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绝世狂少 > 第一百七十章 泰国拳霸

第一百七十章 泰国拳霸

        此刻,段非正低着头,一边走路一边想着心事,是以,他并没有注意到路过的两人。

        不过,听到这两人对话的声音,段非立马就判断出,他们正是入住在“尚流”会所内的那对师兄妹。

        “姑娘慧眼!”段非转首对清纯脱俗的“师妹”笑了笑说道,他对这个美女的很有好感,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还因为她无比圣洁的神采,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至于那名师兄,段非则是连看都不看一眼,装什么牛B,竟然敢当自己的面说自己的不是?管你什么高大帅气,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

        “扑哧——”那美女听到段非的话,不禁又嗤笑了下,“你这人还真是有趣,你就这么词穷吗?用得着这样连续夸我两次!”

        “这是我们惺惺相惜,你也夸了我两次,不是吗?”段非挑了挑眉头道,而他的眼神,却是紧紧得盯在美女的身上,略显玩味。

        美女今天了件白色的短袖,配上一条白色长裙,白衣素裹,配上她端庄清秀的面容,让人感觉无比的神圣,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偏偏段非是个怪胎,见到美女总会不经意的仔细“欣赏”,只是说两句话的功夫,他已经上上下下将美女给打量了好几遍,最后视线定格在对方的面庞上。

        “谁夸你了,人家说的不过是事实嘛!”见段非说话这么暧昧,还有一种调侃的味道,美女赶忙回应道,却不经意间对视到段非的目光,发现其中有不正经之色,忍不住啐了一句,“呸.......你这个不正经,我看你更像是披着羊皮的狼!”

        “事实,的确是事实,人不可貌相,美女,你可要比你身边的那位有眼光多了!不过,我是不是狼不知道,但是如果世上人人都正经,而少了我这样不正经的人,岂不是很无趣?”段非别有意外的道了句,而后就要走向自己的座驾,他等下来还有事要做,只要这位美女还在海安市,他就有的是机会接触。

        不过,听到段非的话,美女的两道弯弯柳叶眉却是蹙了下,真是的,没想到还有人用“不正经”来标榜自己的。

        一旁的那位“师兄”,看着段非对自己的师妹眉来眼去的,尽说些歪理,一看就像是有什么不轨企图,早就怒上心头,这个时候,忍不住开口道:“哼,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看这人进进出出这种高档会所,也不知道是不是打肿脸充胖子,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师妹,我们不用理他。”

        说着,高大帅气男子就要拉着自己的师妹向着“尚流”会所里面走去,而已经打开车门的段非,忍不住停滞脚步,道了句,“不是所有的公癞蛤蟆都喜欢母癞蛤蟆的,它们也不一定就看得起其它的癞蛤蟆,因为,它们一开始瞄准的目标就是美天鹅。小子,你还年轻,许多事只能看到表面,却不能够看出深层次的东西,我劝你收敛点,不然不会有好下场的,这个社会很复杂,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是海安市。”

        说完,段非就坐进轿车,发动引擎离开了现场,也不管那对还在咀嚼着他所说的话的师兄妹。

        其实,段非与这名高大帅气的男子年纪大差不离,他刚才说的话却十分的老成,搞的自己多么有见识,多么懂得做人的道理似的,这让那名“师妹”心里不觉又有点好笑。

        先不管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正经还是不正经,但看他说话与表现,到还算有趣,不像山上其他的师兄弟那般只懂得修炼。

        美女大概很少接触外面的世界,就连拿与段非相比的人也只是自己的师兄弟,对于段非,她只是觉得有趣,但是她的师兄,却不这么想。

        “该死的,这小子竟然把我当作是垫脚鞋,还敢隐隐威胁我?哼......我们走着瞧好了,不管你是什么人,我迟早让你吃到苦头。”看到平时不苟言笑的师妹面上带着点欣意,高大帅气男子心里狠狠暗暗发狠心。

        段非刚才说这般话,的确有讽刺高大帅气男子的意思,他不是圣人,而是个睚眦必报的真小人,没必要被人指桑骂槐还装作很大度的样子,不过,他却没有什么威胁高大帅气男子的用意,高大帅气男子会这么想,只是因为他的心理太过于狭隘,太过于目中无人。

        而段非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祸从口中,暗中为自己招惹了一个敌人,这名高大帅气的男子,在日后也的确让他尝到了不小的苦头,当然,这只是后话。

        离开“尚流”会所之后,段非驱车直奔市中心的天堂娱乐中心,即猛龙帮的地盘。

        刚回海安市时,段非身无分文,食不果腹,但是现在,他已经成了天堂娱乐中心的熟客,当然,他此番前来,却不是来这里消费的,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停好车之后,段非直奔顶层,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孟龙的办公室,而孟龙坐在办公桌前,像是知道段非的到来一般,一看到段非,就无比客气的站起了身。

        “段少,您来了,真是令我这蓬荜生辉啊!”孟龙无比客气的引流段非坐上自己这个娱乐中心主人坐的位置,看起来倒也真诚。

        段非知道,可能自己还没正式踏入这栋大楼,就有人汇报给孟龙自己来了,他心里早就知道孟龙对自己并非真正臣服,而是心有异端,如果他有机会的话,恐怕恨不得就将自己给杀死,他表现的这么热情,只能够说明他的城府深厚。

        “哼,老狐狸,要不是老子指望着你能给我赚钱,并利用你这条线来对付暗夜联盟的人,老子早就你给干掉了。”段非心里冷笑了下,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孟龙刚才坐的位置,而孟龙则像是来客一般坐在了沙发上面。

        看到桌面上有一盒烟,档次还不错,是大中华的,段非自顾自的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而后将剩余的整包给揣进了自己的口袋,又从桌上拿过一把小刀,竟然旁若无人的修剪起自己的指甲来。

        尼玛,还正当这里是自己的地盘了!一边的孟龙敢怒不敢言,在一旁也不敢主动说话,显得好不自在,他这副模样,哪里有半点海安市道上人称呼其为“猛龙”的霸气?

        “孟龙,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做的怎么样了?”待烟抽了一半,指甲修好了,段非才漫不经心的对孟龙开口问道,不过,他的目光却是没有看在孟龙的脸上。

        从进入这个办公室之后,段非表现的都很寻常,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人在那种窥视着自己一般。

        难道孟龙今天想要对付我?不过看这小子没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啊,依旧那么猥琐,真要对付我的话,他能这么淡定?虽然段非的心里有疑惑,不过表面上他却不露痕迹,一面开口询问孟龙,一面悄悄地打量着这个办公室。

        段非之所以经历那么多的生死时刻,可不仅仅是他的实力超然,还因为他的谨慎,多次游走在生死边缘,他对危险的感知非常的敏锐。

        “啊?”孟龙似乎在想着什么心思,听到段非的问话,他忍不住一惊,随口急忙开口道:“上次段少你走的时候给我交代了两件事,一是一个月内为你准备四千万,另一个是安排你进入地下拳击场打拳击,这两件事,我都在忙活中。”

        “你这是在跟我打马虎眼吗?少跟我说这么虚无的话!”猛地一拍桌子,段非对孟龙猛地一瞪眼,而他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分散孟龙的注意力,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这个办公室内的不正常。

        段非之前就不止一次的来到这个办公室,但是,他来这里的目的都是为了找孟龙,是以也就在这个大厅里,但是就在刚才,他发现,这个办公室似乎是个套间,虽然通往里面的那面墙壁做的很是细致,与外面几乎没有什么缝隙,但是他能够看得出来。

        “啊!这......这两件事都非常的麻烦,我真的已经在进行中了,打拳击的事,下周就能够定下来,至于钱的问题,我在月底也一定想办法奉上,不过,日本人那一方面,我真的不好应付,还希望段少能够考虑到我的难处。”被段非这么一吓,孟龙果真是机灵了下,忙不择迭的回应着,面上竟不自觉地留下了冷汗。

        孟龙对段非的害怕,是真正发自内心的,不然他也不会是这样一番表现,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想法,这也就是他这个行走在黑社会老大的秉性。

        哼,段非,老子先与你虚与委蛇,我已经找到要对付你的人,而且,日本人也与我联手,看你能够蹦跶到什么时候,不要说老子不会给你钱,就算连你的命,老子也要了!

        孟龙的心下如是想着,却不知,段非当初给过他机会,他是他不识实务,站错了队。

        “下周?好,如果下周你还搞不定的话,我让你吃不了兜子走,另外,我给你准备五千万的时限要提前了,最迟也在下周,不然,可不要怪我冷酷无情。”段非冷冷的应了句,他这么做,一方面在逼迫孟龙出招,如果孟龙真的设了埋伏,可能被自己这么一逼,他就会动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段非真的需要加快自己的事情进程了,没多少空与这老狐狸打什么太极拳。

        “啊?段少,我们的地下拳击比赛一星期才两场,每场我只能占到三层,出去中间的各种费用,一个月我到手的也就一千多万,这才过了一个星期,再加上一个月星期的时间,我也凑不齐五千万啊?”孟龙这是苦B到骨子里了,段非这小子做事一点也不讲究诚信,简直就是在逼自己。

        在这一刻,孟龙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那就是派人将段非给剐了,就算是将他的头颅给砍下来当球踢,也不为过。

        不过,孟龙终究是个城府深厚的人,从他在段非面前表现的这么听话,就能够看出他的人忍耐力有多么强横,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还未到时机,假使打草惊蛇,反而会丢了性命。

        “少跟我提这些,这是你的事情,尽快将打拳的时机告诉我,到时,我要看到五千万。”段非狠狠地撂了句话,而后便径直走出了顶楼的办公室。

        离开顶楼,段非坐了电梯到底层,而后整个人迅速的化作了一道闪电,跑进了楼梯口,三步并作两步的向着楼上奔跑而去。

        或许有人觉得段非这么做会很奇怪,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有思量,装作离开是做给猛龙帮的人看的,而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纵使孟龙没有对自己发飙,他也相信,孟龙的办公室内有情况,他现在要去验证一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段非的速度飞快,从底层再爬上来简直就是一鼓作气,直到到了顶层的下一层,他才呼了口气。

        这一层好像都是住房,也就是安排那些到这里来消费的VIP会员入住的,毕竟到这里来消费的多数是金贵,他们可不仅仅是住房那么简单,还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乐子,是以,这一层的住房都十分的高档,走道里面还专门安排人手巡逻,每个人的手中都拿着电棍,还戴着对讲机。

        段非瞄准了孟龙办公室正下方的那个房间,趁着巡逻的人不注意,他一个闪身闪了过去,也不知道是自己人品好,还是住在这里的房客大意,这房门竟然没有上锁,他一扭门就打开了,快速闪了进去。

        而那巡逻的人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身后有什么动静,赶忙扭过头来,却没有发现人影,兀自疑惑了下,又继续巡逻起来。

        一进入房间,段非就感觉到一阵旖旎的意味,房间里飘散着清香剂的味道,似乎带有些催情的作用,而他的耳畔,更是充斥着一阵男女交织在一起的荡漾的声音。

        我去,竟然是从卫生间里面发出来的,这尼玛真是重口味!段非摇了摇头,对这充满诱惑的声音充耳不闻,直接冲到了窗户边,爬了出去。

        高高的娱乐中心大楼外,一道人影紧紧地吸附在玻璃上,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很不可思议,更加难以置信的是,这道身影,还缓缓地向着上方攀爬而去......

        段非一走,孟龙忍不住呼了口气,刚才又是气愤、又是紧张、又是忍耐,他的手将真皮沙发上的皮都给抓破了,站起身,他吩咐外面的打手看紧了,而后一把将办公室的大门给关了起来。

        随后,孟龙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用力一摁桌子下方的一个按钮,突然,办公室一面光洁的墙壁形成了一道自动门,打了开来,而里面走出了一道健壮的身影。

        果然,如段非所想,这个办公室里藏有机关,而且,孟龙也的确是设立了埋伏。

        “强仁,你看到了,他就是段非,你对付他有几成的把握?”孟龙对着从暗门里走出来的那道身影问道。

        这位叫做强仁的男子是一名泰国人,他的身材并不高大,却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压迫感,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的确是个“强人”,他身体强健,曾经打死过一头牛,而他的身份,更是值得津津乐道,他是泰国地下黑拳界拳霸级的拳手。

        在擂台上活生生打死自己的师父,创下二十九连胜的无敌记录,这二十九人中有十七人终生残废,十二人当场死亡,这就是强仁地下拳击的记录,堪称是太过黑拳史上战绩最好的拳霸,而他的年纪,紧紧二十出头,可以说是力量不仅没有达到巅峰,还处在增长期。

        孟龙混迹黑道这么多年,见识的层面可不在少,他在天堂娱乐中心地下设立黑全场,也并非完全靠的是日本人,这个拳霸,就是他找来对付段非的对手之一,对付段非这样的敌人,孟龙知道千万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是以,他不止找了一个高手,虽然请这些人来花了不少的钱。

        强仁抽了抽鼻子,一脸不屑的说道:“这小子敏觉性倒是不低,刚才差点发现我的存在,不过如果你刚才打开门放我出来的话,我不介意一拳打爆他的脑袋。”

        “这个人可没那么简单,你不要太过大意了,就算是子弹也未必能够打中他。”见强仁这么信誓旦旦的样子,孟龙怕他轻敌,忍不住提醒了句。

        “放心吧,我不会拿我的性命开玩笑,你们华夏本来就有‘东亚病夫’的称号,我看这么多年也未必有什么改变,以前,我很想挑战你们华夏国的一位强者,恐怕他是华夏唯一能够有资格跟我打拳的人了,不过听说他失踪了,我会找到他将他打败,至于这个小子吗?就当是提前给我练练手脚,活动筋骨。”强仁语气看似平淡,其中却充斥着自信之意,但如果是眼尖的人,却能够发现,他的双眼中萌发出一股鼎盛的战火,就连手臂上的青筋都暴了起来,如同蚯蚓。

        “那位华夏国的强者是什么人?”孟龙忍不住提问道,他的心里有点好奇。

        “血影,一个杀手界与佣兵界的王者,至于他真名叫什么,很少有人知道。”强仁沉声回应道。

        “血影?该不会就是段非这小子吧?”孟龙胡乱想着,这么一想就连他自己都不禁一阵心惊肉跳,如果段非真的是血影的吧,那自己真的是倒大霉了,下场肯定是血惨无比。

        不过仔细想想又不可能,段非虽然厉害,但是他的年纪才多大,怎么会是这么传奇的一个人物?孟龙稍稍思忖了下,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而他的心里,却下了另一个主意:哼,这个强仁既然是拳霸,实力肯定是有的,甭管他有没有打死段非的实力,到时候先喂他吃日本人的大力丸。

        孟龙不知道,他与强仁的这段对话,已经落在了外面玻璃墙壁上的段非的耳中,段非的嘴角多出了一丝冷笑,他早就知道孟龙不会那么安稳,不过现在也不急着杀了他,等利用完他之际,就是他的死期。

        段非再次回到了楼下那个房间里,这个房间的战斗似乎停止了,没有刚才那荡漾的声音,段非的心里忍不住一番鄙视,“这速度可真是够快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没本事的主。”

        不过,他也没有在此过多滞留,直接向着门口处走去,而就在他路过卫生间门口的时候,那卫生间的门却打开了,一道靓丽的身影,带着一丝水汽,从里面走了出来。

        “呸......长得满脑肥肠的,光有钱有什么用,要老娘陪着玩这么多的花样,竟然就撑了这么点时间。”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那道声音兀自小声嘀咕了句,仿似是对今天客人的不满。

        而她的话音一落,却看到了走过卫生间门口的段非,顿时不觉惊讶,忍不住就要大叫出声。

        “我去!”段非暗暗郁闷自己运气真是不好,竟然都要离场了,还被人给发现,他想也没想,直接冲了过去,将对方的嘴巴给捂住,却发现对方是个熟人,“是你?”

        原来,这个人正是段非上次接触的那几个天堂娱乐中心的几个头牌小姐,段非的记忆力不错,隐约记得这个身材好脸蛋好的美女叫做甜甜,真没想到,竟然是她在这个房间里招待客人。

        段非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此刻,甜甜竟然是没有光着身子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将她的大屁股大胸脯都暴露了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带着香气,直往段非的鼻孔里钻,段非靠的这么近,又与美女保持的这么亲密,没有反应,那都是不正常的。

        作为全市顶级会所的头牌小姐,又是这般光景出场,这对段非的吸引力无疑是致命的,不过段非却是松开了捂住对方的手,讪讪向后退了两步,妈的,现在可不是擦枪走火的时候。

        不过,段非这么一退,美女却反而向着他走了两步。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066/79400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