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日向新传 > 第455章

第455章

        “人们渴望和平的同时,又深深的拥有着欲。望,他们想要过的更好,想要拥有更多,这是人类能够发展的根本原因,这也是根本无法根除战争的原因,除非使用月之眼计划,可是那样催眠的世界,真的是一个世界么?人类都用一个思维进行思考,恐怕这才是真正的恐怖,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将他们的欲。望找到一个宣泄口呢?”

        佩恩轻声的说道,他的身后是六道的另外五个分身,同样的神情肃穆。显然,这个想法并不是临时出现的,而是真的在佩恩的脑海中,徘徊了很久,甚至已经思考甚至是完善了太久太久了。

        “所以我不会杀掉你,而是会充分发挥你的作用,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完美的契机。”

        佩恩的话语中,蕴含的信息量不可谓不小。

        黑绝将目光也投向了在佩恩身边的日向宁次,宁次的眼睛因为蒙起来,所以看不到,只不过嘴角轻轻的抬起,显然宁次的心情不错。

        “你的意思是……”

        “既然人们在享受和平的时候渴望战争,那么为什么,不将他们多余的精力拿出来,对付一个共同□,的敌人呢?宁次曾经给我说过,当面对一个共同的,强大的敌人的时候,哪怕内部的党派再内斗,那么强大的外部敌人都会迫使他们团结起来。而你的目的,不正好也是我们的目的么?”

        佩恩的话语带着一种让人信服的魔力,当一个人对于自己所做的一切坚定不移的相信的时候,那么就会蕴含着强大的感染力。

        “在其中,会涌现出无数的英雄人物,他们会得到人们的赞赏,会得到人们的称赞,人们会不自觉地的团结起来,而和平,也会在不自觉之间来临。”一缕微笑,浮现在了佩恩那苍白的脸上,那脸上的铆钉闪烁着莫名的光辉。

        黑绝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花费这么打的力气,将他禁锢在这里。

        没有对等的信息,没有对等的实力,在对方有计划有组织的进行这个时候,他就已经有极大的可能会成为现在这个情况,而当他步入这个场地的时候,他的结局也就已经注定了。

        “你们的想法,真的是让人称赞,更让人感到吃惊的是,你们既然知道母亲的力量,仍旧想要将她召唤出来。”黑绝的脸上带着冷笑,他不知道对方是从何得知他的母亲,大筒木辉夜的力量,可是,只有黑绝自己知道,当他被分裂出来的时候,从母体中感应到的那种强大,那是传奇,是在影级之上,更为强大的境界,而对方竟然在知道了他的计划的同时,竟然还想要将她召唤出来。

        自信,自大?凭心而论,晓组织的实力确实是强大,几乎囊括了这个忍界的顶尖战力,可是……他们永远不知道,影级和传说之间,究竟是有着多么大的一种差距,影级到传奇的划分已经非常模糊了,或者说,能够达到传说境界的人都已经非常少。当然,黑绝也乐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在他看来,虽然现在自己出现了一些意外,但是最后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也是很不错的一种选择。

        来不及想更多,地狱道就右手直接抓起了被囚禁在一团的黑绝。

        黑绝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只是可惜,不仅仅是他体内的查克拉被那些咒文封印,就连他的身体,也被那种黑色的光膜挤压,隔绝,他虽然想要挣扎,但是事实上,也就是移动了几厘米……甚至都没有让地狱道的手偏移一点点。

        “在里面,你会得到一个全新的改造!”佩恩看着黑绝,平静的说道。

        下一刻,地狱道就直接将眼前的这个家伙,扔到了阎王的嘴里,被阎王一口吞下。阎王的轮回眼仿佛是在旋转,似乎是在酝酿着什么东西。又好像是在咀嚼。

        场面上安静了下来。

        “或许有人需要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么?”角都看了一眼,今天这样的事情,再次之前他一点都不知情,这样的感觉让人非常的恼怒,已经近乎于是一种欺骗了。

        面具男和佩恩两个人相互看了一下,最后面具男说道:“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并不是宇智波斑,而是……宇智波带土。”

        宇智波带土?

        这个名字毫无疑问是陌生的,在场的忍者的心里都没有任何的印象,可是影级的圈子也就这么大,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多出来这样的一个一类,尤其是宇智波一族的,凡是家族忍者,大多数都带着标签,也更容易让人记住。

        可是在场的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印象。宇智波一族是豪门望族,或许这是宇智波一族的隐藏的影级强者?又或者,宇智波一族被灭门,只是放出来的烟雾弹,宇智波一族,也如同当初的千手一族,由明转暗了是么?只不过,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现在出来又是为什么呢?

        晓组织里面的核心成员,没有一个是愚蠢的人,哪怕是飞段,这时候都饶有兴趣的看着宇智波鼬,他也想要知道,宇智波一族究竟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当初宇智波一族灭族的时候,他们也有在场,也同样看到了那血腥的一幕,现在看起来,当初还有一些人被隐藏了么?

        “宇智波带土?你不是死了么?”宇智波鼬轻微的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宇智波带土,当初宇智波一族在内部选了很久,才选择了宇智波带土作为家族和木叶嫡系打好关系的一个线路,不过因为宇智波带土在前期表现确实是非常差,甚至一度让家族中提出了换人的想法,只不过后来,因为神无昆桥的意外发生,宇智波一族和木叶一族的关系,出乎意料的好转,原因就是宇智波带土的“出色发挥”,哪怕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当初还有不少的宇智波一族的长老拍手叫好,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工具成功发挥作用的案例,甚至还打算记载在家族内部的家训上面。

        也正是因为如此,宇智波鼬才对这个比他大一些的族人有一些印象。

        可是显然,现在的宇智波带土,已经和当初不太一样了,他也是一个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的族人,其实真是有一些嘲讽,在家族被灭族之前,宇智波一族长老和族长都用尽了各种方法,也没有办法保证家族开启万花筒写轮眼,可是现在,剩下的宇智波族人,竟然都已经完成了开眼。

        毁灭,或许是一个新的开始。

        看起来,当初的神无昆桥另有隐情了?

        宇智波鼬的疑问,也让人有些意外。

        “呦呵?看起来鼬你也不清楚这个人了?”飞段挑了挑眉毛,倒是感觉越来越精彩了。

        被一个人说自己死了,这本来是一个非常失礼的事情,尤其是被家族的后辈来说,只不过,宇智波带土也没有在意,他的心里,也不由的被带到了那一个场面,带到了那个时刻……

        交代自己的来历,这也是让组织成员相互熟悉的一个途径,当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这样,只不过,再次之前,组织的任何一个成员,他们的来历都没有隐藏,或者说也没有办法隐藏,他们都是各个忍村的叛忍,他们的来历,他们的出生甚至他们的资料和底牌,习惯和任务记录,都被忍者村对外公布,交给那些赏金组织,他们的名字也挂在通缉榜单上面。宇智波带土,倒是一个意外。

        宇智波带土对于自己的来历也没有隐藏,因为他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历,甚至他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就能够在会议室里面,和佩恩两个人,直接和他敞开了进行谈判。不得不说,当他的身份被识破的时候,他虽然感觉到诧异,不过也感觉松了一口气,那种伪装成别人的感觉,并不好,或者说,他不能够做自己想要做的事,顶着别人的名,这是一个让人遗憾的感觉。

        既然对方知道,但是却没有公布,显然是想要让他自己来说。

        于是,宇智波带土将当初的事情娓娓道来。

        神无昆桥之战,在场的人都听说过,不过他们听说的,也就是当初的金色闪光之类的,一些成名的英雄,或者说是高端战力。而那些底层的忍者,哪怕是上忍,他们当时恐怕也没有在意,他们有着这样的实力,这也是那些底层的悲哀,不过在听到了带土的事情的时候,倒是真让他们有一些意外。

        “你是说,宇智波斑其实也没有死,甚至是他帮你完成的身体的复原?”角都倒是捕捉到了其中的信息,没有错,他在意的是当初的终结谷之战,初代火影和宇智波斑的决一死战。

        他当然知道初代最后从终结谷走出来,虽然不久之后也是死了,不过这就是胜利者的姿势。角都当时当然觉得理所当然,他曾以挑战者的身份去战斗,自然也知道初代火影的可怕……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知道,最后的胜利者,恐怕是另一个人……

        角都的内心说起来倒是真的有一些触动。

        “当初的我,没有地怨虞,没有秘术,在初代火影的手下只能够狼狈的逃命,真是想要和初代火影再次交手一下啊……”角都低声说道。

        其他人也多少有一些感叹,宇智波带土的经历,也是曲折。

        ……

        雨忍村仍旧是烟雨蒙蒙,只不过,现在的雨忍村,又和之前有了太多太多的差别了,只是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雨忍村就已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效果,成为了现在仅次于五大忍村的最大的忍村,虽然他还没有脱离小忍村的范畴,距离那些大忍村仍旧是有一些差距,只不过这些差距也已经得到了弥补。

        大忍村和小忍村,是在于大国和小国的差别,他们对于忍者村的支持不同,导致了忍村的实力不同。

        只不过,这在雨忍村这里不适用,因为,雨忍村不仅仅是雨之国进行资金的支持,雨忍村自己也有着自己的靠山,晓组织,而且,晓组织建立的大学,随着知道的人越来越多,也得到了更加充足的生源。对于忍术的全面的记载,让这个大学,相对于其他的忍者组织,有了更为强大的竞争力。

        来参观大学的人也络绎不绝,因为宁次的政策,普通人也可以随时在大学里面参观,他们可以根据大学的设施,考虑要不要让自己的孩子到这里来。

        大学,现在已经成为了雨之国一个出名的景点,说是最热的景点也不为过。

        “喜江啊,听说你让你家的孩子也去大学了?”说话的是一个雨忍村的忍者,他的手上拿着一根烟,露出来的手指上面,有着厚厚的老茧,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忍者,只是从他的姿势就能够看出来,只不过,他的衣服有一些破旧,甚至有着不少的地方还有这破损的痕迹,脸上浓重的胡须,莫名的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

        被那个男子叫做喜江的是一个青年人,看上去应该二十多岁,开朗的笑了笑,说道:“广野队长,我也是听说大学的教学方式更好一些,而且有着更为详细和科学的训练方法,能够让孩子得到更好的培养。”

        广野队长倒是乐了:“你也知道用科学这个词了……说起来,在没有看到大学的招生语之前,我都不知道科学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才知道的。”喜江尴尬的挠了挠头。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队长,在喜江刚成为忍者的时候,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带的他,虽然看上去很严厉,但是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广野队长是一个温和的人,如果真的说起来有什么缺点的话,大概就是因为他邋遢吧。说起来,喜江也是说了他很多次,可是广野队长也只是哈哈一笑,虽然说是记得记得,可是最后也没有改变。

  http://www.biqugex.com/book_17255/11431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