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绝世狂少 > 第一百一十章 埋下祸根

第一百一十章 埋下祸根

        “去死吧!”听到风无尘将自己比喻成乌龟,心高气傲的蒙飞哪里受得了,大喝了一声,而后便再次向着风无尘袭击了过去。

        风无尘的身形一动,顿时就避开了蒙飞的攻击,不过,蒙飞根本不放过他,一击不中之后就再次攻击,没有半点的松懈,显然他彻底的被激怒了,状况有点发狂。

        风无尘只是躲闪,却也不正面与蒙飞交锋,看起来他表面上很是轻松,但是心里却咒骂死了段非,如果不是段非将自己的软剑给收入囊中,自己哪里用得着跟蒙飞这么纠缠,直接一个身法绕过去,一剑就解决了这小子。

        “风无尘,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邪功初成,身体虚弱的很,根本就是外强中干,你以为你能杀得掉我吗?真是笑话!”如同风无尘看出蒙飞的弱点一样,蒙飞也看出了风无尘的缺陷。

        也好,今天在小岚面前落了面子,将风无尘给擒拿,正好能扳回自己的脸面,上头一定记自己大功一件!想到这里,蒙飞心里气血滂湃,竟然有点激动了起来。

        “该死的!你这是找死啊,自取灭亡,今天谁也救不了你!”被道破的风无尘气急败坏的道了句,他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好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转过身伸手进入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面旗帜。

        这面旗帜呈现黑色,上面划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此外,还有一道明显的条纹,这个条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魂魄缠绕在上面,栩栩如生,又显得无比的吊诡。

        将这面旗帜拿出来之后,风无尘一口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在了上面的条纹上,而后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就在这时,蒙飞再度冲了过来,风无尘是背对着他的,是以他并没有看到风无尘的动作,只觉得这是自己力压风无尘的一个机会,自己一定要抓紧,他的心里涌现出了一丝窃喜。

        “砰——”的一下,风无尘被蒙飞的后背给撞到,他的身体接连向前踉跄了好几步,吐出了几口精血,竟然被撞的趴倒在地上,但是与此同时,他的手掌一下张开,手中的旗帜飞展而出,他大呼了一声,“死来!”

        旗帜被风无尘抛出之后并没有掉落到地上,迎风而飞,上面有一缕阴魂飞逝而出,肉眼可见,正是旗帜上的那道条纹,阴魂的速度非常之快,欲趁胜追击风无尘的蒙飞还没有反应过来,阴魂就附身在了他的后背之上,顿时,蒙飞犹如龟壳般坚硬的后背就融化了开来,化成了一滩脓水,露出了里面的血水、骸骨,蒙飞发出了一句痛彻心扉的呐喊。

        “啊——”蒙飞感觉自己的后背就好像是被刀削了一样,疼的他心神摇曳,直接倒在了地上,竟然了没有半点的生息。

        一招就要了蒙飞的命,就连他从小就苦练的《鬼息功》也没有半点阻挡的作用,风无尘祭出的那道旗帜简直是恐怖,准确的说,是上面的那缕阴魂厉害。

        “哼......要不是我现在身体虚弱,我根本无需动用‘血魂旗’就能收拾掉这小子,白白暴露了师尊为我炼化的身外化魂,这个蒙飞和段非一样该死!”风无尘知道蒙飞已经死了,不过他没有松弛下来,他刚才被蒙飞击打的那一下受了严重的伤,必须要起来去将阴魂收回旗帜,吸食掉蒙飞的精血,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疗伤、修炼,之后再出来找机会向段非报仇。

        但是还没待风无尘爬起来,一双脚出现在了他的身前,风无尘的心下大骇,停滞住了身形,缓缓地抬头向上看去,来人竟然是段非,而且段非的手里赫然拿着一把冲锋枪,直直指着他,他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

        “乖乖,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真是厉害,这就是邪修与正修?邪功与正功?老子真是大开眼界了!”段非没有立即动手干掉风无尘,而是兀自感慨了句。

        段非早就知道风无尘不会那么容易死去,刚才在客厅里面他本来想要扭断风无尘的脖子的,但是他突然心神一动,发现了有人到来,便暂时的隐匿起来,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蒙飞。

        刚才蒙飞与风无尘的战斗尽数落在了段非的眼中,段非心中无比的讶异,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稀奇古怪的功法,他以为自己已经算是个怪胎了,至此才发现,蒙飞与风无尘才是真正的变态,尤其是风无尘,如果他一开始与自己对敌的时候就祭出那个稀奇古怪的旗帜,恐怕自己一下就会被他给弄死。

        段非震惊的同时,心里不禁有点后怕,不过这样的结局也好,一个是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对头,一个是为天理所不容的邪修,两人也算是同归于尽了,到时候也没有人怀疑到自己的头上,自己算是坐收渔翁之利了。

        轰隆隆——,阴暗的天空中响起了一声炸雷,震耳欲聋,大雨随时有可能落下,正好洗刷现场,洗刷段非到来过的痕迹。

        “段......段非,你不是走了吗?你......你怎么?”风无尘心里乱了分寸,刚才段非明明是走了的,怎么突然间又晃了出来了?他心中无比的震惊,瞠目结舌了起来。

        直到此时,风无尘才发现,段非并不像自己心里所想的那样简单,搞不好他身上的秘密比自己还要大,要知道,自己邪功大成,形成了自身的领域,在一定的空间范围里,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自己的感知,可是,段非刚才是躲到哪里的?为什么他突然现出身来,自己却没有发现?

        “傻了吧?你那一点算计在老子面前就跟三岁小孩玩阴谋一样可笑,我不过是想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把戏而已,就你还想要找我报仇,吸食我的精血?我的实力,不是你能窥视的,记住,下一辈子老老实实做人。”

        段非轻挑了道了一句,在他的眼中,风无尘已经不能算是个人了,就连畜生都不算,当下没有半点的迟疑,他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子弹不要钱般的往风无尘的身上扫射,直到冲锋枪中的子弹用光,段非才停下手下,而风无尘的身体颤抖了两下,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连装死的可能都没有,不过段非还不放心,扔掉冲锋枪,一把摸上他的脖子,“喀——”的一声,竟然直接将风无尘的脖子跟扭了下来,鲜血溅了他一身。

        这一下,风无尘就算是有万般的手段也没办法活过来了。

        而后,段非看了看被腐化了整个后背,甚至里面器官都被腐化的蒙飞,他摇了摇头,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蒙飞刚才跟着自己是想要过来拣便宜的,机关算尽终成空,反而葬送了自己的性命,死不足惜!

        接着,段非就要向风无尘祭出的那面旗帜走去,他没有想到一面小小的旗帜竟然有这么大的魔力,自己刚才仿似看到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出来一样!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邪恶玩意,他的心里很好奇。

        那面旗帜在释放出上面的一道阴魂之后就掉落在了地上,上面的那道条纹也消失了,安然的躺在地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还没待段非走到跟前,“嗡——”的一声,它竟然兀自发出了一团火,自己燃烧了起来。

        “咦?这到底是什么玩意?竟然还会**!也好,如此邪物,留着也是个祸害。”大局已定,段非的一桩心事终于算是解决了,见没有自己什么事,他拍了拍屁股离开了现场。

        段非刚走,天空中电闪雷鸣,积淀的雨水终于从乌云中倾泻而出。

        不过就在段非离开之后,一股黑煞从风无尘尸首搬家的尸体上升腾了起来,这是他死后的怨气所累积的魂魄,也就是他的本命魂魄,如果是邪修之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高兴的将他收取,因为一个人死后如果幻化出怨魂,这缕怨魂是没有前身记忆的,却是世间至阴至邪之物,是祭炼邪功的大补品,甚至可以炼制出传说中的修罗之体。

        而这道怨魂,一从风无尘的身体中冒出,就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直直的飞进了蒙飞的身体里面,一下就吞噬了风无尘刚才祭出的阴魂,身体残缺不全的蒙飞的手指头竟然动了一下......

        与此同时,华夏南部广南山底下数十米处的一个地底山洞里,一个与风无尘一样穿着一袭长袍的年轻弟子,疾步走进了中间的一个洞门里,大喊了一声,“师尊,大事不好了,大师兄的元神碑碎了!”

        “你说什么?元神碑碎裂,那就代表风儿已经元神俱灭,死的不能再死!到底是谁?竟然敢杀我的爱徒,虽然风儿背着我偷偷逃出九幽门,但是我知道他是为了去历练,却没想到他这么就被人给杀死了,啊......难道我为他祭炼的身外化魂也被毁了,世俗中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是谁?给我狠狠地查,我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然后将他炼成傀儡之身!”

        中间的道门里传来一道愤怒的咆哮,无疑,这个人就是风无尘的师尊,他的声音有点空旷,忽远忽近,让人捕捉不到他的位置,但是阴恻恻的,显得十分恐怖。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066/7939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