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现代生活录 > 第146章 番外——二十年(终)不忘初心

第146章 番外——二十年(终)不忘初心

        那老人家显然也不是个多话的,只甩了一下手臂,就要甩开高伟扶着的手。

        这边高新一看,这人的手臂上面既然破了一块皮了,显然是刚刚擦到地面上了。他心里起了愧疚,赶紧道:“大爷,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把伤口包扎包扎。你别担心,医药费都是我出的,不会骗你。”

        “不用了。”那人一口拒绝,说着就要走。

        “哎,您先别走啊。”张慧芬见自己儿子和男人跟一个老人家拉拉扯扯的,担心两人吓着人家了,赶紧从车子里下来了。见人要走,忙叫住了。“老人家,您别担心,您身上的伤口是我儿子造成的,我们就得负责任。”

        “是啊,大爷。”高新赶紧道。

        “我是真的没事。”男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狠狠的回头瞪了一眼张慧芬他们。只不过在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后,瞳孔突然缩了一下,眼中满是吃惊。

        张慧芬见着他的脸后,顿时觉得有些熟悉。不过她倒是没想起来,只道:“老人家,我们是不是见过面啊。我之前也在这一带住过的。”

        听着这声‘老人家’,那人脸色一青,显然有些愤怒。

        张慧芬见他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从包里掏出了几百块钱出来递过去放在了他手上,“既然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去医院,这些钱你就拿着吧,找个时间自己去看看。”

        这人僵硬的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钱。

        高伟见状,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这人一眼,然后伸手揽住自己媳妇的肩膀,笑道:“好了,我看人家还有急事呢,咱们就别耽误了。高山他们还等着呢。”

        张慧芬笑着点了点头,跟着一起上了车子。

        高新见爹妈都上了车子,也赶紧跟着上车子坐到了驾驶座。他看了眼发呆的老人家,然后把方向盘打了个转儿,就把车子调了个方向,从那人旁边直接开走了。

        坐在车上的张慧芬脑袋里一直不大平静。她一直想不清楚到底这人是谁,但是又觉得应该是认识的人。

        那个人……

        “妈,你可得记得帮我和萝姨说我和月月的事情啊。”高新还不忘了提醒自己老妈要帮着追人家姑娘。

        对了,是薛邵!

        张慧芬心里一紧,只一瞬间,一只大手握了过来,牵住了她的手。“不舒服吗?”高伟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张慧芬笑着摇头。她静静的靠在高伟的肩膀上,闭着眼睛,想着刚刚见过的那张脸。

        是啊,越想就越熟悉,原来是薛邵。没想到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竟然变得自己都认不出来了。也许是自己刻意的不曾去记得他吧。

        毕竟在自己的人生中,这段经历并不算美好。自从嫁给高伟之后,她就更加一心一意的守着这个男人,守着这个家,对于曾经的一切都恍如一梦一般。有些人和事也在被她刻意的忘掉了。

        此时,她倒是要庆幸自己的记忆力差了,要不然刚刚若是认出来了,该如何自处?即便高伟说不在乎,但是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介绍自己的前夫,也不算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她轻轻的提了提嘴角。

        高伟一直看着她,见她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想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

        “没有,就是觉得,我儿子这脑袋没随了我,其实也是好事。”她随口说了一句高伟常说的话。

        高新却笑嘻嘻道:“妈,我最庆幸的还是我长得像你,要不然我顶着我爸那张脸,还真是不好意思去追人家小姑娘。”

        “臭小子,你说谁呢?你妈都被我追到手了,你还敢质疑你老子的相貌?”

        高新一脸无畏道:“你就吹牛吧,我都听我李叔说了,当初你为了娶我妈,都装孙子了,哈哈哈哈。”

        “臭小子!老子回去非得好好收拾你!”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高伟气的脸黑乎乎的,心里又怨着李高山这个老小子竟然下自己的老脸,看他到时候怎么把他闺女抢过来当儿媳妇。

        此时荒凉的水泥路与车里的热乎乎的情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薛邵站在原地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一直站了许久许久。

        如果不是手臂上面传来的痛楚,他真的以为自己是做了一场梦了。他竟然看到了张慧芬,这么多年了,自己竟然还能清晰的记住她的容貌。

        想着她刚刚一口一个老人家的叫自己,薛邵心里一阵的苦涩。

        他张开双手,看了看自己粗糙的看不出原形的手掌,又从地上的水坑中看到的自己佝偻的身子,满头的白发。

        难怪慧芬会认不出自己,就连自己,都想不出自己当年的模样了。

        想着刚刚看到的张慧芬,她衣着光鲜,身上的衣服都不起皱,一看就不便宜。而且二十年了,她竟然都没怎么变,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说话的声音还是温温的,为人处事也是善良大方。

        他还记得慧芬的厨艺好,那时候自己出去跑业务,每天累得慌。慧芬心疼他,就给他变着法子的做菜。有一段时间,他深夜回家,慧芬都半夜爬起来给他做饭。而那时候他之所以深夜回家,是为了去陪着高敏母女。

        想想当年自己的所作所为,薛邵心里一阵的绞痛。

        原来当初两人结婚的那段日子,早已深入心中了。只是他为了追求自己的执念,所以瞎了眼,看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至于失去了这个女人。

        刚刚那个男孩子应该是她的儿子了,如果当初自己不和慧芬离婚,孩子应该也差不多了,也许还会比他大一点。那时候,两人才计划着要个孩子呢。

        而站在慧芬旁边的那个男人……

        薛邵佝偻的身子突然又向下垂了一点,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终究是属于了那个男人。

        这些年,自己总是做梦,梦着自己根本就没有和慧芬离婚。两人一起兢兢业业的在阿萝的厂子里工作,一个做刺绣,一个做业务,生活越来越好。他们还生了个大胖小子,满屋子的跑着喊爸爸妈妈,等孩子长大了,他们就在县城买了个小铺子养老,儿孙满堂。

        梦醒后,只有苍凉的泪水,还有满室的漆黑。

        “薛老哥,赶紧上工了。”从远处传来了工友的喊声。

        薛邵赶紧抹了一把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眼泪,赶紧着往工地的方向跑了过去。不管怎么样,他还得努力挣钱,闺女如今要出嫁了,他还得准备嫁妆呢。虽然不是自己亲身的,但是叫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爸,好歹也是自己最后一点念想了。

        这么一段插曲并没有在张慧芬心里造成什么影响。

        跟着薛萝一起回了省城之后,她就寻了个机会和薛萝提了自己儿子的事情了。

        虽然已经相交多年,但是想着自己是惦记人家闺女的,所以总有些难以启齿。好不容易说完了之后,她又有些忐忑。

        “高新喜欢我们家月月?”薛萝很是诧异,眼神满是不相信。倒不是她不相信自己闺女的魅力,而是觉得两孩子这从小就没有好好相处过,一见面就闹腾,这怎么着也看不出什么感情啊。

        难道现在年轻人表达感情的方式都这么特别?

        见薛萝不相信,张慧芬赶紧替自己儿子保证,“他说他已经考虑好了,已经下定决心了。”接着又把自己儿子之前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薛萝听。

        薛萝听完之后,倒是没有立马表态。虽然她也挺喜欢高新这孩子的,不说高家的门第了,就说高伟两口子这为人处世的作风,她都乐意把闺女给人家照顾。

        但是……这一切都要看孩子乐不乐意啊。现在年轻人思想前卫呢,她可不敢擅自做主。

        所以对于张慧芬这边,她只能给了一个中肯的答复,“我没听月月说过,我得先和她谈谈,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的。”

        张慧芬见她答应去问,就知道这事情是成了一半了,最起码丈母娘这关试过了。

        她赶紧道:“行,你帮我们家问问,不管成不成,咱们两家的交情不变。”

        “这个是当然的。”薛萝肯定道。

        吃完晚饭后,薛萝就给自己闺女打了个电话了,电话中,她把张慧芬替高新提亲的事情说了一番,末了也不忘问问她的想法。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高新这孩子我看着长大的,人好可靠。他爹妈都是正派的人,你去了他们家,肯定不错。”这是薛萝给自己闺女的意见。

        月月这边却立马苦着一张脸,“妈,我比他大啊,我可不想要姐弟恋。再说了,那小子从小就没有让我好过过,要是真的和他成了一家人,我不得被折腾半条命啊。”

        “呸呸呸,说什么呢。”薛萝不悦道:“反正我就是告诉你这件事情,再说说我的看法。至于你这边什么想法,你自己决定把。我和你爸爸都不是古板的人,你自己追求什么我们也从来不阻拦。但是你也要想清楚到底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爱情这种东西,你听着玄妙,但是真的过起日子来,你就会发现,其实是个很现实的东西。你现在还没有经历过,所以总是想着很美好,认为自己会遇上浪漫或者刻骨铭心的爱情,但是等你结婚后就会发现,细水长流才是真的爱。你现在之所以觉得高新不适合,无非是觉得自己会遇上合适的人,而且从来没有把高新往这个人身上想,所以会给你带来一种误导。月月,不管你以后的决定是什么,现在你应该公平度对待高新,把他往可交往的对象方面考虑,也许会有不同的看法。”

        为了让女儿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薛萝愣是呼啦啦的说了一大通。

        电话这头的月月却沉默起来。

        她咬了咬嘴唇,显得很纠结,又有些不相信。半响,她才道:“妈,这种事情我也不能保证,我先试试看吧。”虽然她觉得试不试结果都一样,但是为了两家的情分,她还是不愿意做的太难看了。

        高新那个臭小子,怎么可能会是适合自己的人呢?

        月月这边没有做出决定,薛萝也没法子肯定的答复张慧芬。“这事情就看两孩子的缘分吧,咱们大人也不能过多的掺合了。”

        张慧芬是个明白事理的人,知道这事情强求不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儿孙自有儿孙福。”

        虽然如此回答,张慧芬心里却有些犯难了。她儿子那个执拗的个性,这回头该咋办啊?

        不过显然高新比她想象的要坚强的多。

        听了这个答复后,倒是显得很高兴,“哎哟,我还以为会直接拒绝呢,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会同意试试,这就是好状态啊。”

        看着自己儿子笑着咧嘴的样子,张慧芬有些接受无能。她哪里知道,她儿子一早就准备好了作死的结局了,没想到竟然真的守得云开见月明,让人家给开了一点点的小缝隙。

        “我要是不把这丫头给娶回家,我就不姓高了。”他满脸的壮志酬筹。

        “不姓高,你姓什么?”高伟黑着脸站在他身后。

        某人得意道:“我姓李!要么嫁过来,要么入赘,反正都是我媳妇!”

        “滚你个兔崽子!”高伟毫不留情的一脚踹了过去,直接将人踹到了墙上趴着。

        张慧芬惊吓的赶紧去扶自己儿子,待看到自己儿子脸上的鼻血后,顿时瞪大了眼睛。

        高伟摸了摸自己的鼻血,然后满脸委屈的看着自己老妈,“妈,我爸把我打得流鼻血了。”

        接下来,高伟就被安排单独睡一间客房了。好在薛萝家的房间多,倒是不用他挤沙发。

        两人的假期毕竟是有限的,在省城休息了两天后,就要赶着回b市那边了。

        临走的时候,高伟还不忘了给自己的儿子加油打气。

        高新摸了摸鼻子,什么话也没说。

        倒是张慧芬和薛萝又说了好多话。见面的时候,感觉什么都不需要说,但是每次临别的时候,总是感觉有许多说不完的话。

        直等车子进站了,高伟才搂着自己媳妇上了车了。临上车的时候,他还不忘了给李高山一个挑衅的眼神。

        李高山眯了眯眼睛,有些莫名其妙。

        倒是薛萝叹了口气,和高家的这门婚事,她是乐见其成,就是不知道闺女清不清楚了。这一切,还真的得看小辈们自己了。

        月月自然是很不看好高新的。

        自从从自己妈妈那边知道了高新那小子对自己的企图后,她就有心避开了。但是感情这种东西,实在有些莫名其妙,无法捉摸。

        先前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压根不把高新当异性看,当然也不是女人,而是作为一个完全不用考虑性别的生物体。

        但是现在知道了高新喜欢自己之后,她这小心肝就不受控制一样,每次遇上高新,还没说话呢,就扑通的跳个不停。害的她连装高冷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在宿舍的姑娘们谈起学校的某个帅哥的时候,她也会暗自把高新拿出来比较比较。等比较完了,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把高新当做男人了。

        有一就有二、这样的事情多起来了,连月月自己有有些害怕和紧张了。

        高新向来机灵,哪里还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眼看着姑娘自己开窍了,他也赶紧的加大马力,每天写情书,在宿舍楼下接,然后看姑娘的课程表,见缝插针的去纠缠。

        果然他爹说的没错,姑娘都怕缠。

        被缠的没法子的月月只好缴械投降了。

        “高新,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我不是都让我妈和你妈说了吗,我想娶你啊。”

        见高新这么直白,月月心里陡然一紧张,脸又腾腾的红了起来。她低着头道:“可是你比我小,而且从小就和我不对付,就连在一个学校,也常常和我作对。”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爱吧。

        听着月月这么说,高新有被打击了,“我就比你小了三个月,可是我长的比你高大,我思想比你成熟。再说了,小时候和你闹,也是因为觉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闹闹更高兴嘛。而且我为了和你一起,都没有去当兵,而是和你一起报了军校呢。要不然我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放弃b市的军校,跑到这边来?你要说起在学校你和你作对,真是冤枉我了。你哪次找我,我不是屁颠屁颠的就跑到你面前了。要是说食堂管你吃饭这事情,还真不是我的错,大舅子早就吩咐过了,要是让你瘦了,就绝对反对我,我被人拿捏住了,自然只能硬着脖子干了。”

        大舅哥,不好意思,把你卖了。

        月月没想到事情和自己想的都不一样。这样一听,还真是喜欢自己的样子。

        她没有被人追求过,曾经倒是收到过一些情书,但是那些写情书的人第二天就都来说是写错对象了,让她很窘迫。如今有这么一个人站在自己面前,袒露自己这么多年喜欢和付出,心里不感动是假的。

        而且……她偷偷抬头看了一眼高新。而且仔细看看,他长的也算是英俊的,人也高高大大的,整个学校都没有他这么好看的体型了,各方面的成绩也是学校里面的翘楚。

        这样一想,倒还是自己差了那么一点了。

        她微不可微的点了点头,“我,我们先试试看吧,要是不行,就还是当朋友。”也许妈妈说得对,给一个公平的机会,才不会留下遗憾。

        高新一听,脸上顿时大喜,大步往前面迈一步,双手一伸起来,就把月月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他使劲的转着圈儿,大声的哈哈大笑。

        两人恋爱的事情倒是都老老实实的告诉了家长。之所以告诉坦白这件事情倒不是因为两人决定终身大事了,而是想给家长们打个预防针,免得以后两人真的分手了,会给两家人的情分造成影响。

        高伟当即打电话给月月,“丫头,放心吧,以后就是你甩了高新,我还是拿你当闺女一样疼。”

        张慧芬倒是显得温和多了,“我和你妈妈说过了,小辈的事情自己做主,不影响我们。只要你们开心就好了。”

        有了两人的保证,月月的心理压力也小了许多了。

        她又给自己的爸妈打了电话。

        李高山一听是她打过来的,赶紧过来抢了手机,“闺女,是不是那个小子强迫你的,好小子,难怪整天往咱们家跑,原来存的是这份心思。早知道这样,我肯定打的他找不到咱们家的门。”

        “你走开!”薛萝气这拿过了电话,还不忘横了他一眼。听着电话里女儿的声音,她的脸色也放柔了。“月月,别听你爸爸瞎说,他现在正吃醋呢,觉得自己的宝贝闺女被人抢走了。不过高新的这件事情,我是支持你的。当然,我希望你是在考虑好了的前提下做出的决定。你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我,你考虑好了吗?”

        薛萝觉得,自己的女儿虽然脑袋没有儿子那么灵光,但是也是一个执着的人。如果认定了东西,想要放弃的可能性也是很小。相信高新那小子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才乐得找不着北了。

        电话那头的月月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想着什么。等过了一会儿才道:“妈,我不知道我对高新的喜欢是不是刻骨铭心的,但是我知道,他是适合我的,而我也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他了。这是个好的开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样了。”

        薛萝笑道:“只要认真的看待一份感情,有时候产生的感情会比爱情更加深厚。”就如她当初和李高山,也是从亲情开始,现在却已深入骨髓。

        “妈,你放心吧,我一直是个认真的人。”月月笑了起来,想着高新那张肆无忌惮的笑脸,她还是决定先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高新了,免得他以为得到的容易,就更加得意了。

        月月和高新的这件事情确定下来后,薛萝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了。

        儿子虽然也没有找对象,但是毕竟是男孩子,她倒是不着急。主要是闺女这边,要是找个错的人,可就一辈子痛苦了。如今知道是高新,她这算是舒心了。也更加安心的开始养胎了。

        如今胎儿还不大,才两个多月。害喜的症状倒是不厉害,显然比之前两个孩子要乖的多了。

        李高山担心她太辛苦,再加上现在家里就他们两个,也没有之前那样有孙来香照顾了。所以一番考虑后,终于决定请个钟点工了。

        平时也就做些打扫卫生和做饭的工作,主要是照顾薛萝的营养餐搭配。

        几十年没被人伺候的薛萝,顿时有些难以适应。好在这钟点工倒是本本分分,也不多话,平时干完活就走,倒是对生活没影响。

        现在锦绣和一品香已经在行业内都占有比较稳定的地位了。集团运营都比较稳固,她也不需要每天去看着,只需要去批复一些重要文件,开开集团会议,知道公司现在的运营状态就行了。平时倒是闲了起来。

        当然,这种空闲的日子没多久,远在m国的李明珠就给她寄来了一件好东西了。

        “东西收到没有,这可是好东西,在国内可没上市呢,先让你尝尝鲜。”电话那头的李明珠声音满是愉悦,不过多年待在国外的关系,所以发音上面已经有些不自然了。

        薛萝倒是挺怀念她的声音的,拿着手机道:“你这么多年不回来,光寄个东西回来管什么用?”

        “sorry,没法子,前些年陆成属于事业开拓期,实在是太忙太乱了。后来又要忙着孩子的事情,再后来又是复出设计事业,这些年还真是忙过来了。”

        虽然忙碌,倒是也充实。

        薛萝从她的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幸福的味道,她忍不住勾唇道:“陆成这些年,对你应该很好吧,当初可真是便宜他了,都没给我看看呢,你们就结婚了。”她语气里带着调侃的味道。

        李明珠微微笑道:“还是一样的忙,但是总会腾出时间做饭我吃。”

        “算他有良心。”薛萝笑道,心里却也为李明珠高兴,她虽然没有等到她的江浱,但是老天爷送了她一个无法替代的陆成,也算是圆满了。

        陆成也是留m国的学生,当初是全额奖学金,拿着三所大学的录取书过去的。虽然长的英俊,又会念书,但是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这样的人,当时只有一个出路,就是偷偷找兼职挣钱。

        李明珠当初过去后,手艺不佳,又不想顿顿吃西餐,所以就在报纸上登了一个聘用广告,想要找个人专门做饭。

        于是穷的叮当响的陆成就拿着报纸去应聘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陆成的手艺自然在一群人中脱颖而出,终于夺得兼职归。

        李明珠本来想请一个女孩子,但是没想到后面做菜最好吃的是个男孩子,还是和她一个国家的同胞。她向来不喜欢委屈自己,自然不会退而求其次的去聘用第二名的那位阿姨。

        但是对方又是个男孩子,实在不方便。为了解决这个困难,李明珠愣是把陆成的背景调查了很多遍,确认无毒无害,才算是放下心来了。

        每天陆成做饭之后,就直接走人,李明珠回来直接吃。

        这种日子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远在异国的李明珠生病了,这种日子才彻底结束了。

        经过了这次照顾之后,李明珠觉得这个人倒是个正人君子,最起码没趁着自己生病的时候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反而细细照顾。于是后面也慢慢的有了沟通了。

        沟通之下,李明珠才发现,自己请的竟然是一个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而且堪称天才。

        英雄惜英雄,李明珠这下子倒是不好把人家当煮饭公对待了。

        面对李明珠有些扭捏的样子,陆成倒是大方的很,直接道:“如果你不能以之前那样相处,我只好辞去这份工作了。我不想因为我们熟悉了,而影响之前的雇佣关系。”

        人家这么直白,李明珠倒是觉得自己小气了,所以开始转变对陆成的态度。她拿出西方人的那一套,公私分明,这种处理方式倒是对两人都很好。

        随着两人的相处,陆成身上的特性越发的展露出来了。他为人稳重,心思细腻,待人处事却又落落大方,最难得的是,他虽然穷,却从来不隐藏自己这一点,反而和明珠讲了许多打工时候遇上的糗事。

        感情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在不经意间慢慢的渗透。

        等两个人都互相发现有好感的时候,却都不肯踏出一步。陆成的考虑是,当时自己只是一无所有的穷学生,而李明珠有钱,而且已经是一个设计师了。

        李明珠停滞不前,因为之前主动过一次,结果失败告终,所以现在只会退缩。

        最终打破这场僵持的暗恋情况的,倒是一个乌龙。

        当时m国那边出现了一种传染病。发现的时候,只有一小波人得了,但是症状却很普遍。明珠当时因为工作,而和其中的被传染者接触过,后面出现了类似的症状。

        那次她吓得还给远在z国的薛萝打了电话了,吓得薛萝赶紧就去办签证,准备尽快赶到m国去。同时被吓到的,还有整天来做饭的陆成。

        他发现了明珠留的纸条子,就赶紧去了医院了。

        那时候的医疗设备还不怎么先进,查出来的结果模棱两可,当然这种传染病自然是宁可错也不能放人的,所以明珠就被隔离在一间封闭的病房里,等结果确定之后,才能出院。

        陆成到了医院后,急匆匆的找到了李明珠的病房,却只能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人。

        那两天,是两人最焦急最绝望的两天。

        等结果终于出来后,明珠的病倒是治好了,陆成却瘦了一圈,胡子邋遢,看着很是难看。

        那一刻,明珠看着陆成,什么都不想,直接红着眼睛扑了上去,哭着道:“吓死我了……”

        陆成的手僵硬的抱住了明珠,手臂却还在微微的颤抖。他将头挨在明珠的头上,似乎是松了好大一口气的样子,“是啊,吓死我了……”

        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两人终于都敢面对自己的感情了。

        所以薛萝还没来得及拿签证去m国,就听到李明珠恋爱的消息了。

        “你前两天才说生病,不会过两天就要结婚吧。”当时薛萝也是才落下了心,又被这个消息给轰炸了。

        李明珠当时笑着道:“没这么快,他说了,要靠自己的能力超过我的时候,才会向我求婚。”

        不得不说,陆成是个很有大男子主义的人。

        这么多年了,这脾气还是没变。

        转眼都二十年了,想起曾经的一切,却还是如昨日一般。

        明珠眼中有些湿润,她抹了抹眼睛,笑道:“今年本来想回去的,但是前两天查出又有了身孕,所以这我的证件都被陆成扣押了。他儿子和闺女现在整天盯着我呢。”

        “你也怀孕了?”薛萝惊讶道。

        明珠敏锐的抓住了那个关键字,“也?还有谁怀孕了?”

        薛萝笑嘻嘻道:“我啊,原本我以为我一把年纪怀孕了,有些不大好意思,没想到你也怀孕了,这下子好了,以后有个伴了。”

        “说起来,我们以前也常常同甘共苦,共同进退。”明珠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

        突然想起什么,她赶紧提醒道:“那你赶紧把我给你寄的东西放远点,你现在可是孕妇了,不能接触这些电子产品的。”

        薛萝闻言,赶紧拿远了一些,又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看着像电脑,但是比电脑又小很多。”

        “这是掌上电脑。陆成他们公司刚研发出来的,还没有上市呢。之前磨着他拿给我尝鲜的,现在我怀孕之后,就把一切电子产品都禁止了,连电视机都收起来了。为了不浪费,我就把东西寄给你了,阳阳不是挺喜欢这些新东西吗,正好老陆还让他过来看看呢。”

        薛萝咋舌,“他天天胡混,你别理他。倒是你们家陆成,他把家里的东西都收起来了,那他平时看什么?这做生意不得时刻了解社会动态、商界风云什么的吗?”

        “看报纸。”

        “……”

        基于李明珠的千叮呤万嘱咐。薛萝还是忍痛将这个据说很先进的掌上电脑送给了自己的儿子。

        谁知道阳阳一看这电脑,眼睛都亮腾腾的,立马决定打包去m国,“妈,果然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陆叔竟然能搞出这么一个玩意,我得去学习学习。”

        薛萝一听,立马不乐意了,“去什么啊,上次就去了一次,结果就被他忽悠的回来搞什么科技公司,现在又要去,回来指不定还搞出什么名堂呢。你爸都决定了,以后你就接房地产,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吧。”

        “妈,房地产已经被我爸爸给玩的没花样了,现在科技才是第一位。”阳阳此时眼睛放光,显然心思已经逃到m国去了。

        薛萝虽然后悔不该把这东西给自己儿子看到的,但是儿大不由娘,自己也没法子。“好吧,但是现在不能去,得等你爷奶大寿之后再去。”

        “没问题。”阳阳兴奋的应了。

        李老头和孙来香并不是同一年的生日,李老头比孙来香要大两岁。但是老人家不能办两次寿宴,所以就索性一次办了。

        到了大寿的这天,薛萝就安排家里的小辈们都先回到老宅子里去布置现场,又打电话让大姑子李红梅帮忙请李长河一家人,自己着带着两老穿的新衣服,直接去了县城那边接人。

        孙来香和李老头多年没有回过老家了,这次回去,心里都有些激动。

        等换上了薛萝亲手设计的衣服后,就更加精神了。

        范霞道爽快道:“还别说,咱爹妈这穿着一身出去,可真是让人看着心里都亮堂。”

        孙来香高兴道:“就你这嘴能说。”虽然这么说,眼中却是乐滋滋的神色。

        这次李大海和李高山两兄弟都开了车子回去、

        孙来香见车子里空落落的,没看着自己的孙子孙女,心里有些不得劲,“俊俊两口子呢,阳阳和月月呢?”

        “他们年轻人爱闹,都自己开车去了,您别担心。”李大海在她耳边大声道。

        孙来香点点头,笑咪咪的拉着自己老伴一起上了车子。

        一路上,孙来香都在看着窗外,当景物越来越熟悉了,她的心里也开始激动了,多少年了啊,终于回来了……

        她又看了看开着车子的二儿子和前面坐着的二儿媳妇,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三个儿子,如今却只有两个了。

        此时位于镇上的两层楼的小房子里面,李红梅正怒气冲天的吼着自己不开窍的三弟。

        自从接到到自家二弟妹的电话后,她就赶紧到三弟李长河这边来了。这些年,也只有自己和这个三弟还有些来往了。

        但是没想到自己才说了要他去参加寿宴的事情,三弟就突然跑到房间里,关着门谁也不让进了。

        想着时间越来越赶,她心里也越来越急了。

        “李长河,你赶紧出来,你这个孬种。”李红梅使劲的敲打着房门。

        旁边的宋丽红赶紧道:“大姐,你别敲了,这门不结实。”

        “放心,敲坏了我赔钱!”李红梅横了她一眼。

        宋丽红见状,就再也不敢说话了。

        她抹着眼泪到了堂屋里坐着,也不管那边敲门声和吵闹声了。

        “妈,你怎么哭了?”宋丽红和李长河的女儿李梦从外面回来。因着父亲的关系,她如今也镇上小学的代课老师了。

        平时她都是跟着自己妈亲,如今看着自己妈哭了,顿时就着急了。

        宋丽红见是她进来了,赶紧擦了眼泪,“咋了,这么早就下课了?”

        “嗯,今天上午就一节课,我就提前回来了。”李梦坐到了宋丽红的身边,她的五官有五分像宋丽红,两人坐在一起,咋一看还真是很像。

        她从兜里掏出纸巾给宋丽红擦了眼泪,“妈,是不是我爸爸又骂你了?”自从她记事起,她爸爸就经常骂她妈妈,无非是扫把星和没文化之类的。她倒是感谢她爸爸当初读了些书,所以才不用听更难听的话了。

        宋丽红却摇了摇头,只是眼睛还是红红的。“哎,不是你爸爸,是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了。”

        当初,她要和李长河在一起,她姐姐宋丽蓉怎么劝也不听。现在想起来,当初真的是想得太容易了。那时候她一心只往好的方面想,只看好的方面。觉得李长河有单位,家里又有能挣钱的兄弟,觉得嫁给他一定能进城去过好日子。却不曾想过李长河这个人可不可靠,不去想过他兄弟再有钱,也是他们自己的,没李长河的份。最重要的是,他能够在结婚的时候就和她扯在一起,就说明他这个人是没有责任心的。

        等后来经历了重重打击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真是选错了人。

        不止没有过上想象中的生活,还背负着一个破坏人家家庭,未婚先孕的小三的头衔,在婆家和娘家都抬不起头来。

        这么多年,要不是为了女儿,她真是熬不住了。多少次想要逃走,去城市里过日子,但是想着家中的女儿,还有曾经选择错误后的悔恨,她就再也不敢轻易的做出选择了。

        谁能知道,离开了李长河之后,会不会找到比他好的人呢。

        时间一长,这心思也就断了。

        今天被李红梅那嫌弃的一横,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委屈。

        李梦看着自己妈一直在哭,也不知道怎么劝,赶紧起身去房里找自己爸爸李长河。结果走到房门口,就见着自己大姑在使劲的敲门了。

        “姑,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事。”李红梅气呼呼的回了一句,又开始对着里面骂人了,“你个兔崽子,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当初要不是爹妈,你还有今天的工作,早就被大海他们给送到局子里了。过了这么多年的安稳日子,心里竟然还记恨爹妈,这么多年了也不去看看他们老人家。怎么着,就是你有骨气啊,被赶出来了,那是因为你犯错在先。大海和范霞都是实诚人,你多去几次,态度诚恳点,他们还能不原谅你。说来说去,就是你读了些书,装清高。”

        骂了一顿之后,里面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

        李红梅见有效果了,又继续骂道:“你个王八羔子,从小大家都疼你,好的让给你。我就上了个小学,你倒是大学毕业。人家都是新老大旧老二破老三,咱们家倒是好,大海和高山都舍不得穿,压箱底也给你留着长个穿新衣。你自己想想,小时候谁亏待过你了。你倒是好,吃好的穿好的,念了大学,就在外面找了有钱人家的小姐,就不要爹妈了,当初要不是你姐夫拦着,我早就冲到你家甩你几耳刮子了。结果呢,你这又不干好事,学人家在外面胡搞,闹着离婚。你看看我们家祖上三代,谁离过婚?你看看,你做了这么多丢人现眼的事情,谁还亏待了你?要真是不管你,你能现在在学校里面当副校长?你还别瞧不起这个镇上的小学,你去看看那些村子小学,哪个不是大学毕业的,人家都能来支教,你咋就清高的一定要待在城里呢。我看你这每天吃吃喝喝的,日子倒是过的比谁都舒坦……”

        李红梅上气不接下气了,赶紧出喘了几口气,正准备继续,门就突然开了。

        李长河一脸泪水的站在门口,因为痛苦的脸色,让脸上的皱纹也越发的明显了。

        不止李红梅,就连李梦都没有看到过自己父亲这样的表情。她的印象中,她爸爸总是一副清高的嘴脸,看不起身边比他穷的人,看不起没文化的人。而此时,他眼中露出来的,却是满满的愧疚和……自卑。

        是的,她父亲眼中此时全部都是自卑。

        “爸。”李梦轻轻喊了一声。

        李长河却突然瘫倒在地上,“你让我去见爸妈,我拿什么脸面去见他们啊。兄弟姐妹就我读书最多,结果我混的最差。就连这个工作,都是二哥帮我弄的,你说我还有什么脸去见人啊。”

        这么多年,他怨恨爹妈狠心对他不闻不问,也怨恨大哥二哥不顾念兄弟情分。但是最怨恨的也是自己,为什么读了这么多的书,就是没有用处呢,怎么就没有前程,赚不到钱呢?

        当初考上大学走出这个地方的时候有多光荣,后来回到这个小镇上来的时候,他就有多难堪。

        这些年他就是在镇上,都不敢和熟人打招呼,生怕人家问起自己的事情来,又担心他们提起大哥和二哥,所以他从来不出门,一下班就把自己关到屋子里。反正这辈子就这样了,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吧。

        想着这些年的压抑,李长河痛声大哭。

        “三儿?”李红梅头次看到他这么脆弱的模样,忍不住唤着他的小名。

        “大姐,你说我还有什么脸面啊?呜呜……”李长河抱着面前的李红梅哭了起来。

        李红梅像哄着小孩子一样的拍着他的肩膀,如同小时候那般,“三儿,不哭了。只要你以后好好的,不再瞎胡闹了,爹妈就不会看不起你的。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副校长了,怎么着也得□□带头作用了,是吧?”

        宋丽红抹着眼泪从堂屋里进来了,她对着李长河道:“长河,就去看看爹妈吧。你要是担心她们还生气,我就给他们下跪,跟他们认错。”她算是想通了,不管好赖,这些年都过了,没必要再折腾了。

        李梦也知道自己家里和爷奶还有大伯二伯他们的关系很差,其中的缘由也听大姑说过,但是她觉得大伯二伯既然都是在外面干大事的人,自然也是大度的人了。都这么些年了,应该也不会像当初那么恨了。而且现在爷奶年纪也大了,再不回去,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面了。

        “爸,回去吧。好歹让爷奶做寿的是,儿孙满堂。让他们高兴高兴。您既然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做了许多让他们不高兴的事情,那这次就做件让他们高兴的事情吧。”

        “是啊,长河,我前几天去城里看爸妈,他们身体是不如以前了。妈现在耳朵也总是不灵光,一下子听得到,一下子听不到的。爸现在也干不动了,前几天想要在小区里种菜,差点还扭伤了腰呢。”

        听到这些,李长河又想起了当年的爹妈了。他难以想象,印象中一直都很健壮,中气十足的父母会变成他们口中说的这个脆弱的模样。

        一时间,心里酸涩难平。

        他重重的点头,“等我换件衣服,再去见爸妈。”

        其他人听了这话,终于松了口气。

        李红梅拍了拍他的肩膀,“早这么开窍不久得了,真是浪费我骂了这么久。行了,你赶紧去换衣服去,我也回去让你姐夫开车子过来了,咱们家的拖拉机应该能坐下。”她说着就一身轻松的出去了。

        回去的路上,还不忘了给薛萝那边报个信。

        等李红梅一家子拉着李长河一家子往镇子外面去的时候,路上遇上了抱着孩子的宋丽蓉了。她儿子早早的结婚,如今生了个孙子。她现在在家里帮着照顾家庭顺便带孙子了。

        “你们这是去哪呢?”

        李红梅笑道:“今天我爹妈在村子里做大寿呢,正准备一家人回去热闹热闹,吃个团圆饭。”

        宋丽蓉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才别扭的笑着和他们道别了。

        等回到家里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的。

        张兴国正在家里把刚卸下来的化肥搬到屋子里码好,准备下午那些预定的人过来直接拿货。见她呆愣愣的进门了,随口道:“怎么了,出去一趟就傻了?”

        刚还在发冷的宋丽蓉听着他说话,突然道:“兴国,我刚在外面遇着红梅大姐和丽红一家子了。他们说今天孙大妈两老要在村里做寿,他们一家人回去团圆团圆。这么说,是不是高山大哥和嫂子也会回来啊。”

        听着这话,张兴国手里的动作一顿,险些把袋子滑落。

        他立刻又开始工作起来,对着自己媳妇道:“那又怎么样?”

        “兴国,事情都过去二十年了,以后就这么一直下去了吗?”想着当初两家那好的跟亲兄弟一样的情分,如今却比陌生人还要糟糕,宋丽蓉心里有些失落。

        “不这样还能怎么样?你以为去赔礼道歉就能解决了?”经历了这么多,他也不再是当初的愣头青了。

        “可是你也坐牢了,受到惩罚了。再说那李长河不是也干了许多不好的事情吗,这些年也闹僵了,但是人家现在不是和好了?”

        张兴国看着自己媳妇愣愣的模样,摇头道:“都一把年纪了,你咋还看不开呢?李长河那是人家亲兄弟,血缘斩不断。我和人家是什么?啥都不是,人家凭啥要和咱们和好?你啊,都是做奶奶的人了,就是不长脑子。”

        听着她这么一分析,宋丽蓉挫败的低下了头。

        怀里的奶娃子叫了起来,她又赶紧忙着去喂孩子了。

        等宋丽蓉进去了,张兴国才把手里化肥袋子往旁边一甩,点了支烟,吸了几口之后,还是出门了。他在镇子的转盘那边站了一会儿。从城里来的车子要去村里,都得经过这个转盘。

        过了约莫二十分钟,终于有两辆车子从县城的方向来了,然后在转盘转了一圈,就直接开到车子里了。

        那样的车子,在镇上可很少见。他不用猜,都知道里面坐着的是谁了。

        看着车子远去了,他才叹了口气,转身往回走。

        如果当初没做出背叛李高山的事情,也许他现在也是过着这样的生活。李高山这个人实在,对他不薄,只要挣钱了,就不会少了自己的一份。

        那时候,他也是被利润熏心,觉得都是泥腿子出身,自己的脑袋也不比李高山笨,凭什么就得当老二呢。所以后来,才慢慢的有了那些想法,等真的有了那样的机会之后,他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

        可惜,终究是失败了。

        不是没有后悔过,但是更多的不是忏悔,而是觉得如果不这么做,自己现在还能过好日子。但是自从回了镇上,过上了这种普通的日子之后,他反倒想通了许多了。

        此时薛萝坐在车里,正在想着刚刚从车窗外面看到的人影。

        如果没看错,好像是张兴国吧。

        听大姑子李红梅说,他现在在镇上做小生意,除了卖一些副食和肉类,还接了许多化肥的货,捣鼓捣鼓,倒是也能挣钱,在镇子上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了。

        她看了眼李高山,见他正认真开车,也不准备提起张兴国的事情了。

        回头看了眼正在车子里像外看的二老,她笑道:“爸妈,这次我们可没有大办,就是在咱们家新起的宅子里面办桌酒,一家人热闹热闹。”

        “就该这么办,咱们年纪大了,不求那些虚的。”孙来香认同道。只不过边说着,边还指着镇子的方向道:“我记得,长河就在镇子小学教书吧。也不知道现在下课没有。”

        薛萝闻言,笑道:“这会子应该下课了。说不定正准备吃饭了呢。”

        “也是。”孙来香叹了口气,又接着到处瞄了。

        李老头倒是还在往镇子的方向看,显然也是舍不得。

        薛萝道:“爸妈,你们先好好歇会,待会回了家里,那些小的还得闹呢。待会你们可别太开心了。”

        “知道了知道了。”孙来香有些嫌弃的看着自己儿媳妇,“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比我还啰嗦。”

        李高山在一边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薛萝摊手,“得了,我什么话都不说了。”

        车子到了村子里的时候,已经有些人来接了。多是村子里一些同族的亲戚们,小辈居多。

        大伙一起跟着李老头和孙来香热热闹闹的说着话,一直说到了李家房子的大院子外面,才作罢了。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道:“这次堂哥堂嫂都说二老不愿意大办,就想一家人吃个饭,咱们也就不进去了。以后二老有时间,多回村子里看看,家里的老人都想着呢。”

        孙来香和李老头都高兴地不得了。

        李老头不爱说话,倒是孙来香拉着侄子的手道:“我们也念着家里人啊。”

        等把人送进了院子,那些乡亲们才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人都离开后,李大海就关上了院子门,笑道:“这下子就咱们一家子人了。”

        孙来香和李老头在李高山和薛萝的搀扶下,坐到了主位上。

        看着房子里被布置的红红紫紫的气球还有各色的彩带,孙来香笑道:“都多大年纪的人了,还弄这些小孩子的东西。”

        薛萝笑道:“都是阳阳他们闹的。”

        李老头闻言,看了一圈房子,发现静悄悄的,诧异道:“孩子们呢?”不会把房子布置了就走了吧,难不成这大寿就这么几个人冷冷清清的过?

        他正想着,就听着一阵歌声慢慢的传来。

        客厅里面的几人闻着歌声看过去,就看到几个年轻人推着一个几层的大大蛋糕走了进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随着音乐结束,几个年轻人就笑闹起来了。

        月月笑道:“奶奶,这蛋糕可是我娟嫂子亲手做的呢。”娟嫂子叫文娟,在餐厅里做糕点师,是李俊的媳妇。

        “好好,看着就好吃。”孙来香直点头。

        薛萝笑道:“妈,上回你和我爸爸是用的寿包,都没许愿呢。这次趁着这么大的蛋糕。你和我爸许个愿呗。”

        李老三赶紧摆手,“都是洋人的东西,咱们玩不来。”

        “试试嘛,娟嫂做了很久呢。”月月在一边磨人。

        孙来香最受不得她这一招,赶紧道:“好好,我们也许一个,看看灵不灵。这个咋弄来着?”

        范霞道,“妈,你咋连这个都不知道啊,我都知道。你就对着这个蜡烛心里默念心里想要成的事情,想完了之后,就赶紧吹蜡烛。”

        “对,就是这样的。”其他年轻人赶紧附和。

        孙来香拉着李老头道:“老头子,咱们一起来许愿吧。”

        李老头笑着点头,跟着孙来香的样子,闭上了眼睛,开始默念了。等念完了之后,就跟着一起把蜡烛给吹灭了。

        月月好奇道:“奶奶,你们许的什么愿望啊?”

        不等孙来香回答,薛萝就笑着道,“我知道。”她笑着看向自己公婆,“爸妈的心愿肯定就是一家团圆,儿孙满堂。对不对?”

        孙来香和李老头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二儿媳妇。

        “你啊,”孙来香笑着道:“当初说了你这个媳妇,就是以为你性子简单好管教,没想到啊,这最聪明的就是你了。”也幸好是这么聪明的人啊,才有了李家的今天。

        薛萝笑道:“妈,我不止猜到你们的愿望,我还知道你们的愿望今天就实现了。”

        孙来香看着她,有些不信。

        薛萝笑道:“不信您老就看看门口是谁啊。”

        孙来香闻言,看了过去,只见三儿子李长河竟然站在大门口。”

        “长河?”孙来香和李老头都有些激动。

        不等两人说话,李长河突然一步跪在了他们面前,“爸妈,儿子不孝,这些年一直没脸见你们,这辈子从未尽孝。是儿子不孝啊。”

        “快起来,快起来。”孙来香和李老头赶紧去拉着他。

        旁边的宋丽红见状,也跟着去拉他。

        李长河跪地不起,抹了一把眼泪,继续道:“这些年,我没尽孝,我先给你们二老磕三个头。”

        说着就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几个头。

        等在站起来的时候,他的额头已经红肿了。

        孙来香哭着抹着他的额头,“傻儿子,不管你是怎么样子,你都是我们的儿子啊。哪有爷娘嫌弃儿子的。现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如今将满八十,儿孙满堂。一家人都团团圆圆的在一起,孙来香和李老头都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快活过了。

        至于李大海和李高山兄弟,则都李长河点了点头。虽然不能像从前一样亲密无间了,但是现在也都成家立业了,生疏也是无法避免的。不过这次,他们也算是接受这个兄弟重新回来了。

        毕竟他们闹得再厉害,伤害的都是自己的亲爹妈。

        一场团圆饭,范霞和薛萝倒是做的挥汗如雨。宋丽红插不进去,只好在灶台下添火。曾经颇会说话的她,如今也被生活磨得不愿意吭气了。

        等饭菜上了桌子之后后,李老头让孙来香首先夹了一筷子,“这辈子,最苦的还是你,养了这么多娃儿。”

        孙来香抹着眼泪,“一把年纪了,还说这个。”她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了李老头的碗里,“这些年忙里忙外的,你也辛苦了。”

        李老三闻言,夹着吃了起来。笑着道:“今天的菜特别好吃。”

        二老动了筷子,其他人而已敞开着吃了起来。桌上大伙说着吉祥话,小辈们又讨了红包。

        一顿团圆饭,吃了整整一个下午。

        饭后时间太晚了,一家人也不准备急匆匆的回去了。想着老人家念着村里,也就让他们去走家串户的见见亲戚朋友。

        这种事情都交给了作为长子的李大海夫妻了。至于李长河夫妻则在家里收拾饭后残局。

        薛萝自从刚公布了添丁的喜讯后,就被孙来香勒令不准干活了。

        夫妻两无事一身轻,领着儿子女儿开始故地重游了。

        她指着一个红砖屋子道:“这里之前可不是红砖的大瓦房。就是一个土培房子,我们都买不起,还是你爸租来的呢。里面又潮湿又阴暗,还有许多老鼠和虫子。有一次半夜,一只老鼠爬到被子上面来了,吓得我一宿没睡。还是你爸一整晚不睡觉的守着,我才打了个盹儿。”

        “那时候我和你爸每天天还没有亮就得起床去镇上干活。你爸爸去修路,我去卖麻花。那时候他腿脚还有伤,一瘸一瘸的,还整天背着我去。每次下工回来,脚踝肿的跟个馒头似的。就这么辛苦,一个月才二十块钱不到呢。”

        阳阳和月月听着一愣一愣的,颇有些忆苦思甜的意味。

        “那时候我卖完了麻花,一个人不敢走夜路,就在镇上等你爸。”

        “是啊。”一直默默不说话的李高山终于开口了,他笑着道:“那时候,你们妈妈在灯光下站着,显得特别的单薄。没等我靠近,她就从灯光下跑过来了,生怕我找不到她。那个时候我就想啊,这辈子我一定要让她过上好日子。”

        薛萝笑着眯了眼睛,“一晃眼都老了。”估摸着没两年,就得做奶奶外婆了。

        李高山摇摇头,“不老,咱们的心还是从前那样的,就不会老。”

        容颜虽老,不忘初心。

        番外完结

  http://www.biqugex.com/book_16414/7655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