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眼睛与瞳孔 > 艰难的选择

艰难的选择

        从诊所出来,钟汛站在门口,抬头望向天空。

        “你想过梅露怎么办嘛?”看着钟汛,胖子问道。

        “不知道。”

        “会跟她说分手嘛?”胖子继续问道

        “不知道。”

        哎,看着面前的钟汛,胖子轻声叹息,他心里知道,此刻钟汛心里在挣扎,两个同样出色的女生,换做每一个男生都会犹豫,但是,就算在艰难,他也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我回去了。”钟汛说完动身离开。

        “你路上小心点啊。”

        “知道了,走了,帮我好好照顾她。”钟汛叮嘱道。

        “晓得了,放心吧,我会像照顾我亲妈一样照顾她,慢走啊,‘亲爹’。”胖子笑着,躬身说道。

        听完这话,钟汛差点没摔个跟头,心里默默骂句:这个没正经的。

        回到家,钟汛打开门看见钟妈坐在沙发上望向他。

        “你去哪里了啊?打你电话都没人接。”钟妈生气的问道。

        “妈,我有个同学生病住院了,我去探望了一下,手机放家里了。”

        “你这孩子,手机都能忘带,过来坐,肚子饿了?吃点水果吧,等你爸回来了,我们出去吃饭。”

        钟汛坐到沙发上,脑子里回想起刚刚在诊所里的事。

        “妈,你当初是怎么认识爸的?你们又是怎么在一起的?”钟汛拿起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然后好奇问妈妈。

        “说起这个,哈哈。”钟妈似乎回忆起往日的欢愉,嘴角扬起,笑着说“那时候,因为我的工作原因,然后去了一次你爸的单位,我还记得那天我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然后你爸在单位门口看见我,当时,我还记得他傻傻的看了我好久,可是我装作没看见他就走了。后面他就开始到处打听我,居然打听到了我办公室的电话,然后你知道他干嘛了吗?”

        听着妈妈讲起和爸爸的往事,钟汛心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笑着说道:“爸爸肯定给你打电话,说要追你呗。”

        “那你猜错了。你爸打电话进来,说要查我们公司的帐,让我们做好准备,他下午要过来,然后我向我们当时的主任说了这件事,公司也很重视,然后特别准备了一下,想着下午隆重的欢迎一下。结果到下午,你爸来了。哈哈。当时啊...”说道这里,钟妈笑得快合不拢嘴了。

        “妈,你别笑嘛,快点说啊,爸来干嘛了啊?”钟汛的好奇心更重,哀求似的看着母亲。

        “哈哈,当时你爸啊,他一个人来的,然后拎着一大包零食,一进门就说请大家吃东西,当时我主任就傻眼了,就问我是不是搞错了,看他样子不是来查账的,当时我也挺郁闷的。还以为你爸捉弄我你。到后来,你爸就经常来我们办公室,每次都会带很多吃的。再后来,我就和你爸在一起了。”回想起以往的感情经历,钟妈似乎还在回味初恋时光的味道。

        听完妈妈和爸爸的故事,钟汛低头沉思起来,他心里回忆起他和伊虹初次见面的场景,脸上不由的笑起来。

        看着儿子的表情,作为过来人的钟妈一眼望穿,然后故作正经的问道:“儿子,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没有啊,妈,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嘿嘿,没有。真的没有。”钟汛听见妈妈突如其来的一句,慌忙的应答。

        “儿子啊,你从小撒谎就有个特征,就是喜欢特别强调没有这两个字。妈妈不反对你这个年纪谈恋爱,但是我希望你不要乱和女生交往,找女朋友一定要找一个能和你共同进步的,能够帮到你的,现在你要以学业为主,为了你以后的将来啊,你啊...”

        听着妈妈的话,钟汛眼前浮现出那个曼妙的身影,不知道,我们会不会像我爸妈一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妈,我进去房间了啊!”钟汛站起身说道。

        “你将来啊,一定要上大学,我跟你爸啊...”钟妈正说的起劲,见儿子打断自己,随即无奈耸肩说道:“你啊,每次妈一说你,你就找理由回避,哎,算了。你自己要好好想想妈妈说的话,进去吧,洗个澡,等下你爸回来,我们叫你。”

        “好,妈我知道了我进去了。”说完钟汛走进房间。看见放在床上的手机,钟汛知道自己即将面临什么,是面对还是逃避?钟汛此时陷入了困境。可是自己迟早要做出选择,钟汛拿起手机,打开屏幕。9个未接来电,两个妈妈的,一个胖子的,另外6个,是梅露的。哎,该来的终究要来,钟汛把心一横,拨通了梅露的电话。

        “喂,钟汛啊,你干嘛去了?我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我好担心,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现在在哪里呢?你没事吧?”电话那边传来梅露的声音。

        钟汛拿着手机,楞在原地。她就是这样,不会先埋怨我为什么放她鸽子,而是先关心我有没有事,钟汛心里觉得暖暖的,不知道之前想好的话说还是不说。

        “喂,喂,你说话啊,你在听吗?你没事吧”梅露的声音开始着急起来。

        “恩,梅露,我没事,对不起,我手机放家里了,我刚刚出去了一趟。”钟汛的神情很迷茫,他感觉自己终究无法说出口。

        “啊,你出去了?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打你电话没人接,我都以为你路上出什么事了,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在这样了,我真的好怕,好怕你...”钟汛听到电话那头的梅露哭了。

        “对不起,我出去的太急了,让你担心了。你现在在哪里?”

        “你没事就好了,我现在和我朋友在新世纪商场这边呢,你刚刚干嘛去了?有很急的事吗?”梅露的情绪明显平和了许多。

        “哦,没什么事了。就是一点小事。”钟汛不想伤害梅露,所以他没告诉她他刚刚去探望伊虹。

        “钟汛。”梅露轻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刚刚干嘛去了,我知道你也不想说,放心吧,我不会问的,我只是,只是,钟汛,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梅露我...”钟汛听完梅露的话,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他走到窗前,看向天空。

        两人都拿着手机,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梅露虽然不知道钟汛刚刚干嘛去了,但是她心里隐隐约约感觉到和伊虹有关,看来,他还是放不下她,为什么,他还是那么的...“钟汛,我...”,梅露犹豫了一下,想开口说话。

        “在那里等我,我过去找你。”电话一头,钟汛的声音传来。

        “恩,好,那我在商场门口等你。”梅露听见钟汛要过来找自己,心里莫名有种不安。

        “好,我马上过来,你等我。”

        “恩,路上注意安全。”

        “好,我知道了,挂了啊。”挂了电话,钟汛坐在床上,心里在做着选择。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我不管....”。电话响了,钟汛拿起手机一看,是胖子打来的,随即接通电话。

        “喂,胖子!有事吗?”

        “喂,‘亲爹’啊!你到家了吗?whatareyou弄啥咧”

        “有屁快放,别叫我爹,我没你这么老的儿子。”钟汛无奈的翻翻白眼说道,可是心情却好了很多。胖子就是这样,他的幽默和滑稽能让身边朋友都会感到很开心。

        “我还没你这么小的爹呢,那什么,虹虹没事了,刚打完点滴,吃了点东西,现在回家了,脸色要好多了,你别担心了,不过我们看见她明显哭过,白语觉得她是因为唐浪,但是我看,肯定是因为你吧,嘿嘿快说,你到底干了些什么?”想起胖子此时的表情,哎,怎一个贱字了得。

        “你最好祈祷明天你能换个座位,不然我肯定让你浑身万紫千红,没事的话,我就挂了啊,我还有事。不过,胖子,谢了!”说完挂了电话。

        “哎,你别谢啊,你快说啊怎么回事,喂,喂,喂!”该死的,又挂我电话,胖子骂道。随后看向后面的白语,无奈的说道:“不就一顿午饭嘛,我请就是了嘛,该死的钟汛,害我打赌又输。”随后扭头就走。“我要吃海鲜啊!”听见后面白语的话,胖子左右摇晃了一下,差一点没把肉掉落几斤。

        钟汛挂完电话,走到客厅,对妈妈说道:“妈,我中午不陪你跟爸吃饭了,本来今天和同学约好了的,刚刚给忘了,他们还在等我呢。”

        “啊,好,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快去吧,身上带钱了吗?够吗?要妈妈在给你点吗?”

        “我有,不用了,妈,我走了啊。”钟汛坐车来到新世纪商场,今天是周末,人真不少,钟汛在人海中寻找着梅露。在那里!看见了站在商场大门的梅露。

        “梅露!”钟汛朝着梅露喊了一声,看见梅露望向了自己,笑着招招手。

        梅露站在原地看着钟汛,一直静静望着他。钟汛看见梅露站在原地,心想,看来她生气了,都怪自己,哎。正想走过去。梅露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他,紧紧抱住他。

        “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你不要离开我。”梅露把头深深埋进他的胸前。

        感受到胸前的湿热,钟汛的手不由的抬起,停在半空。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139/7974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