幸福,我们也会幸福的。”

        正文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50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